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让她忍不住靠近

让她忍不住靠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0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35

  

  如果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为什么还要让她遇到冷云浩呢?这个男人满足了她所有的憧憬,可是他竟然告诉她,他不属于她的范畴。她连多看一眼都不可以。这是多么苛刻的要求。如果那个女人比自己好百倍千倍,那么她也可以心安理得的选择放弃。但是那个人是苏洛颜,是一个坐了牢结婚生子的女人,她如何能够安心?

  “她到底有哪点好?你为什么非要喜欢她?我到底哪一点不如她?”梅晓媛的眼里已经盈满了泪水,当一个女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该是有多么的卑微啊。她不想因为任何男人将自己沦落到卑微的地步,可是最终,她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冷云浩突然笑了,他很难想象梅晓媛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是的,也许从外表上来看,梅晓媛着实比苏洛颜要亮丽时尚许多,她应该是很多男人眼里的尤物,经历丰富,风情万种,很多男人都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吧。

  可是,他冷云浩偏偏就不是这样的男人,他只是喜欢他值得喜欢的女人,哪怕那个女人容貌丑陋,哪怕那个女人行为不轨。喜欢就是喜欢了,跟这些完全没有关系。何况,苏洛颜本来就是个很不错的女人。

  “呵呵,我喜欢她,跟你没有关系。你有很多地方不如她,至少洛颜不像你这么有心机,她不会斤斤计较付出和回报,她很善良,知道为别人着想。”

  想到那个女人,他的眉眼就微微的露出了笑意,他从来没有当面夸过苏洛颜。这也是他第一次被人问及对苏洛颜的看法。那个女人是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的,那种美好早已经根深蒂固的融入到了他的生命中。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那些东西,是梅晓媛永远不会明白的。一个女人立足于这个社会,不只是有亮丽的外表就足够了,她定然是有她存在的价值。人比动物高级,就因为人有一颗善良的心。

  梅晓媛愣在那里,这些东西,谁身上没有呢?她没有对冷云浩耍过心机,如果说靠近沈玉卿让他觉得生气,她可以不要这样做。可是她这样做到底有什么错,不都是为了能够多了解一下他吗?

  “好吧,那我倒是要问问洛颜,一个有夫之妇的女人这样做到底合适不合适。”她带着一丝怒气说道。既然冷云浩那么爱苏洛颜,她便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知那个女人。她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结婚生子的事情吧?

  “你敢那么做试试看?我虽然不欺负女人,但是你要是那么做,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冷云浩恶狠狠的说道。眼眸中的凶光已经露了出来,梅晓媛在那一瞬间,心莫名的就抽搐了几下。她不过是吓唬冷云浩一下,可是却把自己吓住了。

  梅晓媛没有去挑战冷云浩的极限,一个可以为爱情去生去死的男人,她是不会轻易去挑战的。她只是震惊,冷云浩为什么要如此包容苏洛颜,他明明是那么的优秀,那个女人根本就配不上他。他何必要这样的委屈着自己。跟一个已经结婚生子的女人在一起,还要去抚养别人的孩子,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多大的痛苦。

  她只是定定的看着冷云浩,这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却从来都不会对她有一丁点的感觉。她哪一点不如苏洛颜呢?那个女人不过是先出现而已。难道她就是输给了时间吗?她有些不相信,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有这样宽广的胸怀吧。

  这个男人,她只能是看着,并不能有其他的做法,这不属于她的奶酪,不属于她的生活,她只能够选择放弃。其他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那都是浮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在这个时候就开始莫名的疼痛了起来。

  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的荒凉愈加的沉重了。为什么结果会是这个样子的,她从来都没有想到一切会演变到这样一种场景。她宁愿是冷云浩做出了对不起苏洛颜的事情,所以他幡然幸福,所以他才会那样却深爱苏洛颜。

  然而,这都是自己的想想而已。苏洛颜失去了记忆?这是多么离奇的事情。她可以忘掉一切,忘掉方逸尘,忘掉她与方逸尘的孩子,可是她唯一没有忘掉的人竟然是冷云浩。她有些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看到的事情了。

  可是这些事情,方逸尘知道吗?他应该是知道的吧,可是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他跟苏洛颜结婚了,而且还生了孩子。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她的脑子里充满了疑问。想要将事情全部都弄清楚的冲动开始变得更加的强烈。

  她曾经说过,就算是到死也不要再见到方逸尘,那个男人只是让她感觉到屈辱。可是,现在,觉得自己有必要见到那个男人,至少要听他将这些自己一直不知道的事情都说清楚。他有了孩子,已经当了爸爸,那么他的生命还是有延续的。

  方逸尘已经从医院里出来了,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的虚弱,监狱的条件自然是不如方家鼎盛的时候,他的性格不好,在这里经常得罪人。因此没有受到很好的待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没有那么多豪侈的*了。

  所有人都似乎瞧不起他,所有人都不愿意给予他一点点温暖,他是一个弃儿,被人抛弃到这种地方,就是让他自生自灭的吧。可是,他就算是一只让人讨厌的小强,他也不要轻易的就这样的放弃在人间的生活。

  他知道一定有很多人希翼他离开这个世界,只要他死了,一定会有很多人感到高兴的。可是,他就是不能死。苏洛颜还活着,他不能让那个女人投入冷云浩的怀抱。他一定要看到冷云浩痛不欲生,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付出了这么多是有意义的。

  日子一直很缓慢的往前行进,对于方逸尘来说,每一天都是昨天的重复,这样不知道还要重复多久,他是没有任何的时间概念,他只能够像现在一样,慢慢的随着时间的脚步,一点点的向前迈进。

  没有人会来探望他,方家的人已经跟他断绝了所有的联系,他现在是方家的耻辱了。自然是不会得到别人的可怜。而他是绝对不会接受任何可怜的。之前梅晓媛在这里出现了好几次,给他平静死寂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希翼。但是那个女人现在离开了,他倒是觉得没有什么

  窗口的那方天空对于他来说,狭小也算不得什么,太阳东升西落,月亮挂上树枝,他才知道这一天已经过去了。心里不再有希翼,世界就成了这个样子。他这是在等着宣告死亡吗?可是内心里却一次次的抗争着,他不要这样轻易的就死去。

  所以,对于梅晓媛的再次出现,他内心是没有丝毫的波动的。当他已经不再去计较得失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对于他便没有之前那些意义了。他只是很冷漠的出现在梅晓媛的面前,连目光都没有落在那个女人的身上。至于之前说出的那么多甜言蜜语,应该算是一种欺骗吧。可是,他连欺骗都不想道歉了。

  “你这是想来嘲笑我吗?真是谢谢您了。我很好,不需要你的可怜,也不需要你目睹我多的多么惨。现在你可以走了,满意了吧?”他冷笑一声,双手扶在轮椅的把手上,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可分明又是那么的让人觉得凄凉。

  曾经风华绝对的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他彻底的沦落了自己。找不到生命前进的方向,时光就如同流水一样。他把所有人的好意对当成了一种嘲笑的方式。陷入到这样的模式中,他不觉得这是一种自我毁灭的进程。

  梅晓媛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就算是之前自己说了很多气话,就算是这个男人用最恶毒的语言伤害了自己。可是曾经相爱的时光还是会偶尔在脑海中浮现,就算是他只是玩玩而已,但那个时候的梅晓媛,是彻底的当了真。

  眼前的方逸尘胡子拉碴的,那件衬衫充满了褶皱,领子的部分已经破损,黑乎乎的一片,显然很多天都没有换洗了。他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的光彩,那是一种煎熬留下的痕迹。他看不到生活的希翼了,只是这样混沌的数着岁月。

  “我只是想要问你一句话,对于你现在过得是否好或者坏,我并不感兴趣。”梅晓媛静静的说道,她靠在椅背上,对方逸尘没有太多的言语。她今天来,就是想要知道,他与苏洛颜生子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有什么事情你赶紧问吧,问完了我还要回去睡觉。不过麻烦您这么老远的跑过来一趟,还真是不好意思。我奉劝你一句,赶紧问完,想问什么就说,以后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方逸尘一副玩世不恭的语气,这个时候的梅晓媛,根本就不会再去计较这么多的东西了。她只是看着方逸尘,想要看懂这个男人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当然,方逸尘心中所想,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一个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除了唏嘘之外,任何人都不能发表其他的言论。世界就是这样的奇妙,走走停停,走走停停,好像就一直都在这个轮回中循环。

  “你跟苏洛颜是不是生了个孩子?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梅晓媛直视着方逸尘的眼眸,她这样笃定的问道,就是想要知道自己内心一直存在疑问的地方。那个孩子真的是方逸尘的吗?如果这个孩子真的是他的,那么他还有血脉在外面,他还是有希翼可以期盼,他定然是不会这样自暴自弃的。

  方逸尘愣了一下,这件事情他就快要忘记了,在他的脑海中一直都只有苏洛颜一个人的身影,他差一点就忘了,苏洛颜生过孩子的事情。他差一点就当了父亲,只是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这是一顶绿帽子,从一开始就是他心甘情愿的戴在脑袋上。

  “是的,怎么呢?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怎么,你开始介意呢?呵呵,梅晓媛,你真是自作多情,我方逸尘的孩子关你什么事?”方逸尘冷笑一声,继续说道。他没有注意到梅晓媛的情绪变化。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不想跟任何人提及。

  这算是确定了吗?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梅晓媛心还是痛了几分,她没有忘记,她曾经跟方逸尘也有那么一个孩子,当时的她还年幼,心想着要生下那个孩子,可最终还是不确定。所以,他们选择了流产。

  那么幼小的生命,最终却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上。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那是她跟方逸尘的结晶,但是在那个时候,这个男人选择的是放弃。那么他定然是不够爱自己吧。所以,他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放弃。

  她终于开始相信,方逸尘说的都不是气话了,他一定是爱苏洛颜爱到不能自拔的地步,否则的话,他怎么会跟苏洛颜生下那个孩子呢?她不辞劳苦的跑到这里来,听到方逸尘说了那么多嘲讽的话,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自己自取其辱罢了。不能怪任何人的,只能够怪自己太天真。

  她现在该心满意足了吧,过去的事情早已经过去,只是自己没有放下罢了。方逸尘要跟哪个女人生孩子,关她什么事情啊?她不过是他曾经玩弄过的一个女人罢了。她难道还要以为他对自己动了真情吗?

  她颓然的起身,泪水已经顺着眼角开始滑落。这样的疼痛,都是她自找的。她没有理由责怪任何人。心死了也好,心死了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想法了,她可以安然的将过去全部放置到一边,这样她就能够轻松的上路了。

  她没有再去看方逸尘一眼,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她缓缓的转身,然后头也不回的朝出口走去。这里她再也不会出现了,那个男人在她生命中的痕迹被她一点点的用泪水冲洗干净了。从此之后,她要开始一个人坚强独立的生活。

  身后的方逸尘,只是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越走越远,很多沉寂在眼底的东西弥漫起来。他没有继续怀想。他不是没有爱过梅晓媛,只是那已经成了过去的事情。他遇到了苏洛颜,遇到了那个点亮他生命的女人,尽管那盏灯火不是专门为自己点亮,可是,只要是靠近那盏灯火,他就会觉得莫名的兴奋。

  洛颜,你还好吗?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会不会想我?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一直都不愿意来看我?你还是那么的恨我吗?对不起,对不起,我说了很多遍,你能不能听到。我真的很爱你,只是希翼,你不要跟他在一起。

  冷云浩在那个时候是有些慌张的。他没有想到梅晓媛竟然知道苏洛颜生子的事情。如果那个女人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苏洛颜,那么苏洛颜定然会陷入到抓狂的境地。他努力想要使这个女人免于受到伤害,可为什么到现在这个简单的想法似乎变得愈加的困难。

  他很害怕,担心苏洛颜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一定会离开自己,他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好不容易才没有再次错过苏洛颜。看到她无忧无虑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爱情,他是觉得幸福的。这样的做法真的是那么的自私吗?他真的应该告诉她之前发生的事情吗?

  可是那么多痛苦的记忆,一直以来对苏洛颜都是一种折磨,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她继续在那种折磨中度日了。他知道,苏洛颜其实一直以来都是爱她的,可是,他要的不只是爱,而是,她想要的爱全部都是自己给予的。

  那种不安的感觉,一直都在心头萦绕着,他要见到苏洛颜,他要让那个女人免于受到伤害。对于梅晓媛的离开,他开始惶恐不安了。给苏洛颜打电话,那边一直没有人接通,他很担心,担心这个时候梅晓媛正站在苏洛颜的面前,将她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苏洛颜。

  他是有些慌乱的从医院里跑出来的,开车一路朝苏洛颜的住处驶去,正遇上交通高峰期,道路堵塞的现象十分的严重。红灯还是绿灯,这对于冷云浩来说,还有那么多的意义吗?他没有管那么多的事情,只是想着尽快的出现在苏洛颜的面前。

  眉头蹙成一团,手心的汗也开始聚集,这样的感觉,有多久没有出现在自己的心里呢?他只是想要保护那个女人而已,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难吗?车子停靠在楼下,他几乎是一路跑着朝苏洛颜的住处飞奔而去。

  这个时候的苏洛颜,正蜷缩在沙发上跟林曦两个人看着娱乐节目,跟冷云浩的感情进入到平稳的模式之后,她便心安下来。凡事不再去多想,只是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好好的爱自己。少了那么多的杂念,生活里就有很多充满阳光的事情。

  林曦也是不愿意出去的人,于是两个人除了看看偶像剧之外,便是拿娱乐节目消遣。手机一直扔在卧室的*上,所以冷云浩打了那么多的电话,她一直都不知道。想着现在是上班的时间,他应该很忙吧。她是个听话的女人,不会在他上班的时候打扰他。

  所以,当门口传来巨大的敲门声的时候,苏洛颜跟林曦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现在可是大白天的,难道有人要来抢劫吗?最后还是林曦胆大的跑去,在猫眼里看到了满头大汗的冷云浩。她猛地拉开门,一句话还没有开口,就被冷云浩推到了一边。

  看到心爱的女人好端端的做在那里,冷云浩的心这个时候才开始放下来。他大步上前,一把将苏洛颜搂入怀里。刚才他被一种强烈的失去的感觉笼罩着,只有见到这个女人,那种感觉才开始缓慢的消失。

  他只是紧紧的将苏洛颜搂在怀里,一言不发,大口的喘着气。只要她还好好的,那么他就满意了。他不要苏洛颜受到一丁点伤害,这个女人已经痛苦到极致了。这是上天对她的恩赐,不忍心看到她继续痛哭下去,所以才让她变得开心一些。

  他应该顺应天意,继续守护着她,让她能够在这份快乐中继续享受。洛颜,洛颜,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的不忍心失去你。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只有你还保持着笑容,我就觉得开心。我不想你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请你也要保护好自己。

  “怎么呢?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班吗?怎么上班时间还跑出来呢?”苏洛颜被冷云猛的搂进怀里,此时也是一头雾水。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呢?大白天的突然慌里慌张的跑了过来,而且还做出如此反常的行为。

  一旁的林曦更是一头雾水,她好心给冷云浩的开门,可是刚才那个男人真的是凶神恶煞,他一把用力的推开自己,仿佛她就是一个拦脚石一样。她揉着自己疼痛的胳膊,看着那个男人,一脸的不解。这是发神经吗?难道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冷云浩,我真是不理解你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你要是这样去折腾洛颜,我想她也会受不了的。你可是一个大男人啊,怎么可以这样莽撞无理呢?难道你忘了我是怎样照顾洛颜的吗?我可是苏洛颜最好的姐妹,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洛颜,看到你就好,我生怕你出了什么事情。这段时间你哪里都不要去好不好?我真的很害怕你会出什么事情。”冷云浩将苏洛颜搂的更紧了,那种失去的感觉在心头萦绕的时候,就会让他更加的没有安全感。

  这话让苏洛颜听了更是觉得莫名其妙,她要是哪里都不去,整天都窝在屋子里,那岂不是跟坐牢一样吗?她就算是喜欢蜗居,但是有时候还是要去超市采购一下的啊,有时候还是要跟林曦出去光逛商场啊,难道这样简单的诉求都要被剥夺吗?

  “云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我就不能出去,我要是天天这样呆在屋子里,我也会憋死的好不好?”苏洛颜噘着小嘴,表示自己对此强烈的不满。她怎么可以一整天都呆在屋子里呢?那样的苏洛颜,一定只是一只阿猫阿狗。

  “还有,你不仅不要出去到处跑,也不要再跟那个梅晓媛有任何的联系了。洛颜,不要问为什么,我这么说都是为了你好。”冷云浩将苏洛颜从自己怀里拉出来,双手钳住她的肩膀,一脸认真的说道。

  他很害怕苏洛颜跟梅晓媛在一起,那是一个被爱情折磨到疯狂的女人,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冷云浩没有兴趣去探听,但是那个女人现在是要做出伤害苏洛颜的事情,那么他一定会杀了那个女人。他不敢去想后果,他只是不想要苏洛颜受到伤害。

  “为什么啊?小媛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啊?你为什么老是觉得她是个坏人?云浩,小媛是我的朋友,你要是不告诉我理由,我做不到。”苏洛颜有点生气,这样霸道的话,她不想去搭理。她不明白冷云浩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跑过来,告诉她不可以随便跑出去,而且还不能跟梅晓媛有接触。

  那个女人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苏洛颜的脑子里充满了疑惑。冷云浩今天的状态真是怪到了极致。但是对于他提出的那些霸道而无理的要求,她有些生气。他有什么资格要限制她的人生自由,就算是爱吧,但爱不是牢笼。

  她不是阿猫阿狗,就应该乖乖的呆在屋子里等待着他的爱抚。她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有着自己的意识和情感的女人。她是很爱他,但是也不能到那种地步,为了这个男人可以放弃一切。她不明白冷云浩到底是怎么了。

  “反正我已经说了,让你不要跟她来往,你就不要跟她来往,哪里来那么多为什么?”冷云浩突然大发脾气,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跟苏洛颜怎么说明,这个女人才能够明白他的想法,他不想看到苏洛颜受到伤害,不想让她知道以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是第一次对苏洛颜发这么大的火,苏洛颜突然觉得莫名的委屈。是不是男人都是这个样子,说爱你的时候,就能够极尽的温柔,让你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是,当你交出自己的真心的时候,他就缺乏了继续爱下去的耐心?

  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定定的看着冷云浩,眼神变得愈加的陌生。这就是他承诺的爱吗?这样霸道的爱,她宁愿不要。她不是阿猫阿狗,需要一切都听从他的命令。他没有敬重她,也没有理解她,更没有他说的那么在乎她。那么她是没有必要相信这个男人的。

  “既然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那么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以后都不要看到你。谢谢你的爱,我不需要。”眼角的泪水哗啦啦的滑落,这样的疼痛在心里弥漫开来。她好不容易壮大胆子交付出自己的真心,为什么这个男人却丝毫都没有珍惜?

  他对她发脾气,而且还是这样的一副语气,她还没有说要把自己交付给他,他就已经急不可耐的要宣誓主权了吗?她不要这样的爱,无论如何都不要。她只是冷冷的看着冷云浩,带着陌生的表情。

  “洛颜,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不该冲你发脾气的。”冷云浩意识到自己刚才情绪过于激动了,他想要将苏洛颜拉入到自己的怀里,那样歉疚的心并没有得到苏洛颜的谅解,她只是猛的将冷云浩推到了一边,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就算是流泪,她也不会让他看见。既然这就是他承诺的爱,那么她不要了,难道还不行吗?他有什么资格对她大吼大叫?她不是看不出来,梅晓媛对冷云浩是有好感的,可是这个世界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是他跟梅晓媛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所以他很害怕那个女人将事情告诉自己,所以才胆战心惊的要自己不要接触梅晓媛。这样卑鄙的想法,亏他能够想的出来。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想着不爱就不爱了,有什么大不了。可是泪水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掉个不停。苏洛颜,你这到底是怎么呢?

  林曦站在一旁,也是吓坏了的样子,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冷云浩发这么大的脾气,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呢?现在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吗?可是也不用对苏洛颜发那么大的脾气啊。她不解的站在那里,继续揉着刚才撞痛的胳膊。

  冷云浩垂着胳膊颓然的站在那里,脑子里陷入一片空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记得自己明明是想要告诉苏洛颜,自己对她有多么担心的。可是为什么自己竟然冲她发了那么大的脾气?他开始强烈的自责着,却又是无法释怀。

  他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整个人如同发发懵了一样。他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呵护,他需要的是谴责,因为他刚才做了一件让自己怎么都不能原谅的事情。洛颜,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想要伤害你的。

  “云浩,你到底是怎么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是不是梅晓媛那个践人做出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林曦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她对梅晓媛向来都没有好印象。现在冷云浩这样紧张兮兮的跟苏洛颜说话,她就料定是那个女人在捣鬼。

  “没什么,只是不要让洛颜跟梅晓媛接触。她知道洛颜以前的事情了,我怕她会利用这些事情来伤害洛颜。”冷云浩说的很轻,这是他心里一直担心的事情。他只是想要保护苏洛颜,不想这个女人因为自己受到一点伤害。

  但是他没有保护好消息,现在梅晓媛知道了这一切。这个恶毒的女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伤害苏洛颜。他宁愿这些事情是自己去告诉苏洛颜,也不愿那个女人把这些当做武器来伤害苏洛颜。

  “啊!那个女人已经知道了?她是怎么知道的?现在该怎么办啊?云浩,你赶紧想个办法啊,不能让那个女人到处乱说。你放心就是了,洛颜这边我会管着她的,有我在,我就不会让梅晓媛接近洛颜的。”

  林曦立马就化身成了美女战士,她的任务就是保护苏洛颜,现在既然梅晓媛要变成巫婆来伤害白雪公主,她定然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她对梅晓媛的厌恶又多了几分,那个女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那些谢谢你了,洛颜这边还要麻烦你多照顾一些。我会尽量去处理这件事情的。不会让洛颜受到这些伤害。”冷云浩说的那么笃定。这些东西,他宁愿一个人独自去扛着,也不要苏洛颜因此受到伤害。

  梅晓媛的心情一直都很低落,仿佛是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般,在方逸尘那边,她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而冷云浩这里,她想要得到,可是那个男人一直都抗拒着。她开始茫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失眠了整整一晚,她只是落在落地窗前,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那么的陌生,原来自己在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过客的身份。她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得不到应有的爱恋。没有人看到她渴望爱情的双眼。

  天亮的时候,她还是振作精神,无论怎样,她还有一份工作,以后她都要为自己而活。冷云浩,就算是你现在不爱我,但是我一定会让你深深的记住我。她对着镜子微笑,而后收拾妥当就朝天翔国际走去。

  这一天的天翔国际,跟平日并没有什么区别。梅晓媛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多余的工作需要她来处理,她浏览者网页,喝着咖啡,这样的生活是有些枯燥和乏味,但是时间久了,人纵使会慢慢的适应的。

  她只是在脑海中不停的回放着冷云浩的身影,那个男人是那么的优秀,让她忍不住靠近。她觉得自己在天翔也许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但是在这个位置,她是能够看到冷云浩的。很多时候,她甚至坐在离他最近的位置。

  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梅晓媛接到人事部的电话,这对于她来说,是有些惊讶的。她在这里虽然没有什么业绩,但是好歹在这里也呆了那么长时间。难道因为昨天的事情,冷云浩要将她从这里解雇吗?她心底冷笑一声,看来冷云浩是害怕了吧。

  “张总,您找我有事?”梅晓媛出现在人事部张总监的面前的时候,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她在这里只是出现过一次,那就是入职的时候。作为冷云浩亲自招聘的助理,企业里难免会有些流言蜚语,但是时间久了,人们发现这位助理也不是很受总裁的喜欢,那么便对她也失去了起初的兴趣。

  “梅助理,恭喜你啊,你来企业时间虽然很短,但是企业上下都能够看的出来,你的工作能力是非常强的。”张总靠在椅背上,打着哈哈开始奉承梅晓媛。从恭喜这两个字眼来看,她应该没有被冷云浩解雇,但是何来恭喜两个字?

  梅晓媛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一种不祥的感觉就萌生了起来。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冷云浩根本就没有来企业上班。她坐的位置得天独厚,能够看到冷云浩从办公室里出入。但是那个男人的身影并没有在企业里出现啊。

  “张总这是跟我开玩笑吗?我来企业也没多久,承蒙各位领导对我的照顾,我以后也会继续努力认真的工作的。”梅晓媛还是淡淡的笑着,她不知道的事情,绝对不会去试探。既然人事部专门找她,那么必然是有事情要发生的。

  果然,张总从桌上拿起一张红头的文件,自己再认真看了一眼。这封文件是一个小时之前,冷云浩专门打电话让他办理的。当时他脑子里一阵狐疑,对于总裁的决定,他就算是有什么不解,到最后也还是没有多问。他只是想不明白,这个梅晓媛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得到冷云浩的青睐?

  “这可是梅助理的升职报告,我还没有来得及发放下去。恭喜梅助理高升啊,错了,我不能再叫你梅助理了,应该叫梅总。”张总说着,就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了梅晓媛,梅晓媛这才看清楚上面的字。

  原来,她这就是高升?也许在旁人的眼里对她只有羡慕吧,她不过是天祥集团的一个小小的助理罢了,来企业不到三个月,现在就升为美国市场的市场公关总经理,这个位置应该很多人都很向往吧,为什么她心里只有一点凄凉呢?

  他还是害怕她呆在这里会伤害到苏洛颜,所以利用这样一种方式将她从企业里赶出去吗?是不是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心满意足。原来这个男人对自己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梅晓媛突然觉得莫名的委屈。

  “冷总今天会过来吗?”梅晓媛拿着手里的红头文件问道。她是知道冷云浩今天没有来企业的,她很想当面质问一下那个男人,为什么非要这样去做?她是觉得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没有想到一定要去伤害苏洛颜,既然他做到这个份儿上了,那么她是不是不能再这样沉默下去?

  ............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