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3 大家说好了相爱

续篇3 大家说好了相爱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2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54

  

  坐定之后,秦殇端着忐忑回望着朱七,斟酌着该从何开口。计划案她是看过的,并且也明白这次和环球的合作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只是,昨天的那场不愉快的会面……

  朱七并没有说话,从秦殇进来的时候,她就一直观察着秦殇的一举一动,在她记忆中,秦殇虽然年纪不大,可如果假以时日,凭借她的淡然和沉着,一定能够顶起一片天来。

  在朱七的心里,对于秦殇的评价可是非常的高。

  然而现在的秦殇,却让朱七有一刹那看错了人的错觉。这哪里还是那个不论遇到什么事儿都能够保持沉着淡然的秦殇?

  脸色苍白、发丝枯燥、黑眼圈浓重,眼神带着狼狈和纠结。就连眉峰都狠狠的皱在了一起。

  朱七忍不住抿了抿朱红的唇,凤眼里闪过了一丝担忧,这个跟在自己身边五年的助理,自己是非常看好的。而她的表现也一直不错,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让她这么失魂落魄,大失方寸。

  一开口,却依旧是冰冷而又严厉的语气:“秦殇,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作为一个合格的公关,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妆容整洁,精神面貌良好。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掉了魂的样子,怎么能够给客户留下一个好印象?”

  顿了顿,朱七瞥了一眼面前面容一整的秦殇,接着说道:“秦殇,打从你到我身边做助理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诉过你,不准将你生活中的任何情绪带到工作中来。而你现在已经上班十五分钟二十三秒了,却还是这个样子。你这是怎么了?我对你,很失望。”

  朱七的话犹如在深夜响起的警钟,深深敲击在秦殇的心房上……

  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早在五年前的那一天晚上,就已经决定要放下了么?不是已经告诉自己,从此与那个男人无关了么?

  可是结果呢?自己昨天竟然那么不争气的就毁了对朱七,对竭诚公关至关重要的、与环球演艺之间的合作。自己引以为傲的理智和淡然,都跑到哪里去了?

  秦殇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继而被秦殇依靠自己的控制力,狠狠的稳住了手指,握成了拳头。干净圆润的指甲被用尽力抵住了掌心的指纹,一股尖锐的疼痛涌上了心头,反而让秦殇的大脑渐渐地沉着了下来。

  秦殇深吸一口气,继而长长的吐了出来。闭上的眼睛缓缓张开,纤长的眼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忽闪了一下,美丽的凤眼里又一次充满了平静和理智。

  秦殇看着面前的美艳而又冰冷的朱七,面色从容,带着坦然和勇敢:“七姐,这次是我的错。是我导致了这次和环球演艺合作的失败。我会尽力做出补救的。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说着,秦殇深深地鞠了个躬,挺直的脊背再次充满了一往无前的自信:“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到与环球演艺的合作。秦殇,不会让您再次失望。”

  朱七的面色不变,只是眼里闪过了一丝放心的光芒。

  她从来都知道,这个表面初看起来十分温柔平和的女孩,骨子里跟自己一样的理智。这次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犯这种错误。

  可是,朱七也相信,经过这次敲打,她应当会引以为戒,不会再做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事情。

  朱七终于挪开了犀利的双眼,垂下眸子翻看着手头的文件:“我只能给你三天的时间,包括今天。假如你不能做出令我满意的成绩,那么三天之后你就没有再回到企业的必要了,出去吧。”

  听到朱七的话,秦殇的眼眸里闪起了一抹亮光,然而声音和脸色却是一如既往的不动声色:“是,七姐。”说完,转身朝着办公室的门外走去。

  在手触上门把手的那一刻,秦殇稍微停顿了一下,忽然转过头来,看着朱七又叫了一声:“七姐。”

  朱七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秦殇,眼里有着微微的讶异,却没有出声。

  秦殇露出了一抹笑,不同于平常时常可以看到的那种客套、礼貌、一笑八颗牙的职业性微笑,秦殇的笑容显然是发自内心的。浅浅的梨涡展露在两颊,仿佛暗夜花开一般的惊艳。秦殇的声音有着感激和了然:“谢谢你。”

  说罢,也不看朱七的反应,秦殇就转身走出了朱七的办公室。

  朱七稍稍惊愣了下,忽而淡淡一笑,一向凌厉的眸子里俨然充满了温暖的光芒。

  直到多年之后,朱七还是能够想起,自己当时对于秦殇那一霎的惊艳微笑和感谢的动容。

  这个丫头,是懂的。懂得朱七的为难和严厉是为了她好,懂得朱七的批评之后隐藏的关心。果然,不愧是朱七最为欣赏的助理。

  出门之后的秦殇抱着文件夹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致使骨节发白。一双开阔悠远的远山眉也因为心思的纠结而拧成了一团。

  程景诚,不要妄想再次破坏我的生活……你没有机会了,你不会再有机会的!

  秦殇只觉得自己后背上的伤口似乎又开始隐隐作痛,这痛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的涌上了心头。然而秦殇没有再停留,硬是又一次挺直了脊背,职业装勾勒出曲线优美又富有自信、气势凌厉的美好,一步不停得向着自己的办公桌走过去。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人总要向前看。所以秦殇不愿意再沉湎于过往的感情。是的,当初秦殇是掏心掏肺的爱了,也确实被伤的鲜血淋漓,几乎心如死灰。

  然而,这并不代表秦殇就被程景诚击垮了。相反,秦殇觉得,也许该学着感谢程景诚。是他,教会了秦殇爱。也是他,教会了秦殇恨。甚至依旧是他,教会了秦殇忘却爱。

  只是可惜,因为伤痛太深,所以秦殇没有办法去打从心底里感激程景诚,然而说是恨,也未免太过严重。恨什么呢?不过是一段过往的爱情。不是有人说么?人年轻的时候,谁没有碰到过几个人渣。

  秦殇觉得,她自己不是放不开,而是那段记忆实在太痛苦、太让她觉得耻辱。然而,倘若让过往的记忆主宰自己的态度,让不堪的过去变成了自己未来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实在是太得不偿失。

  所以,秦殇抬起眼睛,静静的看着办公室的落地窗外,那橘红色新生的朝阳,轻轻地对着自己说了一句:“过去的,就过去吧……”而后就低下了头,静静的、安心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研究着让竭诚公关和环球演艺重新合作的方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良久,秦殇终于抬起了头,略略思考一下,两条美丽的远山眉再度的皱到了一起。

  犹豫良久,秦殇终于拨通了程景诚的电话:“喂,你好,程总。我是竭诚公关的经理朱七的助手,秦殇。我想……能不能跟您约个时间,谈一下关于竭诚公关和环球演艺合作的事情。”

  秦殇深深吸了一口,做好了被程景诚刁难和羞辱和准备。

  程景诚却是出乎意料的痛快:“好,今晚八点,水上餐厅见。”

  直到挂了电话,秦殇还是有些呆滞。程景诚他……竟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没有讽刺,没有嘲笑,没有刁难的答应了?

  秦殇突然觉得,或许在秦殇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幼稚的秦殇了的同时,程景诚也不再是当年那个不成熟的程景诚了。

  长长叹了一口气,秦殇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然而,她更加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感慨物是人非,去做悲春伤秋的小女儿姿态。

  她更加需要做的,是继续埋头整理更多的资料,做好更多的应对准备,将竭诚公关和环球演艺的合作项目拿下来。

  长长叹了一口气,秦殇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然而,她更加明白,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感慨物是人非,去做悲春伤秋的小女儿姿态。

  她更加需要做的,是继续埋头整理更多的资料,做好更多的应对准备,将竭诚公关和环球演艺的合作项目拿下来。

  晚上八点,程景诚准时出现在了水上餐厅的门口。几乎要望穿秋水的秦殇站了起来,对向着她走来的程景诚露出了微笑:“程总,恭候已久。”

  程景诚看着面前这个已经整整五年没有再见过的小女人。褪下了一身职业装的秦殇,此时少了几分犀利和干练,反而多出了几分温柔和柔美。剪裁合身的紫色晚礼服,像是专门为她设计的一般,衬显得她高贵而又优雅。

  开阔的大V字领,恰到好处的将秦殇洁白而深邃的汝沟展现出若隐若现的风情。贴身的设计,更加将女人的曲线描绘的淋漓尽致。银色镶钻的吊坠挂在脖子上,隐隐的正悬在秦殇“事业线”的上方,越发的让人忍不住有些冲动和想要一探究竟。

  小巧的脸上,轻轻地扫了淡妆,越发显得秦殇柔美而富有气质。悠远大气的远山眉、淡然而又理智的琥珀般将要透明的眸子,小巧挺翘的鼻梁,樱红柔软的红唇,无一不向着程景诚散发着致命的*力。

  这样的秦殇,看上去就已经美到了极致,何况是曾经已经食髓知味的程景诚,更加是无法招架,漆黑的双眸刹那间燃起了火焰。

  然而当看到秦殇的笑容时,那猛烈的小火焰却突然就熄灭了。程景诚的眸子,再度变成了一滩黑色的死水,透不出一丝光芒。

  不是记忆里那个只要一展现,就会带动出浅浅的梨涡的笑容。不是记忆里,那个仿佛冰封的大地突然之间百花盛开的笑容。不是记忆里,那个仿佛带着羞涩又带着淡淡花香的笑容。

  那是一种经常可以在程景诚身边的秘书的脸上可以看到的笑容。那是一种,程景诚自己在面对自己的对手,或者说是商业竞争伙伴,或者是不信任的人,甚至是排斥的人,也会展露出来的一种笑容。

  标准的弧度,完美的八颗牙,却带着淡淡的疏离和排斥。人们都说,笑容是共同的语言,是拉进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桥梁。然而,程景诚那一刻却深深觉得,他跟秦殇所有的距离,都是这淡淡的一个微笑所造就的。

  这个时候,程景诚宁愿秦殇对着自己冷着脸,宁愿她一如既往的淡漠的脸色。而不是……这样一个标准的职业化的笑容。实在是,让自己心里难受。

  原本兴致冲冲而来的程景诚,像是被突然浇了一盆冷水,只觉得难受非常。

  历经五年,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带动这个女人的情绪么?程景诚未免内心不甘。

  然而,他终究不是五年之前那个年轻暴躁,容易发火的程景诚了。他不露一丝声色的看着面前的秦殇,嘴角淡淡得扯出了一抹微笑:“秦小姐,幸会。”

  “请坐。”秦殇面色不变,偷偷地在坐下的一瞬间打量了这个已经五年没有见过的男人。

  “请坐。”秦殇面色不变,偷偷地在坐下的一瞬间打量了这个已经五年没有见过的男人。

  现在的程景诚,少了一分张扬和外露的青春朝气,多了一分沉稳和深度。少了当初的暴躁和易怒,多了一分深沉和不可揣度。

  身上剪裁合身的名牌西装,穿在他的身上,远比那些个模特穿出来,更加有一分优雅和凌厉的味道。剑眉星目,鼻梁英挺,薄薄的双唇抿在一起,似笑非笑。眸子里没有一丝亮光,越发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程景诚,这个男人,成熟了啊……

  可是……秦殇感觉,自己晶莹的后背上,当初受伤的位置,似乎又开始没有限制的疼。这疼痛犹如潮水蔓延,淹没了她。

  这个男人,带给秦殇的羞辱,让秦殇恐怕此生难忘。

  当初被践踏的,何止是秦殇的自尊。更加包含了……秦殇那一颗柔软而全心全意付出,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心。

  两个人相互偷偷打量着对方,在心里都各有一番酸甜苦辣。然而面色上,却俱都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两份牛排,八分熟。一瓶红酒,路易斯百年珍藏。谢谢。”程景诚稔熟得点好了餐,双眼犹如鹰隼注视着自己的目标一般注视着面前的秦殇:“不好意思,秦小姐,我冒昧了。只是我想,你的口味,应该还没有改变吧?”

  秦殇垂下了眸子,长长的眼睫收敛了她眼中复杂的神色,同时也掩盖了她复杂的心潮。她只是挂着公式化的微笑,淡淡的道:“自然没有。多谢程总。难得程总还记得。”

  程景诚看着不看自己的秦殇,只觉得心里有些苦闷,打开红酒,给秦殇添上了一杯,举起了杯子:“秦小姐,大家来干一杯。”

  此时的秦殇整理好了心情,坦然地回望着面前的程景诚,唇角的微笑越发的像是被人粘上去的一般。那般的客套,也是那般的公式化和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是不知道,程总这一杯,是为何而干呢?”

  程景诚的眸子越发的阴暗。该死的,这个女人,竟然能够这么地若无其事和云淡风轻么?

  他的唇角扯出一抹邪魅的笑,带着冰冷:“庆祝我程景诚,得以与秦小姐五年之后,久别重逢。这缘分,倒是不知道是否值得与秦小姐喝一杯。”

  秦殇暗暗在心底里抿了抿嘴巴,面上表情不变,竟有几分认真一般得看着面前的程景诚思考道:“如此,倒也确实值得干一杯。来,程总,cheers!”

  说着,秦殇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与程景诚的微微相互一碰撞,便举起杯子来要倒进嘴巴里。

  然而,程景诚却突兀得抓住了秦殇的手,面色发黑,隐隐的遮掩着怒气,低吼道:“秦殇,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然而,程景诚却突兀得抓住了秦殇的手,面色发黑,隐隐的遮掩着怒气,低吼道:“秦殇,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秦殇嘴角的笑容越发的冰冷,眼神中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程总,您这话,秦殇可就听不懂了。秦殇到底是有哪里,让程总觉得秦殇在装呢?”

  程景诚握着秦殇纤细的手腕,脸色越发的黑,眼睛里跳动着两簇小火苗,但是,这次不是因为秦殇的美丽,而是因为愤怒:“收起你脸上的假笑,女人!想要跟我合作,就不要再装糊涂。”

  秦殇蓦地收敛了微笑,手腕微微使劲,挣脱了程景诚的掌控。秦殇依旧坦然地望进了程景诚的眸子里,卸下了微笑,她的样子反而越发的像是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天晚上。带着冰冷和漠然,将所有的情绪波动,都隐藏在自己淡然的表象之下。

  秦殇看着面前的程景诚,眼神带着认真,一如当年要把程景诚看透的样子:“你,还要闹下去么,程景诚?”

  被秦殇挣脱开的程景诚,意料之外的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带着玩味的笑容靠到了椅子的后背上,看着面前的秦殇,悠悠地道:“秦殇,不装了?不叫我程总了?”

  秦殇微微撇了撇头,不看面前的程景诚,低声道:“程景诚,我想,从前都已经过去了。你做你的程总,我做我的秦小姐,未必不好。”

  程景诚看着这个样子的秦殇,忽然呼吸一窒。这个女人,还是这样的淡然和理智,像是从未改变过。然而他这些年,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经历过不同场面,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像她一样,面色不变的坦然面对所有的风雨。更加没有一个女人,像她一样的漠视他的背景和财富,在他的面前活的那般自由和洒脱。

  总以为已经擦肩而过了,也总以为已经忘记了。他甚至觉得,可能这个女人,也就只能是记忆里,年少时候经历过的一个,滋味比较不错,又陪了自己三年的普通女人。

  可是他没有想到,五年以后的再见,这个女人成熟之后的韵味越发的让人无法阻挡。而经历世事之后,他也越发知道这个女人的难能可贵,竟然是不经意地就燃起了深深地占有欲。恨不能把这个女人占为己有。

  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发现,他只是发现,这个女人,竟然能够这么轻易地撩拨他的情绪。

  要知道,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浮躁和暴躁的程景诚了。他已经很少有这样大幅度的、难以控制的情绪波动了。然而这个女人,这么轻易的就让他为之笑,为之怒。

  程景诚嘴角的笑越发的渗人,带着深深的谋划。他声音低沉,带着蛊惑,轻声道:“你们竭诚公关想要跟大家环球演艺合作,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秦殇的眼睛直直的望进了程景诚的眼睛里,甚至连眼神也懒得波动一个。她看着面前这个她曾经爱了整整三年的男人,看着他的算计和谋划,不动声色的掩饰着自己后背上,那已经不存在了的伤口钻心的疼痛。

  “这次合作,我要你全权负责。”程景诚的笑容越发的深邃,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全权负责?”秦殇的眼里有着一瞬间的呆滞,然而却又即刻反应过来,坚决的摇了摇头,态度坚决:“不行,我不同意。”

  “你先想明白,秦殇。”程景诚此时倒是换上了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手中摇晃着红酒杯,斜倚在沙发上,在餐厅有些昏暗的暖色调灯光的映衬下,越发显得不羁招人眼球:“跟大家环球演艺合作,能够给你们竭诚带来什么,你很清楚。恐怕你不同意,并不能够代表你们竭诚。”

  PS:本章节6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