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他熟悉的怀抱

他熟悉的怀抱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38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31

  

  梅晓媛的心里突然就觉得释然了,她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胜过了苏洛颜。她出生高贵,从小经历颇多,有高学历,有漂亮的容颜,身上的贵族气质,能够让她轻易得到上层社会的认可。

  而苏洛颜永远都是那只丑小鸭,丑小鸭与白天鹅的区别,不是丑小鸭一直不够努力,而是她生来就是鸭子的本质。就算是她得到了冷云浩的爱,可是那又能够如何?沈玉卿不喜欢她,那么她就是没有资格走入到这个家庭来,这让人听起来,是多么的可笑而又残忍。

  梅晓媛再次看了一眼冷宅的装饰,这座古朴的宅子,确实是需要一个新女主人的存在了。她开始有些幻想了,如果她真的入驻到这里来,那么生活会是怎样呢?

  苏洛颜,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很幸福吗?只是你太贪心了,既然得到了方逸尘,就不该再去留恋冷云浩。不是所有的幸福都是你能够得到的。就像现在我能够看到的风景,永远跟你没有关系。你只能够寄人篱下,等待着那个所谓的王子给你施舍的爱情。想到这里的时候,梅晓媛的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人总是容易变得虚荣,就如现在的梅晓媛一样,她看到了自己梦境中期盼的一切,那种幸福的感觉在心底油生,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自己的归宿。遇到冷云浩,一切就像是一个梦境一样。那样完美的男子,原来也如自己一般痴情。

  他一定渴望爱情吧,可是又不能够如愿的得到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样的心情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吧。她躺在*上静静的想着那个男人。与冷云浩相识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起初对于这个男人只有痛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愤恨最终都烟消云散了。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种男人,你想要恨,却始终都恨不起来,你想要爱,却又是不能抑制。

  所以,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至少她遇到了那样一个优秀的男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她都不想这么轻易的放弃。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与方逸尘已经没有未来了。那个男人可能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只是她一直执迷不悟不愿意相信罢了。原来,她心里其实一直都是渴望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只是那种渴望也要遇到合适的人才能够继续下去,她没有遇到合适的人,所以一直对保持着等待的姿势。她以为自己等待的那个人只是方逸尘,以为自己喜欢的还是过去的那些东西。但当心底一直渴望的东西出现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的内心。

  脑海中浮现出冷云浩微笑的样子,原来他笑的时候也可以是那么的温暖。只是,他为什么一定要爱上苏洛颜呢?那个女人那么平凡,什么都不是,明明是配不上他。他的母亲是不喜欢那样一个女人的,可他偏偏要这样坚持。

  对于一个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女人,却得到了自己一直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梅晓媛不想这么轻易的放手,因为她做不到。不甘心驱使她要抢到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不是没有经历过爱情,不是没有领悟过爱情的甜蜜。

  这个年纪,已经不年轻了,不再像是小姑娘一样,看到心爱的人会害羞到脸红。她那么急切的想要抓住属于自己的一切,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找到一点安全感。这样,在未来前行的路上,她能够仰望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个男人,仿佛一生都是为了他守候一样。

  她开始想象,只要能够跟冷云浩在一起,那么她就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冷宅了,那座象征着高贵和冷艳的地方,不是灰姑娘应该去的地方。她天生就是公主,就应该住在那样奢华的地方,享受着原本属于奢华的生活。

  她是虚荣了,她不得不虚荣。作为一个女人,她原本是相信爱情的,可是这么多年的等待还有无望,她开始对爱情产生了厌倦。她只是想要一个人对自己足够好,那样她就觉得温暖了。冷云浩是个极端的人,她似乎能够从他冰冷的外表看到他灼热的心。他定然是那种能够爱到疯狂的男人,这是她一直渴望的。

  她不想要小桥流水一样平静的生活,那样的平淡会磨灭一个人的激情,会让一个人最终选择放弃继续前行的动力。可是冷云浩,他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息,让人能够感受到阳光的美好,能够让人觉得活着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天色已经很晚了,夜幕上看不见星星。在这样一个夜晚,孤寂并没有减少许多。可是梅晓媛的心里,因为突然涌动起来的一股冲动,开始莫名的感动。她好想在这个时候能够看到冷云浩,哪怕只是从旁边看他一眼就好。

  原来,爱情真的是不分年纪的,就算是你现在已经到了三十岁,到了四十岁,当那个合适的人出现的时候,内心还是会涌动出小女人一样的情怀。她有些难以入眠,渴望着自己能够与冷云浩有一段完美的交集。渴望着自己能够成为那栋宅子的女主人。

  她渴望的东西,似乎是有点不切实际,她当然知道前行的路上有苏洛颜在那里阻拦者。可是那个女人这一生都不能嫁给冷云浩吧。她还是方逸尘的妻子,这个事实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方逸尘不愿意跟她离婚,那么这也算是好事吧。她开始嘲笑自己当初有多么的傻,她真的有勇气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生活吗?

  那个人已经完全不是当年的样子了,他没有了双腿,没有了生活的激情,甚至,连生活能力都没有了。作为一个女人,她想要的东西,那个男人都已经没有能力给她了。她还要守着这样残缺的生活干什么?是为了安慰自己的内心吗?她没有这样的必要啊。

  何况辜负她的本来就是方逸尘,如果他不是那么急不可耐的结婚,那么她可能还会继续等待。现在,等待没有意义了。她倒是觉得内心轻松了许多。这样不离婚也好,那么她还有机会可以靠近自己的目标。想到这一点,她突然得意的笑了。

  人都是这样吧,在适当的时候要学会自我安慰,这样才能够觉得生活其实没有那么多的痛苦。梅晓媛在夜空中看到了曙光,感觉到了阳光的温暖。这就是她渴望的一切,她没有觉得这不该是自己臆想的东西。

  失眠一直持续了很久,后来天色开始有些微亮的时候,她终于走进了梦境。只是梦境里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阴霾,她似乎看到了一张模糊的脸,带着阳光般的温暖,照射到她的心里。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很美妙。

  监狱里的方逸尘,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梅晓媛了,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每天都要关注报纸还有所有的资讯信息。他不会放过关于天翔的任何报道,不要错过冷云浩的任何信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过的关注一个人。

  尽管那个人是个男人,还是他心底最仇恨的人,但是他还是要保持关注度。内心里燃烧着仇恨的火苗,只是希翼那个撒旦一样的男人迅速的从巅峰跌落下来。他要亲眼看到那个男人惨败在自己的眼前,这是唯一能够支撑他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他的身体恢复的不错,但是切口还是因为护理不周最终发炎了。这些小事情他没有引起注意,最终还是导致了发烧住院。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只是不能够继续关注那个男人,成了他在医院的一种遗憾。

  梅晓媛好久没有来看他,他心底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那是他在监狱外面唯一能够掌控的一枚棋子了,如果那个女人也要抛弃他,那么他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会留在他的身边呢?他开始在心底里讨厌那个女人,觉得自己让那个女人靠近,简直都是一种错误的选择。

  可是,他还是想要见到梅晓媛,想要亲自问问那个女人,到底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他呢?她说的爱都是说说而已吧?他突然有一种被戏弄了的感觉。这些人都是这样吧,打着爱的名义靠近他,其实根本就不是爱。

  可是他已经没有爱的能力了,他现在需要的只是战友而不是伴侣。他不能让苏洛颜跟冷云浩走到一起去,这是绝对不可以发生的事情。他不能原谅自己让苏洛颜回到冷云浩的身边。这么多年,他努力经营,为的不就是让那个女人一生一世都守在自己的身旁吗?

  可是,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到这样的地步?为什么他想要掌控的东西总是那么的容易流失?在病*上躺着的方逸尘,一直都处于发烧的状态。他的情况不是很妙。并不想见任何人,只是脑子里不停的回放着苏洛颜的影子。

  那个女人也有笑靥如花的时候,但是更多的时候只是呈现出冷冰冰的模样。他很想要弄懂,她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对自己笑一笑?他不比冷云浩差什么,她想要的东西他都能够给予,他给了她那么多爱,她不是没有感觉到,为什么就是不能够对他笑一笑。

  这个时候,他显出异常脆弱的一面,只是渴望着那个女人能够对自己笑一笑。这样简单的想法,在某些时候都是豪侈的。但是,他只是这样想了想而已。有泪水从眼角滑落。在这个时候,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自己的内心。

  他是爱苏洛颜的,一直都很爱那个女人,他想要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以她。只是希翼那个女人能够开心一点。他能够接受她心底爱的那个人是冷云浩,但是他就是不能够接受苏洛颜要抛弃他跟冷云浩在一起。他活下去的理由很简单,只是因为那个女人还在这个世界上。

  他害怕被所有人抛弃不理,他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在那里一个人孤独的老去。就算是她一生都不愿意将笑脸露在他的面前,只要她能够陪伴在他的身边,那么他也会觉得心满意足了。他不是有意要拿那个孩子要挟苏洛颜的,他只是害怕失去。

  当他没有双腿的时候,当他失去了物质来源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人了。当最亲的人开始远离他,他只是希翼苏洛颜能够告诉他,她不会轻易的离开。可是,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感受不到这样的温度。她还是一次次的选择了离开,选择了放弃。

  他的不安,只是在心底迂回着,而她似乎从来都不曾察觉到。他不是那么高傲的人,只是在苏洛颜面前异常的自卑。她是那么的美好,让他想要靠近,可是却找不到一种恰当的方式。也许他最终只是伤害到了她。但这一切不是他的初衷。他是爱她的,是想要带给她幸福的。这是他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

  梅晓媛是在早上接到监狱那边打来的电话。这是方逸尘唯一能够联系到的人,当他开始陷入到昏迷中去的时候,医院那边拨通了梅晓媛的电话。他的脾气不是很好,就如同一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可能每个人都是这样吧,表现出很桀骜不驯的样子,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在乎罢了。

  他是那么的渴望有人在乎自己,然而却不知道如何表露自己的心情,所以,他最终采取的方式,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种伤害。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这样一种方式。而他还是固执的希翼别人能够接受。

  梅晓媛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眉头忍不住蹙了起来。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已经快有一个月没有去监狱探望方逸尘了。那种渴望见到他的心情,到底是什么时候烟消云散了?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只是突然说要去见那个人,她怎么也没有丝毫的渴望呢?

  她穿着睡裙,一个人仰靠在*头,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突然不想跟这个人再有任何的交集了。也许是因为不爱了,所以什么事情都能够看的清楚。他对自己应该不是爱了,而只是一种利用。这一点其实最初的时候她是清楚的,但是那个时候的她,固执的觉得自己对这个男人就是爱,那么爱被利用说明你还有利用价值,这是多么自欺欺人的口号啊。

  她还是要去看望那个男人,好歹两个人有那么一段甜蜜的过去,毕竟很多事情,她想要清楚的知晓,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糊里糊涂的。对着梳妆镜,看着镜子里呈现出自己的影子,那个女人是美丽的,是端庄的,是很多男人都渴望的尤物,她为什么就一定要看上方逸尘呢?

  她在心底默默的问着自己,那不是爱吧,顶多只是一种不甘心罢了。不甘心是不能持续很长时间的,所以现在,她对方逸尘已经没有那么浓烈的感情了。能够看穿自己的心思,她倒是觉得轻松了一些。好吧,既然你病了,那我来看看,就当是老朋友吧。

  只是,当梅晓媛出现在病房的时候,方逸尘还是在发烧昏迷中,他本来是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但是现在在被子里躺着,下身空荡荡的,只是剩下半个身躯。她突然觉得这副样子其实很恐怖,不知道自己之前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想要跟这个男人长相厮守。

  她就坐在病*一旁的椅子上,脑子里却忍不住回放着在冷宅看到的一切,那里跟这里完全是天壤之别。她是个女人,一定要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么多年的漂泊,让她觉得真心的累了。如果选择继续跟方逸尘在一起,绝对没有爱,而且还有无尽的痛苦。

  但是如果那个男人是冷云浩的话,一切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那个男人优秀到极致,而且物质资源极大的丰富。就算是冷云浩不爱她,那么也没有关系,至少这一生她可以无忧无虑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奢华生活。

  富家子弟不都是如此吗?这些事情她还是能够看得穿的,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在外面与苏洛颜厮混,但是绝对不可以让那个女人进入到冷宅。她一定会成为冷宅的女主人的。想到这里,梅晓媛的心里就更加的舒服了几分。

  但是当方逸尘醒来的时候,却看到梅晓媛嘴角那抹得意的笑容,那抹笑容来的是那么的不合时宜。他病了,他希翼看到的是这个女人有悲伤的神色,她你不是说爱自己吗?那么看到自己这个样子的时候,应该恨心疼的吧?可是,为什么她脸上却是幸福的笑容?

  “我病了,你很高兴是不是?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你是跟哪个野男人厮混到一起呢?”方逸尘说起话来就是酸酸的,他已经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跟梅晓媛说话了。记恨着她不该有的那抹笑,于是把言语都转化成匕首,深深的去刺伤那个女人。

  梅晓媛并没有动怒,她刚才确实不知道方逸尘已经醒了,以为那个男人还要昏迷一阵的。她心里是想着另外一个男人。现在被方逸尘说中了,倒是没有觉得什么羞耻的。一个女人去想另外一个男人,这算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看到你高兴还不行吗?你啊,就是喜欢吃醋,我这不是帮你做事情吗?你怎么还不相信我,反而怀疑我呢?”梅晓媛微笑着说道,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这抹笑容让方逸尘感觉到一股阴冷。

  这个女人变了,他敏感的察觉到梅晓媛身上透露出来的不同气质。他是了解这个女人的,如果她已经放下了爱,那么她就可以做到绝对的冷落。他只是觉得心寒,自己还以为这个女人爱着自己的时候,他已经选择了转身离开。

  “好,既然你在帮我做事,那就说说看,最近都有什么进展吧?冷云浩死了吗?苏洛颜是不是与冷云浩在一起呢?”他的声音因为紧张变得有些激动,于是说话的音调就拉高了好几个分贝。梅晓媛坐在那里,只是一言不发。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身体那么弱,自己要照顾好自己不是吗?你不用关心他们,他们现在都很好,我会帮你看着他们的,不会让他们两个人走到一起的。你放心就是了。”梅晓媛轻言说道。

  她说的这样的轻巧,方逸尘心里更是觉得狐疑了,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每次梅晓媛来的时候,都会催着方逸尘跟苏洛颜离婚,可是这一次到底是为什么,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她是不希翼苏洛颜跟他离婚了吗?

  他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只能够说明一个问题,那么梅晓媛是爱上了冷云浩吧,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爱上了那个男人。一想到这里,方逸尘的火就大了。他是没有爱上梅晓媛,可是他也绝对不容许这个女人现在爱上冷云浩。

  那个男人是他的仇人,也应该是梅晓媛的仇人,可是这个女人竟然对那个男人动了心。他觉得自己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这些人说爱自己,那都是开玩笑的吧?他愤恨的看着梅晓媛,心里的怒火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冷云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爱上他了?是不是跟他*了?你现在立即马上告诉我?”他继续咆哮着,躺在那里不能动弹,整个人除了那个脑袋之外,仿佛所有的东西都不是自己的。

  “是的,我是爱上他了。至于发生了什么,我不能告诉你。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你只是利用我。逸尘,我以为你像我一样爱着我,但是不是。你只是想要利用我。我也没有自己想的那样痴情,我对你只是不甘心罢了。”

  梅晓媛微笑着看着方逸尘,她是那么的平静,又是那么的沉着。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她做好了一切准备。她知道自己不该跟这个男人有任何的交集了。人生苦短,她应该追寻任何值得自己去做的事情,而不是沉浸在过去,跟自己过不去。

  “我觉得他可能比你更适合我吧,你知道我是什么性格的人,我一旦放下,就不会回头的。其实,很长时间我对一直希翼你能够多给我一点爱,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选择了放弃。毕竟当初是你说的,你会一辈子等我。”

  她苦笑一声,想要继续说下去,但是那些往事在脑海中开始翻滚着。她没有自己说的那么洒脱,想要放下,原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她是个重情的人,但是也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但爱情里掺杂了欺骗和利用的时候,她绝对不可以选择将就。

  “大家都欺骗了自己,也欺骗了对方吧。不过,我一直都要感谢你,这么多年,你给我的那段记忆,让我一个人生活了许多年。我从来没有想过大家还会再见面,当然也不知道见到彼此会是现在这样的情景。”她看着方逸尘,终于停顿了下来。

  这些话,对于方逸尘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为什么所有的女人都会爱上冷云浩,而将他方逸尘抛弃到一边?他到底是哪一点不如那个男人?这个女人是自己曾经爱过的,就算是现在已经没有感情了,可他不希翼梅晓媛爱上冷云浩。

  “哼,算是我看错了你。你是很聪明,我没有爱过你,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你。当年也不过是玩玩你罢了,是你当真了。我知道你躲在那里,我没有去找你,是觉得你没有必要。你也太幼稚了,居然相信爱情。”他盯着梅晓媛,将恶毒的话继续说出来。

  “是的,我就是利用你。我爱洛颜,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与她相提并论,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我会看上你吗?呵呵,笑话吧。梅晓媛,你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么自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货色。”

  他的话,深深的伤害到了梅晓媛,她原本以为,这个男人对自己一直是存在爱情的,可是现在,他亲口的否认了过去。他说,那一切对只是玩玩而已,而她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具罢了。泪水突然在眼眶里淤积,五年来,她心里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可他竟然说那只是一个游戏。

  这样的话,着实让人伤心,她缓缓的站起身,只是冷冷的看着方逸尘,这个男人在她的眼前变得是那么的渺小,他终于承认了自己所有的动机,原来就只是利用而已,何必还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的。

  她是该早点看穿他的心思了,只是怪自己当初不理智。她深呼吸一口,再看了方逸尘一眼。这算是最后一眼吧,从此她再也不要见到这个男人。转身离去,是那么的决绝,可又觉得是那么的轻松。她终于可以放下过去,开始一段新的旅程了。

  ............美国之行,让冷云浩的心里多了一些欣慰。凌风在那边将美国市场打理的井井有条,这让他觉得自己的付出终于看到了成效。一个星期的出差,心底因为惦记着苏洛颜,便觉得十分的漫长,想要看到那个女人,想要知道她最近过的好不好?

  每晚一个越洋电话,因为只是能够听到声音,却看不到容颜,他便加快了行程,想要早点回去。原来对一个人的思念,到最后都变成这样一种方式了。他是爱那个女人的,脑海中会时不时的出现她的影子,会因为想到她就嘴角不经意的露出微笑了。

  给苏洛颜买了礼物,他便匆匆的想要赶回来,他的行程是杰森帮忙安排的,但是沈玉卿很轻易的就从杰森那里知道了冷云浩的安排。就在冷云浩刚刚登机的时候,他接到了沈玉卿的电话。电话很短,只是说晚上一起吃个饭。

  他是儿子,这样的事情是不能退却的,这么多年来,沈玉卿为这个家庭的付出,他不是不知道的。他想要给予这个母亲更多的安慰,也一直都在努力着,原本想要跟苏洛颜一起共进晚餐,还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幸好没有告诉她自己是什么时候回来,不然的话,他现在真是要爽约了。

  所以,他答应了沈玉卿的建议,一家人是应该经常聚在一起吃吃饭的。为了苏洛颜,他鲜少回到冷宅了。那栋房子里,长时间的都只有沈玉卿一个人。作为儿子,他确实是付出的太少了一些了。只是闭上眼睛,他的脑海中就显出苏洛颜的身影。

  “小媛啊,我是伯母,晚上有时间吗?一起吃个饭吧,云浩从国外出差回来,我跟他联系了,晚上一起吃饭,你不要推辞啊,一定要来,好吗?”沈玉卿将这个电话打给梅晓媛的时候,她正从医院的路上赶回来。

  原本还觉得心里有一股怨气,但是听到沈玉卿的电话时,她觉得自己找到了想要的安慰。虽然她暂时没有得到冷云浩的青睐,但是她已经得到了未来准婆婆的喜欢。只要她自己花点心思在冷云浩的身上,她就能够走近冷家的大门了。

  “嗯,好的,伯母,真是让您破费了。那我到时候准时到。”梅晓媛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心情在这个时候变得大好。女人都是如此吧,只要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能够到自己的手里,那么其他的事情都是浮云罢了。

  冷云浩没有回到冷宅去,那个地方似乎在某个时候已经与自己远离了,那套公寓,因为有苏洛颜的气息,虽然简陋一点,但是却异常的觉得舒心。毛毛比之前要大了一些,有张妈照顾着,他因此放心了许多。

  晚宴的地方定在鼎盛酒店,他经常出入那样的场合,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只是推开那扇门,看到梅晓媛的时候,冷云浩的脸上却显出异样的表情。他脸上的暖意顷刻间就被冰霜覆盖住了。

  这是属于家庭聚会,可是梅晓媛是多么的不合时宜出现在这样的地方,他冷冷的在门口愣了片刻,而后就径直到包间里寻了个位置坐下来。他有些悔恨,应该是拒绝的,哪怕是自己的母亲,他也没有必要一直过分的委屈自己。

  “云浩,是我给小媛打的电话,我很喜欢她,以后在工作上,你可不要为难小媛,不然的话,妈妈可就不高兴了。”沈玉卿牵住梅晓媛的手,笑米米的跟冷云浩说话,他是个明白人,已经知道沈玉卿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他只是低头吃着东西,仿佛沈玉卿所说的东西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对梅晓媛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的喜欢,所以,无论是这个女人采用什么手段,他都不会为之所动。

  他现在脑子里只是想着,快点吃完饭,然后去找苏洛颜。他给她带了礼物,想要给她一个惊喜。他不想跟一些无聊的人在一起浪费时间,这不是他的作风。只是此时,身为一个儿子,他就算是心里不舒服,也只能是一直都压抑着自己。

  “伯母,冷总一直都很照顾我的,您不要责怪他了。是我工作不够努力,很多地方,还需要冷总多多指教了。”梅晓媛巧笑嫣然的说道。她不停的拿眼神瞟向冷云浩,但是这个男人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眼。

  当她是空气吗?她心里有些不服气。她今天可是精心打扮了的,本来就是个漂亮的胚子,只要打扮一下,便是人世间的尤物。可是这样的尤物,竟然不能够进入到他的视线内。对于梅晓媛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失败。

  “小媛,伯母很喜欢你,你以后要经常的陪伯母出来走走。云浩工作忙,总是没有时间管我这个老太婆,哎,我要是当时生了个女儿,现在可就是享福了。”沈玉卿现在的口吻完全就是一个老太太的语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冷云浩对于这种变化是敏感的,但是他不会做出任何的改变。这是他的母亲,就算是她很多做法让他不高兴,他也不会显露出来。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最无私的。

  “伯母,其实我一直都把你当母亲看待的。我父母都不在身边,以后我有时间就过来陪您,您就不用那么孤单了。您要是想去购物呢,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我肯定能够随叫随到。”这样的乖巧,是每个老太太都会喜欢的类型吧。

  冷云浩只是吃着自己的东西,却从来都不说一句话。这是两个女人的一出戏吗?专门是演给他看的吧。他只是不知道这几天自己不在,梅晓媛到底在耍什么鬼?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的内心其实有些不安了。

  他不知道苏洛颜有没有受到伤害,不知道这个女人有没有将爪牙伸到苏洛颜那里。他很害怕他心爱的女人受到一点点委屈。梅晓媛太危险了,他从内心里已经给这个女人下了定义。但是他并不想伤害这个可怜的女人。

  “好啊好啊,小媛,到时候你克不要嫌弃我这个老太太麻烦啊。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我啊,就是一个人在家里闲得慌,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的,也很孤单很寂寞啊。”沈玉卿说道这里的时候,就有些黯然神伤。

  她不能理解冷云浩为什么要搬出去住,那么大的一栋宅子,现在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将企业的事情全部都放手让冷云浩去做,然后自己就彻底的成了一个废人。起初的时候,她还保持着关注资讯,但是到现在,她已经没有那份心情了。

  她开始像大多数的父母一样,关注着孩子的婚姻大事,她很害怕自己有一天离开了,而冷云浩在这个世界上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她不是不知道冷云浩与苏洛颜的事情,可是,那个女人是方逸尘的妻子,如果冷云浩娶了那样一个女人,必然是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她不希翼看到冷云浩被人嘲笑,所以,她想要亲自给冷云浩挑选一个合适的妻子。看到梅晓媛的时候,她觉得眼前一亮。这个女孩子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都让她感觉到一种满意。但是她也知道,冷云浩现在心里只有苏洛颜一个人。

  可是,婚姻和爱情是有区别的,不是你爱一个人呢就能够永远的跟她在一起。她只是希翼冷云浩能够走上正常人都走的那条路,而不是一个人固执的陷入到纠结和痛苦的行列之中。她是个母亲,不忍心看到自己的骨肉过的那么辛苦。

  她是不该干涉冷云浩的事情,她现在能够感受到冷云浩的排斥,他就算是反对也不会说一句话,但是那样让人压抑的冷漠,也会让人觉得不舒服。她不是有意要给他施加压力。可是,她又不得不那么做。

  她看得出来,梅晓媛对冷云浩是有好感的,只要这个女人爱冷云浩,那么就足够了。每个男人不一定要爱,但是只要有被爱,那就是一种幸福。这是她作为一个母亲的简单想法。她知道冷云浩不会同意自己的想法,所以,她也没有与他进行沟通。

  “云浩,回来后一句话对不说,今天小媛可是专门来给你接风的。”沈玉卿终于将话题转移到冷云浩身上了。但是冷云浩也只是抬头看了沈玉卿一眼,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知道沈玉卿是渴望他跟梅晓媛说点什么的,但是此时,他什么都不想说。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