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她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她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0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36

  

  “冷总今天会过来吗?”梅晓媛拿着手里的红头文件问道。她是知道冷云浩今天没有来企业的,她很想当面质问一下那个男人,为什么非要这样去做?她是觉得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没有想到一定要去伤害苏洛颜,既然他做到这个份儿上了,那么她是不是不能再这样沉默下去?

  “冷总出差了,这是他早上打电话告知的意思。梅总可不要辜负总裁对你的希望啊,以后说不定大家还要指望着梅总呢。”张总的那番话是否有深意,梅晓媛此时根本就不想继续探究,她只是觉得自己就如同一只猴子一样,被人耍了一遍又一遍。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拿着文件就离开了。她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她升职了,而且还是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那些嘲笑她的人,这一次应该要刮目相看了吧?可是,她就是感觉不到丝毫的开心。她没有奢望太多的东西,她只是希翼能够一直呆在这里,能够离冷云浩近一点,难道这样简单的要求,都是一种奢望吗?

  回到座位上,她久久没有平静下来。既然他那么的讨厌自己,她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美国,这是一个很多人都很羡慕的机会吧,可是她兵不稀罕。他以为只有将她发配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她才会放过苏洛颜吗?

  冷云浩,你想错了,当你这样做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伤害那个女人。如果我得不到你,那么为什么要看着你过得比我幸福?你不是在乎她吗?那么我倒是要见证一下,你们的爱情是多么的坚定。

  她伸手就将那张红头文件撕掉了,而后拿起笔手写了一份辞职信。她不要施舍,也不要任何人的可怜。不就是要离开这个地方吗?她并没有那么稀罕。十分钟之后,当她再次敲开人事总监的大门时,那个花白了头发的男人,一脸的不解。

  “梅助理,您这是做什么?”他拿着梅晓媛交上去的辞职信,一脸的诧异。这些年轻人到底是怎么呢?这么好的升迁机会难道真的都不要了吗?他不解,也无法理解梅晓媛的思维,这个女人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吧,所以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行为。

  “谢谢企业对我的赏识,我的能力有限,恐怕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所以我想辞职离开,希翼您向总裁转达我的意思。”梅晓媛说完,没有继续在这里逗留,这个地方,既然容不下她,那么她何必还要死皮赖脸的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冷云浩,你那么的讨厌我,我到底是哪一点让你觉得不满意呢?我喜欢你有错吗?我没有要求你像我一样的喜欢我,你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的要我离开这个地方?她只是觉得心里十分的委屈,回到办公室,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在所有人异样的眼光中离开。

  从此,她应该是一个人了,回到原本属于自己的生活中去?可是,她分明感觉到,自己根本就回不去了。是的,她得不到的东西,是一定要毁灭掉的。她不再相信命运的安排,也不再相信爱情是神圣的。

  她那么努力的渴望着爱情,可是爱情辜负了她,那只是一个骗人的把戏罢了。她已经过了那个年纪,那么这一次,要么爱,要么毁灭。冷云浩,那大家就来赌一把好不好?我赌你会恨我,那么你最好守护好你的爱,否则,我一定让你痛不欲生。

  真的到了非要离开的地步吗?为什么当她刚刚要适应这个城市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要远离她呢?梅晓媛的心里充满了不舍。她没有想要把一切都立马告诉苏洛颜,她并不想用这样的伎俩来得到冷云浩。可是,那个男人在这一刻,对于她并没有丝毫的信任。

  她没有做过针对冷云浩的事情,可是这个男人,却开始将矛头针对于她了。爱一个人到底有没有错?她曾经花费了那么长的时间来爱恋方逸尘,可是到最后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罢了。难道现在,当她遇到冷云浩的时候,还要重复之前的轨迹吗?

  他连见自己的勇气都没有,既然那么想她离开这个地方?为什么不愿意亲口告诉她这一切?她这是觉得莫名的委屈。为了能够让冷云浩对她多一点好感,她费尽心思接近沈玉卿,不都是希翼他能够看到自己吗?

  可是,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心机女,只是一个随时都会去伤害苏洛颜的女人。她有那么恶毒吗?她承认,起初接近苏洛颜,是为了方逸尘。可是当她决定要放下方逸尘的时候,她没有想要伤害苏洛颜。

  她是不喜欢苏洛颜的,那么平凡的女人,竟然得到了两个男人的爱恋,而这两个优秀的男人,都是让她为之心动的。她可以不去计较苏洛颜跟方逸尘之间发生的事情,那些都已经过去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跟她也有错。

  如果当初不是她放弃方逸尘的话,那么方逸尘定然是不会遇到苏洛颜的,也就不会出现后面这么多的事情。都已经错过了,她只能够接受这个事实,不去计较那么多的东西。但是现在,冷云浩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她不要继续错失,这个男人让她心动,让她萌生想要再爱一次的冲动。她知道冷云浩喜欢的女人是苏洛颜。可是这个女人已经拥有过一段爱情了,为什么还要贪心要得到冷云浩?她已经伤害了方逸尘,这一次连冷云浩都不会放过吗?

  她觉得命运不公,那么想要得到爱情的人,总是被爱情伤的体无完肤,可是那么只是把爱情当做是游戏的人,却能够轻易的收获爱情。她不是一个坏女人,从来都不是。她只是想要得到一段属于自己的爱情吧了。

  她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一个人去了酒吧。那样喧嚣的地方,本来不应该是她去的地方。可是那一刻,她就想要将自己掩埋在喧嚣中。她太累了,这些年一个人扛着爱情,走了那么多的路,她是真的累了。她也好渴望有个温暖的怀抱,让她开心了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笑,她痛苦了就能够随心所欲的哭泣。

  她只是一个女人,无论她多么的强大,她还是一个女人。在没有人保护她的时候,她不得不选择坚强的面对。每个人只是看到了她坚强的外表,却看不到她柔弱的内心。她也渴望有人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哄她开心,她也渴望在她买醉的时候,有人能够将她从酒吧里带出去。

  她的要求真的有那么高吗?所以让很多人吓坏了。冷云浩,为什么你就不愿意多看我一眼?我其实可以更爱你的。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用尽生命的全部来爱你。她在那里一个人喝着苦涩的酒液,这样伤心的历程,是没有人愿意跟她分享的。

  舞池里扭动的身躯,那是荷尔蒙宣泄的一种方式吗?她不想起舞,这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一个人撑的太久了,也会有累的时候。她只是想要歇下来,然后一个人静静的在这样的时光里,有一个人守候着自己,过着岁月静好,现世安泰的生活。

  可是,她渴望的那个男人是冷云浩,偏偏他就是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她付出再多,他都不会给予感激。她觉得自己简直是悲催到极致了。为什么每一次用尽身心的爱,都不会得到回报?那些男人到底想要的是什么?难道她给予的都还不够吗?

  泪水一直在流淌,没有人给自己擦拭眼泪,她只是让泪水顺着眼角自然的滑落。那么这就是刻骨民心的痛吧。她多么希翼这个时候,冷云浩能够出现在这里,哪怕他只是看自己一眼,或者第一张纸巾,那么她也会觉得很安慰。

  她可以不与苏洛颜去争抢属于他的爱,但是她渴望那个男人能够给予自己一点温情。只要让她呆在他的身边也可以啊,可是现在,这个男人连让她留在他身边的机会都不愿意给。那么她还要继续守望吗?

  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她就如同那个小丑一样,自己导演自己欣赏?她苦涩的笑,没有人能够看懂。所有人看到的,只是一个孤独的女人蜷缩在墙角,一个人喝着酒,一个人落着泪,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伤悲。

  她很晚才从那个地方离开,有点微微的醉,感觉意识趋于办模糊的状态。她沿着街道一直不停的走着,每一盏灯火都是那么的明亮,可是没有一盏是属于她的。这个城市是陌生的,她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找不到归属感。

  她是不应该属于这个地方吧,所以这里就开始排斥她的存在。但是这里有她一直牵挂的东西,她以为自己只要放下了方逸尘,那么就能够安然的上路,开始属于她的新生活。可是命运让她遇到了冷云浩,她想要不靠近,却又是那么的身不由己。

  这一路撒下了太多的泪水,可没有人愿意为她擦拭。她不知道以后自己会怎么办?一颗心就如同找不到港湾的浮萍,只要起了那么一点风,她就要漫无边际的飘零。脚步是那么的空灵,然而没有人能够读懂她的心事。

  ............

  冷云浩一直都在苏洛颜的楼下徘徊,他知道那个女人定然很伤心,他对她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想要去安慰她,至少应该道个歉吧,可是,她竟然没有勇气出现在苏洛颜的面前。他害怕因为自己的出现,那个女人只会更加的伤痛。

  他爱苏洛颜,这样的心情不管别人是否理解,他从来都不会轻易的否定。他渴望能够跟那个女人一直这样走下去,就算是有一天彼此都老到没有牙齿了,还能够扶着对方的胳膊,一起笑着看夕阳一起笑着看旭日。

  遇到梅晓媛的时候,那个女人醉醺醺的样子,穿着高跟鞋一个人沿着街道朝前走,她是朝苏洛颜住所这个方向走来的。他的心就在这个时候莫名的紧张了。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她是要来伤害苏洛颜吗?

  他有些愤怒,他并不想伤害梅晓媛,他只是希翼这个女人能够离苏洛颜远一点。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他不希翼这个女人将爪牙触碰到苏洛颜的身边。所以,他是带着一丝愤怒走上前去,然后一把抓住梅晓媛的胳膊。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不可以再接近洛颜。你现在就离开这个地方,我现在就给你买机票你离开这个地方。”他是那么的愤怒,一把抓住梅晓媛的胳膊,只是希翼这个人能够从眼前消失。他不想理睬梅晓媛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计要去伤害苏洛颜。

  “冷总,冷云浩,云浩,呵呵,看到你真好。我喝醉了,现在好晕啊,你能不能送我回去?”梅晓媛傻笑着,她是听到了冷云浩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她已经醉了,她想要回到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去,那里能够带给她安全感。

  她满脑子都想着冷云浩的时候,突然看到这个男人,便觉得异常的温暖。所以当这个男人说出那样愤怒的话语时,她丝毫都没有生气。能够见到他就好。她只是想要见到他而已。现在她醉了,她走不动了,她想要这个男人能够送自己回去。

  “你现在就离开这里,立马从我眼前消失,我不想再见到你,以后你要是靠近洛颜,我一定会杀了你。”冷云浩阴沉着脸,继续说道。他不能接受这个女人靠近苏洛颜的事实,无论她是清醒的还是像现在这样醉倒不省人事。

  她定然是痛了,不然的话,不会有那么多的泪水立即就从眼眶里滑落了。他就那么的讨厌自己吗?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他要把她赶到美国去,是不是只有离开了这里,他才会觉得安心?为了保护那个女人,他真的就可以不择手段吗?刚才他说,如果她靠近苏洛颜,那么他就会杀了自己。

  他宁愿杀了她也不愿意让她靠近苏洛颜,他就那么担心自己会伤害到苏洛颜吗?泪水一直不停的滑落,不停的滑落。那样心痛的感觉,却无法得到这个男人的体谅。冷云浩,你真的有那么恨我吗?

  “我不走,我不想走,你又不在那边,我不要离开这里。”她呢喃着,倔强的回应。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她是醉了,意识是变得模糊了。可是她还是清楚自己内心的感受。她不要离开这里,不要失去这个男人所有的消息。

  “云浩,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要离开这里,我不要离开这里。”她斜歪着身子靠近冷云浩,却被他猛的一把推开。脸上带着嫌弃的表情,深深的刺伤着梅晓媛。就在她无依无靠的时候,他连个肩膀都不愿意给她。

  “离我远一点,我不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下次要是让我再看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他冷冷的说道,而后将软弱无力的她松开,失去了支撑的力量,梅晓媛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可是,他说的话竟然是那么的清晰,一直在耳旁不停的回旋着。

  她不想清醒的那么快,但是还是从那种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原来,无论她怎么做,都不会有人喜欢她的。似乎是她的脸上与生俱来就贴上了坏女人的标签。她还渴望着有人来认可她,就算是不认可,也应该给予她一点可怜和同情。

  但是那个男人连同情和可怜都不愿意给,她一下子连乞丐都不如了。她那么可怜,难道他就不应该给予她一点同情吗?她没有渴望一定要得到他的爱,但是她希望他能够在这个时候让她可以暂时依靠一下。但是他抽离的那么快,她华丽丽的就落在了地上。

  望着那个男人决绝离开的背影,梅晓媛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泪水已经落干了,仿佛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疼痛。那么这一次,她不能在这样继续下去了。无论别人怎么想,她都要让这个男人痛苦下去。她要给予他幸福,他不愿意接受,那么这一次,她给予他的痛苦,他不得不去承受。你不是要保护好苏洛颜吗?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你拿什么来保护那个女人。

  她是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那间小屋,漆黑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人孤独而寂寞的声音。她蜷缩在*上,突然觉得心里阴冷到极致。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不需要任何人给予的温暖,她向来都是这个样子的,这个世界只是她一个人的。

  梅晓媛,你可以不需要爱情,你可以不需要任何人来爱你。你一直都属于你自己。这一次,你一样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她蜷缩在被窝里,冷的发哆嗦。现在的她,真的是一无所有了。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情,就如同一个世界的弃儿一样。

  那些旧报纸,她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想必苏洛颜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吧,她一定以为自己一直深爱的那个人是冷云浩。如果那个女人知道自己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的消息,该是多么大的一个笑话?她的丈夫还在监狱里,她竟然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笑靥如花,这是让多少人不得不嘲笑的事实?

  她邪魅的笑了,这样的笑让人看了残忍,但是她还是要这样去做。他不是要保护这个女人吗?那么她就是要去见证这个过程。她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让这个女人不会受到一丁点痛苦。每个人都会自大到以为自己就是耶稣和基-督吧,她笑了笑,将那些报纸一个大信封里。

  苏洛颜还是在生冷云浩的气,他打的电话都被她拒接了。那个男人有什么权利对他大呼小叫,一直说怕她受到伤害,可是这个伤害到底是指什么?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梅晓媛就是伤害的源泉,他是要遮掩什么吗?

  虽然一直都有这样的疑问,可是她并没有问出来。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要好些吧。但是,她接受不了那个男人对自己大呼小叫。她不愿意见冷云浩,也知道那个男人每天都会在楼下守候,可是心头的怨气就是不易消解。

  林曦还是按照冷云浩的指示做事了,她并不喜欢梅晓媛,自然是不会让苏洛颜接触到那个女人的。好在苏洛颜这几天心情也欠佳,只是一个人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上去让人心疼,但是这副样子总比出去碰到梅晓媛要好许多。

  两个人都窝在屋子里,她继续看着偶像剧,而苏洛颜则在自己的偶像剧里痛哭流涕。这就是命运吧,每个人都会在故事中找到一些共鸣,或感动,或伤悲,那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不一定要跟其他的人分享。

  林曦出去买东西的时候,苏洛颜还是在卧室里蜷缩着,她已经大半天没有走出好卧室的房门了,冰箱里没有任何吃的东西了。林曦看偶像剧的时候是一定要吃点零食的,现在没有零食相伴,那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感觉,会让一个人备受折磨。

  林曦出去的时候,梅晓媛正好在路口看到了她的身影,她原本是想要将这封信从邮局寄到苏洛颜的住处的。现在林曦离开了,她倒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梅晓媛的嘴角挂着笑容,而后便朝那个地方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房门关闭着,她从门缝里将那封信塞了进去。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倒是担心林曦回来会把这封信收起来。于是则赶紧敲了几下门。她是要提醒苏洛颜收取这封信。听到屋里传来脚步声,梅晓媛赶紧朝楼梯上跑了几步,将自己躲藏起来。

  林曦离开的时候,苏洛颜其实是知道的。她只是懒懒的不想动,就想整个人都窝在被窝里,似乎那才能够带给她温暖。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她以为是林曦刚才出去的时候忘了带钥匙,自己虽然懒得动,但还是起*朝门口走去。

  打开房门的时候,外面并没有任何人,她嘟囔了一句,然后关门准备离开。可是就在脚边的位置,躺着一个牛皮袋子,收信一栏竟然写着她的名字。第一反应,她以为这是冷云浩的把戏,这个男人应该是没事干了吧,得罪了她,就想耍这种把戏想跟她和好?

  心里多好还是有点安慰的,就算一直都没有理睬她,可是她还是期待着他过来骚扰。如果一个男人连骚扰都不愿意了,那么他们两个人之间恐怕也就没有交集了。拿着那个牛皮袋子,苏洛颜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很想看看,冷云浩到底有什么话要跟她说,那天他是不该冲她发火的,可是后来她不也是发脾气了吗?他还道歉了,而且这几天以来,一直都是积极的想要缓和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她不是感觉不到他的诚意,只是自己一直都在固执的不愿意去靠近。

  只是打开牛皮袋子的时候,苏洛颜却诧异了,袋子里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情书,只有一张旧报纸。她不知道冷云浩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那张旧报纸是一年前的东西,难道冷云浩在这个上面还留有什么东西吗?

  可是,就在报纸的mg娱乐场www4355com,她看到了自己的照片,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副忧郁的样子,仿佛是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一样。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婚纱,很美,可是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流泪。而她身旁站着的男人,玉树临风,跟冷云浩一样的俊美,可那张陌生的容颜,却让人陷入到惊愕之中。

  “方氏集团总裁方逸尘与苏洛颜小姐喜结连理”,当这样一个大标题出现在苏洛颜眼前的时候,她忍不住嘴巴惊讶成了椭圆。方逸尘是谁?为什么她会跟这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男人结婚?许多问号一下子涌入到苏洛颜的脑海中。

  这是一年前的事情,时间就是定格在一年前,那个时候的她还没有失去记忆,她竟然在一年前就结婚了。可是她跟冷银行到底是什么关系?他说他们以前一直很深爱,如果真的如他所说,那她为什么会跟别的女人结婚?

  她愣在了那里,只觉得心脏剧烈的跳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不再她的掌控在之中。冷云浩口口声声说怕她受到伤害,是不是就是怕她知道这些事情?可是这些事情原本就发生在她的身上,她为什么就是不能得知?她已经结过婚了,而且是跟另外一个男人,这是让人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啊。

  可是,那个男人现在在哪里?他们为什么会结婚?她一直对很信任冷云浩,他说他们之前就很相爱,所以当她忘记一切的时候,会觉得他很熟悉,她当时是真的相信了,以为这就是誓死不渝的爱情。可为什么现在想一想,竟然觉得是个骗局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所有人都对她隐瞒了过去。她又仔细的看了一下那张图片,确定那个女人就是自己。那是一年前的苏洛颜,一年前的苏洛颜嫁给了别人。她突然泪眼汪汪,觉得自己委屈到了极点。

  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可是没有一个人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跟这个男人还是保持着婚姻关系吗?她突然很想很想找回那些失去的记忆。就算是过去很残酷,就算是知道真相会很痛苦,可是总比这样自欺欺人的一直下去要好许多。

  她嚎啕大哭起来,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她什么都不知道,以为自己是冷云浩的最爱,他们两个人应该是从一开始就走到现在了。她渐渐的明白了,为什么冷云浩的母亲会不喜欢她。她一直以为是她不够优秀,现在倒是明白了,因为她已经结婚了,她是别人的妻子了。

  冷云浩是那么优秀的男人,他不应该跟一个有夫之妇的女人在一起的。可是,可是这一切,为什么就不能告诉她?所有人都找借口骗她,那么能够一直骗下去也好,可为什么还是要让她知道?

  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在这里傻傻的哭泣,根本就没有用处,她一定要找冷云浩问个清楚,要让那个男人说明给她听,他不是说他可以保护好她的吗?那么现在,她只是要知道真相,他能不能做到?

  她从*上爬起来,胡乱擦了一把被泪水掩盖着的脸,一个人踉跄着朝外面走去。没有换衣服,就胡乱了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她必要要知道真相,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如果她是有夫之妇,如果那个男人还存在,那么她愿意接受*的惩罚。

  这一切是不是太荒唐了,仿佛偶像剧里的事情就发生在她的身上一样,她以为最美好的东西,到后来才发现,原来只是一个骗局罢了。没有人告诉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她一个人傻傻的以为那就是幸福。

  她套了一双鞋就朝外面走,可是整个人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脑子里乱糟糟的已经处于不清晰的状态。这样的真相,能够让一个还憧憬着幸福的人立马跌入到地狱里。现在的苏洛颜就是在地狱里,一个人苦苦的挣扎着。

  林曦拎着一大袋子零食从超市里出来,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整个采购过程。这几天她跟苏洛颜的干粮是有了。那个冷云浩不是每天对会来守候吗?如果在守候的过程中能够把干粮的问题也解决掉了,那才是最实在有用的办法。

  她一边在脑海中回放着刚才看过的偶像剧,一边漫不经心的往前走,远远的就看到了苏洛颜的身影,她手里拿着一个牛皮袋子,穿着睡衣睡裤,头发乱糟糟的朝这边走了过来。这个女人竟然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而且还是这样的不修边幅。

  “洛颜,你到哪里去啊?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林曦大为吃惊,立马就朝苏洛颜跑了过去。她是越来越受不了苏洛颜跟冷云浩两个人互相折磨的这种剧情了。两个人谈了个恋爱就好好的谈难道不行吗?非要将彼此折磨的体无完肤?

  苏洛颜听到林曦的声音,愣了一下,停下了继续前行的脚步,她根本就没有理睬自己到底是穿着什么,她只是想要找个人告诉她真相。那些发生在过去的事情,她不是没有参与,她只是暂时不记得了而已,她需要有人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曦,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不是结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脸上再次弥漫着泪水,只是两只泪眼婆娑的眼睛则充满希翼的盯着林曦。这个女人不是跟自己很要好吗?那么她一定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

  她期盼着林曦能够告诉她真相,她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所有人都觉得隐瞒这些事情对于她来说是个好事,但是她不能一辈子都是这样掩耳盗铃的生活下去。她哭的那么伤心,梦幻般的的爱情顷刻间就破灭了。

  林曦只是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过去发生的事情,她是全部都知道的。可是冷云浩已经一再的强调,不要告诉苏洛颜那些痛苦的记忆。她知道苏洛颜一定很渴望知道真相,然而真相是那么的残酷,她能够接受吗?

  “洛颜,你到底是怎么呢?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是梅晓媛吗?”林曦没有立即回答苏洛颜的问题,她不会把过去的事情告诉苏洛颜,不会让她知道自己经历了那么痛苦的事情。她是结了婚,而且还跟那个男人生了孩子。

  “你告诉我真相好不好?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方逸尘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跟他结婚?我跟云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在骗我对不对?”苏洛颜一把抓住林曦的胳膊,那么多的疑问一直都在她的脑海中盘旋,如果不知道真相,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继续活下去。

  “洛颜,你不要问了好不好?过去发生的事情,你既然不记得了,就让她过去好吗?云浩是真的很爱你,这一点你是知道的。不管是谁告诉你的,我都希翼你不要去相信。”林曦只能够这样安慰苏洛颜。

  她知道苏洛颜早晚有一天会知道这些事情,可没有想到苏洛颜的反应是这样的剧烈。方逸尘的事情她是不会告诉苏洛颜的。一直以来,她似乎忘记了苏洛颜失去记忆的事情,她就如同回到了单纯的年代,你看不出她脸上有任何伤悲的表情,那么沉重的眼眸,也开始变得清澈起来,这个样子的苏洛颜,让每个人见了都觉得喜欢。

  可是,可是现在有人将过去的事情翻弄出来了。而且还把那个该死的方逸尘扯了出来,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跟苏洛颜的名字呆在一起。他就是该千刀万剐,如果不是那个男人,那么苏洛颜一定不会受到这么多的伤害。

  “我已经结婚了是不是?我已经结婚了,可是你们都不告诉我这个事实,我现在算是什么?我是有夫之妇,竟然跟冷云浩在一起?林曦,你是我最好的姐妹,可是连你也欺骗我,你知不知道,当我现在想起自己跟冷云浩去见他的母亲,这是多么羞耻的事情。”苏洛颜哭的是那么的伤心。

  一时间林曦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她是跟苏洛颜是最好的姐妹,她应该告诉她之前发生的事情的,而不是一直对苏洛颜隐瞒。现在看着苏洛颜如此的痛苦,她心里充满了歉意。她不该跟冷云浩合伙起来欺骗苏洛颜的。

  “洛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隐瞒这些事情的。大家只是希翼你能够快乐一点,你不要在意之前发生了什么好不好?”林曦苦苦的恳求着苏洛颜,看到自己的好姐妹痛苦成这个样子,她心痛不已。

  “我要去找冷云浩,我一定要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洛颜突然伸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她知道自己继续问下去,林曦一定不会告诉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她要去问冷云浩,要知道自己之前跟他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交集。

  “洛颜,你不要去,不要去找云浩,过去的事情就当它过去了好不好?”林曦听到苏洛颜要去找冷云浩,立马开始阻拦,如果苏洛颜出现在冷云浩的面前,她一定会要冷云浩告知她发生的事情的。

  苏洛颜此时的倔强劲却开始萌生了,她根本就不会理睬林曦的阻拦,她一把推开林曦,头也不回的就朝前走,在路边的位置拦了一辆的士,什么也不管的就去找冷云浩了。林曦拎着一大袋子的零食站在那里,一时间慌乱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然后立马拨通了冷云浩的电话,她要告诉冷云浩现在发生的一切。电话在几秒钟之后接通,当冷云浩听闻这件事情的时候,心立马就紧锁了起来。他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是梅晓媛干的。

  挂断电话,他站立在高大的落地窗前,脑子里开始乱成一团,看来他真的是低估了梅晓媛的能力,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将一张旧报纸寄到了苏洛颜的面前,就能够让她的世界彻底的颠覆。

  他一直想要保护苏洛颜,希翼她永远都不要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可是,他那么简单的想法,最终还是落空了。

  ............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