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第355章 从监狱走出来的时候

第355章 从监狱走出来的时候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74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04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大家之间没有交集,所以你还是离开的好。”方逸尘的声音冷冷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定然是转身离开了。让这个女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他心里是难受的。她现在回来算是什么?故意来看看他今非昔比?然后在对比中满足心中的一点余念吗?他不是傻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子了。

  “逸尘,是我不对,我知道你肯定不想看到我。但是我很想见你。当年是我不对,我不该负气离开,是我伤害了你。我现在回来了,你能不能原谅我?”梅晓媛说的极为的真诚,她想了一夜,既然自己还是爱着这个男人,那么就成全自己的心意吧。

  可是见到方逸尘的时候,她明显的感受到了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敌意,他似乎并不想与她之间有太多的交集。那种抵触的情绪,让人不知道是生气还是不满。但是此时的她,不想去理睬这些东西,她这是单纯的希翼,这个男人能够理解她的心情,能够原谅之前发生的一切。这样简单的想法,难道就真的那么豪侈吗?

  “当年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我已经结婚了,也希翼你死了这条心吧。回到属于你自己的生活中去,不用再继续纠缠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了。”方逸尘说的很轻,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年对这个女人确实是用了真心,只是时间过了太久,他在时间里忘记了这个女人的痕迹。遇到苏洛颜之后,他的生活里只剩下苏洛颜的痕迹。

  这样的话,让梅晓媛的心里只剩下鲜血淋漓,他已经结婚了,看来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都是多余吧,不然方逸尘也不会这样冷淡的对待自己。他当年是那么的爱她,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时间不过过去了五年而已,看来再美的诺言都抵不住流年。

  “是吗?那她是谁?我认识吗?她对你好不好?”梅晓媛压抑着眼底的泪水,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个消息。原本属于她的位置,已经被另外一个女人占据了。他们在一起幸福吗?他会不会像从前对待自己一样对待那个女人?

  方逸尘沉默了,他与苏洛颜之间,算是夫妻吗?她对他好不好?他自己都无法说清楚,至少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没有出现在这里,而是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寻欢作乐。他额头的青筋开始暴露出来。

  “你别问了,还是回去吧,我现在很好,不需要你关心。”他冷冷的说道,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不想说明给每个人听。愿赌服输,当他决定要赌一把的时候,就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遇到现在的事情。那么既然这一切已经发生了,除了仇恨之外,他再也不要任何一种心情。

  “我要问,逸尘,你说过你只爱我的,你为什么会跟别的女人结婚?你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她怎么没有出现在这里?她不爱你对不对?你不爱她是不是?”梅晓媛的脸上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她不能完全接受现在发生的事情,就算是这个男人已经结了婚,可是他怎么能够像爱自己一样去深爱另外一个女人呢?他就算是结了婚,一切不也还是有余地的吗?只要他愿意,他们还是可以重新在一起的,不是吗?

  方逸尘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如果眼前这个女人是苏洛颜,那么他该有多高兴,可是自己想要她出现,那个女人却并没有出现。梅晓媛的出现,让他很是意外,只是有些感情在时间面前过去了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从前的记忆。他没有想过还要回到从前,他没有那么多的心思继续沉溺在情爱之中。

  对于一个失去自由的人,情爱是一件豪侈的事情。他只是想要回到当初的生活里,只是想要拜托现在的困境罢了。苏洛颜,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那个人不是你?只要你出现在这里,我可以不计较很多以前的事情。

  “都已经过去了,我之前是很爱你,可是我后来已经爱上了别人。我没有欺骗你的意思。她是不够爱我,但是我很爱她。你今天能够来看我,我很高兴,但我希翼这是最后一次。”方逸尘说完,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耐心。

  跟一个沉溺在过去的人纠缠那些情爱的东西,他觉得这是一件幼稚的事情。他在这里本来就心烦气躁,不想与这个女人还说点什么。总是梨花带雨,不是每个女人梨花带雨的时候都能够称作美丽,不是每个男人都有心情去欣赏这样的美丽。

  “逸尘,你变了。你跟从前不一样了。我现在从英国回来了,就没有想要离开。我还会来看你的。虽然你已经结婚了,但是我不会放弃。这也许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既然是惩罚,那么我愿意一个人来承受。”梅晓媛伸手自己擦去脸上的泪珠,而后努力挤出一抹得体优雅的微笑来。

  “逸尘,谢谢你当初那么爱我,都怪我不够珍惜,但是你放心,我现在跟之前不一样了。我知道我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五年来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你,我还是想要跟你在一起。请你相信我的真心。”

  这样卑微的祈求,她原本以为自己说不出来,可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发现自己连自尊都已经放弃了。她这样优秀的女人,只要她愿意,定然是有很多男人趋之如骛,可是她偏偏就是爱上了这个男人。就算是现在方逸尘对她只是敬而远之,甚至可以说,带着一丝强烈的抗拒,她还是觉得自己有可能重新俘获这个男人的心。

  “我还会来看你的,逸尘,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没事的,你不要担心,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帮助你,支撑你。我知道你是被人陷害的,我不会让你白白受怨的。”梅晓媛说的那么的认真,眼眶红红的仿佛快要落下雨滴一样。这个样子的女人,是应该有一个男人在身边心疼她,给她一个坚实的怀抱,让她不要这样伤心的。

  方逸尘一直沉默着,面对梅晓媛,他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也许上天就是喜欢这样捉弄人,当他深爱着梅晓媛的时候,两个人却始终都无法走到一起。兜兜转转的却把对方弄丢了。当他现在终于走出了那片雨季的时候,这个女人却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他没有想要与这个女人继续纠缠下去,但是当身边出现一个人她不会放弃你,愿意站在你的身边支撑你。这就是一种活下去的力量。他心里是感到开心的,可是又觉得这是一种苦涩。因为他现在爱的那个女人却不爱自己。

  他没有说什么,面对梅晓媛的炙热,他不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那个女人竟然不相信这些事情都是他做的,不相信他是罪有应得,这样善意的信任,是一种错误,不是吗?可是在这个错误面前,他甚至有些很享受。

  他已经穷途末路了,这一生恐怕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人应该都是在看他的笑话吧,这些人不愿意给他一点鼓励了。但是梅晓媛出现了,她愿意给予他阳光,愿意让他感受到温暖。尽管他觉得偷偷的享受这样的温暖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可是人的本能是趋向贪婪的。

  梅晓媛从监狱里走出来,外面有白花花的太阳,有点不像是冬天了,空气里许久都没有下雨,就显得有些燥热。但是她的心里却开始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个男人已经结婚了,而且否认了对自己所有的情感,他是已经爱上了别人吗?那个女人到底有多好,值得他为那个女人倾心。

  她是有些不甘心的,就算是这么多年与方逸尘之间一直都没有交集,她是自信的以为这个男人自会爱着自己的。不知道是谁说过,你一旦狠狠的伤过一个男人,那么他就算是离开你了,也无法忘记你的。

  但是现在这件事情让她开始觉得这话就是一句谬论。方逸尘已经爱上了别的女人,是因为那个女人给了他更大伤害,还是说那个女人帮他抚平了伤痕?她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哪种情况,只是默默的期待着,有点奇迹能够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她已经放弃了英国那边的一切,只是想要跟这个男人享受属于彼此的生活,可是这样简单的想法却是那么的豪侈,方逸尘已经入了监狱,他很难再享受到自由的时光。她努力想要让他早一点出来,这才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些徒然。

  但是她还是想要帮助方逸尘,有时候不能心动,只是因为你让他不够感动。她想要感动这个男人。她是了解方逸尘的,这个男人热爱自由,可以为了自由放弃所有的一切,那么她就会投其所好,给他想要的自由,然后收获自己的幸福。

  “师傅,现在去律师事务所。”梅晓媛淡淡的说了一句,刚才脸上还弥漫开来的失落和痛苦已经一扫而光。她想要开始接受这件案子,虽然她不是律师,但是在英国呆着的这些年,她还是学到了一点东西。国内的情况,她知道许多事情都是需要金钱来解决的。

  一个小时之后,梅晓媛出现在张律师的面前,隔着一张办公桌,张律师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眼前这个打扮得体的女人开出了诱人的价钱,可是这件事情确实很难办。他是这个城市最优秀的律师,也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梅小姐,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刚才也看了这个案子的情况了。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这件事情确实牵扯到很大。而且现在已经落案了,方先生这样的事情,恐怕是没有办法挽回了。”张律师挠了挠有点秃顶的脑门。

  这个女人的出现,让他感到惊讶,想不到竟然会有人为方逸尘翻案,这个女人开出的价格也让他吃惊。他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想要从她的身上得到一点讯息。然而,梅晓媛始终都是冷冷的表情。

  “如果价钱不行的话,大家还是可以谈的。我是知道你的能力的,只要你愿意帮忙,这件事情岂不是小菜一碟吗?”梅晓媛轻轻的说道。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完不成的事情,只有不愿意去做的人。

  “这件事情牵涉到天翔集团的利益,如果方先生要是没有与冷先生结下梁子的话,说不定这件事情还是有转机的,现在想要扭转时局,已经太难了。”张律师伸了一下懒腰,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他们做律师这一行的,不会去做明明是没有希翼的事情,就像现在,梅晓媛找到他一样,当他知道这是方逸尘的案子,立马就拒绝了。他是知道冷云浩的手段的,这个男人心狠手辣,要是谁得罪了他,那么他便会露出超级无情的一面来。

  “冷云浩?你说的那个冷云浩到底是个什么人,为什么你们都这么怕他?他和方逸尘之间到底有什么瓜葛,以至于会下这样的狠心整方逸尘?”梅晓媛并不知道冷云浩与方逸尘之间的事情,现在听到这个男人的名字,她心里充满了疑惑。

  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才能够将方逸尘彻底的打败,使得这个男人失去了所有,只能够以这样一种方式苟活在世?她很想帮助方逸尘,希翼凭借自己的能力让这个男人从监狱里出来。她还是爱他的,尽管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了。

  “梅小姐连冷云浩都不知道吗?他就是天翔集团的总裁,年轻有为,有些事情我不便多说。这件事情梅小姐还是死心算了吧。毕竟是方先生有错在先,既然如此,大家也不好插手,各安天命吧。”张律师下了逐客令。这样诱人的大单子,他一般是不会拒绝的,可是,知道风险太大,他便不会吃这样的亏。

  梅晓媛的心里已经疑窦丛生了,所有的人都提到冷云浩这个名字,这个男人与方逸尘之间到底有多大的过节,使得这个男人会对方逸尘下毒手。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是此时的梅晓媛心里,却对冷云浩充满了恨意。

  “好,我现在不为难你。如果方便的话,你能帮我提供一点关于冷云浩的信息吗?这个……我不会白白让你帮忙的。”梅晓媛狡黠的笑了笑,商业的事情,她不是不清楚游戏规则。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她当然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冷先生的信息,只要梅小姐想要知道,您上网都能查的。就不需要我代劳了吧。我待会还有个会议,就不陪梅小姐了。”张律师笑了笑,然后露出职业般的请的姿势,梅晓媛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她心里更加的好奇了,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因为冷云浩这个人,竟然连这样简单的的钱方式都放弃了。

  “好,既然张律师如此坚持,希翼大家后会有期。”梅晓媛没有多说什么,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她也无话可说。起身便朝外面走去,高跟鞋扣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听到每个人对她拒绝的声音,但是她还是不相信这就是现实。

  方逸尘,你相信我,只要我梅晓媛想要做到的事情,我是一定可以办到的。大家分开了五年,我还能够找到你。虽然你已经不相信我仍旧是深爱着你,但是这颗心,始终都是为了你在跳动。我已经没有其他的要求了,只是希翼还能够跟你在一起。

  张律师看到这个优雅的女人离开的背影,只是摇了摇头。明知道没有希翼,还是要撞南墙,看来这个女人果真是不简单。只是可惜了一点,如果将心思放在正当的地方,他还是愿意做这单生意的。

  梅晓媛从律师事务所出来,心情一直都是凝重的状态,拦下的士便回到之前的酒店。她暂时没有别的去处,只能够在酒店里栖身,好在这里设施齐全,她想要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易如反掌。

  照片上的冷云浩看上去冷淡孤僻,身形跟方逸尘一样,都是宽肩窄臀,只是那张脸始终都是阴沉的,让人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温度。这样一个男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才会变得如此的无情。方逸尘不会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情的。梅晓媛自始至终都相信方逸尘是无辜的。在她看来,那么温文尔雅的男人,是天底下最善良的男人。

  方逸尘与冷云浩之间的事情,官方的东西,她总是不愿意太相信。仿佛那都是说给大众听的事情。自己离开方逸尘那会儿,那个男人还是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喜欢周游世界,喜欢到处游玩,他怎么可能会商业如此感兴趣,怎么可能犯下商业欺诈罪?

  她想不通,可是事实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她想要为方逸尘沉冤洗血,想要让方逸尘重见光面,可是,她有些无能为力。她知道,方逸尘说那些话都是因为对现实失去了信心,那样一个充满阳光的人,怎么能够一直生活在阴霾里?

  也许爱一个人都是如此吧,为另外一个人身处逆境而感到伤悲,希翼自己就是那个万能的主,能够带领这个人重新找到光明。虽然希翼是渺小的,虽然前途是黑暗的,但是很多人都会选择执迷不悟。也许最终只是失败,也许努力了也看不到结果,可是他们还是义无返顾的往前走。

  梅晓媛就处于这种心理下,理性告诉她应该相信现实,可是感性告诉她现实有时候只是欺骗人的一种方式,所以,她宁愿将这样的现实当做是欺骗人的把戏。她认为自己可以改变一切,可以让方逸尘重新回到从前。甚至,她希翼那个从前里一定包含着她和他两个人美好的希冀。

  这样的想法,带着一些幻想,她已经不再是小女孩的年纪,可还是没有泯灭小女孩的心思。她希翼自己就是那个美少女战士,即便不能够拯救整个世界,也要能够挽回这个男人的心意。他们共同的爱情,是需要呵护的,是需要有一个人坚持到不放弃的地步。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义不容辞的愿意做这样一个人。

  苏洛颜算是在林曦那里彻底的落户了,两个女人仿佛是找到了从前的快乐时光一样,林曦仍旧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而苏洛颜放下心底的伤悲之后,原来就是一个单纯的小女生。两个人没有心机的在一起,就是最简单的快乐。

  冷云浩拿苏洛颜没有办法,这个女人对他冷漠,将他视作一个路人甲,他虽然不能忍受,也只能接受。好在知道这个女人跟林曦在一起,这算是心里找到了一点安慰。每天他都会给林曦打电话,问问苏洛颜这一天的境况。

  见不到,才知道思念有多么浓重。但是距离无论是男人还是对女人,都是一种奇妙的东西。苏洛颜是享受这样一种被紧张的感觉,那个男人是在乎她的,所以他会给她打电话,会每天让人送玫瑰,会想要知道她的一切。

  可是,她并不确定那就是爱情。因为如果他真的很爱自己,为什么一定会有毛毛的出现?她对那个孩子的存在感到苦恼,如果没有那个孩子的出现,她想自己应该会对冷云浩稍微好点。可是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她只能够坦然的看世界。

  梅晓媛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想要帮助方逸尘这个方案暂时是流产了。看来是一场持久战,想从另外一个男人手里拯救自己的男人,这原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她没有足够的信心,可还是要坚持到底。

  知道方逸尘结婚了,网页上能够看到婚礼上方逸尘与那个女人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清瘦带着一点清冷,整张脸上都看不到幸福的痕迹。梅晓媛只是一遍一遍的盯着这张扎眼的照片。她想不通,方逸尘为什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女人。

  她不算是很漂亮,只是看上去很干净。身形不高大,面容太清冷。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给他想要的温暖。他是那么浪漫阳光的人,每个围绕在他身边的人都应该是笑容满面,额可是这个女人不是,她的脸上就如同冰窖一样。

  看到了苏洛颜的照片,她的心情十分的不悦,因为在对比中,她轻易的发现那个女人完全不如自己。可是方逸尘爱上了一个不如自己的女人。这让她更加的不甘心。如果这个女人对方逸尘足够好,那么她宁愿相信是因为方逸尘最终被她感动了。可是,事实并不是这个样子,她只是看了一眼那个照片,就明了了。

  在苏洛颜身旁,站着的是春风满面的方逸尘,他盯着那个穿着婚纱的女人,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就连眼睛里,也是让人看了就觉得温暖的笑容。他露出这样的笑,仿佛是从心底流露出来的一样。他从来没有对别的女人有过这样的笑容。

  醋意开始在心里升腾起来,她这五年来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方逸尘,不联系并不代表忘记,不是吗?她一直以为方逸尘如果愿意去寻找,就一定能够找到她的足迹,可是她等了五年,那个男人从来都没有出现,于是到最后,按捺不住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她按捺不住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心里对这个男人是浓重的爱,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替代。于是她放弃了所有,只是为了能够寻找到曾经自己失去的爱情。然而,当她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她深爱的那个男人已经将心交付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如果只是遗憾也就算了,她偏偏就是一个不甘心的女人。凭什么那个不如自己的女人能够得到方逸尘的青睐,而自己费尽心思却始终无法挽留住这个男人的心。原本那都是属于自己的幸福,原本方逸尘说此生唯一想要娶的那个女人只有自己。为何那个女人偏偏出现了,然后就替代了她的位置?

  苏洛颜,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方逸尘会看上你,我对你真是好奇,如果你在我的面前,我真是好想问问你,你到底哪一点好,他会连我都不要?委屈开始在心头萦绕,这样的不公平,虽然都是自找的,可还是没有发泄的地方。

  她缺乏这样一个场所,也缺乏这样一个渠道,没有人能够为她的付出感动。她在乎的那个男人,现在已经不在乎她了。她原本是应该放手的,毕竟,很多东西过了那个时间段,最终都会变质,她不是不理性,也知道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强求的。可是,偏偏轮到自己的时候,却总是不想屈从于现实。

  她想要见到苏洛颜,这种强烈的欲望在心底里翻滚着,于是鼠标滑动的都是有关苏洛颜的事情,她所有的兴趣都盯着那个女人。于是知道的信息越多,心情就愈加的难过。

  逸尘,你难道不知道她是私生女吗?看到私生女这三个字的时候,梅晓媛的嘴角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不就是小三生的孩子吗?也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原来这个女人骨子里就是个践人痞子,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看到那些关于苏洛颜的负面报道时,梅晓媛的心里更加的不舒服,她是个遭人鄙视的小三生的孩子,这算是什么东西?野种?她冷笑了一声。果然是继承了她母亲的优良传统,专门喜欢抢别人的男人。这个时候的梅晓媛,是将方逸尘定义为自己的男人。

  于是,当她看到苏洛颜有过一年的监狱改造,更是觉得瞠目结舌了。她甚至想,方逸尘现在的遭遇,是不是与这个女人有关,她一定是在监狱里呆的时间久了,所以心理上有些BT吧,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不就是看上了方逸尘的家产吗?不就是想要进入豪门当阔太太吗?一个小三生下的野种,想要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梅晓媛看着照片上的苏洛颜,再次冷笑了一声。

  你也不过如此,还想着抢占我的男人吗?苏洛颜,我回来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让你靠近逸尘半步。有我在的地方,你只能够给我滚。她说的那么咬牙切齿,可是并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她只是被醋意完全冲昏了头脑。

  是的,梅晓媛是为自己搜寻到的信息感到震惊的,因为她看到了有关苏洛颜与冷云浩的报道,当然最精彩的部分就是她抢了自己的姐夫的事情。梅晓媛这次真的是得意了。看来这个女人就如同自己想的那样,轻浮下贱,只要是个有钱的男人,她都会挖空心思的想要抢占一把。

  她看到冷云浩那个名字,对那个男人也是深恶痛绝,如果不是那个男人下毒手,那么方逸尘也就不会有今天了。她很想让整个现实发生逆转,这样就能够让方逸尘回到现实中来。可是,今天张律师说了那么多,她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她不明白方逸尘与苏洛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她想要让那个女人离开方逸尘。既然在她看来苏洛颜是最不合适的人选,理应是尽快的离开。可是,她不知道苏洛颜到底是在哪里。那个女人现在肯定不是住在方家了。

  “琳达,你帮我查个人,名字叫苏洛颜。然后告诉我她的详细信息,嗯,是的,我很着急,你还是不要问了,明天上午能告诉我情况吧。”梅晓媛拨通了电话,她对苏洛颜甚是感兴趣,猩红的指甲划过电脑屏幕,似乎就落在了苏洛颜的脸上。

  这算不算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梅晓媛的脑子里始终都是乱糟糟的,从她决定要回来开始,她的生活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平静状态了。她见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已经结婚,而且还沦落成了囚犯。

  她知道自己现在做了这个选择,那么以后这条路走下去就会十分的艰难。爱情在很多时候都是没有办法说清楚道理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去做,只是心里一直都是那么想的,就随心所欲了。梅晓媛靠在床头长长的叹了口气,仿佛只有这样,才会觉得压抑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一些。

  那么这算是宿命吗?从来不相信这些的梅晓媛,现在开始信命了。她与方逸尘之间的纠缠,应该是命里注定的吧。她没有学会珍惜,所以在失去的时候才会经历折磨。当她就算是明白了那个人存在的意义,也需要耗费很大的心力,才能够重新找到之前的感觉了。

  逸尘,我还是很爱你,虽然你已经不爱我了,但是这一点都没有关系。我相信早晚有一天,你的心还是会回到我的身边。我会为你做很多的事情,只要你肯相信我一点,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

  她不停的给自己鼓劲,这算是一种自我暗示吧,明明知道一切不可能却还是要去努力,这就是带着一丝盲目了。但是人沉溺在爱情中时,不都是这样盲目而感性吗?他能够找到说服自己努力下去的理由,那就只能是沿着这条道路不停的走下去。

  很晚的时候梅晓媛才躺下,脑海中始终都是方逸尘那张暗淡无光的脸,他的眼里看不到阳光,他的身心感觉不到温暖。他就如同一个受了伤的孩子,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给他依靠,让他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皈依。

  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那个他渴盼的皈依,只是她愿意努力,想要成为他心中最美的女人。他们有过最温暖的过去,有过最浪漫的记忆,这是唯一能够驱使她继续前行的动力。她躺在被窝里睡不着,只有在黑暗中,她才能够听到孤独的声音。很多年了,没有你在我的身边,于是我习惯了一个人的失眠。

  苏洛颜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林曦的踪迹,冰箱里空空的,一点吃的东西都没有。肚子里只有饿的感觉,她很想吃点东西,然而这里什么都没有。苏洛颜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些想念冷云浩的,至少在那个地方,她从来都不会感觉到饥饿。

  林曦幸亏给了她一把钥匙,苏洛颜出门前还记得撞在衣兜里,公寓不远处就有一个大型的商超,她倒是一副屁颠屁颠的样子跑了过去,感觉很久没有逛超市了一样,加上肚子本来就饿的难受,现在看到吃的东西,更是恨不得一股脑全部都搬回去。

  她在超市里瞎逛着,推着购物车,从货架上挑选东西,然后毫不犹豫的一脸欢喜的扔进了购物车里。她当然没有注意到,就在超市的另外一头,有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一直盯着自己。她那么专注的挑选食物,自然是看不到这些的。

  梅晓媛是在清晨的时候收到琳达发来的邮件,多半的消息她都已经看到过了,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的新奇。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巧合,当梅晓媛从酒店里出来,去对面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大大咧咧的苏洛颜。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一直想着某个人,就会不经意的遇见。当梅晓媛看到苏洛颜的背影时,就坚定这个女人一定是自己想要见到的那个女人。她尾随在苏洛颜的身后,看到这个女人无比欢喜的挑选着食物。

  苏洛颜的脸上挂着笑容,与她在网络上看到的那些清冷的照片截然不同。这个女孩子身上透露出阳光的气息,让人感觉到她充满了活力还有温暖。梅晓媛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她是不是看错了,将另外一个人当做了苏洛颜。可是直觉又告诉她,这个女人就是苏洛颜。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心理,所以她不敢大大方方的上前与苏洛颜搭讪,她要确认这个女人的身份。也许相似的人多了去了,幸好这个女人的容颜就与苏洛颜有几分相似呢?她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于是并不没有靠近苏洛颜。

  林曦不在家,冰箱里没有吃的东西,苏洛颜不足是挑选了一些自己吃的东西,还帮林曦买了一大堆零食,她应该算是中国最好的姐妹吧。直到购物车里堆的满满的,苏洛颜这才心满意足的朝收银台走去。

  看着收银员将购物车里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往购物袋里放的时候,苏洛颜开始没有底气了。她摸了摸口袋,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钱。遇到这样窘迫的场景,她是有些慌乱的。她开始不停的责怪自己,刚才出来的时候,只是不停的提醒自己要带上钥匙,可是最关键的人民币却忘了拿。

  现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东西已经装成了一大包,说不要总是不好的,何况每一件都是自己精心挑选的。但是她身上实在是没有带钱,她环顾了一周,身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那个冷云浩这几天不是一直在门外骚扰吗?为什么现在她需要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他竟然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

  苏洛颜心里是慌张的,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眼看着堆放在车里的东西已经全部进了购物袋,苏洛颜的心开始颤抖了。她是要成为别人的笑柄吗?》

  “小姐,一共五百二十三块钱。”收银小姐礼貌的说道,苏洛颜站在那里,尴尬的笑了笑,她该如何告诉这个收银小姐,她出来买东西却忘了带钱包呢?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一定会被人耻笑的吧。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