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在他的怀里

在他的怀里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24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28

  

  “累了吗?要不睡一会儿,到地方了,我来叫你。”冷云浩温柔的说道,从山上下来的路并不是很好走,他侧脸望了苏洛颜一眼,而后很专心的开车,苏洛颜一直将目光投向窗外,她没有看风景,因为在夜色下,任何风景都只是一种颜色。

  但是她还是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就算是不困,她也想在宁静中平伏自己的心情。她是爱这个男人的,这一点她是分外的确定。苏洛颜知道,冷云浩的心里对自己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她能够感知到男人传递来的爱意。只是,她不知道爱的终点会是哪里。

  明明那是自己最期盼的温暖,也知道只要自己愿意,那么这一切就会属于自己。可是,苏洛颜还是开始迷茫了。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开始有些患得患失。她想要的东西就攥在自己的手心,可是并不怎么安心。

  这个男人会跟自己有美好的结局吗?他从来都没有说一句娶你这样的话,哪怕就算是玩笑,也从来都没有。她心底有些怅然若失,腕上的银镯子似乎并不能说明什么。只能够代表这个男人已经从内心里认可了她。可是,两个人在一起,不只是认可那么简单的事情。

  她总觉得在这个时候,冷云浩应该说点什么才是正常的,但是这个男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一样。但是女人的心思,恐怕都不是那么简单吧。所以,苏洛颜期待的那句话,一直都没有从冷云浩的口中说出来。

  车子开始远离深山了,朝市区的方向驶去。她在窗口看到了霓虹闪烁,那里有无尽的*在萌生。明知道这一切并不属于自己,但是苏洛颜还是在这片海洋里挣扎着,似乎是痛苦,可没有人能够逃离这份痛苦的束缚。

  到了楼下,冷云浩将车子停下来,而后伸手牵住苏洛颜的小手,感受到那双大手传递来的温暖。她心里的不坚定还有疑惑,似乎又消失了几分。她是爱这个男人的,只要他给予自己一点温暖,她就能够放弃所有跟着他走。

  “洛颜,大家一定会好好的,你不要多想,总有一天,你想要得到的,我都会给你。”他说的那么坚定,仿佛一切都是指日可待。可是,他知不知道,一个女人最输不起的就是等待。苏洛颜不知道那句等待,究竟意味着什么。

  她是个女人,女人都是要懂得矜持的,所以她不能说出口,更不能去问冷云浩,她只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将所有的隐忍都藏在自己的心里。爱情来之不易,这一点,苏洛颜是非常明白的。她不会轻易的相信爱情,但是也不会轻易的拒绝爱情。

  这个男人,从她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她就爱上了他。她不知道自己之前与冷云浩之间有什么纠缠,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亦可心里满满都是对他的爱。她不擅长表达自己,不知道如何才能够让别人洞察自己的内心,但是她知道,只要爱了,就要坚持这样走下去。她不会说甜言蜜语,甚至很多时候都是一副任性乖张的架势。

  她也知道自己很多时候会伤害到冷云浩,他不是一个容易迁就的人,但是在她的面前,他拿出最大的耐心,有时候只是为了哄她吃一口红豆粥,有时候只是听她讲一个无关紧要的琐事。她不是个傻子,能够看出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爱意。

  只是,他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爸爸了。她抗拒着不想与他走近,为的就是能够远离那个孩子的阴影。她觉得自己不该与一个小孩子去争抢一个男人的存在。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为什么会存在冷云浩的生活里。她不是不知道,冷云浩抱起那个幼小的生命时,眼底是浓的化不开的爱意。

  她是吃醋的,这一点苏洛颜一直对承认。毕竟他口口声声的说爱自己,可却跟别的女人生下了一个孩子。这是一个生命的到来,不是阿猫阿狗的存在。所以,当她与冷云浩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忐忑的,是不安的。

  她很想很想问问冷云浩,如果他们在一起,该如何面对那个幼小的生命?她想要嫁给这个男人,想要拥有与他的爱情结晶。可是她不得不去面对那个事实,他已经有了孩子。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孩子会日渐的长大,到时候她就算是逃避,也要面对另外一个人来分享属于她的爱。

  她想要的爱,向来都是纯粹的,不能与任何人分享,只是专属于她的爱情。但是在她苏醒过来之后,在她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捡到了宝贝的时候,她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美好的憧憬。他已经有了爱情的结晶,就算他不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

  冷云浩伸手将苏洛颜涌入怀里,这是属于他的生命,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苏洛颜的存在,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她是他继续努力下去的动力,只要看到她好好地,他就觉得这颗心找到了皈依。

  但是心里终归还是隐匿着许多的东西,他能够感觉到苏洛颜的期待,那是一个女人等待着另外一个男人迎娶的心理吧。他多么想要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钻戒,向这个女人求婚,然后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然而,他此时无法给她这个庄重的承诺。

  方逸尘那边一直都不松口,他甚至想过要用极致的手段让那个男人放手,但最终他还是没有那么做。他不想伤害到苏洛颜。他只能够选择等待。也许时间过的越久,也许两个人经历的东西越多,两颗心的距离才会越近吧。这是属于他的简单想法,他没有告诉苏洛颜,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洛颜,等我忙完这段时间了,大家一起出去旅游吧,我带你去日本看樱花。”冷云浩在苏洛颜的耳旁说道。曾几何时,他多么希翼能够带着这个柔弱的女人,跟她一起在富士山下看着樱花许许绽放,就如同他们的爱情一样,圣洁而充满传奇。

  只是这样的心愿一直对没有实现,到底是自己太忙了,还是机缘不凑巧,他只是一直默默的期待着,能够在那样一个圣洁的地方,告知苏洛颜自己的心意。那是他许下的诺言,他不知道苏洛颜是否还记得。

  “去日本?樱花现在开了吗?现在不是才三月吗?”苏洛颜仰起下巴,一脸不解的问道。她只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并没有失去所有的常识。樱花应该还没有绽放吧,冷云浩这么说,是不是要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才不会那么忙?

  “傻瓜,只要你想看,我一定会让漫山遍野的樱花都绽放的,而且,只是为了你一个人绽放。”他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口,爱昵的说道。凭借他的实力,别说是让满山的樱花绽放,就是让整个富士山铺满樱花,他都能够做到。

  他总是能够许下最美丽的诺言,明知道诺言不一定要相信,可是苏洛颜还是觉得心里喜滋滋的。就算是有时候知道一个人是骗你的,但是他能够花心思骗你,这也是一门艺术。女人,不能够太聪明,要学会装傻,要学会妥协,更要学会信任。

  所以,这个时候的苏洛颜,脸上显出的是小女人般的幸福感,她相信了这个男人的话,相信他一定能够说道做到。她要的东西一直都不多,只是想要得到他的一颗真心罢了。现在这个男人将自己的赤诚之心展露在她的面前,她便承接了。

  她只是紧紧的缩在冷云浩的温暖的怀抱里,将自己的笑脸埋藏在这个男人的臂弯里,那是专属于她一个人的港湾,她能够感知到属于男人的温度,能够听到他铿锵有力的心跳。他们两个人是在一起的,这是真实的。可是,有时候,她又觉得是那么的不真实,仿佛只要她松开手,这个男人就要从她的眼前消失一样。这样患得患失的心理是不应该有的,她一次次的告诫自己,要相信这个男人,要相信他们终究会有幸福的结局。

  但她从来都没有告知冷云浩自己心底的担忧,那种莫名的担忧一直淤积在内心里,仿佛就是她不自信的结果一样。她是不自信的吧,自己相貌平平,没有一技之长,她自己也不明白,像她这样平凡的女人,为什么能够进入到冷云浩的眼里。被他当做瑰丽的宝石,她有些受*若惊。可是,这样的心情,应该是窃喜的吧。毕竟,她现在就在这个男人的怀抱里,而且还是以爱的名义。

  “洛颜,我爱你。”冷云浩饱含深情的说道,而后伸手托起苏洛颜的下巴,当炙热的唇瓣贴上来的时候,苏洛颜顿时觉得脑袋开始嗡嗡的叫个不停。所有的思绪在那一瞬间都开始短路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那就是幸福的感觉吗?还是来自内心深处的错觉。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一刻。

  梅晓媛是要来找苏洛颜的,给苏洛颜发了短信,但是一直都没有回复,她到这边来,算是出去走走散散心。可是目光所及,不小心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苏洛颜被冷云浩搂在怀里,两个人在路灯下拥吻。他伸手托住她的后脑勺,而她微闭着眼睛,享受着属于她的幸福时刻。

  那样唯美的画面,曾几何时也出现在梅晓媛的生活中,那个时候是多么的年少无知啊,她跟方逸尘在纽约的街头,满天飞舞着雪花,可是他们都不觉得冷,两个人在雪地里尽情的拥吻。只是时过境迁,当自己重新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女主角已经不再是自己了。

  她的心里涌起一股难受的感觉,为什么这个女人能够得到自己得不到的一切?是不是方逸尘也跟她有过这样唯美的画面?一想到这个,梅晓媛的眉头就蹙到了一起,她只是觉得心里压抑到极致,那种疼痛,让她一时间不能呼吸。

  她是恨苏洛颜的,因为这个女人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让她从此只能够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界上乞讨。她想要的爱情,已经离她远去了。她想要的东西,每一样都与自己无关。她那么辛苦的奋斗着,可还是不被理解。而苏洛颜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她竟然能够俘获冷云浩的心?

  那种醋意在心里翻腾着,她是个优秀的女人,向来都没有男人能够抗拒她的魅力。可唯独在冷云浩面前,她那些所谓的骄傲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从过去到现在,冷云浩一直都不曾认真的看过她一眼,可是,在她最危难的时候,却是这个男人搭救了自己。

  他搭救了自己,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仿佛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但是他不知道,她心里是充满了感动的。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关于白马王子的梦境吧,在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骑着白马出现的不是唐僧,而是自己的意中人。

  他出现了,可却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梅晓媛一早就发现了,这个男人总是以冷漠的表情面对任何人,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让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温暖的那个女人叫苏洛颜。可她就是不服气,为什么这个淫jian的女人能够得到他的垂青。

  他是那么的优秀,绝对比方逸尘要优秀好几倍,在冷云浩身边呆了一个多月,她对冷云浩萌生了一种所谓的仰慕之情。加上之前冷云浩的搭救,她觉得自己对冷云浩更是多了几分感激。这么多的情愫在心里淤积着,却一直都找不到发泄的端口。

  爱或者不爱,在很多时候不只是因为多了一个字的原因。每个人的心思都是不同的,你渴望得到的东西,有时候离你总是那么的遥远。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很多时候都是带着怀恨的心理说服自己放手。

  梅晓媛没有在那里逗留,这样温馨的画面一直都不属于她。一个人习惯了孤独之后,更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享受孤独。她在自己的世界里封闭了五年,以为自己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方逸尘,到头来,她终于明白,有时候念念不忘的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这几天梅晓媛的心情都是有些抑郁的,天气并不怎么好,似乎一直都是阴霾的样子,看不清蓝天,周遭都被阴沉沉的云层笼罩着。让人觉得压抑,觉得透不过气。她的心情时常被天气左右着,却又是无可奈何。

  “梅助理,晚上有宴会,一起参加。”这是杰森在快要下班的时候告知梅晓媛的,算是她这段时间唯一一次工作的机会。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就算是去了,担当最多的就是一个花瓶的工作,偶尔也兼任一下翻译。这样的工作是乏味的,让她感知不到自己的能力所在,但是却又是必须的。

  她没有多反感,甚至心理还是有点窃喜的。每个人都有被需要的诉求吧,在这个环境里,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才算是被接受。但是只要有人还记得你,有人愿意叫你去做事情,那么你的存在就是有道理的。她并不想与那群庸俗的女人去计较什么,应该麻雀与凤凰最本质的区别就是,你生来就是麻雀,再努力也改变不了你麻雀的本质。

  晚上的宴请是在帝豪,这是C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一走进大厅,立马就被金碧辉煌的装修风格吸引了。这样的地方,大都是有钱人消遣的地方。梅晓媛跟在杰森的身后朝里走去。冷云浩应该是提前到达的吧,所以,这一行,她并没有看到冷云浩的踪迹。

  当推开那扇门的时候,里面并不见冷云浩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梅晓媛的心里是有点失落的。她今天穿了一套银灰色的职业套裙,秀发盘起来,倒是显得庄重典雅。她是个优雅的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够吸引到男人的目光。

  约莫十分钟之后,宴请的客人都陆陆续续的到达了,在杰森的引导下,梅晓媛在接待客人这方面已经是熟手了。几番寒暄,大家已经坐定。她在众人之间穿梭,倒是让所有人都不觉得冷落。她知道她是讨人喜欢的尤物。

  冷云浩推门而入的时候,她只觉得有一股寒风从门口凛利的吹了进来。他威严的脸上冷若冰霜,见到来客也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就义不容辞的到了主座的位置坐下。梅晓媛的心莫名的触动了一下。

  果然是优秀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个包间里,瞬间就觉得有一股灵气在飘动。席间冷云浩很少说话,一直都是梅晓媛带领着这帮客人左右逢源。他偶尔说一两句,好像所有人都很畏惧他一样。

  但是这餐饭,梅晓媛却是吃了不少亏,那帮人见冷云浩冷漠,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她的身上了。就算是红酒,她也不能做到千杯不倒。她是醉了,微微的醉意袭来,虽然意识还是能够控制,但是整个人已经陷入到一张迷离之中。

  她没有失态,这一点梅晓媛是能够做到的。她当然知道这次宴请自己不过是个陪客而已。若是在这里失态,那么就是给冷云浩丢脸,给天翔丢脸了。所以,就算是身体出现各种不适,她都没有表现出来。她当然注意到了,在席间有一道火热的目光,偶尔会扫视到她的脸上,她知道当自己做到这些的时候,一定能够让冷云浩刮目相看。但是她也是聪明的,这个男人就算是对自己刮目相看,但是也不会掺杂任何心疼的因子。

  宴席结束之后,她终究还是没有撑住,在送走最后一一位客人时,梅晓媛迈着凌乱的脚步冲进了卫生间。一个人抱着冰冷的马桶,撕心裂肺的呕吐着。那种难受的感觉,告诉她逞强对于一个女人是多么的没有必要。但是这一点,没有人能够理解。

  镜子里的容颜已经有些憔悴,她不该喝那么多酒的,她没有必要那么卖力的。毕竟她进入天翔是为了帮助方逸尘获得冷云浩的动态,她不过是个间谍的身份,没有必要装的这么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她端起了自己的酒杯,就是不希翼醉倒的那个人是冷云浩。

  这样奇怪的心理,她并不知道原因。这算是为了报恩吗?他之前搭救过自己,那么这一次也算是自己搭救他吧。她心里这样想着,也算是找到了一点安慰。她微笑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梅晓媛,你是个漂亮的女人,你一定要活的漂亮。

  带她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人已经都离开了。那种孤独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原来并没有人记得她还留在这里。她拖着沉重的脚步朝门口走去,该是曲终人散的时候了,那么她就应该从这个地方彻底的消失。

  没有星星的夜空,整个世界都陷入到沉寂。她的心底不是没有痛,作为一个女人,她是没有必要这样辛苦的。她原本可以蜷缩在屋子里,像大多数女人一样,看看偶像剧,然后去商场购物会友。

  在大门口,她看到了冷云浩的坐骑,那辆宝蓝色的宾利车并不是很耀眼,但是在她心里,却是有一道独特的光辉。她朝那辆车走去,步伐凌乱,头开始昏昏沉沉的疼痛。整个世界都在跟她说,这是她自作自受。

  “冷总,麻烦带我一程好吗?我喝多了,快不行了。”她拍了拍车窗,冷云浩摇下车窗,就看到这个女人斜歪着身子用力拉着车门。他是看出来了,梅晓媛已经喝多了。当然他现在出现在这里,也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席间看到这个女人如此卖力,他是有几分刮目相看的。毕竟像梅晓媛这样能够喝酒的女人确实是不多见。很多时候,他能够感知到这个女人刻意为自己挡酒,将所有人的酒杯都揽到了自己的名下。他虽有不解,但是也没有多想。

  他在这里等候,并不是为了专程送梅晓媛回家,这不是他一个总裁应该去做的事情。他待会要去苏洛颜那里,算是顺道将梅晓媛带过去吧。所以,看到梅晓媛来的时候,他打开了车门。杰森还坐在车里,看到已经有了醉态的梅晓媛,他什么表情都没有。

  梅晓媛一头钻进车里,在冷云浩的身旁坐下,按道理她应该是坐到前排,毕竟她现在只是天翔一个助理的身份。她不是不清楚吧,只是在这个时候不愿意去计较那么多的东西了。她在冷云浩的身旁坐下,然后整个身子仰靠在椅背上,显出十分疲惫的样子。

  车子启动,平稳的在柏油马路上行驶。冷云浩的心很平静,他答应了苏洛颜,每天下班之后一定要去看望她一会儿。一想到那个女人如同猫一样的眼睛,心里就只剩下温暖的热流。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温暖他的,只有他最在乎的苏洛颜。

  约莫行驶了十分钟而已,梅晓媛的脑袋已经靠在了冷云浩的肩头,他身子挪动了一下,想要避开梅晓媛的依靠,可是那个女人竟然整个人都贴了过来,她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脑袋在他的肩膀上寻找着舒服的姿势。

  这个时候的梅晓媛,并没有醉的一塌糊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突然很想依靠一下这个男人。淡淡的古龙香水睡到在鼻尖萦绕着,她不由自主的就挽住了他的臂膀,而后脑袋在他的肩头找到了安稳的位置。

  可是,她挽住的那只胳膊一直都在抗拒,她想要依靠的肩膀也并不是很乐意。她知道这个男人在拒绝。但是那一刻,她只是想要抓住他的胳膊,害怕自己一个人就被这样抛弃了。她闭着眼睛,就如同睡着了一般,冷云浩最终只能够无奈的放弃挣扎。

  他是嫌弃的,这个世界上除了苏洛颜之外,他不能够接受其他女人的靠近。他知道梅晓媛是个漂亮的女人,但是女人只是有漂亮的容颜并没有任何的意义。他已经过了那种纯粹靠视觉才能够触动的年纪。心底已经有了那个女人的痕迹,就再也容不下任何女人的足迹。

  借来的肩膀,早晚都是要还回去的,就算你多么的贪恋,就算你是多么的不舍的,早晚你都要还回去。因为那个肩膀不是你的。那一段路,梅晓媛多么希翼能够一直延续下去,那么她还能够在自己借来的肩膀上,继续找到一点温情。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尽管她还微闭着眼睛,但是车子停靠下来的时候,她依靠的那只肩膀,毫不留情的将她推了出去。杰森早就看出了冷云浩的尴尬,还有他那张阴沉着的脸。他不喜欢被人如此的靠近,不愿意跟除了苏洛颜以外的女人有太多亲密的行动。

  杰森停靠好车之后,就打开了后车门,然后扶着梅晓媛下车。她假装自己如梦初醒一般,睁着惶恐的眼睛看着周遭的一切。那个优秀的如同撒旦的男人还是坐在那里,只是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她忍不住去想,如果这个时候是苏洛颜醉倒在他的身边,那么冷云浩会怎么做呢?想到这里的时候她忍不住冷笑了,如果苏洛颜在他的身边,他恐怕连让她触碰酒杯的机会都不会给吧。

  所以,在这个时候,她就算是有不甘心,也只能够收敛住自己的心情。梅晓媛没有继续在这里逗留,她只是歉意的笑了笑,而后努力站稳自己的脚后跟。在男人面前,她没有必要让自己显出一副柔弱的地步。可怜和心疼,虽然有时候的表现形式都是一样的,但是两者毕竟是不同的。

  “哦,已经到了啊,刚才我睡着了吗?”她假装失忆的笑了笑,这话像是说给冷云浩听,但是最多的可能却是说给自己听。她是个优秀的女人,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一个优秀的女人没有必要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失落。

  她走了,拎着自己的小包,深一脚浅一脚的朝那个所谓的家走去。在这个孤独的城市里,她是没有家的,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一个人孤独的背影。泪水还是夺眶而出,这样的心酸自始至终都没有人能够理解。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城市奋斗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的目的是什么。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累,想要找一个港湾依靠,想要蜷缩在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世界里。但是世界这么大,到底哪里才有属于自己的家?打开那扇属于她的家门,屋子里漆黑一片,她没有开灯,脱掉高跟鞋,然后赤脚在黑暗中行走。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让黑暗包围着自己。

  这样的孤独,永远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她多么想要找个人打破孤独。可是,她找不到那个人的存在。从她懂事开始,她就是在不同的地方行走,越是害怕孤独,越是特立独行。她掩藏着自己骨子里渴望温暖的本性,欺骗了自己,也欺骗了所有人。

  是她的演技太高,还是没有人愿意花心思看穿她?她原本以为方逸尘会是自己的归宿,但是时间会改变一个人,当那个男人变得面目全非的时候,除了曾经的记忆之外,她不知道还能够相信什么?他应该是不爱自己了吧,只是想要好好的利用自己一把。

  这一点,梅晓媛是清楚的,她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她那么优秀的女人,原本应该得到最好的爱情。只是世事弄人,她付出了那么多,最终却只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她蜷缩在黑暗中冷笑,泪水顺着眼角不停的滑落。

  这座城市,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冷云浩的专属。似乎只有那个男人在身边的时候,她才能够感受到一点生活的气息。可是,这个男人竟然喜欢苏洛颜那个践人,她完全不能够理解。为什么每个优秀的男人都不能脱离这样的厄运?

  她很不甘心,自己到底是哪一点不如苏洛颜,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无论是学识还是涵养,那个女人远远都不如自己。可是偏偏她能够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而她费尽心思,耗费那么多的努力,到头来一直都只是白搭。

  得不到,那么就毁灭吧。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方式。既然她错过了方逸尘,那么她一定不会让苏洛颜再次得到冷云浩的。就算是她不喜欢这个男人,她也要彻底的毁灭这个男人。她要让苏洛颜泪眼汪汪,要让那个女人也体验一下自己今天的痛苦。

  冷云浩,也许你还没有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本性,这些都不怪你,大家都是同一类人,本来就应该惺惺相惜的。你不愿意睁大眼睛,那么就让我把真相展现在你的面前吧。只要你看清楚了这个女人的本性,我想你一定不会再跟她在一起了。

  沈玉卿在冷云浩的生活中角色已经开始淡化出去,作为母亲,她已经无法掌控自己的儿子。天翔的事业她鲜少插手,这是冷云浩的功绩,她不得不为之骄傲。她的儿子做到了许多她不能企及的事情。

  只是,对于冷云浩的私生活,她是不满意的。冷云浩抚养着苏洛颜的儿子,她心里为这个事情十分的担忧,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当那个孩子长大之后,总会引来许多的纠纷。冷云浩一意孤行,沉溺在苏洛颜的世界里。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

  她不是没有告诫过冷云浩,一个男人应该把目光集中在事业中,而不是为了儿女情长。只要他愿意,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女人都会趋之若鹜的来找他。那么他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情选择自己想要的。她宁愿冷云浩找一个普通的女人,但那个人绝对不是苏洛颜。

  苏洛颜没有离婚,她是方逸尘的妻子,这样的事情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就算是她解除了婚约,那么外人也会认为天翔吞并方氏集团是因为冷云浩看上了方家的儿媳妇。这样的名誉是不光彩的,沈玉卿作为冷家的长辈,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冷云浩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到冷宅了,她想要告诫冷云浩的话,他从来都是充耳不闻,他就如同任性的孩子一样,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苏洛颜的身上。可是,两个人在一起并不能仅仅因为是爱情。苏洛颜的身份是不适合做冷家的儿媳妇。

  她来企业视察,这原本就在计划之中。自从将天翔集团的所有权交给了冷云浩之后,沈玉卿就算是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无论她当年多么的叱咤风云,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的天下,是年轻人的世界,何况,冷云浩那么优秀,足以撑起这片天空。她到天翔来,是为了找冷云浩,劝慰他要远离苏洛颜。因为作为一个母亲,她不容许任何闲言碎语出现在冷家的门扉上。

  尤其是最近,当她听闻到一些关于冷云浩的闲话时,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继续坐以待毙了。冷云浩是决性子,她不能什么事情都由着他一个人做主。只要他娶的那个女人不是苏洛颜,他喜欢在外面怎么玩,她都不会搭理。

  “夫人,总裁出去办事了,您要不先在办公室坐一会儿吧。”这是杰森的声音,冷云浩这天早上并没有来企业,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梅晓媛坐在办公室里,听到杰森的声音,她坐在靠门的位置,看到一个中年妇女尤雅的站在那里。

  “那你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有事情找他。我在办公室里等一会儿。”沈玉卿并没有说什么,富家子弟的奢靡生活,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也是清楚的。只是想到冷云浩若是跟苏洛颜在一起,她心里就有些难受了。

  杰森出去之后,沈玉卿就进了冷云浩的办公室。她在沙发上坐定,翻弄着杂志。却一直都是眉头紧锁着,这样的母子关系,她并不是很喜欢。以前的冷云浩是听话的,当她看重苏若琳的时候,他便听话的娶了那个女人。可是后来,后来他的倔性子就暴露出来了。

  “夫人,您喝茶。”就在沈玉卿还在为这件事情生气的时候,眼前便出现一个端庄秀丽的女人形象。梅晓媛一套淡粉色的套裙,米白色的包跟鞋包裹住玲珑有致的小脚,淡淡的妆容映入到她的眼睑里。

  沈玉卿好不含蓄的打量着梅晓媛,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只是觉得眼前一亮。这女人不只是漂亮,身上透露出来的那股子高端大气的气质,绝非等闲之辈。这种欣赏,让她心里忍不住一动。

  “你是新来的?”沈玉卿忍不住问道。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梅晓媛,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并不少见,但是一个美丽而有修养的女人,却是很少会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她鲜少关注冷云浩的生活,因此不知道冷云浩的身边何时出现这样一个女子。

  “嗯,是的。我已经到这里快两个月了。现在担任总裁助理的工作。”梅晓媛微笑着答道。刚才并没有人叫她进来端茶倒水,但是她还是主动的出现在这里了。至于动机吗?她想自己心里是清楚的,但并不想挑明。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有见过你。你以前是在哪里工作?”沈玉卿端起茶杯,轻轻的吹弄着茶叶,然后淡淡的问道。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