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她想抢,但是胜算不大

她想抢,但是胜算不大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999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29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没有见过你。你以前是在哪里工作?”沈玉卿端起茶杯,轻轻的吹弄着茶叶,然后淡淡的问道。她很喜欢梅晓媛,第一印象十分的不错,这个女人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人。

  “我在美国出生,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英国工作。也是前段时间才回国,之前也是从事国际贸易的。”梅晓媛回答了沈玉卿的问题,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整个人在沈玉卿的心里,顿时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哦,原来是这样,不错。”沈玉卿不由自主的夸奖了几句。这样一个女人,自然是经历了许多,她毫不掩饰自己对梅晓媛的喜欢。只是,她不知道,冷云浩对这个女人现在到底是怎样的态度。接下来,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多是跟梅晓媛的经历有关,梅晓媛发现,沈玉卿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至少她能够感受到这个中年女人对自己的喜欢。

  “上次企业的周年庆活动,我怎么没有看到你?那时候你还没有来企业吗?”沈玉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她跟梅晓媛聊的很开心,这个女孩子很聪明,回答问题都懂得分寸。她索性将冷云浩的事情放到了一边,继续与梅晓媛交流。

  “那时候我见过您了,您跟总裁一起出席的。不过那时候我忙着会场的事情,所以您没有看到我也是正常的。”梅晓媛微笑着回答,很久她已经没有与人这样交流了。在天翔集团里,她就是一个怪物,得不到所有人的喜欢。

  她听闻过沈玉卿的事情,她是天翔的一个奇迹,丈夫过早的去世之后,她一个弱女子独自撑起一个家庭,而且还把天翔经营的头头是道。若不是冷云浩成年,她恐怕会一直在天翔呆下去。这里的老员工,对这位夫人存在着深厚的感情。

  两个人说着话的时候,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就推开了。冷云浩收到杰森的电话时,他正在苏洛颜房间的沙发上睡的正酣,仿佛那个地方才能够让他找到安稳。他是恋上了那张沙发,林曦时常的调侃着他。

  当他听闻沈玉卿出现在天祥集团,而且点名要见他,现在还在他的办公室等候着的时候,冷云浩的心情就有了一些抑郁。他当然知道沈玉卿要说的是什么。作为一个母亲,她是过于关注他的私生活了。他现在已经是年过三十岁的成熟男人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毛头小子。可沈玉卿对他还是不够放心。

  他想,一个女人年老之后,可能更多的就是没有安全感,不是都说儿媳跟婆婆之间的战争就是一个关乎男人的争夺战吗?让一个女人把自己亲生的孩子转交到另外一个女人的手里,这原本就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

  他知道沈玉卿在乎的是什么,这段时间他是有些高调了,牵着苏洛颜的手出入各个地方,虽然所有的娱乐杂志都已经被他花钱买通了,但是坊间总会有些闲言碎语流传着。沈玉卿又是那么好面子的人,听到那些话,当然不足为奇。

  “妈,您怎么来了?”冷云浩出现的时候,梅晓媛识趣的选择了离开,她歉意的冲沈玉卿笑了笑,而后就退了出去。这个空间,原本就不属于她,但是她很庆幸刚才自己有那么一段时间与沈玉卿相处。

  她没有在这里继续逗留,而是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就算是那方空间她已经不满足了。但心里已经被另外一种感觉充斥进来。她见到了沈玉卿,这个女人是冷云浩的母亲,而且这个女人很喜欢自己。不管这意味着什么,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新的跳板。

  苏洛颜,你抢走了方逸尘,让我得不到真爱。那么这一次,我也要让你尝试一下我的痛苦。你不是说你很爱冷云浩吗?那么就让我来验证一下,这个男人对你的爱到底有多浓厚?她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这样说着。心情突然就变得轻松了起来。

  她要*冷云浩,这是多么荒唐而大胆的做法,可是,她就是觉得很开心。唯一能够报复那个女人的方式,就是她在乎的东西一点点失去。她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到头来终于要让那个女人一点点的领悟,这应该不算是很狠的做法吧。

  “洛颜吗?晚上有没有时间,大家一起吃饭啊。”十分钟之后,梅晓媛将电话打到了苏洛颜那里。两个人应该有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吧,很多东西,就算是没有挑破,但是大家都是聪明人,也早晚都会心知肚明的。所以,梅晓媛好不含蓄的想要约见苏洛颜。

  她知道,自己想要成功的*冷云浩,最大的关键点就在苏洛颜那里。只有这个女人知道冷云浩的喜好,只有这个女人能够进入到冷云浩的心里。那么她就要从苏洛颜的身上下手,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对于梅晓媛的邀请,苏洛颜是诧异的。不知道是因为林曦的灌输,还是因为她内心里的敏感,她渐渐的觉得梅晓媛不是那么的单纯。她对两个人之间的那段友谊开始有了重新的界定。但是只要梅晓媛不主动挑破,她是不会说什么的。

  之前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梅晓媛对冷云浩的动机,但是那个男人似乎一直以来都不为之所动。冷云浩每天都会来这里陪伴她。就算是睡沙发,也睡的是那么的心安理得。作为一个女人,她已经感到了知足。她很喜欢冷云浩,比任何人都喜欢。

  所以,当梅晓媛邀请她一起共进晚餐的时候,她告诫自己不能那么敏感多疑了,那个男人是爱自己的,她要相信自己的感觉。而梅晓媛是有自己的所爱的,她对冷云浩的反应,不过是一个助理的本能罢了。

  “好啊,那你下班了之后我来找你。”苏洛颜自己想通了之后,便觉得心里舒坦了一些。友情来之不易,就如同爱情一样。她现在拥有爱情又能够兼顾到友情,她应该感到知足才是。所以,她没有再去想东想西的。她只是想要凭借自己的感觉,抓住属于自己的东西,对于其他的,那都是过眼烟云。

  等梅晓媛下班之后,苏洛颜已经在梅晓媛之前所说的西餐厅等候了,两个人见面,梅晓媛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她微笑着朝苏洛颜走来,而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就如同许久未曾见面的老朋友一样。

  “洛颜,好久没有见到你,你又变漂亮了,快老实交代,是不是已经恋爱了?”她假装这样问道,明明知道苏洛颜与冷云浩两个人已经坠入到爱河里了。还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这副无辜的样子,是能够欺骗到苏洛颜的。

  “哪里有啊,我都没有你漂亮。你今天约我,是不是有好事要告诉我啊?”苏洛颜想要掩饰住自己的幸福,可是很多幸福自然发生,不是你想掩饰就能够掩饰起来的。她很想告诉梅晓媛,她跟冷云浩在一起特别的幸福。可是这样的情愫,她能够告知林曦,却没有一点冲动想要诉说给梅晓媛听。

  “我能有什么好事,还不是每天上班,忙碌的很。还要面对一群恶毒的小人的嘴脸。不过洛颜,我觉得你跟冷总真的很般配哦。他对你那么好,你们一定会幸福的。”梅晓媛露出温暖的笑容来,仿佛她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一样。

  苏洛颜的脸成了一片绯红,不知道为什么在梅晓媛的面前,她有些不敢承认自己的爱一样。她跟冷云浩的爱情并不是见不得人。可她没有一种冲动想要袒露自己的心情。她知道冷云浩是个很优秀的人,可是,那个男人只是专属于自己,不是吗?

  “对了,上次我给你发短信,本来想让你陪我去买花卉的,结果我在你的楼下,看到你跟他正在那个啊。幸亏我闪的快。”梅晓媛一脸神秘的说道。这一次苏洛颜的脸更加的羞红了。那一次的拥吻,一直都她记忆犹新。

  “那过几天我陪你去买。上次真是不好意思。”苏洛颜害羞的说道。她没有继续沉溺在这个话题里。很想岔开梅晓媛的话,但是这个女人还是把焦点集中在这个上面。

  “对了,洛颜,你跟冷总什么时候结婚?既然你们那么相爱,我觉得还是早点结婚的好。到时候你可要请我去当伴娘,我也要去沾沾你的喜气。”梅晓媛肆无忌惮的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结婚,应该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庄重的承诺吧,也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归宿。

  她还没有考虑到结婚的事情,但是如果能够嫁给冷云浩,那将是一件最完美的事情。她心底不是没有期待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既然没有到来。她只能够期待。冷云浩只是说,她想要得到的,一定会来到的。可是,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能够到来呢?

  “还早着呢,现在大家两个人都没有准备好。等大家准备好了,我一定告诉你。”苏洛颜一脸甜蜜,对于未来的事情,她只能够一直幸福的希冀着,希翼自己会是那个最幸福的天使,能够逞心如意的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

  “洛颜,我问你一个小秘密啊,冷总喜欢喝咖啡吗?我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工作的时候,我给他倒的咖啡他从来都不喝。是不是他对咖啡过敏啊?”梅晓媛故意问道。她很想从苏洛颜那里得知冷云浩的事情。

  对于这些生活的小细节,苏洛颜并不知道,她跟冷云浩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这个男人是什么都不挑剔的。她可以把吃剩下来的面条扔给他,他也会好不嫌弃的全部都吃掉。至于说道咖啡,她还真的是没有一点印象。

  她只是知道,这个男人不怎么喜欢吃甜食,每一次她把冰激凌塞到他嘴里的时候,他脸上都会显出一点嫌弃的表情。甜食真的有那么难吃吗?她一点都不能理解一个不能吃甜的人的痛苦,她喜欢吃所有的甜品,觉得那是世间最幸福的味道。

  “他不喜欢吃甜,应该不放糖就可以吧。”苏洛颜估摸着回答,她在内心里小小的责怪了自己一把,对于这样一个男人,她真是忽视了好多的东西。她并不知道他喜欢的口味,不知道喜欢的品牌。不知道他除了不喜欢吃甜品之外,到底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她不知道他的爱好,不知道他除了工作之外,还喜欢做什么事情。她不知道他不开心的时候会去做什么,不知道他疼痛的时候是节九肖吹还是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泣。

  她的心情就在这一刻莫名的变得有些昏暗了,原来爱一个人,是应该从细节上给予他关注的。她觉得自己远远对冷云浩关注的不够。甚至连他身边的一个助理都不如。她只是贪恋着属于他的温暖,因为一个人总是会觉得孤单的凄冷。

  那么这样的爱应该算是自私的吧,她不知道冷云浩为什么要如此的包容自己,但是她心里明白,那是因为他爱她,所以他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他会包容她所有的缺点,会宽恕她所有的小任性。

  这个时候,她心里是充满了感动的。她感受到那个男人对自己的爱是那么的浓烈,而她竟然这样的不懂事。她很想很想此刻能够在冷云浩的身边,什么也不做,只是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不会甜言蜜语,什么都不会,这样的笨女人,他不该爱的这样热烈。

  还没有吃完饭苏洛颜就接到了冷云浩的电话,他已经到了公寓楼下,不知道她到底是去了哪里。听到那头传来男人温暖的声音,苏洛颜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彩。而这样的幸福,对于一个不幸福的女人来说,是最大的刺激。

  梅晓媛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观点,她一定要报复眼前这个女人,只要让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这样的痛苦才能够让苏洛颜刻骨铭心。她只是要深深的隐藏,要学会把所有的心情都放在自己的心里,不让任何人知晓。

  “看来冷总真的好关心你啊,洛颜,我真是羡慕你。你一定会很幸福的。”梅晓媛这么说的时候,苏洛颜便愈加的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幸福的*儿了。好像都是如此吧,当幸福被自己感知,又被别人羡慕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那个人。

  两个人吃罢饭,苏洛颜的心早就飞到了冷云浩的身边,梅晓媛看穿了她的心思,因此就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拦了的士便朝回家的路走去。梅晓媛先下车,然后苏洛颜就在路口的位置看到了翘首以盼的男人。

  如果说古时候的望夫石是让人感动的,那么今天这样的一个男人站在灯下,该用怎样的名号来称呼他呢?她在脑海里想了一下,望妻石吗?好像这样不对吧,她不是他的妻子,他在这里等待,也只是为了见她一面罢了。

  那些文绉绉的东西,终究是不属于苏洛颜的。她一把拉开车门,如同小鸟一样朝冷云浩飞奔而去。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娇小的女人已经扑进了她的怀里。这一刻,她只是想要投入到他的怀抱里,感受来自他的温暖。

  “喂,小姐,的士费还没有给呢?”那的士停靠在路边按着喇叭叫嚣道。苏洛颜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囧态,想着自己刚才奋不顾身的飞奔,被另外一个陌生人尽收眼底,她的脸瞬间就羞红了。冷云浩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揽着她的纤腰朝的士走去,然后以给了一张红大头。他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不管别人露出什么样的目光,那些东西对于他而言,都是没有意义的。这世间,唯一能够牵动他心情的,只有苏洛颜。

  “出去吃饭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害我好担心。”他再次将苏洛颜涌入怀里,炽热的吻落在她的额头。她是那么的美好,每一次被*纠缠的时候,他只能够继续压抑。她不想轻易就破坏彼此之间的美好,这是他最真实的心情。

  “干嘛要跟你说,不就是去吃个饭吗?你还大惊小怪。”苏洛颜在他的怀里撒着娇嗔怪。但是听到有一个人这样跟你说着担心的话语,她的心里充满了甜蜜。天暗了不要紧,全世界的门都关闭了也不要紧,只要这个男人在自己的身边,她就能够感知到这种幸福的感觉在心底油生。

  他没有继续问,只是拥着苏洛颜朝那间公寓走去,就算是继续睡在沙发上,他也是那么的乐意。白天里沈玉卿说的话,还是在他的耳旁回响。他知道自己想要跟苏洛颜在一起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可是,要他放弃他会更加的做不到。他爱这个女人,那么她便是他活下去的全部动力。

  他知道自己不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他想要娶苏洛颜,现在就无法跨越方逸尘这道障碍。他更是知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苏洛颜早晚都要面对那些事情,只是,他希翼这一切都能够来的慢一点。这样他还有足够多的时间,让这个女人沉浸在自己营造的幸福之中。

  梅晓媛的心情是低落的,她习惯了不开灯一个人在黑暗中保持清醒,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能够听到自己内心最清晰的声音。她不会再去爱上任何人了,她也不会让她爱的的人还爱着别人,就算是毒辣,就算是恶毒,她已经走上了这一步路,那么就不会回头。

  她要抢夺冷云浩,知道胜算不大,可是她还是要一意孤行。两个人在一起,有时候无关爱情,她明白这个道理,就要付诸实践。她没有那么的期待新一天的来临,每一天对于她来说,都只是昨天的重复。

  已经很久没有去看望方逸尘了,似乎那个男人的痕迹已经从自己的世界里淡化了。她没有像从前一样想着那个男人无法入眠。当你终于知道,你爱的那个人根本就不爱你了,你才发现,支撑你继续爱他的,一直都是你的自以为是。

  她自以为是那个男人如自己一样爱着自己,他自以为是的认为那个男人不是在利用自己,她自以为是的认为方逸尘已经不爱苏洛颜了,她自以为是的认为那个男人是想要跟自己有一个美好的结局。那都是一个梦,只是梦醒了,她就不会再继续相信。

  她靠着一份回忆支撑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觉得累到了不行。还能说什么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就是觉得疲惫。更多的还是不甘心而已。你想要得到,深处谁那么努力,到最后一却发现,你想要抓住的,只是空气而已。

  日复一日的上班生活,磨灭的是一个人对于生活的激情。她许久都找不到那种奋斗和燃烧的激情了。因为这一切都是没有动力的。她和冷云浩之间,始终都隔着一道屏障。那个男人知道她所有的动机,虽然从来都没有加以阻拦,但是他不容易她靠近属于他的范围内,她就算是有别的念想,也只能是远远的观望。

  都说,山不过来的时候,你就要过去。那么现在冷云浩要关闭所有的房门,她就要在门口继续等待吗?她想如果继续等待,那么自己就要错失所有的一切,她不能等到冷云浩与苏洛颜结婚的那一天,因为那个女人不配得到这样的幸福。

  她会去敲门,那么多扇门,总有一扇是属于她的。那么只要她足够坚定,就一定能够撬开属于自己的幸福。冷云浩,我知道我并不爱你,但是我不能让你爱上苏洛颜。我没有办法来报复这个女人,只能用这样一种残忍的方式。

  “冷总,这是您的咖啡。”当梅晓媛端着一杯咖啡出现在冷云浩的办公室的时候,男人并没有抬头看她一眼。他始终都是忙碌的,尤其是工作的时候,全身心的投入,让人看到的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形象。

  她在那里站立了片刻,冷云浩端起咖啡,只是喝了一口,猛的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就蹙起了眉头。那口咖啡他没有吞咽进去,而是径直又吐在了咖啡杯里。梅晓媛有些惊愕,这杯咖啡是她精心调制的,并没有加糖。

  就算是有点苦涩,可是融合了牛奶的丝滑,一点都感受不到原汁原味的苦,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咖啡香气,而眼前的男人却是一脸的怒火。

  “你难道不知道我和咖啡的习惯吗?”他突然厉声喝道。刚才还是一个认真的工编辑,现在却是一副刁蛮的样子。梅晓媛有些尴尬,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以前给冷云浩送咖啡的事情一直都不是她做的。她主动请缨,不过是怀揣着另外一个目的罢了。

  “对不起,我只是知道总裁不喜甜品,所以就没有放糖,但是里面有牛奶。”梅晓媛小声的辩解着,她就是突然觉得有些委屈。这个男人在苏洛颜面前可以那么的温和,可是面对自己的时候,始终都是冷淡无情的样子。

  她就算只是天祥集团的一个小助理,可她也是一个极有自尊心的女人。她已经投其所好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是勃然大怒。

  办公室里传来的呵斥声,让杰森听到了。他立即就出现在这里,进入房门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冷云浩面前的那杯咖啡。他只是蹙了蹙眉头,而后马上出去换了一杯咖啡进来。他使了个颜色,梅晓媛就带着委屈和不甘心出去了。

  “总裁喝咖啡放糖不放牛奶的,你以后记住就是了。”这是杰森告诉梅晓媛的。当她还在为刚才发生的事情绝对委屈的时候,杰森一句话,让她彻底无语了。那个男人不是不喜欢甜品吗?为什么偏偏咖啡里要放糖?

  这个事情,是没有人会告诉梅晓媛的。冷云浩是不喜欢甜品,可是偏偏苏洛颜对甜品情有独钟。为了迁就那个女人,他改变了自己所有的习惯,开始习惯自己并不喜欢的甜品。就算是咖啡,他以前喜欢牛奶糖什么都不放,只是品尝那份苦涩。

  可是现在,他觉得幸福的味道就应该是甜的,他的咖啡里总是要放一大勺糖,这是让他时刻想起苏洛颜的唯一方式。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愿意改变这么多的东西,就算是不能被旁人理解,但是也应该得到敬重。

  于是,可想而知,本来想要得到冷云浩青睐的梅晓媛,这一次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没有想到冷云浩的性格竟然会古怪到这种地步,不吃甜品就应该坚持下去啊,为什么偏偏养成了这样怪癖的嗜好。

  她是不能够理解冷云浩的方式,所以当那个男人再次冷落她的时候,她倒是习以为常的接受了。没过几天,杰森跟冷云浩一起去美国出差,临走的时候,对于工作的交接也都是杰森跟梅晓媛安排的。

  她本来在这类就如同一个摆设一样,至于说道工作,那么就是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等候着随时召唤,她就是天祥集团的一个花瓶,就是一个在酒桌上取悦大众的玩物罢了。但是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是一只凤凰,永远不是一只孔雀。

  梅晓媛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机会到冷宅去拜访沈玉卿,接到沈玉卿的电话时,她有些受*若惊。这样的待遇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她知道沈玉卿对自己有几分喜欢,但是她搞不定冷云浩,搞定这个老夫人又有什么意义?

  “沈夫人,好的,我马上就过去。”梅晓媛挂断那个电话的时候,心里的感觉特别的复杂。她不知道沈玉卿这次专门召见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与沈玉卿见面不过两次,彼此交谈也只是限于一点平常的琐碎事情。

  但是现在沈玉卿要她去冷宅见她,她心里就开始打鼓了。是因为她*冷云浩的事情败露了吗?还是说自己在这里上班却是无所事事,被企业的有心人告知了沈玉卿?总之,她不能够平伏自己的心情。

  可既然沈玉卿要见她,她当然得听从安排,反正她在企业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现在冷云浩跟杰森去了美国,她更是没有人能够约束到自己了。于是便早早的下班,去买了一点营养品,朝沈玉卿所说的地方而去。

  冷宅的奢华,是梅晓媛能够想得到的。像冷云浩这样撒旦一样的男人,自然是拥有一套高档大气上档次的别墅的。再次见到沈玉卿,她褪去了那些浮华,穿着家居服,就如同是邻家的老太太一样。

  “小媛,快进来吧。没有打扰你工作吧?我就是闲着没事,突然给你打个电话,想让你过来陪我去挑选一套沙发套。你来帮我看看,该配怎样一副沙发套才合适?”沈玉卿这个借口找的极为得当。

  在她看来,梅晓媛是一个有修养的女人,那么她必定是有独特的眼光。梅晓媛跟在沈玉卿的身后进了冷宅,这是一栋古朴的宅子,屋子里的陈设低调而奢华。她对于家居装饰是有自己的一套独特见解,但是她也能够看得出来,沈玉卿找自己,绝对不是为了购买沙发套这样的小事情。

  “伯母,这个我还真是没什么建议,我觉得只要是您喜欢的就行,沙发套也只是装饰作用而已。这套深褐色的沙发,配上宝蓝色的沙发套,已经很好看了。既凸显出沙发的品质,又与房屋里其他的陈设相得益彰。”

  梅晓媛缓缓的说道,而沈玉卿的脸上则是满意的笑容。她对梅晓媛的回答十分的满意,并不是专程为了让着女人陪自己挑选沙发套。她知道冷云浩出差去了。而自己对梅晓媛着实十分的满意,于是私下里想要寻一个借口将梅晓媛约过来聊一聊。

  这个时候的沈玉卿只是一个母亲的角色,她只是要为冷家着想。冷云浩可以不顾及到颜面,但是她做不到。冷家不能够没有儿媳妇,她现在岁数大了,早晚有一天要离开这里。她不能让冷云浩继续跟苏洛颜纠缠下去。

  “对了,小媛,云浩去美国出差,你怎么没有跟着一起去啊?”沈玉卿漫不经心的问道。现在梅晓媛是天祥集团的助理,是离冷云浩最近的女人,只要这个女人愿意,总是可以向冷云浩发送一些*的信号的。

  她是在企业里呆过很长时的人,自然是明白办公室的那套学问。她喜欢梅晓媛,心里对这个女人十分的满意。就想要探听一下梅晓媛对冷云浩的评价,如果这个女人对冷云浩有意,那么她这个做母亲的,可是在中间帮忙撮合一下。

  “美国企业那边的业务我之前没有参与,所以也不是很熟悉。何况企业这边也是需要人帮忙打理的。杰森到底是个男孩子,跟着总裁出去也方便一些。”梅晓媛回答的很有分寸。冷云浩不带她出去,这件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

  她知道那个男人对自己一直都存在戒备心理,所以,她想要靠近冷云浩,这是需要很大的努力的。杰森的地位,在企业里是没有人能够撼动的。她不想去做无谓的努力。现在沈玉卿喜欢自己,她只是想要靠近这个女人,或许,这将是她达成自己目的的一枚最佳棋子。

  “小媛有男朋友了吗?你条件这么优秀,家里人对你的婚事有看法吗?”沈玉卿坐在沙发上细细的问道。这是一个母亲的口吻,也只是生活的一点私聊,没有人会介意到她要问些什么。所以,她这样说的时候,梅晓媛也没有觉得奇怪。

  “还没有呢,之前谈过一个男友,但是他跟别人跑了,这些年也遇到些人,终究都是有缘无分吧。我爸妈也很着急,可是婚姻的事情到底是急不得的。要是缘分来了,结婚也只是一下子的事情。”

  她说的很是轻巧,可是这样的话,让沈玉卿听了却十分的受用。她喜欢有人能够平易近人的跟她说说家常。人老了,心就完全回归到一个母亲的角色吧。在她这个年纪,最希翼的事情摸过去自己的子女都能够成家立业。

  “看来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心情啊,我也很是着急。云浩这孩子吧,懂事,可就是在感情上一直都不顺。都过了三十的年纪了,还是不想成家。我身体也不好,还指望着有生之年能够抱孙子的。”

  沈玉卿淡淡的说道,上次去天翔集团找冷云浩,当她把今日听到的一些闲言碎语说出来的时候,冷云浩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他仿佛就中了蛊一样,对苏洛颜完全的着了迷。就算是旁人说闲话,他也不当回事了。

  那个时候,她是失望的,她辛苦拉扯大的儿子,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走上一条平稳的道路,这让沈玉卿的心情着实有些凌乱。她很想让冷云浩早点成家,希翼他不要与苏洛颜继续纠缠下去了。这个男人已经被苏洛颜毁掉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继续越陷越深。

  “伯母,冷总是有分寸的人,您不要为他着急。何况,他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所爱,您只需要慢慢等待,过段时间,说不定冷总就要结婚生子了。您还这么年纪,身体这样硬朗,一定能够看着孙子长大的。”

  梅晓媛是有一张乖巧的嘴巴,所以她说的这些话,很能够讨沈玉卿的欢心。她现在越来越觉得梅晓媛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了。心里的天平便朝这边倾斜了一些。

  都是女人,何况又是母亲,她能够看得出来梅晓媛对于冷云浩的好感。可是,冷云浩的心却始终都在苏洛颜那里。她不是不喜欢苏洛颜,只是那个女人太复杂了。如果冷云浩跟她在一起,那么必然要承受太多的东西。

  作为一个母亲,她没有指望冷云浩将来有多大的作为,她只是希翼自己的儿子不要那么辛苦。只要有一份简单的感情,经营者一个简单的家庭,这些对于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当听到梅晓媛这么说的时候,她的心情就低落了下来。

  “哎,你不明白我做母亲的心情啊,我倒是没有希翼云浩能有一番作为,我只是希翼他跟平常人一样有一个简单的家庭。他的事情我不是不知道,他现在是走火入魔了,早晚都要受伤的。”

  沈玉卿说道这里的时候就叹了一口气,她不是没有萌发要去找苏洛颜的念想,可是,这样的做法并不会起任何作用。她见过冷云浩颓废的样子,不忍心自己亲手碾碎冷云浩的幸福。她只是渴望一切都能够顺其自然顺理成章的放缓下来。

  或者,就如同她心里所想的那样,梅晓媛能够出现在冷云浩的生命中,能够慢慢的代替苏洛颜在冷云浩心目中位置,能够转移冷云浩的注意力。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他们与生俱来都是带有征服性的动物,不会一直留恋在一个女人身上的。

  这是梅晓媛第一次听到沈玉卿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她是知道冷云浩与苏洛颜之间的事情。但是她并不看好这对恋人。那么就算是苏洛颜想要与冷云浩在一起,这样的爱情也是得不到祝福的。每一个丑小鸭想要嫁入到豪门里,这原本就是一个梦想。

  梅晓媛的心里突然就觉得释然了,她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胜过了苏洛颜……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