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50章 如同一个入侵者

第350章 如同一个入侵者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0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4:56

  

  果然,苏洛颜这话一说出口,冷云浩的脸色就难堪了几分。他真是没有想到苏洛颜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什么逻辑?但是要说毛毛是他的儿子,他好像也说不出口,但是弟弟这个词,也不能随便乱用吧?

  “苏小姐,毛毛是冷先生的……”中年妇女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冷云浩一个眼神给制止了。现在苏洛颜可能还无法接受这些事情。他不愿意让她简单的世界充斥太多的东西。她对过去知道的越多,就会越快的陷入到痛苦之中。

  “你说他是我的弟弟,那就是我的弟弟,只要你满意就行。”冷云浩微笑着再次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脑袋,但是爱昵的眼神始终都没有离开那个小家伙。

  哼,你竟然愿意用弟弟掩饰这个孩子的身份,不就是怕我问及这个孩子的妈妈是谁吗?好,那我不问就是了。只是,冷云浩你不要太聪明,要是被我知道孩子的妈妈是谁,我一定立即从这里离开。

  “洛颜,你累了吧,累了就去休息一会人,待会王妈把饭做好了,我就叫你起来吃。”冷云浩揽住苏洛颜的肩膀问道。他急不可耐的催促她去睡觉,是又要出去见孩子他妈吗?苏洛颜心里的埋怨又更重了几分。

  “好吧,抱好你的弟弟,本宫要去休息了。”苏洛颜俏皮的笑了笑,而后转身就进了那间收拾好的房间。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现在心里觉得特别的委屈。原来以为他只是有个女友,现在却看到他竟然有了一个儿子,可是这个男人竟然还不承认。她只是失去了记忆,并不是失去了智力。

  他当她是傻子,可是她根本就不是傻子。她多么希翼这个男人能够如实的告诉她已经发生的一切。就算是个坏消息,也好过自己这样猜来猜去。可是他不说,她又不好意思问,也许就只能是现在这样,惶恐不安的等候。

  她能够听到屋外传来冷云浩的声音,他似乎对那个小家伙情有独钟,跟那个婴儿呢喃着孩子般的语言,明知道那个小家伙现在听不懂,他还是固执的说个不停。他那么有耐心的哄着那个孩子,该是凝聚了多少爱啊?

  知道这个女人可能产生了误会,但是冷云浩并不想马上就去说明,这个女人对他越是吃醋,他就越能笃定她对他的感觉。他们之间错失了太多的东西,他刻意营造这种氛围,只是希翼两个人可以从新开始。

  就算是他还是不能给她婚姻,就算是只能以这样一种方式继续,他都希翼这个女人能够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来看待自己。再陪你谈一次不悔恨的恋爱,这是他唯一能够给她的浪漫。既然她失去了之前所有的记忆,那么他重新给她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他能够看出来苏洛颜对这个孩子心存芥蒂,一定是以为这个孩子是他与别的女人生下的吧?他没有做出说明,就算是毛毛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是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将这个婴儿当成了自己的骨肉。

  外面传来饭菜的香味,苏洛颜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不愿意起来,她一点都不困,在这个地方她找不到困的感觉。只是觉得不知道为什么,冷云浩的心思已经不能完全在她的身上了。他定然是很爱那个孩子,可是,她又算是什么。

  他没有给她一个定义,也没有给她一个承诺,她想要问,可又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只能是跟在他的身后,忐忑不安的等待着。这样的心情,她一点都没有觉得好受。就像是现在,她多么希翼,在这个属于她的空间里,只能有那个男人的气息。

  但是,她这样想的时候,呈现给她的东西却不是这个样子。男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就差一个女主人,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她就如同一个入侵者一样,占据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

  哎,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苏洛颜的脑海中存在着太多的疑问,可是,没有人能够帮助她解开这些疑问,她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与这个男人之间存在哪些纠葛,冷云浩不说,偶尔说一点,她却不敢相信。

  “洛颜,吃饭了。”当冷云浩在房门外叫到的时候,苏洛颜的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一片,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如何面对这个男人。甚至,她开始悔恨自己这样冲动的就来到了他的家里。面对那个小孩子,她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

  吃饭的时候,冷云浩的目光才暂时回到了她的身上,但是这顿饭,苏洛颜吃的却是有些漫不经心。总觉得两个人之间似乎一下子就多了一点什么异样。她没有说出口,冷云浩也当做没有发生一样。

  席间,冷云浩的电话响了,苏洛颜的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落在男人的身上,他没有当着苏洛颜的面接通这个电话,而是起身拿着电话去了阳台上接听。听到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她便知道这个男人是与一个女人通话。

  什么样的女人呢?她在脑海中开始胡思乱想。保不准是毛毛的妈咪,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询问一下孩子的情况。她不知道冷云浩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心里想要知道,可又不敢问出口,这样矛盾纠结,只能使得自己更加的痛苦。

  冷云浩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陌生的号码,他的手机上并没有储存,听到那头传来林曦的声音,他便知道林曦想要问些什么。毕竟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那个丫头脑子里一定有太多关于苏洛颜的事情想要问起。

  他不希翼苏洛颜听到关于之前发生的事情,希翼给予她最好的保护,希翼这个女人能够生活的安闲一点。他刻意要给她营造的幸福,而所做的一切,却始终都没有告知苏洛颜。他不知道苏洛颜是否会懂的,但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

  方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林曦得知消息的时候就给苏洛颜打电话了,她很害怕苏洛颜受到伤害,但是那个女人的手机一直都无法接通。她只是心急,后来听闻方逸尘被带到公安局去了,可能要判刑。她心里有有些欢喜。

  这样的事情,她是应该与苏洛颜分享的,可是那个女人的电话就是打不通。她想要跑到方家去寻找苏洛颜,又觉得自己不合适。后来还是没有忍住去了一次,才发现方家门口已经贴上了封条。

  她很为苏洛颜担心,方逸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不会还傻傻的要跟方逸尘呆在一起吧,毛毛现在到底怎么样呢,林曦也得不到消息。她将电话打到冷云浩这里来,是希翼在他这里找到一些关于苏洛颜的消息。

  “洛颜去哪里了你知道吗?”电话接通的刹那,林曦的声音就在那头传了出来。她没有遮遮掩掩,而是开门见山的询问苏洛颜的下落。因为她似乎冥冥中笃定,只有这个男人才能够告知她苏洛颜去了哪里。

  “下午有时间吗?待会我跟你见面了再说,这样行吗?”冷云浩回头望了苏洛颜一眼,发现这个女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她一定是想要知道跟他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谁吧,也关心着他们的说话内容。

  “嗯,好的,那三点钟就在苏荷咖啡厅见面怎么样?就是你企业旁边的那个,我到时候在那里等你。”林曦在那头说道。她的心里有几分不妙,如果按照常理,冷云浩应该会直接告诉她关于苏洛颜的事情,可实现在,冷云浩是希翼两个人见面了之后再说。心里虽然存在疑问,但她还是遵从了冷云浩的安排。

  挂断电话的冷云浩回头,就触碰到苏洛颜躲闪的目光,她那么想要探究,可是分明又不想被他察觉到。这个样子的苏洛颜,着实让冷云浩觉得可爱。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够认识这样一个不一样的女人。有一种重新开始谈恋爱的感觉悠然心头。

  “怎么?不想知道刚才是谁给我打电话的?”他坐下来故意问道,知道这个女人好奇心浓重,他并没有投其所好的告知她。而是期待着这个正在吃醋的小女人亲自问出口。然而,他就算是这样去问,她也不愿意说出口。

  “我才不想知道呢,管她是哪个女人,跟我又没有关系。”苏洛颜没好气的说道,明明是心里觉得不舒服,可是嘴上还是要装作满不在乎。这副逞强的德行,看来到任何时候都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好啦,不要任性了,我吃完饭要出去一趟,你就在家里乖乖的休息,有什么事情跟王妈说一声就行。”他爱昵的再次伸手摸了一把她的脑袋。苏洛颜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就是对她的脑袋情有独钟,真的有那么好摸吗?

  “讨厌,以后不要碰我的脑袋啦,都被你摸脏啦。”她嘟着嘴抗议着说道,而对面的男人却是满眼含着笑,并没有因为她的小性子就有半点生气。这样好脾气的男人,偏偏已经是别人的呢。苏洛颜心里的失落就在此时漫无边际的升腾起来。

  但是她没有将自己的不满都发泄出来,而是窝藏在心里。她很乖的听了冷云浩的话,然后一个人回到了房间里。他让她做什么,她是都不会反对的吧?看到这个样子的苏洛颜,冷云浩多么想要给她一个拥抱,可是,当他不能确认这个女人现在对自己的感情时,他宁愿只是坚守自己的底线。

  冷云浩如约到了林曦所说的那个地方,林曦在那里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这会子看到冷云浩的坐骑出现在门口,心里才觉得有些踏实了。无论怎么样,她都要从冷云浩的口中知晓苏洛颜的情况。

  “洛颜现在到底怎么啦?我一直都跟她联系不上,不会是你金屋藏娇了吧?”冷云浩还没有坐定,林曦就噼里啪啦的开始说个不停。她是真的想要知道苏洛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看到冷云浩一脸的平静,心里似乎是猜中了几分。

  “这个你还真是猜对了,不过只是猜对了一半。”冷云浩坐下来,急不可耐的喝了一大口咖啡。他并不想急于将一切都呈现在林曦的面前,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想清楚了,这件事情他希翼林曦能够帮助他。

  “嗯?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会告诉你强娶了洛颜吧?”林曦的眼睛瞪的很大,她一头雾水,不知道冷云浩刚才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已经有快半个月没有见到洛颜了,方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使得她一直都在为洛颜不停的担心。

  “那接下来我告诉你之后,你能保持沉着吗?”冷云浩认真的问道,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如果告诉林曦,苏洛颜现在的情况后,她会不会无法接受?这些事情似乎显得有些狗血了,可又是那么真实的发生在苏洛颜的身边。

  林曦慎重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之间营造的这种氛围,就如同谍战片一样,让林曦感觉到惊险刺激。她两只眼睛放着光芒,盯着冷云浩,希翼从他口中听到一些爆炸性的消息。

  “洛颜出车祸了,脑子受到一些撞伤,关于过去的记忆她已经记不起来了。现在她跟我在一起,应该还不错。”冷云浩想起现在的苏洛颜,忍不住嘴边露出了笑意。确实是不一样了,那个女人与之前完全不是一个样子了。

  “啊?洛颜出了车祸?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这件事情你不告诉我?”林曦也是目瞪口呆,她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苏洛颜竟然还闹出这么一出戏。她要是出了大篓子,这不是让其他人都跟着她担心吗?

  “这个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件事情我也有错,当时只是顾着找毛毛了,就没有想那么多。好在洛颜没有大问题,就是关于过去的记忆都没有了。”冷云浩现在说起来的时候,能够保持平静了。当时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慌乱。

  好在苏洛颜没有其他的大问题,要是这个女人缺胳膊瘸腿了,他想他会比任何人都觉得痛苦的。可是上天是眷顾他的,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她能够完整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还丢失了那些让她痛苦的记忆。

  “那她现在是不是连我也不认识了?”林曦有些担心的问道,失去记忆这样的事情,想不到竟然会在苏洛颜的身上发生。而且还是这么的神奇,她现在倒是特别的好奇,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不清楚,至少到目前为止,她不认识我也不认识毛毛,所以,我不能确定她还记不记得你。”冷云浩说的很平静。对于苏洛颜的现状,他没有想过要瞒住林曦。可是听说那个女人不记得自己了,林曦还是有些沮丧的。

  “这个臭女人,我对她那么好,她竟然会不记得我。”她噘着嘴嘟囔了一句,又想到当着冷云浩的面说这话是不对的,于是闭紧了嘴巴。可终究是有些不甘心,那个女人现在不记得自己了,那么连同自己的好都不记得了吗?

  “听着,林曦,这件事情我想要你帮忙。洛颜虽然失去了记忆,我不觉得这是一件坏事。之前洛颜承受了太多的东西,她一直带着面具过的并不开心,我现在能够看到她笑,看到她任性的如同孩子一样,我倒是觉得这样挺好的。”冷云浩继续说道。

  “所以,我希翼你就算是见到了洛颜,也不要跟她提及过去的不愉快好吗?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带给她什么,但是我希翼能够让她不要像从前那么痛苦。”冷云浩说的很是真诚。这个时候的林曦,已经有几分感动了。

  “那关于方逸尘呢?难道一直都不告诉她吗?”林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毕竟苏洛颜已经结婚了,这件事情如果不告诉她,她早晚会从别的地方知晓的。

  “暂时还是不要说吧,我想等到合适的时候再慢慢的告诉她。只要她现在能够生活的快快乐乐的,那么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为苏洛颜做点什么,只能够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爱意。

  “哎,要是洛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倒是觉得也蛮好的。这件事情我会帮你隐瞒的,只是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隐瞒掉,还是需要做很多功夫啊。”林曦担忧的说道,她知道冷云浩为了爱苏洛颜,定然是愿意为她做很多事情。可是,想要为一个人隐瞒掉所有人都知道的记忆,这是一件多么浩大的工程啊。

  “没事的,我会尽力的,只要她能够少受点伤害就好,其他的事情都不是问题。什么时候我安排一个时间,你去见见她。”冷云浩一脸真诚,他知道林曦是真心对待苏洛颜的。在这个女人的身边,还能够有这么真诚的朋友,这是难能可贵的。

  冷云浩离开的时候,苏洛颜将自己锁在房间里,那间属于她的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新买的,唯独脚上那双拖鞋却是旧的。她心里颇为不爽,自己在别人的屋里穿着别人的旧鞋,这算是怎么回事?心里越想就越觉得不舒服。

  尤其是刚才冷云浩明明是接通了一个女人的电话,而后就拿着手机出去了。他是去约会了吗?那么那个约会的女人到底是谁呢?她躺在床上对这个问题着实十分的好奇。自己想要知道这个男人的一切,不愿意问,却又忍不住想要去探究。

  苏洛颜是在冷云浩从屋子里离开之后跟着出去的,她渴望了解男人的一切,就像是小时候看到一块糖果一样,你渴望去尝一尝这块糖果的味道,心理面是那么的馋,于是,她在冷云浩下楼后的三分钟立马就跟了出去。

  王妈是一脸的诧异,她并没有八卦的从冷云浩那里探究苏洛颜的事情,但是她能够看得出来,冷云浩对这个女孩子有一种别样的感情。现在看到苏洛颜偷偷的溜了出去,她马不停蹄的想要跟上来,但是一溜烟就不见了苏洛颜的踪迹。

  冷云浩临走的时候可是有交代她的,一定要看好苏洛颜跟毛毛,毛毛那孩子倒是乖巧,只要给他吃饱了他就一整天呼呼睡觉,但是这个苏洛颜,却明显不是她能够控制得住的。她追到大门口看到苏洛颜已经消失了,这才叹了口气重新回来。

  冷云浩对她不薄,知道她喜欢毛毛,便将她留下来照顾毛毛,给的薪金却是很丰厚。王妈自然是愿意一直陪伴着毛毛,冷云浩如此待她,她对毛毛更好了几分。这些事情,苏洛颜现在可没有心思去关注,她只是在意着自己的想法,一心想要探究冷云浩的事情。

  出了公寓,冷云浩是开着自己的奔驰出去的,苏洛颜跟不上他的脚步,只能够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跟了上去,好在这里打车方便,不然的话,她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冷云浩的车不停的往前行驶,苏洛颜眼睛盯着车尾,一脸的紧张。

  弄得那个开车的司机,以为她是不得意的小媳妇,这个时候跟在老公的屁股后面去追查情报,所以不停的回头看苏洛颜的反应。这个女人,现在的情况就如同情报员一样,什么都不管不顾,只是不停的催促司机能够开快点,这样就能够追上冷云浩了。

  她看到冷云浩进了一家咖啡厅,并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心理面多少还是有点害怕,万一被冷云浩看见了,自己这个样子还真是说不清楚。可是探究的欲望在心底一直隐隐作祟,她忍不住想要偷窥。

  见到与冷云浩见面的是个女人之后,她心里更是觉得不舒服,那个女人看上去还算是不错,只是不像是她想象中的样子。想象中冷云浩喜欢的女人应该柔柔弱弱的,有一种丁香一样的气息,可是眼前的那个女人,明显就只能算是粗枝大叶。

  就算是她打扮时髦,就算是她擦脂抹粉,她都不能算是一个让人一见就能够倾心的女人。可是苏洛颜就是不明白,冷云浩的喜好怎么可以这样奇怪,他居然喜欢的女人类型是这种的。她躲在墙角的位置,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这边。

  可是,知道他喜欢的女人并不是很好,但是苏洛颜的心里仍旧觉得难受。隔着厚重玻璃的屋子里,两个人交谈甚欢,虽然看不出两个人有多么的开心,可是两个人能够坐下来交谈喝咖啡,这原本就是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

  这样幸福的事情,这个男人是瞒着她跟另外一个女人去做的,还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回企业一趟,这明明就是骗人的把戏。不就是欺负她现在没了记忆吗?可是她也只是没有过去的记忆而已。等到她找回之前那些记忆之后,她就能够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了。

  “那洛颜她现在是跟你住在一起吗?你为什么不让她跟方逸尘离婚?你们两个人这样子下去,洛颜早晚会问起这些事情的。”林曦担心的说道,当她知道方逸尘对苏洛颜做的那些恬不知耻的事情之后,就从心里期盼着苏洛颜能够离开方逸尘。

  这件事情一直以来也是让冷云浩颇为为难的事情,他多么希翼现在就能够让苏洛颜恢复自由身,离开那个男人回到自己的怀抱。他直到现在的苏洛颜脑海中完全没有方逸尘的印记,可是,这个婚姻关系不解除,早晚有一天会让苏洛颜更加的痛苦。

  “我一直在想办法,但是现在方逸尘不同意,洛颜又是这个样子,恐怕一时半会不可能吧。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洛颜回到我的怀抱的。”冷云浩说的很笃定,这是他最大的心愿,也是他一直都在付诸实践的梦想。

  “最好还是不要让洛颜受伤,你放心就是了,我会帮助你的。你们两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本应该早一点在一起的。如果当初我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恐怕你们两个人早就开始幸福生活了。”一提到过去那些事情,林曦就觉得十分的愧对眼前这个男人。

  “算了,都不要说了,也许这就是命运。还好大家都没有错过,我会努力让她回到我的身边,经历了这些事情,也让我更加的明白,没有她我的生命就是一片空白。”这样深情的话,不只是能够感动苏洛颜,此时的林曦也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那你早点回去吧,说不定洛颜正等着你呢,晚几天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我想去看看洛颜和毛毛。”林曦起身准备朝外走,眼神却不小心的瞟到了窗外,她很是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天啊,她居然看到了苏洛颜的身影。

  “洛颜,是你吗?”林曦连包包都忘了拿,马不停蹄的追了出去。在这个地方看到苏洛颜,真是让她大吃一惊。窗外的女人被人发现了,此时恨不得找个地洞将自己塞进去。但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随着林曦那一声叫喊,冷云浩也是吓了一跳。

  他记得自己走的时候,苏洛颜是乖乖的进了屋子里睡觉的,他还看了一眼躺在被窝里的那个女人,她装作一副睡的很舒服的样子。这个女人,现在竟然学会了演戏,看来他真的要重新认识苏洛颜了。

  两个人到了门外的时候,苏洛颜已经拔腿就往开跑,林曦也算是眼疾手快,立马就追了上去,冷云浩紧跟着就跑了上去,苏洛颜此时一脸的尴尬,她不过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没有想到竟然会被这两个人发现。现在可好了,自己如同一个偷窥狂一样被人看着,她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呵呵,我就是路过,呵呵,准备去买点吃的,呵呵,你们忙,我先走了。”她讪笑着,想要找个借口离开,可是自己说的话,却分明不能够圆场。

  “路过?洛颜,大家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啊,你这个路过绕了好大的圈子啊。”冷云浩嘴角的笑已经弥漫开来了,这个女人,看来心里还是有他的。可就是嘴硬一直都不愿意承认,她对自己见到的人感兴趣,对眼前这个女人也感兴趣。

  “洛颜,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林曦啊,大家两个人一起长大的啊,难道你都不记得了吗?”林曦一把揽住苏洛颜的肩膀,她着实感到诧异。一个人真的会失去所有的记忆吗?这样的情节在电视里经常上演,她曾经也希翼自己就是那个幸运的宠儿,想不到竟然那个人是苏洛颜。

  “林曦?大家两个认识?对不起啊,我不记得了啊。”苏洛颜脸上的尴尬更加的浓郁了。她完全不能接受自己居然与这个女人认识,而且还是从小就玩过来的那种。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冷云浩同时倾心了两个女人,而且还是好朋友的那种,真是狗血!

  苏洛颜冷冷的瞪了一眼冷云浩,这个男人果然是个极品,连自己的好朋友也不放过,那么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是小三遇到原配了吗?那到底谁是小三呢?冷云浩不说话,那么她就只能将这个女人纳入到圈子之类。

  “当然啊,大家一直都是好朋友啊。没事,你虽然不记得以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会帮助你找回之前的记忆的。洛颜,好久没有见到你,真的好想你啊。”林曦说着,就给了苏洛颜一个大大的拥抱,苏洛颜瞬间受宠若惊。

  她有些不习惯这样亲昵的方式,虽然林曦说自己跟她是好朋友,可是她失去了记忆,除了冷云浩之外,每个人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她被林曦搂在怀里,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而一旁的冷云浩,却明显就是一副幸灾乐祸。

  两个人的眼神交汇,倒是有几分火药的味道,想到自己偷窥终究是不对的,她还是乖乖的将目光挪开了。冷云浩,下一次可别栽在我的手里,否则的话,姐姐我一定不会饶过你的。她在心里将冷云浩暗骂了一番,这才觉得心满意足。

  “那今天我就不陪你了,洛颜,过几天我约你出来逛街好不好?我记得你最喜欢吃香辣虾了,到时候我请你吃啊。”林曦说道香辣虾的时候,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那可是她的最爱,她记得苏洛颜之前是对香辣虾深恶痛绝的,一直都没有办法接受她对香辣虾的钟情。

  “好啊,那你一定要约我哦。”苏洛颜甚是满意,眼前这个女人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不好,她的脑子里对香辣虾一点概念都没有。不就是虾吗?她在医院的时候吃的够多了,她有太多的问题急于想要从林曦那里得知,因此恨不得现在就能够跟林曦单独交谈一番。

  冷云浩听到香辣虾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苏洛颜竟然对香辣虾情有独钟,这个女人的心思,果然不是他完全能够明晰的。她在他的面前就是个百变精灵,妩媚的、冷淡的、忧伤的、古灵精怪的……他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才能够跟上她的节奏,但是正是因为她的多变,他反而感受到这个女人身上独具的魅力。

  “说吧,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林曦离开之后,冷云浩一把拉住苏洛颜,她就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跟在他的身后,任凭他的大手将自己拉着,心里却泛着只属于自己的小幸福。知道他一定会责怪自己的,她倒是摆出一副做错了事情已经知道忏悔的样子了。

  “就是想出来走走,呆在屋子里太闷了。”她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知道她不过就是因为好奇,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视为吃醋,但是这个女人,竟然就不敢坦白的告诉他一次。他眼里的失望突然萌生了。

  “那也不用走这么远啊,万一找不到回去的路怎么办?你现在还没有恢复记忆,不能随便乱跑的。”冷云浩看了一眼苏洛颜,还是一脸的心疼。他是希翼这个女人能够坦白的告诉他一点心情,可是终究是不忍心逼迫她。

  “哦,我知道了。”苏洛颜也只是哦了一声,就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心里对冷云浩也是有几分责备的,毕竟说谎在先的人是他才是,他为什么不告诉她只是见一个朋友,而骗她说是去企业呢?

  她现在开始想冷云浩到底与林曦说了什么,既然林曦是自己很多年的朋友,冷云浩找她做什么?难道他们两个人也认识了很多年吗?关系如此复杂,她现在有些理不清楚,越想就越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

  这一天算是在平静中度过了,晚上的时候,冷云浩接到杰森的电话,明天就是方逸尘的宣判会了,作为原告,他可以选择出席或者不出席。这件事情冷云浩没有思考多久,既然是方逸尘的宣判会,那么他一定要参加,只不过不是坐在原告席的位置上。

  这件事情他没有告知苏洛颜,这个女人从外面回来之后就一直很安静,想必心里是对他撒谎的事情有几分介意,可是他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明,索性还是暂时不要说明了。他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女人好。她理解或者不理解,他都会这样做下去。

  第二天冷云浩出去的时候,苏洛颜还没有起床,她现在喜欢赖床,他倒是宠着她。家里有王妈照顾着,冷云浩很是放心,告知王妈苏洛颜有什么情况就给他打电话,他这才带着不怎么放心离去。

  方逸尘自杀未遂,仍旧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对于他而言,当冷云浩一次次的将机会摆放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都倔强的选择了不接受。这样的场合,冷云浩应该是不出现的,毕竟要面对昔日的兄弟今日变成囚徒,而且还是自己亲手将他送进监狱,这样的事情还是会觉得心痛。

  他很低调的在旁观席上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宽檐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这样一副装束低调到让大部分都无法认识他。他在后排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方逸尘的父亲,这个老男人已经佝偻着背,冷云浩的心有些触动。

  他不是没有给方逸尘机会,可是这个男人却一直都不接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要他完全放过这个男人吗?他做不到,至少在苏洛颜没有获得自由之前,他是什么都做不到的。他不是一个绝情的人,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他都愿意去想去回忆。

  一直过了很久,方逸尘才从那个位置出现,他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的,看到那个男人的一刻,冷云浩多少还是唏嘘了一番,两个人一起成长,想不到后来的路径竟然截然不同。他只是冷冷的看着方逸尘,那个倔强的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已经开出丰厚的条件,只要方逸尘离开苏洛颜,他就能够享受属于自己的自由,可是方逸尘为什么不接受?只是因为不甘心吗?还是因为他也爱着苏洛颜。如果爱是束缚是伤害,那么这样的爱不也是牢笼吗?

  他不能够给苏洛颜幸福,自己也从未感受到过幸福,何不放手给对方也给自己一条生路?冷云浩的耳朵似乎被堵住了,他听不到宣判席上说了些什么,一切都由杰森来打点,他什么都不用操心。他只是觉得伤悲罢了。

  他多么希翼苏洛颜能够与方逸尘离婚,这样对苏洛颜和方逸尘两个人都好,他可以享受到属于自己的自由,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难道这样不好吗?可是这个男人偏偏就是要如此的固执,以为这就是他想要的一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