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颓然退出

颓然退出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4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40

  

  他想要跟苏洛颜求婚,哪怕这个女人没有解除之前那段婚姻关系,他都想要给苏洛颜一个美好的开始。这是他曾经欠下的,那个时候他就应该做这件事情,但是一直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觉得不能再继续拖下去了,否则的话,他根本就不能原谅自己了。

  戒指很久之前就买好了,一直都珍藏在那里,安排好苏洛颜之后,他便匆匆的朝家里赶。那种激动的心情,一直在心间萦绕着,原来爱一个人,你只是简单的希翼她能够幸福。他想要苏洛颜幸福,至少要看到这个女人笑口常开。

  再次出现在苏洛颜房间的时候,屋子里只剩下苏洛颜一个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林曦已经回去了。隔着一扇门,看着病*上蜷缩着苏洛颜,他心底的爱恋再次涌动起来。手触碰到把手的时候,能听见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苏洛颜还没有睡着,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一旁安睡的毛毛的身上,那个可爱的孩子,此时睡的正酣。她伸手抚摸一下毛毛红润的脸颊,心底浓浓的爱意就开始泛滥了。过几天吧,过几天她就能够带着这个孩子离开了。她看了很长时间的风景,想要记住这座城市,可这座城市太厚重了,给了她那么多刻骨铭心的记忆。

  “洛颜,还没有睡吗?”冷云浩推开那扇门,出现在苏洛颜的面前,没有玫瑰花,这样的求婚会不会显得简陋了一点?但是他愿意拿出一颗真心来,让这个女人感受自己的爱。他不擅长说甜言蜜语,但是他愿意用一生的行动来让这个女人感受自己的温暖。

  苏洛颜抬头看了冷云浩一眼,目光清冷,表情也是淡淡的。看到这个男人每天奔走在这里,她心里更多的是内疚。她是知道他的心思,可是她做不到。明明是爱,但是就是说不出来。她不敢靠近,也没有力气再往前走一步。

  “洛颜,嫁给我好不好?求求你嫁给我。”冷云浩突然单膝跪地,从衣兜里掏出一枚戒指,尤其激动,他的手指有些颤抖。他定定的看着苏洛颜,期盼着这个女人能够立即答应。苏洛颜有些傻了。这一刻似乎在很久之前有过期待,可是,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她好似看透了一般。

  她是有夫之妇,方逸尘已经明确表态,绝对不会跟她离婚。那么她除了远走高飞之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她不想去伤害冷云浩,他还有大好前程。一个优秀的男人,是不会缺少女人,也不会缺少爱情的。她想,只要冷云浩愿意,他一定能够看到更美的风景,不用在这里继续逗留。

  那枚钻戒真美,她很想微笑着承接,可她听到内心有个声音告诉她,苏洛颜,你不可以这样自私。是的,她不能那么自私了,不然带给冷云浩的只能是伤害。所以,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淡淡的笑了。

  “云浩,谢谢你,我已经结婚了。”她说的很轻,可是内心却是沉重,这个事实她不愿意相信,但是却*裸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双手蜷缩在被窝里,紧紧的攥成拳头,是不是只有这样,才能够压抑住心痛?

  “洛颜,我知道,我可以等。你可以现在不用答应嫁给我,但是一定要给我机会好不好?我真的很爱你,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我不想跟任何女人结婚。”他说的深情款款,热烈的眼神就那么望着苏洛颜。

  如果说爱情里存在乞丐的话,他宁愿成为那个让所有人都觉得诧异的乞丐。他只是想要保护这个女人,想要将自己的爱恋传递给苏洛颜。其他的,所谓尊严,所谓面子,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虚构。

  “谢谢你了,我困了,毛毛也要睡觉了。早点回去吧,以后不用每天都来这里。”她将头别过去,压抑着眼底的泪水不要翻腾。那么爱,可是还是要拒绝。她不够绝情,却学着说出绝情的话语。

  冷云浩就一直跪在那里,长时间的凝望着苏洛颜,她的目光落在窗外,就算是回来,也会投射到毛毛的身上,他在那里,仿佛是空气一般。她根本就看不到。他原本以为,她应该会有所触动的,可是,她竟然冷淡到如此的地步。

  他心痛,就算是她现在不能答应嫁给他,那么至少应该给他一个守护的机会,这样他还能够看到希翼。可是现在,她那么坚定的拒绝了他。他不知道该如何收拾自己的心情,应该不要这样沮丧的,应该不要这样伤痛的。爱一个人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有时候会缺乏勇气。他缓缓的起身,将那枚戒指攥在掌心,钻石的棱角一直刺痛着心脏。

  他好像很累一样,拖着沉重的腿慢节奏的朝外面走去。落寞的背影在苏洛颜的眼底化成一道氤氲不散的风景。她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而后终于忍不住泪眼汪汪。她伸手捂住嘴巴,压抑着哭声,担心被冷云浩听见。云浩,对不起,对不起,我很爱你,但是我不能嫁你。

  他颓然的退了出去,在她的世界里,他随时都有可能被驱逐在外。这一点,他是清楚的。她总是轻易的就关上了那扇他能够开启的房门。无论他在外面等候多久,无论他有多么的渴望能够走进她的世界,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枉然。

  沈玉卿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就要出院了,让她颇为惊讶的是,在这一个星期里,冷云浩起初还过来看望她一番,可是到了后来,竟然从来都没有踏入到她的病房里。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她不能接受在她生病的时候,自己的亲生儿子竟然不在身边。

  “杰森,冷总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出院的事情,是杰森过来办理的。沈玉卿有些失望,她给冷云浩打过电话了,让他过来接自己出院。原本以为冷云浩答应的事情一定能够办到。可是这个男人最终将这件事情交给了杰森。

  “冷总最近确实很忙。夫人您就体谅一下总裁吧。”杰森微笑着说道,手脚麻利帮助沈玉卿将东西收拾好。他不会在沈玉卿面前说三道四。这是作为一个下属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他知道沈玉卿对冷云浩的爱,也能够体谅这份爱的沉重。

  “真的有那么忙吗?我好歹也是他母亲,出院这么大的事情,他都脱不开身。万一哪天我要是死了,他岂不是也在忙?”沈玉卿赌气一般说道。人到了老年的时候,特别的缺乏安全感。尤其是现在,当沈玉卿的社交圈子越来越小,她自己的儿子又没有将全部的心思放在她的身上,难免她会产生一些多余的想法。

  “夫人,总裁不会这样对您的。您放心就是了。总裁这几天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才会派我过来接您回家。”杰森扶着沈玉卿从医院里朝外走去,沈玉卿只是沉默了,说道对于冷云浩重要的事情,那么必然是跟苏洛颜有关的。

  对于这件事情,她一直头痛不已。心底里希翼冷云浩能够理智一点,不要与苏洛颜继续纠缠不清了,可是冷云浩的倔脾气一上来,是任何人都无法劝住的。她很担心冷云浩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劝过他好几次了,都没有任何的效用,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如果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那么这就算是冷云浩的命吗?这个念想在脑海中只是一闪而过,而后就烟消云散了。作为母亲,她是不应该这样想的,她要相信自己的儿子才是,可是内心里的那种担心一直都存在着。

  车子启动,平稳的从医院的大门口向外滑行,可就是在这一刹那,沈玉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刚才心中所想的冷云浩。他紧蹙着眉头朝里走去,手里拎着一个饭盒。她盯着那个欣长的身影,心底的难过就浓郁了几分。

  她在医院里呆的这段时间,冷云浩只来看过三次,她所有的起居生活都是特护过来照顾的,而冷云浩偶尔过来也只是坐一坐,鲜少跟她说话。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拎着饭盒,这是要给谁送饭呢?

  她知道要是问杰森,一定不会知道答案,但是她要是想要知道答案,一定会非常简单。回到冷宅之后,杰森就离开了。沈玉卿给林家老爷子打了个电话,都是老朋友,彼此寒暄一番之后,她从林家老爷子那里得知了林曦的电话。

  她是认识林曦的,那个女孩子小时候十分的可爱,年纪大了些,倒是身上多了些戾气,这都是没有母亲教育的结果吧。她想了想,还是将电话拨打到林曦那里了。现在想要知道苏洛颜的消息,她只能够通过这种方式。

  “林曦啊,我是沈阿姨。”沈玉卿拨通电话之后,立马就自报家门了。她声音里透露出慈祥,那头的林曦见到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时也是大吃一惊。她正在往医院去的路上,没有想到沈玉卿竟然给她拨打电话。

  “阿姨好,您找我有事吗?”林曦小心翼翼的说着,冷云浩的母亲将电话打到她这里来,肯定是跟冷云浩有关吧。她满脑子都想着要如何回答沈玉卿的问题,也在心里猜度着沈玉卿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果然如她所料,沈玉卿的话题与冷云浩有关。

  “哦,我就是联系不上云浩,今天我出院,他说过来接我,现在还没有来,所以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云浩现在在哪里。”沈玉卿语气里带着一点焦急,脸上却是云淡风轻。想要欺骗住林曦这样的黄毛丫头,这岂不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吗?

  “哦,阿姨您生病了啊?云浩现在也在医院里,您是哪个医院,要不我过来接您?”神经大条的林曦,立马就跌入了沈玉卿的陷阱里,她将冷云浩的行踪开始一点一点的暴露给了沈玉卿。知道自己的儿子去了医院,确定这件事情后,沈玉卿的心倒是淡定了一些。

  “他去了医院,看来是过来接我的。嗯,林曦,没事了,我再等等看,可能他一会儿就要来了。”她假装客气的推辞,继续使用这种方式套取林曦的话。她知道这个女孩子是没有心机的,过不了多久,林曦定然会将事情全部说出来的。

  “阿姨,还是我过来接您吧,洛颜出了车祸,云浩在那边照顾洛颜,可能一时半会过不来的。”林曦立马就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沈玉卿。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心理,在老人面前就很容易显露出孩子的本性?

  “哦,洛颜出车祸了啊?这么严重的事情。那算了,我还是自己回去吧。谢谢你了,林曦。”沈玉卿说的极其有理,在挂断电话的时候,林曦倒是觉得苏洛颜真是好福气,能够碰到沈玉卿这样好脾气的婆婆。

  于是,三天后,当冷云浩因为企业有事没有出现在医院的时候,沈玉卿却出现在这里了。她拎着一个花篮,一身华丽的出现在苏洛颜的病房里。林曦见了,自然是识趣的找了个借口出去了。现在苏洛颜跟自己准婆婆在一起,她呆在这里纯属捣乱。

  “阿姨,您来了。请坐。”苏洛颜眉眼疏离的说道,她始终都是淡淡的表情。沈玉卿进来的时候,林曦已经给她到了茶水。她也没有说什么,脸上看不出是什么反应。就在离苏洛颜不远的地方做了下来。

  沈玉卿很长时间都没有做声,她只是静静的打量着苏洛颜。退却了那些浮华,这个女人就如同普通女子一样。她实在是太普通了一点,眉眼淡淡的。相书上说这种人是薄命人,没有福气享受到舒适的生活。

  无论从哪种角度来看苏洛颜,她都不是冷家理想的媳妇儿。如果说这个女人没有结婚生子,那么她倒是可以什么都不管,毕竟冷云浩喜欢她。但是现在,她有了婚姻,而且还没有解除婚姻关系,这个时候跟冷云浩在一起纠缠,要是被外界人知道了,这算是什么。

  “你还好吧?没有什么大问题吧?”沈玉卿淡淡的问道,并不是关心,好像就是随便说几句话一样。她不关心苏洛颜到底怎么样。这个女人若是出了大事,她想最痛苦的人肯定是冷云浩。那是她辛苦拉扯大的孩子,可现在却把一颗心放在另外一个女人身上。

  如果说婆婆与未来的儿媳之间有一场争夺战,那么她是真的不屑与这个女人争夺,如果她优秀一点,如果她出色一点,那么她定然会放心的将冷云浩交付在这个女人的手里。然而,苏洛颜不配,她从骨子里都已经注定了配不上冷云浩。

  “没事的,一切对很好。谢谢您的关心。”苏洛颜仍旧是礼貌的语气。面对沈玉卿,她知道这个女人的心思。在她与方逸尘结婚后,她曾经来找过苏洛颜一次。那一次,沈玉卿以一个母亲的口吻央求她,求她放过自己的儿子。

  那个时候的苏洛颜,痛的只剩下撕心裂肺,但是她一直都压抑着。没有什么比一个母亲的恳求更能够打动人心。她没有想过要与任何人争抢东西,哪怕是冷云浩。她爱这个男人,但是更希翼他能够幸福。

  “毛毛还乖巧吧,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长大了不少。”沈玉卿将目光落在苏洛颜身旁的孩子身上。她见过毛毛一次,第一感觉就发现这个孩子与冷云浩有几分相似,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将这个心思说出来。

  “嗯,很乖的,也不哭闹。现在已经长了五颗牙齿了。”一说起自己的孩子,苏洛颜的脸上就显露出母亲的光辉。这是她唯一的骄傲,也是她唯一感到庆幸的事情。如果这个孩子没有生下来,她一定会悔恨的。

  “是啊,孩子都是母亲心头的肉啊。”沈玉卿发出这样一声感叹,而后就保持了沉默。接下来她要说的话,苏洛颜是能够猜出来的。她将话题引述到孩子的身上,不就是想要跟她说一说冷云浩的事情吗?

  她还记得上一次自己傻乎乎的去见沈玉卿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沈玉卿对自己是客气到极致了,那种客气让她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张力,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走进冷家。那么就没有必要继续伤害冷云浩。

  她想要她要说的话,沈玉卿应该是满意的,在冷云浩提出求婚的时候,她拒绝了那个男人的请求。不被祝福的婚姻永远都是痛苦的。她不要让冷云浩陷入到这种痛苦之中。她没有解除婚姻关系,但是接下来她要做的,就是让这段婚姻关系永远不存在。

  她只是将目光落在毛毛的身上,小家伙睡的正酣,小脸红扑扑的,让人见了就忍不住喜欢。她从来没有告诉冷云浩这个孩子的身世,所以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当了父亲。

  ............

  苏洛颜的沉默,让沈玉卿敏感的察觉到自己不需要费多大的功夫已经将想要说的话题牵引出来了。如果不是冷云浩,她想自己没有可能认识这个女孩子的。第一次见到苏洛颜的时候,是在苏家的家宴上,那个时候冷云浩与苏若琳还在一起。

  她清楚的记得这个孩子,天生就带着一股冷漠,将所有人都拒绝在自己的身外。那个时候的苏洛颜,是值得每个人吝惜的。她才不过二十二岁,就遭遇了牢狱之灾,不管是冤屈也好,还是说真实的也罢,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

  那个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孩子竟然会跟自己的儿子有任何的瓜葛,她期盼的只是一种平静的生活。人到了年纪,唯独希翼家和万事兴。然而,所有的事情在她出了车祸之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洛颜,你是聪明人,一定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我也不想跟你兜圈子,你我都是做母亲的人,请你体谅一下做母亲的心情好吗?”沈玉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了。她没有那么大的闲工夫要与苏洛颜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兜来兜去。

  冷云浩是她的儿子,她现在不希翼苏洛颜跟冷云浩继续交往下去,她要干涉终止这段关系。宁愿看到一个男人伤心,她也不要看到冷云浩毁灭。她已经这把岁数了,在这个世界上剩下来的时光越来越少,她唯独希翼的就是冷云浩能够更加强大的生活下去。

  “阿姨,您放心就是了。我不会牵累到云浩的。虽然我很爱他,但是我知道大家两个人是不可能有交集的。之前失去记忆之后我做了很多的傻事,如果有冒犯您的地方,还希翼您能够见谅。”苏洛颜深呼吸一口,心底已经冰凉一片。

  她不是没有痛苦,让她放弃冷云浩,就如同要在她身体上去除一块肉一样,她疼痛万分,可还是必须地接受这个事实。她知道沈玉卿瞧不上她,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漂亮的外表,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她都不能够给冷云浩提供帮助。

  她这样的女人,对于冷云浩来说,永远都是一个负累,她只是贪婪的享受着冷云浩提供给自己的生活,却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他的痛苦之上。她不是不想嫁给这个男人,那种强烈的*一直对在啃噬着她的心。

  但是她不可以那么自私的,爱一个人,最大的成全就是希翼他能够幸福,哪怕这种幸福不是自己给予的。沈玉卿来找她的时候,她已经料定了沈玉卿想要说的话,所以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准备的。所以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讶。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