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最信任的人,伤害她最深!

最信任的人,伤害她最深!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4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25

  

  每天一个人独来独往,并不只是孤独而言,她可以抵挡住所有的留言,却无法抗拒这种孤独的感觉。有好几次,她很想跑到冷云浩那里,推开那扇门,跟那个男人说,你要是不想让我呆在这里,你有本事把我解雇算了。

  这是五年前的梅晓媛会干出来的事情,但是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年不经世事的小姑娘了。她留在这里是为了方逸尘,那么就不能轻易的离开这个地方,否则自己这一趟算是白来了,还落了个笑话。她是个坚强的女人,知道在这个时候,除了忍耐之外,并没有别的办法。

  也许是觉得理亏,她并没有去找苏洛颜。既然已经开火了,那就不可能再做什么朋友,而梅晓媛对于朋友这个词语,也没有多少概念。她只是越来越渴望能够离开这个地方,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安全。

  又到了周末,她实在是无聊到了极致,一个人整天这样晃荡着,到底不是回事。心底对那个男人的思念又多了几分。想着上一次见到方逸尘的时候,也算是有些不欢而散,但是毕竟自己守候的是他,就算是他心底里有怨言,有痛苦,不冲着自己发泄,还能够跟谁倾吐呢?

  梅晓媛叹了口气,决定还是要去监狱看望方逸尘,只是心情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轻松了,她只是觉得心底里有些沉重,似乎有口气一直对压在胸口,想要喘出来,却总是不能。

  方逸尘的生活因为梅晓媛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方家算是将他放弃了,之前张叔还来看望过他几次,每次他都是没有一句好话。心底对方老爷子多少有些怨恨,他还记得宣判庭上,方老爷子颤抖着手要打他的耳光,那个时候,他愤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方老爷子,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已经划清了自己与方老爷子的界限。

  方老爷子回美国去了,一起去的还有张叔,这是张叔临走的时候告诉他的。方老爷子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了,丢了老脸不如,在这里看到方逸尘这副德行,心里除了伤心之外,再无别的情感。方逸尘没有说什么依旧只是沉默。

  这种感觉该怎么形容呢?似乎从小时候开始,他就一直没有得到过方老爷子的认可,他甚至一度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个老爷子的儿子。他可是方家唯一的血脉,为什么这个父亲对他就是这么的不满,他就算是不满又能怎样?能够撇清血缘关系吗?

  现在,就算是老爷子要跟他保持父子关系,他也不愿意要了。这么多年的放逐,他已经成了习惯,能够自己生存下去,不再依靠这个家给予的温暖。所以,他在监狱里一直都是沉默着,心底窝着一口气。

  没有人来探望他,可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他心底里有多么的渴望温暖。每当探监的日子到的时候,他的目光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望向那个出口。而那几天,也是他情绪最为拨动的时候。一个人渴望被在乎,这是一种本能吧。

  所以梅晓媛的出现,虽然不是他预期的,但是还是给他带来了一些温暖。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乎他,还会惦记着他。现在,每到了探监的日子,他的心情就会轻松许多,因为有个人会带来他想要得知的消息。

  “小媛,你来的正好,我正想告诉你,下次来的时候给我带几本书过来,我把书名都写给你,你下次给我送来。”方逸尘看到梅晓媛的时候,脸上倒是露出了笑容。但是今天的梅晓媛,兴致并不是很好。每次她来这个地方的时候,都会给方逸尘带一些东西,小到牙膏牙刷,还包括他打点狱警的东西。

  “嗯,好的,我下次来的时候就给你带过来。这段时间你还好吧?怎么胡子没有刮干净?”梅晓媛仔细端详着方逸尘,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方逸尘虽然是花样美男,但是沧桑的岁月还是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看到方逸尘脸上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容颜,她没有产生多大的感觉,爱一个人,应该是与那张脸没有关系的吧,就算是这个男人变成丑八怪,她还是会记得两个人在一起的那种美妙感觉。所以,她一直都在守候,渴望能够得到这个男人的真爱。

  “是吗?看来今天我没有仔细刮。对了,小媛,这几天你那边进展如何?有没有弄清楚什么情况啊?”方逸尘倒是有些急不可耐,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收集冷云浩的消息。监狱里有报纸,他之前很多年都不曾看报纸,也不关注上面的资讯,但是现在,为了能够知道冷云浩的动态,他没有放过报纸上关于天翔的任何消息。

  “还是老样子,现在能怎么样?”梅晓媛低垂下眉头,原本心里就是为这件事情不爽,现在方逸尘提到这家事情,又让她想起上班遇到的那些不愉快。可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要学会隐藏,不能把自己的负面情绪传递给冷云浩。

  “小媛,你得抓紧时间啊,我昨天看报纸了,天翔把城东的那块地都拿下了,要是你一点作为都没有,这座城市到时候都是冷云浩的天下了。大家不能让那个混蛋得逞。小媛,你现在不是在天翔上班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些事情吗?”方逸尘咄咄逼人的问道。

  他从报纸上得到了许多消息,可是看到那些消息的时候,他除了对冷云浩的恨意增添了几分之外,对梅晓媛的工作进展也有了一些不满。他现在最恨的就是自己不能走动,否则的话,他还可以出去干涉这件事情的发生。他虽然不懂商业,也知道城东的那块地有多么的重要,政aa府已经在几年前就规划了要扩大城区,现在冷云浩将那块地拿了下来,就意味着以后城东的商业命脉全部都把握在他的手里了。

  如果任其发展的话,不需要几年,冷云浩就能够以一个商业巨人的姿态俯瞰整座城市,到时候他方逸尘想要撼动这棵大树,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他在监狱里筹谋着报仇的事情,然而他的实施者梅晓媛,却并没有带给他想要的效果。所以,他认为这是梅晓媛没有努力工作的原因。

  “那块地本来就是天翔一早拿下的,你也知道天翔的实力,现在这座城市里没有谁能够跟天翔抗敌的。冷云浩是有手腕的人,前几天还跟美国客商吃饭,说是要拓展美国的商业市场。”梅晓媛将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她也只是随口说说,却不想方逸尘的脸色越辩越难看。

  “你当时在场对不对?你在场为什么不破坏?小媛,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啊?你难道真的把自己当成天翔的员工了吗?你是要辅佐冷云浩得到这一切是不是?”方逸尘愤怒了,这个时候便开始大声的咆哮。

  梅晓媛并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她不是没有努力,她一直都在努力的付诸行动。冷云浩是个谨慎的人,她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所以她清楚的认识到眼前的形势就是要按兵不动,获得冷云浩的信任,只有获得了信任,才能够有机可乘。

  “你以为冷云浩是猪脑子吗?他现在根本就不信任我,我现在有任何动作他都可以把我解雇,到时候别说搞垮天翔了,就是救你出来都是个问题。”梅晓媛据理力争,但是这样的话,并不会给她带来转机。

  “冷云浩,冷云浩,你口口声声就是这个名字,你想获得他的信任,我看你就是喜欢上他了。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算了,我的事情以后都不要你管了,你要是喜欢他,你就去喜欢得了。”方逸尘甩手生气了。

  在他看来,梅晓媛应该个自己是一个鼻孔出气,绝对不可以对冷云浩有任何的好感,那个男人夺走了他的妻子苏洛颜,还让他失去了一切,他不能容许任何人在他的面前对冷云浩有好感。梅晓媛说过了要帮他的,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逸尘,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很难?冷云浩给我穿小鞋,我现在就如同一个废人一样呆在那里,所有人都排斥我,要不是为了你,我会呆在那里吗?”梅晓媛说完话,眼里已经包含着委屈的泪水了,她没有继续跟方逸尘针对这个问题探讨下去,立马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大步走去。

  可是那种委屈在心里淤积着,根本就没有地方派遣出来。这么多天以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放弃。可是,一想到方逸尘已经失去了所有,如果自己再放弃这个男人的话,那么他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她所有的事情都会为那个男人着想,只是希翼他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他说是要报仇,她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满足他的心愿,自己还是受着委屈的坚持下去。她不是要求这个男人处处都要体谅自己,可是每个人都有负面情绪的时候。

  她能够忍受孤独,但是不能够一个人抗拒所有的冰冷。她只是希翼这个男人能够体谅一下自己的难处。她不是没有努力,她一直都在为两个人的未来努力。可是,那个男人难道不自私吗?他到底是为了报仇,还是想要重新得到苏洛颜?这一点在梅晓媛的脑海中一直都是一个疑问。她知道,方逸尘还是在乎那个女人的。

  就算是那个女人现在不要他了,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了,但是方逸尘还是没有放弃苏洛颜,就如同那个女人是他的专属一样。他一定要跟苏洛颜有一个结局。很多次,她很想劝说方逸尘放弃苏洛颜,因为那个女人并不爱他,这样的纠缠对于彼此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可是,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他就像是陷入到一个泥潭里了一样,而且现在是越陷越深,他一定要实现报仇这件事情。梅晓媛不是完全没有分辨力,她在天翔集团呆了差不多一个月了,冷云浩的商业头脑,还有经营理念,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让她颇为赞赏的。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不都说了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对于方逸尘来说,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很多时候,大家不愿意放过别人,其实说到底,大家只是没有放过自己而已。

  他想要报仇,不过是在这场较量中输得不甘心。这些话她很想告诉方逸尘,但是还是忍住了。不想打击到他的积极性,不想让他一个人在绝望中痛苦。所以她只能够一直这样傻傻的等候着,陪伴着他往前艰难的行走。

  但是那个男人每次都将脏水泼到她的身上,她心底明明只有这个男人,可方逸尘始终都不愿意相信。他想要得知冷云浩的情况,她如实汇报的时候,他又觉得十分的不满意。他不能接受冷云浩过的好的事实,于是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到了梅晓媛的身上。

  她是一路哭出来的,泪水在脸上肆意的流淌,夹杂着这几天在企业里受到的怨气,她原本过的好好地,可是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翼,现在又陷入到绝望之中。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如果她没有从英国回来,那么就不会陷入这个怪圈里。

  梅晓媛没有打车离开,而是一个人沿着人行道往回走,心痛的感觉,总是让人觉得周遭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好几个时辰了,身心疲惫袭来,她没有想要躲闪,倒是有一种自虐的倾向。

  只是觉得两条腿如同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整个人疲惫到了极致,可是她不想停下来,也没有打车的冲动,只是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似乎看不到镜头一样。从监狱回来的路,有一段是要穿过一个隧道,那里鲜少有人,只有孤零零的几盏灯。

  梅晓媛从那里走过的时候,迎面走来了几个一路说笑的男人,一看穿着就是附近做工的人,他们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拎着啤酒瓶,说着黄段子,大摇大摆的朝这边走来。梅晓媛没有听清楚他们到底说的是什么,这些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这样一个漂亮的单身女人从黑暗中走来,对于一群喝了酒长期沉浸在压抑状态中的男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所以,当梅晓媛从他们身旁走过的时候,这几个男人不约而同的回头望了她一眼。

  她是落寞的,从神情上就能够看得出来,但是如此漂亮的女人晚上一个人走夜路,这也是一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她要么就是受了感情的伤害,要么就是心理有问题。那几个人见到梅晓媛的时候,心理是咯噔了一下的。

  平日里他们能够见到的女人,多是抱着孩子眼神呆滞的乡村妇女,说着家乡话,然后粗俗的撩起衣服,露出一对大白兔奶孩子,这样的场景他们司空见惯,而像梅晓媛这样类似于女神级别的女人,他们却常常只能是远远的看上一眼。

  也许是喝了一点酒的缘故,也许是男人天性的好奇,其中一个男人冲梅晓媛的背影吹了个口号,然后发出一声放浪的笑声。梅晓媛没有回头,自始至终都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往前走来。夜色不过是浓郁了一点,但这里靠近市区,也不算是偏僻,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美妞,大爷跟你说话呢?你咋不回大爷几句?多少钱,你跟爷说,爷今天有钱,跟爷回去玩玩吧。”那人见梅晓媛一直都没有理睬,倒是来了兴致,索性站住开始调侃梅晓媛了,另外几个人则是一起符合着*的笑起来。

  这些话在梅晓媛的耳旁自动屏蔽了,她没有理睬这些人,只是往前走去。不回头,那么就是一种沉默的抗拒。然而,这个举动,让平日里受尽了委屈,此时在酒精的催化下想要释放一下的那位兄弟来说,梅晓媛的冷漠有些激怒了他。

  “你拽毛啊,老爷给你钱你还不要吗?你给老子站住,老子今天不花钱也要玩了你。”那人将手中的酒瓶扔了出去,落在马路边上,听到清脆的碎裂声之后,他已经追上了梅晓媛的脚步,那双脏兮兮的手一把抓住了梅晓媛的胳膊。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梅晓媛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并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刚才那几个人在那头讪笑,她也只是当这些人无聊的起哄。何况这个男人喝了酒,她可不想与这帮人有任何的交集。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当然是干你每天都要干的事情,不要跟爷装,爷虽然是个打工的,但是爷有的是钱。”那人说着,从裤兜里掏出几张红大头来炫耀了一把。估计是刚领了工资,又出去喝了一点酒,因此便开始叫嚣了起来。

  梅晓媛想要摆脱这个男人的束缚,但是她毕竟是个弱女子,看到那男人泛黄的牙齿上还落着青菜,她心里就觉得一阵恶心。她不想得罪这个男人,不想自己在这个时候吃亏。可是这条道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连个车辆都没有。

  “你放手好吧,不然的话我可报警了。”梅晓媛想要挣脱男人的那双脏手,但是另外一只手突然猛地一把揽住梅晓媛的蛮腰,手上便加大了力道,在她的后背上一阵摸索。梅晓媛只觉得头皮都开始发麻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才能够让这个男人停止自己的动作。另外几个男人只是站在那里傻傻的笑着,等着看一场好戏。

  “好啊,那就报警呗,现在啥子都还没有做,你就报警,这样多不好玩啊,等爷把事情做完了,你报警,爷陪你去警察局再玩。”那人yin笑着,一张脸就开始靠近梅晓媛,梅晓媛用尽全身力气来反抗,想要拉开彼此的距离。

  “你挣什么挣,就你那点气力,跟爷比算什么?爷待会一定会让你没有一点力气的。”那人的嘴巴就凑了过来,对于梅晓媛来说,这是致命的。她甚至可以闻到这个男人晚上吃了大蒜的味道,胃里已经开始翻腾了。

  对于梅晓媛来说,这就是最恐怖的事情,之前的委屈现在都算不得什么了,她只想着能够尽快的逃脱这个男人的脏手,可是自己一个人孤立无援,在这个地方,她怎么也逃脱不了。男人的手已经在她胸前摸了几把,她尴尬至极,却是无计可施。

  “我看你就是嘴硬,不过身子倒是挺软的,爷喜欢,你只要乖乖的听爷的话,爷一定不会亏待你的。现在跟爷走吧,爷说了爷有的是钱。”那人倒是没有想在这里霸王硬上弓,而是一把拽住梅晓媛,想要跟她做那样的事情。

  他是把梅晓媛当成了他想象中的风尘女子,因此丝毫都不遮拦自己的本性,梅晓媛又恼又怒,却是没有办法。她想要挣脱,又害怕激怒这个男人了,自己没有好下场。但是要她从了这个男人,她宁愿死都不会愿意的。

  “你放手,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梅晓媛还在挣扎,但是那人却根本就不搭理她,只是用力的钳住她的手,半是推搡的要梅晓媛跟他走。跟一个喝了酒的男人讲道理,就如同秀才遇到兵一样,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哪种人?爷喜欢的就是你这种人,你以为自己高贵吗?你还不是下贱胚子,爷说了爷有的是钱,你还啰嗦什么?”那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现在梅晓媛不能够按照他的心愿跟他走,他便当着所有人的面,借着自己的酒劲儿对梅晓媛动手动脚了。

  她是宁愿死也不愿被这个男人轻薄了自己,他想要靠近自己,她则是努力的守护着自己的阵地,坚决不让这个男人得逞。两个人在路边拉扯着,而梅晓媛明显占不到上风,而另外几个男人,则站在原处冲着这边大笑。

  没有人帮助她,这个时候,她内心不停的呼喊着方逸尘的名字,电视中的画面,总是会在关键时刻出现她心中所想的人,但是现实毕竟不是小说,她期待的那个人没有出现,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从隧道里进来了一辆车,通亮的车灯照射到这里了。刚才还对梅晓媛动手动脚的男人,眯缝着眼睛,想要看清楚将车灯照射到这里来的那个男人。

  梅晓媛心里此时是有一种惊喜突然降临的感觉,因为这束光给她带来了希翼,让她不至于落入这个男人的脏手里。她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个人的身影,可是光亮太大,她看不清那张熟悉的容颜。

  冷云浩从市郊回来,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梅晓媛,期间杰森打过电话,说这个女人再次去监狱探望方逸尘了。他也没有当回事。毕竟都是感情动物,他能够理解梅晓媛对方逸尘的感情,所以也就没有理睬。

  他只是没有想到,刚才车子从隧道里出来的时候,看到这边显出几个人影来,他也只是无意,将车灯照射到这里。于是他的目光看到的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被一双大手钳制着,想要挣脱那样的束缚,却又是无能为力。

  如果是平日,他并不会多管闲事,因为这与他而言没有一点关系。可是就在此时,他本来只是想要照射一下之后离开时,那个男人的脏话却落入到他的耳朵里了。他是个有教养的人,话不多,也不会轻易说出什么脏话来。

  “奶奶的,给老子把他的破车砸了去。”那男人叫嚣着,那种嚣张的气势激怒了冷云浩。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谁有这样的资格敢对他大呼小叫的。所以,他将车停靠在路边,宝蓝色的宾利在灯光下也是璀璨的。

  当他打开车门从车里探出头来的实惠,梅晓媛已经认出了他。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实惠会遇到冷云浩。她已经有半个月没有看到这个男人了。他穿着一身中长的黑呢子大衣,就如同韩剧里的俊男一样。冷淡的容颜轮廓分明,她来不及尖叫,那男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冷云浩,快救我。”在这个时候,就如同抓住了救命草一样,梅晓媛开始大声的疾呼。无论是什么情况,现在冷云浩在这里,那么她就会有获救的机会。她不想被这个男人糟蹋,不想自己沦为别人的猎物。她努力挣脱着,想要靠近冷云浩。

  是在听到梅晓媛的声音之后,冷云浩才确定自己看到的女人竟然是她。他只是没有想到梅晓媛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会被几个农民工模样的醉汉掠在手上。如果梅晓媛没有叫他的名字,他想他顶多只是将那个人修理一番,然后扬长而去。

  他的心情原本非常的好,今天的事情进行的异常的顺利,十分钟之前他还跟苏洛颜打了电话,他带来礼物要给她。一想起那个女人见到礼物的可爱模样,他就觉得自己心里满满都是欢喜。车子一直都在匀速前行,他只是没有想到,中间会闹出这样一段戏码。

  “呵呵,原来是老相好啊,好哇,那这一次,我成全你们。”那个男人裂开嘴笑了,一口黄牙在灯光下是那么的耀眼。旁边那几个人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并没有离开的架势。所有人都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事。

  那个男人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来,冷云浩的一个飞毛腿就伸了过去,只听到一声惨叫,那男人跌倒在地上就没有爬起来的可能性了。他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穿着将就的男人,竟然会有这样好的功夫。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一句话,冷淡的容颜,不愿意搭理任何人。他只是静静的出现在这里,冷淡的目光扫射过来,就让人不寒而栗。他是冷云浩,无论任何情况下,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那男人在地上挣扎着,努力想要起身。

  “你娘的,老子不会放过你。”他的话音还没有落,冷云浩的一个箭步已经上来,用力的揣在他的后背上,他扑哧大叫一身,而后门牙就跌落了几颗。看到嘴角渗透出来的血液,那几个旁观者立马变了脸色。谁也没有继续在这里逗留,一溜烟的就抛开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锃亮的皮鞋还落在那个人的后背上,就算是这样的姿势,他都觉得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的皮鞋被男人身上抖落出来的灰尘弄脏了,他没有伸手弹一弹。一旁的梅晓媛已经吓呆了,现在冷云浩出现,让她的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安歇的地方,她迅速的躲到冷云浩的身后,在这个男人的庇护下颤抖着。

  冷云浩还是没有说话,过了很久,直到身下的男人没有动弹了,他才松开脚朝自己的宾利车走去。而身后的梅晓媛,则一步不离的跟着他的身影。她现在已经不能呆在这里了。只有这个男人的出现,才让她看到了希翼。

  不管冷云浩有没有同意,她一头就钻进了冷云浩的车里,瞬间觉得被温暖包裹着。这是一个男人带给女人的安全感。她突然觉得有些心酸,在她需要保护的时候,方逸尘并没有出现在这里。相反,给予她保护的是另外一个男人。

  “刚才,谢谢你。”过了许久,车子终于开始启动了,梅晓媛才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她是真的很感谢冷云浩的出现,他让她看到了希翼,让她感受到了温暖。她从心底里对这个男人充满了感激。她不敢相信,如果今天冷云浩没有出现在这里,那么她一个人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场景。

  但是冷云浩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专注的开着车,仿佛没有听到梅晓媛要说的话一样。他并不关心这些事情,何况,就算是别人,他那个时候也会伸出援助之手吧。他愿意打抱不平,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不知天高地厚的骂了他一顿而已。

  “我下午去监狱看望方逸尘了,所以,才会出现在那里。”就如同说明一样,梅晓媛还是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了冷云浩。但是她并不知道,她想要说的这些,冷云浩其实是知道的,只是,他对这些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这个女人要去哪里,与什么人接触,只要不是伤及到苏洛颜,那么他都可以忽略。他只是念想着苏洛颜,想着待会见到这个女人了,要将这份礼物送给她。将梅晓媛送到小区门口,他便停下了车,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梅晓媛从车子里走了出来,看到冷云浩的车尾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他是要去找苏洛颜的吧,那个女人到底是哪一点吸引了他?她十分的不解,也怎么都想不通这个事情。难道她不漂亮吗?难道他不懂得欣赏吗?她在心底苦笑了一声。

  发生了这件事情,她还是告诉了方逸尘,时间不过是在一周后了,她答应了要给方逸尘带去几本书。她不是要这个男人懊悔的谴责自己,她只是希翼在这个男人不能保护她的时候,能够想到自己还有保护这个责任。但是,方逸尘的表现,让梅晓媛大为吃惊。

  “你难道没有脑子啊?大晚上的一个人到处跑,你就是活该,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跟我可没关系。”他的态度是那么的生冷,想要撇清楚与梅晓媛所有的关系,他不知道,在那个时候,她心底满满想的都是他。

  她只是希翼方逸尘能够看到她的努力,能够感知到她渴望温暖的心,然而,那个男人并不把她当回事。他只是关心自己的事情,将她撇在了一边。梅晓媛的眼眶红红的,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

  “逸尘,我觉得好累,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梅晓媛哭着说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日子并不是很好受,她只是希翼自己累的时候,能够听到这个男人的几句安慰。她没有要求他要做很多事情,这算是一点点而已。

  “累?你有多累?你要是把心思都放在这件事情上,会有那么累吗?我看你就不要做一些无畏的事情吧,冷云浩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的,他早晚都会知道大家两个人的事情。”方逸尘冒出这句话的时候,梅晓媛还是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这些话是从方逸尘的口中说出来的。那么长时间的付出,竟然被他亵渎了。

  “逸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情跟冷云浩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他救了我,我现在肯定是被那人玷污了。你难道希翼看到我变成那样吗?”有一种愤怒开始在心底油生,她只是希翼能够得到他的谅解,他难道就不能做到吗?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不清楚吗?不要告诉我,你已经跟冷云浩发生关系了。梅晓媛,你要是干那样做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方逸尘的眼神变得恶狠狠的。他没有去关心梅晓媛,也没有关注这个女人的情绪,他只是陷入到自己的揣测之中,将这个女人想象成一个银荡的女子。

  委屈的泪水开始在梅晓媛的眼眶里打转,她不知道方逸尘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他看不出自己的付出吗?她若不是为了帮助他,她会在这个地方一个人孤军奋斗吗?她可以不用这么辛苦,她可以回到属于自己的城市,继续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不想跟你说了,逸尘,你变了,也许大家再重逢原本就是一个错,你根本就不爱我。这段时间我不会来看你了,你自己多保重。我想大家两个人都需要沉着一下,这段感情该怎么走,彼此心里都要有个数。”

  梅晓媛说完便起身朝外走去,那种心情就如同隆冬腊月的风一样,猛烈的灌进她的心里。她想要逃离,却是无处可逃。没有人体会到她的心情,没有人愿意守护在她的身边。她也是个女人,也需要别人的保护。

  身后传来方逸尘的咆哮声,他愤怒的想要把身前的桌椅推翻,但是他连做这样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不能。他愤恨的看着梅晓媛离开的背影,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是可恶至极。他需要的是帮助,而不是背弃。

  ............

  就如同梅晓媛说的那样,她暂时在心里将方逸尘放下来了,不去想念那个男人,就算是想起,似乎也不再是从前的甜蜜了。两个人之间有太多的裂痕需要去修复,她觉得自己需要静下来,哪怕什么事情都不做,也要保持这颗心的宁静。

  很多时候,大家都以为那就是爱,也只有折腾到一定程度,才能够明白那种凄苦。因为自己心里念念不舍,以为对方也是这样想的,所有心甘情愿的付出,想要得到那颗真心,然而到了最后,终究是失望了然。

  她不知道这样的失望带给自己的是什么,难道这一辈子终于释然这一切不再是遗憾吗?喜欢一个人,原本只要留在记忆里就可以了,何必还要继续纠缠不清?她那个时候是高估了自己吧,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很想找一个朋友跟自己聊聊心事,她不是没有烦恼的人,但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除了方逸尘之外,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去找谁。她最信任的人,一直都是伤害她最深的那个人。她多么希翼方逸尘不要继续这样伤害自己。可是,这么简单的念想,竟然比什么事情都要困难。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