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54章 捂住狂跳的胸口

第354章 捂住狂跳的胸口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3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02

  

  他已经很努力了,然而那个女人感觉不到,他还要怎样才能够走近林曦的心里。有时会他多么希翼自己能够具备某些特异功能,能够看到这个女人的心里,知道她是否开心,知道她是否对自己有意。然而,这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他做了很多事情,一直以来都得不到林曦的认可。他不知道林曦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每次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时,他都有些担心,不知道那个女人又会对自己说点什么。然而,比担心更利害的却是开心。他发现自己的心情,常常被林曦左右着。如果那个女人开心,那么他就觉得这一天的阳光特别的灿烂,如果那个女人今天很烦躁,他也觉得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很顺利。

  他最苦恼的就是林曦似乎并不愿意接受他的真心,现在甚至开始怀疑。那么怀疑是什么,怀疑就是对一个人的真心的亵渎。他不喜欢被人亵渎的感觉。他只是单纯的很喜欢林曦,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甚至希翼这样的感觉能够一直都延续下去。

  他能够用自己的双手给予林曦想要的生活,可是,那个女人要他怎样做才觉得满意呢?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去找林曦,坦白的告诉她自己的心意。他不能让林曦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开玩笑的。

  在林曦的公寓门口,冷云浩与魏俊碰面了,与冷云浩不同的是,魏俊刚好空着手,他来的时候没有给林曦买什么东西,两个人之间太熟悉了,甚至觉得玫瑰都是俗物。可是看到冷云浩手里有一大束,他还是觉得自己逊色了。

  “怎么?你在这里做什么?”魏俊诧异的问道,朝冷云浩走过去,目光却落在他怀里的那束玫瑰上。他知道能够让冷云浩大费周折的恐怕只有苏洛颜一个女人了。看来,昨晚不只是他一个人不好受,冷云浩也是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诺,你不是看到了啊?你呢?怎么空着手就来了?”冷云浩打趣的看了魏俊一眼,这算是难兄难弟吧。不知道屋子里的两个女人有没有醒来,现在外面的两个男人却是很想打开这扇门,向这两个女人表达诚挚的道歉。

  “我本来觉得空着手也没什么的,我跟林曦都认识十几年了,两个人平时也都跟哥们一样相处,我倒是真没想到要给她买束花什么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啊,待会一起进去,她要是发飙起来,你还能帮我说说话。”魏俊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他瞬间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是多么的辛苦啊,大清早的没有睡好觉,顶着黑眼圈到这里来道歉,还不能空着手,必须是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可是冷云浩能够做到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一定要比冷云浩做的更好。

  于是一个人屁颠屁颠的就跑了出去,不就是玫瑰吗?如果女人都喜欢玫瑰的话那多简单,他直接让人种一大片玫瑰花不就好了吗?只要那个心爱的女人喜欢,他随时都可以送上一大束玫瑰。脑子里一想到这个主意,嘴角就忍不住笑了。

  “老板,来一束玫瑰花。要红色的,越大越好。”这是魏俊的声音,来到花店的时候,他脸上是挂着笑容的。之前他可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林曦。那个女人虽然看上去粗枝大叶的,但是毕竟是女人嘛,小心眼还是蛮多的。他要是利用这些浪漫花哨的东西,一定能够让林曦大开眼界的。

  所以,当老板将一大束红玫瑰包扎起来的时候,他有一种满满的自信在心头萦绕,甚至魏俊觉得,自己之前真的是太笨了,如果早一点像冷云浩请教一下的话,说不定自己现在跟林曦已经在一起了。可是,都怪自己脑子太简单了,以为林曦跟别的女人不一样,对花花草草这样的东西根本就不感兴趣。

  “先生您看看九十九朵怎么样?”当花店的老板将一大束玫瑰花包扎起来的时候,魏俊倒是满脸都是笑容。不管是多少花,只要能够让林曦高兴,那么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嗯,行,你看怎样包着好看就怎样包。”他鲜少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可是在买花这件事情上,他觉得自己还是粗气了许多。一个男人能够为一个女人变得俗气,那么这就是生活的气息。如果那个女人真的喜欢花,他愿意每天都亲自送上一束。

  “先生您这是求婚去的啊,您的女朋友真是太幸福了,有男人愿意送这么多的玫瑰花给她。”花店的老板开始跟魏俊套近乎,说一些让魏俊听着特别受用的话。他的脑子里倒是被这个字眼震惊了。

  自己一直以来都希翼能够求婚成功,之前每一次都是对林家老爷子说,但是老爷子终究是无法左右林曦的看法,林曦似乎是铁了心一样,不愿意嫁给魏俊。她若真是不愿意嫁还好,她完全是不愿意给他一点点机会。只要她给他一点靠近的机会,那么他还知道如何讨她的欢心。

  这一次,林曦,你能不能原谅我?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不够,也做的不好,所以让你感觉不到我的诚意。我真的没有在意过你们家的产业,我只是喜欢你,无论你美丑,无论你贫富,我都会一如既往的喜欢你,我需要的只是你对我一点肯定而已。

  当冷云浩见到魏俊的时候,心里就忍不住臭骂了一句这个男人。看来他是做出了一个表率,然后让魏俊找到了一个参照比。那个男人抱着一大束玫瑰花朝自己走来,整个人几乎都掩埋在花束里。而他手里的那束玫瑰,似乎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

  “你干嘛买这么大一束?你这不是逼着我去买吗?”冷云浩看到魏俊那么一大束花,竟然如同小孩子一样开始计较了。如果待会苏洛颜看到自己手里的花要是比魏俊少,岂不是要心里失衡了吗?那个女人现在有些小心眼了,骨子里藏着一个小女生,想要得到跟多跟完美的宠爱。

  “心意,这个只是一个心意而已,不在于花有多少的。”魏俊一脸的坏笑,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胸有成竹,至少他在花上已经比冷云浩多出了好多了。那么待会他要是对林曦道歉,这个女人是不是应该接受他的道歉呢?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买一样多?你这不是明摆着说我心意不够吗?”冷云浩蹙着眉头,不知道现在该如何试好了,现在再去买花已经来不及了,何况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主要是跟苏洛颜道歉,怎么能够跟魏俊两个人比谁的花多呢?

  “我跟你不一样,你是经常买,我以前没买过,所以这一次就把之前的全部都买了。”魏俊算是给自己打了一个圆场,他是从来都没有给林曦买过花。以前没发现自己喜欢这个女人的时候,一直把林曦当成一个男人婆,恶语损人那是他的长项,自从自己发现心里在乎这个女人之后,他似乎还没有完全醒悟过来。

  “好,既然是这样,那你按门铃。”冷云浩指了指门口,他在魏俊离开那会儿,其实一直很想按门铃的,只是担心苏洛颜还没有睡醒,于是就在外面耐着性子等待。现在已经快上午十点了,那个女人应该已经起床了吧?

  “凭什么我来按?先来后到,你先在门口等待的,你来按。”魏俊抱着一大束花站在那里,并不愿意去按响门铃。心里虽然期待着能够马上看到林曦的容颜,可是还是害怕那个女人会拒绝自己。他不希翼自己这么没有面子。

  “你去按啊,先到的那个人是你,我要是不等你的话,早就进去了。你快去按,不要磨磨蹭蹭的。”冷云浩再次用眼神给魏俊做了一个示意,他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按响这个门铃,怕自己在苏洛颜面前会有些局促不安。

  两个人在门外还在为谁来按门铃的时候,苏洛颜很早就醒了,也许是因为换了一个地方的缘故,她很难在一个新地方睡着觉。心理面始终都是牵挂着冷云浩的,想着那个男人昨晚会不会去找另外一个女人呢?她紧张兮兮的想着这些事情,竟然折腾的自己怎么也睡不着觉。

  早上起来喝水的时候,听到门口一直有人说话,这是一处高档小区,平时很少有人在这个地方叽叽喳喳的。可是那些说话的声音就是从门口传来的,她从猫眼里看了一眼,只是看到一大束玫瑰花。

  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还有一大束玫瑰花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是有人要给林曦送花难道不知道地方吗?她天真的这样想了一下,毫不犹豫的就拉开了房门。于是门口的那两个男人瞬间就惊讶了。

  苏洛颜失望了,她看到的门口站着的两个男人,两个男人并没有敲门也没有按响门铃,大清早的抱着一大束花站在门口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

  “就应该你去按的……”这话还没有从冷云浩的口中说完,就已经落入到苏洛颜的耳朵里了,难怪她刚才觉得这个声音那么的熟悉,原来真的是冷云浩发出来的。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大男人,竟然站在门口与另外一个男人为了谁来按响门铃而斤斤计较。

  她不想看到冷云浩,尤其是一眼就看到他手里那束寒碜的玫瑰花,他就买了那么几朵,就想要将自己哄回去吗?难道他没有看到魏俊怀里那么一大束玫瑰花,是个女人都会有些虚荣的好不好?就算是表达诚意,也要用行动来表示好不好?

  “洛颜,你不要关门,听我说好不好?”还是冷云浩眼疾手快,发现苏洛颜马上就要把房门关上了,这个女人还在生他的气,现在见到了苏洛颜的面孔,他当然要立即马上的告知她自己的心意,他是诚心要来道歉的。

  “洛颜,林曦呢?林曦在不在?”魏俊一把推开房门,苏洛颜到底是力气有限,在两个大男人的面前,她毫无招架的能力。她只能够作罢,朝客厅走去。却被魏俊一把拉住胳膊,问着林曦的下落。

  “房里呢。”苏洛颜懒懒的蠕动了一下嘴唇,魏俊立马抱着那么一大束玫瑰花就朝房间里走去了。他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个时间,林曦很有可能还在睡眠中。他只是急于想要见到那个男人而已。

  “洛颜,原谅我好不好?昨天是我错了,我不该吃醋的,我不该轻慢你的。”冷云浩捧着那束玫瑰花开始跟苏洛颜道歉。昨晚独自一个人面对苏洛颜的离去,他真的是无法找到入睡的理由。原来苏洛颜已经深入到他的生活中,给了他很多别人无法给予的东西。

  “错了?什么错了?我没觉得你错啊,冷先生,我想你想多了吧。”苏洛颜淡淡的说道,她冷淡下来的样子,让冷云浩忍不住心慌。他到底该做点什么,才能够让这个女人现在原谅他呢?他已经想了一个晚上了,还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够让苏洛颜对他放心。

  “洛颜,我真的很爱你,我对天发誓,要是我冷云浩爱过别的女人,我一定会五雷轰顶。”他举起右手开始对天发誓,苏洛颜这一瞬间是有些感动的,她知道自己很在乎冷云浩,可是她还是无法接受现实。

  “算了,你还是不要用这样的毒誓来吓唬我,我不会相信你的,你还是回去吧。我跟你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哥哥的角色。哥哥,你还是回去吧,嫂子跟毛毛都在家里等你呢。”她巧笑嫣然的将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冷云浩只觉得自己心痛不已。

  她那么笃定他是有爱妻的人吗?他要是真的如她所说有那样一个女人在身边,他为什么还要对别的女人花心思呢?他好几次都想告诉苏洛颜之前发生的事情,一点一滴的告诉她,关于毛毛,关于方逸尘,关于她的身世。可是,他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告诉苏洛颜了,那么这个女人就无法找到开心了。

  他还是希翼她能够继续享受简单的生活,哪怕这样的生活不知道何时是终点,他一直活在胆战心惊的状态中,害怕所有的一切都会打破,害怕苏洛颜会再次被痛苦纠缠。但是,他想要搏一把,想要用自己的耐心去换来所有的奇迹。

  “洛颜,无论你怎么说我都好,以后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哪怕你把我只是当做哥哥。”他说的那么笃定,可是眼里却是压抑不住的忧伤。他原来在她的心里竟然只是一个哥哥的身份,他不要这个让人觉得尴尬的身份。

  “哥哥,谢谢你这样,回去吧,我困了,还想再去睡一会儿。”苏洛颜伸手打了个哈欠。哼,冷云浩,你不是以为自己了不起吗?看来你并不是像你自己说的那样不得了。如果你给我的不是纯粹的爱,我还是坚持不要。

  “洛颜,跟我回去好不好?”他祈求的望着苏洛颜,希翼这个女人能够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就算苏洛颜只是把他当做哥哥,就算是她现在还是不愿意原谅他,那么至少呆在他的身边总是可以的吧。

  “你回去吧,我在这里住的挺好的,林曦是个很好的人,我没想到我会有这样好的福气,竟然能够拥有这样好的朋友。谢谢你前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你回去吧。”苏洛颜说的那么的绝决,冷云浩瞬间找不到继续下去的理由了。

  屋子里这个时候传来林曦的惨叫声,苏洛颜趁机立马就朝屋子里跑去,等到她进去的时候,竟然看到魏俊单膝跪地,而林曦则将整个被子都裹在自己的身上,她的脸上显出鄙夷还有愤怒,更多的却是惊讶。

  “洛颜,这个人是怎么跑到我的房间的,快让他滚出去。”林曦还穿着睡袍,她原本是在睡眠中的,因为听到客厅里传来的说话声,她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却没有想到,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竟然看到魏俊抱着一大束玫瑰在自己的床头单膝跪地。

  魏俊进入那间房间的时候,当时脑子确实是没有想太多,以为这个时候林曦已经醒来了,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还在熟睡中。他没有去打扰林曦的美梦,只是在那里一直等待着。他希翼等林曦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能够看到自己的诚意。

  他一直坚定的相信自己的诚意定然能够让林曦赶到惊喜,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样做,却是吓坏了从睡梦中惊醒的女人。她将这张被子都裹在自己的身上,脸上显出愤怒的表情,而他跪在地上,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怎么做。

  “你还是出去吧。”苏洛颜进来的时候,看到了林曦的窘态,魏俊在那里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他是到了现在才觉得自己唐突了一些,至少也应该在外面等待林曦醒来,不能够随便进入到别人的卧室。

  可他还是不想离开,他还没有道歉呢,自己的歉意都没有传达出来,如果现在离开,岂不是不能得到林曦的原谅了?

  “林曦,我错了,我是真诚来跟你道歉的,我反思了很久,我对你不够好,以后我一定会改的,希翼你能够给我一次机会……”他还想要继续说下去,但是林曦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她双手捂住耳朵,做出一副厌烦的表情。

  “滚,滚,从这里滚出去,我不要听到你的声音,快点滚出去啊……”林曦的小姐脾气还是不小的,她最反感的就是刚才这一幕。魏俊就算是真的要道歉,也不能这样唐突的跑到她的卧室里来吧,这样也太让人不能够理解了。

  对于方逸尘来说,牢狱之灾是雪上加霜的事情,他从此失去了自己一直很向往也用尽心力呵护的自由。他开始陷入到另外一种生活中去,这样的生活除了死寂之外,让他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情。苏洛颜一直都没有现身,他对苏洛颜和冷云浩两个人除了恨之外,竟然再也没有别的感情。

  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再也没有之前一眼就能够看到的五颜六色,而是失去了原本就很耀眼的东西,他知道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没有可能再次得到。对于一个失去自由的人,他没有那么盼望回到属于之前的环境。

  天虹机场,在方逸尘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个女人一身黑色呢子大衣出现在候机室里,她一个人在英国呆了近五年,以为一切都已经平静下来了。那个男人的影子,只是在梦里一次次的萦绕,仿佛将她的魂儿都已经牵走了,当初决绝的离开,以为那就是成全,却想不到自己没有办法骗过自己的心。

  也许是年纪越来越大的缘故,你不想去回忆的事情,可能因为一首歌,或者是一个人的背影,又或者只是一句街头听到的闲言碎语,一切都那么清晰的呈现在眼前。他们有过很美好的恋情,只是当初太年轻,彼此都不懂得如何去深爱对方。直到后来分道扬镳,直到其中一人在某个时刻开始怀想另外一个人的好。

  方逸尘,我开始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适合我的人还是你,如果我发现我始终都不能放下你带给我的爱,你是不是还站在原地等我,是不是还愿意给我一个怀抱,然后跟我说,宝贝,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里?那些情话你还记得吗?你说过要许我一个天下?

  一切都恍然如梦,年近三十岁的女人,身上退却了年轻稚嫩,已经有了成熟女人的韵味,她需要的已经不再是玫瑰和烛光晚餐,她想要的就是有那么一个懂得自己的人在她的身旁,给予她想要的呵护和理解。她不是没有经历过世事的人,只是经历多了,才觉得还是最简单淳朴的东西,更让人心里感动。

  没有人接机,没有人过来嘘寒问暖,她还是一个人走在属于自己的路上,这么多年不都是这个样子吗?很难再找到那个跟自己足音一致的男人了。她以为这只是意外,以为这只是自己故意将心门关闭了。但是,很多东西,不是你能够骗过自己的内心的。

  方逸尘,我还是爱你,甚至比之前更加深爱你。这么多年,我退出了你的生活,你还是跟之前一样吗?现在有没有发生一点变化?我累了,还想念着你的怀抱,想着大家能够一起周游世界。好久没有你的消息,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好消息?

  我来到属于你的城市,而你到底在哪里?呼吸着有过你的气息的空气,站在你曾经站立着仰望的城市,我想象着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在某个时刻会怀想,大家在一起那么绚烂的日子。你给我的浪漫,那么唯美,我虽然明白的晚了一点,但是一如既往的想要拥有。

  请你不要怪我贪心,因为我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不要这么贪心。我只是对你一个男人贪心而已,你也许不知道吧,自从遇到你之后,这颗心就再也无法为其他人跳动了。她只有在想起你的时候,才会拥有铿锵有力的声音。

  我来了,逸尘,我就在你的城市,我很想念你,想要见到你。如果缘分没有让大家错失,能不能让大家再结下一段缘?我会比之前更好一些,懂得你的付出,感恩你的给予。只是请你不要走得那么快,给我一点时间。

  梅晓媛站在那里,这个城市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但是她清清楚楚的记得,这里是方逸尘的家,她是为方逸尘回来的。虽然晚了一点,但迟到总比不到好,这是不是一个道理呢?她有时候会去幻想,就如同刚刚从长长的通道里走出来一样,如果在人群中邂逅那个男人,那么是该直接上去有一个拥抱,还是应该淡淡的说一句好久不见?这样的桥段,她自信的觉得,应该不属于她和方逸尘之间。

  没有人接机,她推着行李箱一个人朝外走去,的士有序的停靠在那里,行李有人帮她放上车,然后她就真的亲临了这座城市。气温并不算很低,这个冬天不是很冷。也许是因为这个城市有那个人的气息吧,她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自己那颗心不停的跳动着。

  “小姐,现在去哪里?”司机礼貌的问道。能够看出这个女人身上高贵的优雅,她坐在那里,带着一丝疏离的表情,眼神却始终都落在窗外。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是有韵味让人来回味的。

  “先去鼎盛酒店吧。”梅晓媛淡淡的说了一句。她是来找方逸尘的,但是并不想现在冒冒失失的出现在那个男人的面前,他们之间已经过去了五年,这五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这个男人的消息。不知道是自己有意的屏蔽,还是因为方逸尘将所有的消息都封闭的很好,两个人同住在一个地球上,却仿佛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她来之前已经订好了酒店,如果方逸尘还是从前那个样子,那么她决定放弃英国的一切陪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她清楚自己的心,既然这颗心无法将这个男人忘记,那么不如索性听一听它的声音,就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吧。

  但是,毕竟两个人之间已经错过了五年,她不能保证方逸尘还能够向从前一样爱恋自己。当初的情话是经不住时间的考验的,何况还是一个男人。他总会在这个世界上遇到自己心仪的女人,那么就会有一段属于自己渴望的爱情。如果方逸尘已经找到了那个女人,她何必还要苦苦的守候。

  她已经不年轻了,不再是个小女生的情怀,何况当年到底是自己负了方逸尘,事情已经发生了,做什么都是枉然。她从心底里是希翼方逸尘能够过得好一点。如果那个女人能够给他想要的幸福,那么她也只能是无奈的转身离开。

  她想的这样理智,以为那就是自己。这五年她是孤独的,同样也是寂寞的。可是一股天然的傲气,不会让人随便的选择回头。但现在既然做出了这个选择,她觉得自己此生也算是无憾了。方逸尘,你现在在哪里?我能不能如愿的见到你?

  下榻的酒店提前已经订好了,所以梅晓媛没有花费多大精力就安排好了一切,她有一点点累,可是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方逸尘了,心里多少还是激动地。只是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怎么样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不认识任何人,不知道该去哪里打听方逸尘的消息。

  洗完澡,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又是光鲜照人了,她还是美丽的,甚至可以说是个天生的尤物。只是不知道那个男人还会不会像从前一样爱自己。梅晓媛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美妙的胴-体,心里倒是弥漫着无尽美妙的感觉。

  书架上有当月的杂志,她鲜少关注时事,刻意不去理睬周遭世界发生的变化,睡觉之前总会有那么一会儿不能安睡,她仰靠在床头,随手翻阅着杂志,却不想一眼就看到了方逸尘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一脸的沧桑,眼底也是让她觉得陌生的怨怒。

  可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方逸尘,这是她一直深爱的男人,然而却又不像是那个男人了。“方家大少锒铛入狱……”标题上写的到底是什么,梅晓媛并没有看清楚。她只是听到自己的心剧烈的开始跳动起来,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跑出来一样。

  她捂住胸口,想要平伏自己的情绪,然而那张图片还是在脑海中浮现,她再次仔细的看了看杂志,连其后的文字都仔细的看了一遍。不错,是那个男人,就是她一直魂牵梦绕的男人。可是他不是意气风发,而是狼狈之极。

  她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为回到这里,遇到最意外的事情顶多就是他已经娶了心爱的女子,却不想比这个更意外的却是他已经沦为阶下囚。当然,杂志上已经披露了方逸尘的罪行已经事情的大致经过。然而,梅晓媛一个字都没有看见脑海中。她的脑子里现在就如同一锅沸粥一样。

  方逸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事实,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永远的失去自由呢?他一定是被人陷害的吧?不然,怎么会发生这样离谱的事情?梅晓媛的脑子里被各种不可能的想法占据了。

  她回来原本是想要跟他周游世界,享受属于两个人的自由,可是却不想,她还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而那个男人却不能轻易看到西下的落日。他们两个人之间,终究不是五年的时间,原来还有很多东西都改变了。

  这样大的意外,彻底让梅晓媛陷入到苦恼之中。难道她来晚了一步吗?还是说自己当初的离开,给他带来了莫大的伤害,所以那么阳光那么善良的男人,才会走上这样一条错路?她开始责怪自己,如果当初自己不是那么任性,那么两个人之间,恐怕还是有很长一段交集的。

  逸尘,是不是我害了你?我当初是不是不该轻易的离开你?我现在回来了,原本是希翼能够带着你离开这里,为什么我这样简单的心愿,却不能够实现?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难道真的如他们所说的一样,犯下商业欺诈罪吗?你告诉我,是不是他们嫉妒你的才华,所以才使用这样的伎俩陷害你?

  ............

  这一夜对于梅晓媛来说,就如同整个世界都开始瓦解了一样。没有眼泪,一点都没有。她以为自己会很伤心,至少应该在得知这样的消息时落一点泪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眼眶一直都是干干的,除了胸口的疼痛,是无法泯灭的。

  她在黑暗中点燃一支烟,算是唯一能够平伏自己心情的方式,夜空下看不清太多的东西,她想是自己太傻了吧,或者是上天对她的惩罚,让她领悟现在一个人的伤痛。她是不是该离开这里,远离那个男人的生活,因为,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她还有大好的青春,而他这一生都将在监狱里度过。

  然而,清晨的曙光来临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欺骗自己的心,既然来了,总是要见一面的。就算是这一面,见了也只是无益。那么也看看他最近的样子,就算是要隔着一闪自由之门说一句好久不见。那么她也可以心安的上路了。

  打听到方逸尘关押的地方,这不算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她径直去了公安局,很快就得知了方逸尘的事情。她只是不相信,不相信这个男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当年的他,是那么的善良,可能是世界太黑暗了,也可能是人心太浮躁了,许多东西发生了变化,她是不该用自己的眼眶来衡量的。

  她与他之间,从来都只是存在爱情,因此关乎名利的东西,已经成了他们世界里的多余。她想要来看看方逸尘,也只是用曾经的情意来面对那个男人。所以,她想要见到他,不管他是否已经知晓她的归来。

  “方逸尘,有人来看你。”当狱警提醒的时候,方逸尘仍旧是面无表情,自从他来到这里之后,除了老爷子来过一次之外,多半都是管家过来送一点衣物。他曾经期待着苏洛颜能够出现在这里,但是那个女人仿佛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

  他们还没有离婚,他们还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可是那个女人已经投入到别的男人的怀抱,将他这个丈夫抛在九霄云外。他的脑海中会浮现苏洛颜跟冷云浩在一起的画面,他仍旧会觉得心里全部都是怨气。他无法做到释怀,一切都不能够选择重来。

  他被人推出来的时候,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惊喜,如果那个人是苏洛颜该有多好,那么他还是会像个小孩子一样,乌丧着脸掩饰心里的在乎。他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苏洛颜越是对他冷淡,他就如同着了魔一样想要知道那个女人脑海中的所思所想?

  只是当方逸尘见到梅晓媛的时候,他确实是惊呆了,他想要逃离,可是一切都那么来不及了。他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当初一声不响的离开,而后就是彻底的沉溺。在他最失落最无助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她却是衣冠楚楚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个时候的方逸尘,是不愿意任何人看到他的狼狈。

  “逸尘,你不要走。我专门从英国回来的,我是来看你的。”梅晓媛有些激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不知道方逸尘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坐在轮椅上,两条腿的地方却是空荡荡的。这样一个男人,是让她忍不住开始心疼的。

  她盯着方逸尘,一直干涸的眼眶此时却湿润了。她是爱着这个男人的,无论他贫富,无论他是不是英俊潇洒,就算是他已经失去了双腿,就算他沦为阶下囚,她心里对这个男人的感觉,一直都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大家之间没有交集,所以你还是离开的好。”方逸尘的声音冷冷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定然是转身离开了。让这个女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他心里是难受的。她现在回来算是什么?故意来看看他今非昔比?然后在对比中满足心中的一点余念吗?他不是傻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子了。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