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2 大家说好了相爱

续篇2 大家说好了相爱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6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53

  

  “七姐,是秦殇。”跟在女人后面的男子毕恭毕敬的回答着,接过女人递过来的包物放好,动作优雅犹如一位绅士。

  高跟鞋击打大理石地板的响声戛然而止,被称为‘七姐’的女人,是竭诚公关企业的公关部经理朱七,做事严谨狠辣又肯拼,是T市公关行业的风云人物,被行业人冠上了‘拼命七娘’的称号。

  “见客户必须比客户提前半个小时到,这是作为公关的基本,这样的浅显的道理她都不懂?李柏,这次回去记得给她一份警告信。”优雅的走到会客桌前,朱七刚要坐下却听李柏又道:“我刚刚打过电话,她快到了。”

  托着桌边转头看着不卑不亢的李柏,朱七的眼中有一丝丝惊讶,李柏生性冷漠,跟了她三年,从未特意为谁说过话,这次……还未容她细想。

  “朱经理——”

  喊声拉回了沉思的朱七,看到来人,朱七的脸上立即换上了职业化的微笑,转身向来人走了过去,七寸的高跟鞋击打大理石地板的声音再次响起,清脆而铿锵,带着自信的节奏。

  “程总”

  朱七之所谓能在公关行业屹立不倒又成为了竭诚的活招牌,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工作能力出色,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的交际手段。

  因为一个女人,想要在事业上闯出一番天地,还是在公关行业,漂亮的外貌除外,还有一个本事,那就是交际。

  “朱经理到的真早。”男人上下打量着朱七,眼中却有着丝丝的欣赏,公关行业里流传朱七做事一丝不苟,她和所有的女公关的不同之处在于,别人卖弄的是姿色,而她卖弄的是智慧,让你抓不住把柄却又心服口服的智慧。

  守时是会客的基本质素,这次他专门提前二十分钟到这里,不仅是为了验证传言,更重要的是他想看看,这不同之处到底有何不同,是不是能让他放心的与其合作。

  礼貌的握手,朱七笑着说道:“哪里,是程总早到了。”只两秒,不着痕迹轻巧的将手抽出,身体一让:“程总里面请。”

  做公关有做公关的原则,行业里一些三流的公关靠姿色,可她朱七不是。眼前的男人,环球演绎企业的总裁,年轻有为,是行业的翘楚。

  能力家世且不说,只说外表,一米八的个子,均称的模特身材,剑眉星目,挺鼻薄唇,与明星相比,没有丝毫不逊,连她阅人无数,看到他都不禁有些恍惚。

  这样的男人,有貌有势,T市有多少美人巴望着,而今天他显然是为了合作而来,朱七清楚,眼前的男人绝对不是会为了图一时的刺激和块感去盲目合作的人,而她也从来不是靠姿色取胜的人,所以从一开始,她就用自身的行动表明了态度。

  看了一眼空了的手,男人嘴角微扬,心中却有了一份对于朱七的态度,这样的女人常年在各色各样的人群中打混,分寸拿捏的如此恰好,果然与众不同。

  两人一前一后坐定之后,朱七笑着将茶水摆好,余光看到已经走出会客厅的李柏,面上还是正定有余。

  要等的客户已经来了,计划书却还没到,这可是行业最忌讳的,李柏跟了她几年,当初就是看上他异于常人的稳重和聪明,再加上几年的默契,甚至不用她给眼色,他都会知道她到底想得是什么。

  在T市,公关行业更是人才辈出,你稍稍怠慢,就会被快速的代替掉。所以在朱七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失误这个词儿。

  “既然大家都早来了,那么就早点进入正题吧,朱经理想必也知道大家环球最近的麻烦,虽然不至于对企业造成什么无法挽回的损失,可终究会影响到环球在国内的声誉,所以我这次提前来这儿,也是迫不及待的想听听朱经理的高见。”

  说是迫不及待,可从男人随意的靠着椅背的悠闲态度,朱七就知道这是一种考验,也是这买卖能不能敲定的关键。

  余光扫了一眼门口,朱七并不急的说什么,只是优雅的给两人布茶,这泡茶是有知识的,第一遍的茶水叫洗茶水,不能喝,要倒掉。

  再冲了水,朱七才给男人斟上:“不急程总,先喝杯茶。尝尝我这龙井。”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朱七,从前他是个世祖,和所有的公子哥一样喜欢赛车、洋酒等新奇的玩意儿,举手投足之间总是夹杂着一股洋范儿,所以一般人大多都以为他喜欢咖啡这样西化的饮品。

  可偏偏他家有个顽固的父亲,军人出身,又是世袭,从骨子里就有着东方的保守,不管他外面怎么样,他家绝对是东方化的,包括他自己的品味,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喜欢喝茶,并且是雨前的龙井。

  公关这行在见客户的时候会先探究一下客户的背景,可能探究到这种地步,还真是不简单。

  笑而不语的喝了口茶,男人看着朱七不禁有些刮目了,这个女人成功引起了他的兴趣。

  气氛和谐而安静,品茶的人喜欢这样的气氛,同样,一桩生意,并不一定要在酒桌上谈成,品茶上也可以。

  “七姐,对不起,我的会员卡消磁了,所以耽搁了。”

  秦殇冲进来的时候并未意识到客户已经到了,她是算好时间来的,只是中间耽搁了五分钟,可时间还是充裕的。

  “李柏呢?”眉毛上挑,朱七显然已经不高兴了,秦殇是个内敛懂分寸、并且各方面都拿捏的好的人,也就是因为她身上的那份漠然像极了二十多岁的她,朱七才破例带她在身边培养。

  今天却这样冒失,甚至连仪容都没有整理,一缕头发都因为汗水黏在了她的额边,就这样冲进来了。李柏没有拦住她吗?

  刚刚电梯坏了,她是从四楼跑上来的,所以说话间还有些气喘不定,秦殇看出了朱七的不痛快,愁了一眼旁边喝茶的男人,并没特意关注,却恍然明白,客户已经到了,朱七之所以问她李柏,一定是让李柏出去等她了,可是她却走了楼梯,怕是与电梯口的李柏错过了。

  “李秘书去准备别的事情了,让我把策划案拿进来。”麻利的将策划案摆到朱七的眼前,秦殇的话语中并未有任何惊慌,她从进来这家企业就一直跟着朱七,做她的私人助理已经有两年了。

  朱七是企业的招牌,不轻易收人,更不会轻易的教谁什么,她做事拼命,对下面的人更是要求严格,能做她两年的助理,已经在企业堪称奇迹。而同时,秦殇也明白,朱七对她和对别人是不一样的。

  因为她做策划案还是见客户都会带上她,之前她以为只是让她做些杂事,可是后来才明白,她竟然是在有意无意的培养她,很多时候,她更是把策划案之类的放手给她做,甚至超越了作为一个私人助理的工作范畴。

  对于这些,秦殇是明白的,同时也是充满感激的,因为她发现,朱七,人虽然严格,可是对她还是对她的私人秘书李柏,从某种意义上讲,都是很不错的。

  朱七看了眼依然漠然淡定的秦殇,说实话,她还是很欣赏她这位私人助理的,因为这么多年,企业里能在她手下呆过三个月的人少之又少,而这个秦殇,做事严谨却又灵活,显然已经明白现在状况,应变的也那么及时。

  别过她,朱七优雅的起身先容到:“秦殇,这位是环球的程总,程总,这位是我的私人助理,秦殇。以后您的案子,会由她负责跟进……”

  秦殇怎么也没想到再见程景诚的时候,是这样的一番光景。五年了,昔日的男孩已然已经成熟,岁月没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要非要说改变,那么除了他的总裁身份,还有的便是那双探究在她身上的眼睛变得深邃了。

  呆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秦殇甚至听不到身边的朱七再说什么,只是定定的看着,恍如隔世。

  程景诚相比秦殇好不到那里去,刚刚秦殇是侧对着他的,加上他并未多加注意,根本没想到会是秦殇。

  两人在一起三年,分开五年,相爱三年,却又以那样惨痛的悲剧收场,这五年的时光,掩盖了一切,却掩盖不了当时的种种。

  已经埋入心底的情愫,再前两次见面的时候一直被压抑着,然而此刻,却忍不住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秦殇往前一步,身体像是被抽出了什么,有些站不稳的扶着桌角,额间冒着冷汗。

  “秦殇?你怎么了?”朱七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站不稳的秦殇,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关心的问道。

  “是老~毛病了。”刚刚还红润的唇已经变白,秦殇甚至连说话的气息都有些虚弱,她感觉到后背的那个伤口开始隐隐作痛,其实已经五年,那个伤疤早已好全,秦殇知道这只是心理因素,可是在毫无戒备的看到程景诚的时候,她就明白她自己已然没有了招架之力。

  那是梗在心底的一根刺儿,也是那个伤口的隐患,这样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咬紧了牙关,她不习惯把自己的脆弱摆出来,可是她没有办法,疼痛深入骨髓,她控制不了。

  朱七显然感受到了秦殇的折磨,皱皱眉头,她打电话让李柏进来:“送秦殇去医院。”是命令,却夹杂着关心,看来,这场会面是无可挽回了,朱七的事业里没有失误的神话要被打破了,可是要是拿人命来换,朱七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程总,不好意思,我……”

  朱七刚想要说明,可程景诚已经先一步走到了他们的身边,一把抱起快要缩成一团的秦殇,冷冷的对一旁的李柏说到:“去开车,快!”

  李柏还搞不懂状况的时候程景诚已经冲了出去,他脸绷得紧紧地,看不出任何表情。

  朱七推了一把有些呆愣的李柏,李柏才反应过来,赶紧快步跟了出去,朱七也紧跟其后,但是看着前方等不得电梯,毅然走向楼梯的程景诚,她脑海中的疑问越来越大。

  等朱七坐电梯紧跟着下来的时候,金柜‘VIP’入口只有李柏,再无他人。

  略有惊讶的看着李柏,朱七问道:“程总和秦殇呢?”

  “程总自己开车走了,秦殇……”李柏看着朱七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下来的时候就只看到程景诚凶狠狠的踹了墙然后自己开车走掉了,斟酌着是不是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没看见。”

  “没看见?”朱七显然是被惊到了,看一眼李柏,向门口走去,心里越想越是不对,刚走了几步,又回头吩咐道:“给秦殇打电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秦殇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可如果是,那么秦殇那里去了?

  脑海中闪出秦殇看到程景诚迅速苍白的脸,接着是程景诚抱着秦殇朝着楼梯冲下去的背影,一连贯的画面瞬间连成一片。

  朱七一边走一边思考着,总觉得整件事儿有些不寻常,可又确切的说不清楚哪里不寻常,其实有些明白的事儿就在脑边,可是当两个人的身份地位悬殊太大的时候就容易被人忽略。

  总之思来想去,朱七觉得她其实更应该关注这次的合作,环球演绎是在国际上都比较知名的,而他们竭诚再出名也不过是T市的一方地头蛇罢了。

  但如果这次合作能让竭诚搭上环球这条线,竭诚不仅有机会向国际线发展,而且会在T市这样公关行业繁盛的地方闯出另一番名堂,基于这些,朱七更愿意看看在这场并不愉快的会面之后是否还能找到在合作的方法。

  而能不能再合作,秦殇是关键,她必须知道在她没下来之前没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找到方法。

  她不是爱翻旧账的人,不管之前合作有多少失误,她更看重是不是能继续合作。

  “小姐,小姐?”

  “啊?”茫然的看向喊声的方向,秦殇的眼中尽是迷茫。

  “小姐,您要去的地方到了。”出租车师傅看一眼失魂落魄的秦殇,再次好意的提醒道。

  “啊?哦”一直沉浸在她自己的思维中,被师傅一提醒,秦殇才急急从包里掏钱要拿给司机,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瞅了一眼来电时李柏,秦殇斟酌的拿到手中将车钱递给司机,整个过程她都特别沉着。

  下车之后,深呼吸一口气,才接了电话:“李柏。”

  “七姐让你立即来见她。”李柏低沉的嗓音传了过来,他没问她在哪里,怎么样,只是通知她上司的命令。

  “我……”她现在整个人都很乱,如果以这种情况去见朱七,且不说今天的合作案被她搞砸,就是对于刚刚的事情她也未必能圆满说明。

  粗略的思考了一下,秦殇才又继续道:“李柏,麻烦您帮我跟七姐说一下,我旧疾发作需要做检查,明天一早我会去见她。”

  虽不是什么大病,可心病也算病不是吗?秦殇思索着她这样说也不算是说谎,虽有些心虚,毕竟工作之后别说休息日很少休息,就是有个小病头发发烧的都很少休息。可以现在的心情状态,只会让整件事更复杂而已。

  对方沉默了大概三秒钟,直到秦殇都有些忍不住要再次说明的时候,李柏才回道:“你没事吧?”

  楞了一下,秦殇抓开手机又看了下来电人的名字,确定是李柏没错,略微有些惊讶之余还是回答道:“还好。”

  李柏是个比她还要淡漠的人,一起工作这么久,他从来不会过问她的任何事情,最多的接触就是通知朱七的命令,今天他会问她怎么了,多半她还是惊讶的。

  “恩,再见。”没有多余的话,电话就被切断了。

  秦殇知道既然李柏这么问她肯定会帮她跟朱七请假,也放心了大半,将手机放回到包里,余光范围内,她才意识到她竟然只穿了一只鞋就这样跨越了大半个T市。

  再看看当时挣扎时被拉掉扣子的外衣,杂乱的头发,要不然刚刚她给出租车司机付款的时候,老师傅会用那种眼神看她呢?她,真是糟糕透了。

  从上一次酒吧的偶遇,到后来草坪上的见面。她以为不会再进到他了。或者说,纵使有许多种情况可能会再一次见到他,她都已经打好腹稿,要怎么样去跟他划清界限。

  可是唯一没预料过他会成为她的客户,更没预料到,在那次之后原以为已经沉寂在心底的噩梦竟然在见到他的那刻完全爆发到无可收拾的地步。

  原来,她竟然这么狼狈!

  自嘲的笑了笑,秦殇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向自己家的楼层走去,心情沉重。

  眼前十米之处,女人身体微微向前倾,佝偻着背,每迈一步,腿都似乎灌有千斤重。程景诚用眼睛描绘着秦殇的身姿,仿佛在感受那羊脂般的触感一般,心里却有千丝百屡得思绪在进行。

  看到她,他也被吓着了,看到她痛苦的样子,他都要无法呼吸了,再看到她拼命的逃离,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伤害她,然后疯了一般的跟着她,原来,再见,他竟然如此懦弱。

  秦殇啊,秦殇。五年了,你过得好吗?

  看到秦殇疲惫的样子,他忍不住走上前去,一把扶住了她。却在触摸到她的那一刻,满眼复杂。

  上次见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很瘦了。而现在,她竟然该死的又瘦了许多。这种惊人的瘦,让他即使是抱着她也没有多少安全感。

  仿佛随时的,她都会消失在他的怀里一样。让他忍不住就想要狠狠的抱住她,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仿佛唯有用尽力气,才能拥有她。

  秦殇有些讶异地看向身边的人,在看到是程景诚之后忍不住眸光一冷:“程总,请你放手。”

  “我扶你上去。”程景诚冷着脸,努力做出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样子,冷眼看着面前的秦殇。

  “我扶你上去。”程景诚冷着脸,努力做出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样子,冷眼看着面前的秦殇。

  “不必了。”用尽全身力气一般的,秦殇拂开了程景诚扶着她的手,声音冷淡地仿佛要结冰一般:“程总您是大忙人,秦殇就不请您上去坐了。”

  听着秦殇虽然冰冷,却有气无力的声音,程景诚忍不住就有些心疼,颇为有些急切的低吼着:“你现在身体不好,就不要逞能!”边说,边再次锲而不舍地扶住了秦殇。

  秦殇的脸上带上了讽刺的微笑,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程景诚,一字一顿,带着刻骨的寒意:“程总,见到您,我就会非常的痛苦。所以,请您离开。”

  程景诚听到秦殇这么说,顿时觉得全身冰冷,定在了原地。

  不再看他一眼,秦殇独自一步一步,缓缓地挪上楼梯,向着家里走去,留下程景诚自己一个人,在原地满面悲伤……

  ............

  第二天。

  “七姐”来企业的第一时间秦殇就敲响了朱七的办公室门。

  “恩”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瞄了一眼秦殇,朱七整理一下合上文件夹,坐直身体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道:“坐。”

  在没进来之前,秦殇是做足了心理准备的,可是当看到朱七的时候,她心底的全部腹稿全都瞬间丢入了大海,如一团被打乱的毛线,再难理出头绪。

  坐定之后,秦殇端着忐忑回望着朱七,斟酌着该从何开口。计划案她是看过的,并且也明白这次和环球的合作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只是,昨天的那场不愉快的会面……

  朱七并没有说话,从秦殇进来的时候,她就一直观察着秦殇的一举一动,在她记忆中,秦殇虽然年纪不大,可如果假以时日,凭借她的淡然和沉着,一定能够顶起一片天来。

  PS:本章节8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