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方逸尘,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方逸尘,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10004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42

  

  “苏小姐你是聪明人。我也是万不得已,我只有云浩一个孩子,云浩的爸爸去的早,这些年云浩也吃了不少苦。如果他是生在平常家庭,那么我倒是可以不用草这么多心。但现在情况是,冷家的脸面还是需要有的,外界如何说云浩,你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做母亲的,怎么能够置之不理?”

  沈玉卿最近是听到一些闲言碎语,她原本以为冷云浩可以对这些事情有点反应的,但是冷云浩没有。他对所有的事情都不在乎,只是心里想着这个女人。她又急又气,万般无奈之下,她只能够求苏洛颜选择放手。

  “嗯,我知道的。阿姨,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以后我不会让云浩这样了。您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苏洛颜淡淡的说道,可是手心已经开始冰凉。她来处理这件事,到底该如何处理?自始至终她除了想到一走了之之外,她还能够想到什么呢?

  沈玉卿沉默了,苏洛颜的态度让她有些意外,她以为这个女人已经会纠缠不清的,一定会选择不放手的。但是苏洛颜现在说的每句话,都让她接下来不知道如何言语。就在这个时候,毛毛醒了,睁大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苏洛颜。

  “苏小姐,我可以抱抱这个孩子吗?”沈玉卿突然起身朝苏洛颜这边走过来,毛毛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着实可爱,让每个见了的人都忍不住想要抱抱他。他是结合了苏洛颜与冷云浩全身的优点,见到沈玉卿伸过来的手,毛毛没有丝毫的胆怯。

  苏洛颜还是将毛毛递到了沈玉卿的手里,抱着这个小不点,她心底涌起了很多的东西。这个孩子现在越来越像冷云浩小时候的样子了。很多时候,她都忍不住想要问苏洛颜一句,可是这个女人明明那个时候已经嫁给了方逸尘,算算日子,也是差不多的。

  她很怕是自己多想了,毕竟经过了那么长时间,她可能是太爱冷云浩了吧,见到每个小孩子,都忍不住想起他小时候的样子。这是一个母亲正常的心理,难道不是吗?

  “洛颜,我可以冒昧的问一句话好吗?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沈玉卿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句,她抱着毛毛轻轻的拍打着,两只眼睛锐利的盯着苏洛颜。既然这个念头已经在脑海中萌生了,她觉得自己还是问出来好一些,这对于她还是苏洛颜都是有好处的。

  “您问就是了。”苏洛颜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她只是盯着毛毛,那是她全部的希翼。在那个孩子身上,她仿佛看到了明天一样。她要离开这里,要逃离冷云浩的磁场,这些日子,她已经开始悄悄的安排所有的事情了。

  “毛毛跟云浩到底是什么关系?”沈玉卿突然开口问道,苏洛颜就在这一瞬间愣住了。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来没有人问及过毛毛与冷云浩的关系,但现在这个女人双目炯炯的盯着自己,想要知道毛毛跟冷云浩的关系。

  “毛毛和云浩很投缘,但是绝对没有血缘关系。如果很多年之后他们能够相见的话,我希翼他们能够成为好朋友。”苏洛颜仍旧是淡淡的语气。她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心情该用什么来形容,那种疼痛,那种慌张,没有人能够代替她来承受。

  “洛颜,你告诉我实话好不好?毛毛跟云浩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我对比了他们两个人的照片,真的很像,你告诉我,毛毛是不是云浩的孩子?”沈玉卿咄咄逼人的问道。对于这件事器,她是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的。

  苏洛颜沉默了,她当然发现了毛毛与冷云浩的相同点,可是,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器。“可能是毛毛跟云浩在一起呆的时间久了吧,毛毛不是云浩的孩子。”苏洛颜斩钉截铁的说道。该是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将这个事实隐瞒住啊。

  “毛毛一定是云浩的孩子,我是看着云浩长大的,对云浩小时候的样子记得很清楚。洛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沈玉卿继续逼问道。这一下子,使得慌张的苏洛颜真的找不到继续说下去的理由了。

  “是的,毛毛是云浩的孩子,但是他现在姓方,所以阿姨您不用担心,他现在是方家血脉,跟冷家没有关系。”苏洛颜想要掩饰住自己的情绪,可是这样的心情,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掩饰住呢?她无数次的告诉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告诉任何人毛毛的身世,就连林曦,她都隐瞒了。

  “苏小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年云浩只是去了一趟美国,为什么回来之后你就嫁给了方逸尘,而且还告诉云浩说你打掉了孩子?”沈玉卿蹙紧眉头,对于这些陈年旧事,她一直记得很清楚。她记得那个时候冷云浩告诉她这些事情的时候,痛苦的满脸都是泪水。

  “当年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云浩。我没有想过要牵连他,我只是想要让他过的幸福一点。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错。”苏洛颜垂下脑袋,如果能够再次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她一定不会放弃冷云浩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才使得逸尘对云浩做那些事情?”沈玉卿的深情开始变得有些复杂了,她知道冷云浩与方逸尘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如果苏洛颜在那个时候选择的是另外一个男人,她还能够理解。可是苏洛颜偏偏选择的人是方逸尘,结果去促使冷云浩与方逸尘两个人反目。

  她并不愿意看到两个男人两败俱伤的局面,而且这个局面还是由另外一个女人造成的。都说是红颜祸水,她忍不住摇了摇头。对于这些事情,沈玉卿是怎么都无法理解的。她一直单纯的以为,当年苏洛颜的离开,只是一种被迫无奈。

  “对不起,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对不起,是我害了逸尘跟云浩。”苏洛颜只是不停的说着对不起,她从来没有想过伤害任何人,可是面对已经造成的伤害,她真的只能是保持沉默了。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特别的普通,是冷云浩让她感受到生命的幸福。

  当她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她就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就跟垃圾一样,随时都会被人抛弃,是冷云浩教会了她要积极的面对生活,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最终却害了这个男人。她可以一个人承受所有的痛苦和罪责,却不忍心看到这个男人伤心。

  “好吧,事情已经发生到这种地步了,你也知道逸尘已经毁掉了,作为母亲,我不能忍心看到自己的儿子也被毁掉了。苏小姐,手下留情。”后面一句话,沈玉卿说的很重。甚至苏洛颜能够从她的话里听到一点怒火。

  看到别人家的儿子沦为阶下囚,每个母亲都会忍不住担心自己的儿子。让方逸尘进入监狱的那个人是苏洛颜,那么她是不是也要让冷云浩身败名裂才会善罢甘休?

  ............

  手下留情,这是一个母亲的祈求。苏洛颜知道,她再也没有任何退路了。这一次,她是一定要离开这里了。她不要给任何人造成麻烦,不要让任何人因为她陷入到痛苦之中。如果爱情是一种掠夺,那么她一定不要将这样的伤痛强加给冷云浩。

  “您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不会让您失望的。”苏洛颜深呼吸一口,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她知道自己不可以继续这样任性下去了。原本还想着晚一点离开,现在,她觉得行程应该提前才是。

  沈玉卿起身离开,正要拉开那扇门,房门从外面推开了。冷云浩站在那里,一脸的冷峻。刚才苏洛颜跟沈玉卿的对话,他已经全部都听到了。这样的震惊让他一时间脑子里都是空白。他已经将毛毛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现在,却知道这个孩子本来就是自己的骨肉。

  他曾经一次次的认为苏洛颜打掉了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爱情结晶,现在才知道,她是顶着多大的压力才把这个孩子生了下来。很多事情,他不曾想到的,现在全部都已经发生了。他还责怪过这个女人不该跟方逸尘结婚,原来一直以来都是他不懂得。

  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原来都是为了自己,而他竟然浑然不知,还天真的要把这个女人的幸福交付到另外一个男人的心里。他没有将目光落在沈玉卿的脸上,而是直直盯着苏洛颜怀里的孩子。那是他的亲生骨肉,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找到了延续的血脉。

  “洛颜,毛毛是我的孩子,对不对?毛毛是我的孩子,对不对?”他喜极而泣,泪水顺着眼角滑落,那样激动而伤痛的表情,沈玉卿看了一眼,最终只是叹气离开。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还能够说什么,冷云浩已经走火入魔了。

  苏洛颜只是沉默着,她没有想到冷云浩已经听到了这个事实,她想要掩饰已经来不及,他俯身将毛毛抱在怀里,亲吻着毛毛可爱的脸蛋。这是他的儿子,这是他冷云浩的血脉,他激动的抱着毛毛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洛颜,我要跟你结婚,无论如何我都要跟你结婚。大家已经有孩子了,我不能让毛毛没有爹地。”冷云浩一边在屋子里走动,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在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什么,只能想到这一点。

  他一定要给苏洛颜一个满意的婚姻,这个女人为他吃了太多的苦。他一直都误会了她,不曾理解这个女人对自己沉重的爱。现在,他终于懂了,他不想在这样继续蹉跎下去,让她陷入到更加痛苦的境地。

  苏洛颜只是默默的落泪,这是她原本想要看到的画面,一家三口能够和睦在一起相处,那样的温馨,能够让每个人都觉得心底暖暖的。她想要的生活从来都不是那么的难,可是近在咫尺,却又仿佛是远在天涯一般。

  “洛颜,大家结婚好不好?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一切都由我来安排,大家早点结婚好不好?“冷云浩抱着毛毛突然凑近,一脸认真的冲着苏洛颜说道。求婚的时候被苏洛颜拒绝,他一直都很担心,害怕自己与苏洛颜再也没有那样美好的缘分。

  但是现在,这一切仿佛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一般,他感觉心底暖暖的,他恨不得想要告诉全世界,他冷云浩此时此刻有多么的幸福。可是,他在苏洛颜脸上看到的却只是逃避,她到底是在逃避着什么?

  “云浩,不要逼我好吗?大家两个人是不可能的。毛毛生下来是一个错误,这个错误由我一个人背负就可以了,我不想你也跟着牵连进来。“她摇着头说明道,刚才沈玉卿的话再次在她的耳旁响起,她不能再继续这样牵累他了。

  “洛颜,毛毛是大家的孩子,怎么会是一个错误呢?如果他是一个错误,我心甘情愿与你一起承担这个错误。洛颜,是不是我妈妈跟你说什么呢?你告诉我好不好?”冷云浩一眼的心疼,他知道苏洛颜凡事总是为别人着想,很少为自己去想一想。

  “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到这里来看看毛毛,你不要多想了。云浩,我累了,你出去一会儿好吗?”苏洛颜不敢直视冷云浩的眼眸,一想到那个男人深情的眼眸,她就会身不由己的陷进去。

  “洛颜,你要相信我好不好?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女人,不管别人怎么看待大家,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不想这一生还有任何的错误。所以,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这只是想好好的照顾你。你知道吗?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够感受到幸福,难道你忍心让我一辈子都痛苦下去吗?”

  冷云浩说着,眼底的泪水又再次的泛了起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鲜少落泪,可是这一次,却总是觉得心窝子里暖暖的,有泪水想要溢出来一样。他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自己的血脉,可是要面对失去苏洛颜,他是无法做到的。

  他能够理解沈玉卿的勇气,母亲做什么都是为了他来考虑的。但是他不喜欢被任何人干涉自己的生活,他已经这么大了,有自己的生活目标,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他知道苏洛颜不符合沈玉卿的标准,但是在他眼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与苏洛颜媲美。

  “云浩,大家都理性一点好不好?大家两个人是不可能的。我现在是有夫之妇,大家两个人不可能结婚。而且我还是坐过牢的人,如果大家两个人在一起,别人会怎么看待你?”苏洛颜情真意切的说道。

  这都是摆在两个人眼前的事实,他们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去谈恋爱,就算是爱到海枯石烂,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每个人都无法逃脱现实的羁绊,所以,她不能够轻易的答应冷云浩,不能够再这样继续违背常理了。

  “我不管,我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我不是为了别人活着的。我就是想要跟你在一起,不管别人怎么想,我都要跟你在一起。”冷云浩一脸的认真,他有时候倔强的就如同一个孩子一样,可还是保持着孩子的那份纯真。

  “你回去吧,我累了,不想继续跟你说这个问题,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苏洛颜微微的闭上了眼睛,眼前就浮现出沈玉卿的表情。手下留情,这位母亲祈求她一定要手下留情。她该是怎样的一个刽子手啊,一次次的伤害身边的人。

  就算是委屈,那都只能是藏在心里,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她只能选择放弃。她不能告诉他自己有多么的爱他,她只是希翼他能够幸福。现在冷云浩知道了毛毛的身世,她也不想继续掩藏下去了。她已经做好了决定,过几天就要带着毛毛永远的离开这个地方,只要冷云浩找不到,只要时间够长,他总会在某天忘记她曾经来过的足迹。

  “洛颜,你到底在逃避什么?以前是我的错,是我不够坚定,但是我现在已经变了,我就想好好的跟你在一起,大家两个人一起过幸福的日子,让毛毛健康快乐的生活,难道这样的生活你不想要吗?”冷云浩一脸祈求的问道,他无法让苏洛颜睁开紧闭的双眼,他只能够一遍又一遍的质问她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放弃。

  “洛颜,你相信我一次好吗?我一定能够给你幸福的生活,如果刚才我妈跟你说了什么,我代替她跟你道歉。希翼你不要因为她的话就否定了我,好不好?”他还在苦苦恳求着,可是苏洛颜的双手却在被窝里已经圈成了一团。

  她忍不住浑身颤抖,可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就算是死而复生,她也要一个人去经历一次。她不能让这个男人继续这样下去了。她也知道,如果自己只是对抗着他,那么他一定会紧紧的抓住不放的。

  “云浩,你的心意我都知道,我只是有点累了,我想休息一会儿。你别想那么多好吗?最近你都瘦了。”她说着,眼底含着泪水,伸手摸了一下他轮廓分明的脸颊。这个男人一直奔波在这里,她对他冷漠到极致,但是他从来都没有选择放弃。

  “洛颜,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呆在我的身边好吗?你要相信我,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处理好的。”冷云浩一把抓住苏洛颜抚摸他脸颊的那只手,紧紧的攥在手心里,就如同一个害怕丢了糖果的孩子一样。

  是的,苏洛颜对于他来说,就是那可口的糖果,他并不贪心,只是唯独爱上这一种糖果的味道。于是他珍惜,他总是舍不得放弃,害怕失去。他不知道糖果的心事,他只是固执的想要躺糖果感知到他内心的温度。

  “嗯,好的,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好不好?我想睡一会儿。”苏洛颜努力在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来。这样的笑到底有多残忍,她并不知道。她只是希翼冷云浩能够永远记住她微笑的样子,这样对于她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泪水再次被压抑住,一点一点的咽进心里。

  她说完,微微闭上了眼睛,想要压制住内心的伤痛,却只能用这样一副表情来欺骗冷云浩。直到他觉得她呼吸已经均匀了,知道他最终松开她的手,缓缓的从房间里退出去。她看着冷云浩欣长的背影,突然泪眼汪汪。从来都没有这样伤心过,可是就在此时,她忍不住哭出了声,她伸手捂住嘴巴,不想让冷云浩听到自己的声音。

  云浩,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爱你,可是我必须要放弃你。你以后一定要过的幸福,找一个温暖的女孩子就结婚吧,不要再记得我。我很爱你,但是大家不能在一起,如果有来生,我答应你,我一定会默默的守护在你的身旁,绝对不会松开牵你的手。

  是苏洛颜提出要去见方逸尘的,她准备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悄无声息的安排妥当,就连林曦,她都没有告诉。她想,总有一天,这个丫头一定能够理解自己的做法。她现在是身不由己,不能够为了爱情,就牺牲了一切。

  “怎么突然想到要去监狱?”冷云浩有些诧异,这几天苏洛颜变化了不少,已经没有像从前那样对他冷漠了。他偶尔坐下来跟她聊聊天,她会脸上露出笑容来。他一直都觉得,冰雪开始消融了。所以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但是当苏洛颜提出要去监狱见方逸尘的时候,他心里是有些惊讶的。他不希翼苏洛颜跟方逸尘之间有什么交集,尤其是现在他跟苏洛颜之间的关系稍微好转一些的时候。但是,他还是选择敬重苏洛颜的想法。

  “就是想去一下,没什么的。有些事情,早晚都要解决的。该是了断的时候了。”苏洛颜一脸的平静。这些天她已经想清楚了,她不能什么事情都等着冷云浩去解决,这是她造成的,她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罪人,让身边那么多人承受如此大的痛苦,她心里其实是过意不去的。现在,她只是想要纠正这个错误。

  “那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我想呆在你的身边,不要你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事情。”冷云浩说的极为认真,他牵住苏洛颜的手,希翼这个女人能够应准他的请求。

  “嗯,好的。”苏洛颜微笑着说道,这样的态度,让冷云浩的心里十分的受用,她允许自己出现在她的旁边,让自己同她一起承担所有的事情,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他心情十分的愉悦。

  这一次,是他亲自开车送苏洛颜过去,到了监狱的大门口,两个人都呆在车里没有出来。他在来之前已经跟监狱打过招呼了,今天可以跟方逸尘多呆一会。从方逸尘进入监狱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跟这个男人单独见过面。似乎心底里一直都是存在一种恨的。

  现在,他好像能够理解一些事情。方逸尘应该知道毛毛不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他为什么一定不愿意放过苏洛颜。他现在是理解了,方逸尘对苏洛颜爱,一定不会比自己少。只是爱情不能够勉强,而是希翼对方能够过的幸福。

  他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理解方逸尘的做法,他想这个男人一定是走火入魔了,不然的话,不会做出那么离谱的事情。曾经,他不能理解方逸尘绑架毛毛的事情,他一直以为毛毛就是方逸尘的亲生儿子,一个父亲绑架自己的儿子,这简直就让人匪夷所思。可是那个时候的冷云浩,却始终都没有想到,因为毛毛是他的孩子,所以方逸尘才可以那样胡作非为。

  在那个时候,方逸尘选择了绑架毛毛,但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冷云浩这个事实,他只是不停的给苏洛颜施加压力,让这个女人一次次的选择妥协。想到这里,冷云浩的心里对苏洛颜又多了几分愧疚。

  如果当初他坚持自己的意念,那么就不会让苏洛颜承受如此多的痛苦,也不会让方逸尘有机可乘,现在,每个人都受到了惩罚了。他感叹命运的诡谲,却无法左右命运的车轮向前行驶。只是两年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改变。

  “来,我抱你下来。”苏洛颜的腿脚还是有些不利索,冷云浩从车里下来,而后抱着苏洛颜上了轮椅。该面对的事情,逃避始终是没有用的。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命,他需要跟苏洛颜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苏洛颜没有反对,两个人都只是表情淡淡的,但是心底里却涌起了多种愁绪。苏洛颜不知道自己今天要是这样坦白的告诉了方逸尘,他到底会有怎样的反应。她只是累了,只是想要彻底离开这些纷扰,她希翼这个男人还能够给予她一点点宽恕。

  方逸尘没有料到冷云浩会出现在这里,他心底对冷云浩充满了愤恨,再次见到这个英俊潇洒的男人的时候,他的眼里冒着火花。

  “你这个践人,有什么脸来见我?你给我滚,我不要见到你。你滚啊,混蛋,是不是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很满意啊?”方逸尘见到苏洛颜身后的冷云浩,就开始破口大骂。他把自己现在所有的遭遇,都归功于冷云浩的头上了。

  “逸尘,沉着一点好吗?是我让云浩一起过来的。大家三个人,总是要见面的,大家还是心平气和一点,好吗?”苏洛颜声音温柔的说道。

  方逸尘还想要说点什么,但是能够见到苏洛颜,他已经高兴的不行了。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他只能够自动将冷云浩屏蔽在自己的世界范围之外。

  “洛颜,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我真的好想你啊。你一定要等我好不好?我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出来了,到时候大家可以带着毛毛一起周游世界。”方逸尘一脸幸福的说道。自从上次苏洛颜来看望他之后,他的心情发生了很大的逆转。

  他知道苏洛颜对他没有多大的感情,但是他还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这个女人是喜欢自己的。如果她真的不喜欢,那么绝对不会跟自己结婚,如果真的不喜欢,现在这个时候一定不会出现在这里来看望他。

  他想苏洛颜肯定是被冷云浩胁迫了,所以才说出那样的话来,他应该理解她的。她只是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外面生活,必然是不容易的。遇到一些心术不正如同冷云浩的人,做出一点离谱的事情来,他应该是海纳百川一样理解的。

  “逸尘,我来是跟你说离婚的事情的。毛毛是云浩的儿子,这一点你一早就知道的。所以,我想大家两个人的婚姻必须要结束了。之前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这一辈子都没办法还清,但我还是希翼你能够放手。”

  苏洛颜没有含沙射影的说很多,她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清楚了,一定要跟方逸尘将这件事情说清楚。她不能在这样耽误下去了。这一次,不管方逸尘离婚与否,她都要结束这段婚姻关系。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写好了,过段时间律师会过来找你。谢谢你之前对我的照顾,我真的很感谢你。”苏洛颜说道这里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离婚协议书的事情,冷云浩并不知道,所以,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一脸的诧异。

  “不要,洛颜,我不要离婚,你告诉我,是不是这个王八蛋要挟你了?冷云浩,你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拆散大家两口子?”方逸尘的怒火再次燃烧到冷云浩的身上,他原本已经失望了,可是当苏洛颜再次出现的时候,他重新燃烧起这团火焰了。

  他想要跟苏洛颜在一起,这是他想要从监狱里出去的唯一动力,但是现在,冷云浩要夺走他唯一的希翼吗?他已经没有双腿了,已经没有自由了,已经没有家人了。他沦落到这个地方,难道冷云浩还不满意吗?

  “方逸尘,你怎么这样不要脸。我很感激你当初对洛颜的好,但是你伤害洛颜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你有今天,全部都是你咎由自取。”冷云浩一脸冷漠的说道,他没有想过要再次去伤害方逸尘,但是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疯子,他在监狱里呆了这么长时间,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不要脸?我有比你不要脸吗?是你不要洛颜了的,我跟她都已经结婚了,你为什么一直都揪着不放?你为什么一定要大家离婚你才满意?”方逸尘咆哮着,他就是不能接受离婚这个事实。

  “我爱洛颜,就这么简单。我想要给她想要的幸福,正好这一点你没办法做到。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洛颜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你何必还要苦苦的纠缠?”冷云浩算是戳中了方逸尘的痛处。

  他最觉得憋屈的事情就是,他用尽心力去爱苏洛颜,可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爱自己,她从来都无法接受他给予的爱。她生下了冷云浩的孩子,一直为冷云浩守身如玉。这些事情,就发生在他的眼前,可是他一直都无限度的包容着。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离婚,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婚的。”方逸尘如同赌气的孩子一样,在这个时候,他是不会选择轻易放弃苏洛颜。这是他费尽心思得到的东西,他失去了那么多,难道现在还要再次失去吗?

  “云浩,你先出去一下,好吗?我有话要跟逸尘说。”苏洛颜看了冷云浩一眼,然后将目光挪动到了方逸尘的身上。她知道如果冷云浩继续留在这里,那么这里的氛围只会越来越紧张。她到这里来,是要解决问题的,不是为了继续激化矛盾。

  冷云浩有些不放心的看了苏洛颜一眼,让这个女人独自去面对方逸尘,他还是有些担心。方逸尘还是原来的样子,甚至可以说,他比之前要更加的狼狈了。可是这个狼狈的男人却又是那么的霸道,非要霸占着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当冷云浩听闻苏洛颜已经递交了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他心底是感动的。只要苏洛颜主动提出要放弃这段感情,那么就算是方逸尘不愿意离婚,这件事情也没有了转机。他选择离开,将所有的时间和空间都留给他们两个人。

  “那我在外面等你,有什么事情记得一定要叫我一声。”冷云浩说着,过来轻轻的牵了牵苏洛颜的手,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鼓励苏洛颜的方式。他相信,既然她选择了离婚,那么接下来的事情,都是他可以预料到的。好像有一种叫幸福的声音,开始在他的耳旁叫嚣起来了。

  ............

  方逸尘看着冷云浩与苏洛颜之间的亲密行为,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暴跳起来。无论怎么说,现在他与苏洛颜的婚姻关系还是存在的,苏洛颜在法律意义上还是他的妻子,看到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之间有这样亲密的行为,他心底是难受的。

  他愤恨的盯着冷云浩的背影,当冷云浩会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再将利剑一般的眼神射了过去。对于这个男人,他愤恨到极致,如果可以,他要用尽生命最后一点余力,将这个男人从自己的世界里彻底的驱逐。

  现在坊间里只剩下苏洛颜跟方逸尘两个人了,方逸尘热切的目光盯着苏洛颜,渴望能够从这个女人的口中听到一些讯息。刚才她说要离婚,那一定是骗冷云浩的把戏。她说过绝对不会离开自己,那么一定不会选择离开的。

  “洛颜,你告诉我,你刚才是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你不会离开我的,你答应过我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抛弃我的。”他如同一个孩子一样,害怕自己手中最后一张王牌就要失去了。他没有任何筹码了,没有任何希翼了。如果这个女人也放弃自己的话,那么他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了无牵挂了。

  “逸尘,对不起,这一次我要辜负你了。我没有办法继续跟你保持婚姻关系,大家不要这样折磨彼此了好吗?我希翼你能够在这里好好的改造,爸爸还在家里,你早点回去照顾他。”苏洛颜说的很轻,这是她跟方逸尘之前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可是,这不是方逸尘要听到的话,他已经没有家了,所有人都抛弃了他,他现在一无所有了,可是这个他最在乎的女人,现在也告诉他要离开。到底是为什么,他真的这么讨厌吗?一定要采用离开的方式,才能够解决问题吗?

  “你是不是要嫁给冷云浩?洛颜,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嫁给那个男人?我不同意,我不同意。你嫁给任何人都可以,绝对不可以是冷云浩。”他大声的咆哮着,情绪一下子进入到激动之中。在跟冷云浩的争夺战中,他没有占得一点先机。

  现在要眼睁睁的看着冷云浩唾手可得的抱得美人归,他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他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可是,他现在能够做什么,他还在监狱里,连基本的自由都没有。他还坐在轮椅上,连行走的资格都没有。他就是一个废人。

  PS:本章节10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