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6 大家说好了相爱

续篇6 大家说好了相爱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11更新时间:2015-07-12 09:35:59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秦殇拒绝了侍者的帮忙,自己去试衣间换上了衣服。

  秦殇穿好衣服,穿起一双银色的高跟鞋,拿起桌子上的口红涂在嘴唇上。望了望镜子里的自己,整理了头发。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起来,她深吸一口气。朝门外的餐厅走去。

  秦殇推开门,只听见外面传来小提琴的奏乐声,那正是她最喜欢的曲子《梦中的婚礼》。程景诚也穿着一件淡紫配色的西装礼服。他将手伸过来。对着秦殇。

  任谁面对这样的场面,都会感动的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

  秦殇把手放在程景诚手上。

  秦殇和程景诚入座。桌上放了红酒,牛排,和许多美食,还有一个蛋糕,随后被一个服务员推过来。

  蛋糕上面写着,“秦殇,我爱你。”

  程景诚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推向秦殇。接着半膝跪地。

  “秦殇,我真的很爱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么?”

  秦殇被眼前的情状惊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关系,秦殇,你可以再想一想,我给你时间,但是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程景诚这样说着,眼睛偶尔游离,女人嘛,只有这样才会相信你,才会把心给你,她一定会答应的。只有这样,他才能撕扯下她沉着自持的面具。

  程景诚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是那样的不愿意看到秦殇沉着自持的样子。相反,与她相似的朱七,他看到会欣赏,会赞美。而她,他却忍不住想要破坏,想要让她流露出真实的感情。

  当年,只是不懂爱。

  秦殇坐在座位上,轻轻地抿着杯中的红酒。程景诚,假如你是真的很爱我,那该有多好。

  可是那样反复无常的你,我要怎样才能够相信,你会对我始终如一。

  我不敢啊……不单单是不敢相信你,最多的是,不敢再放任我自己伤害自己。五年前的伤害已经足够,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一顿饭,两个人,揣着不一样的心思,就这样过去了。

  渐渐地,入夜了。程景诚这才又招呼秦殇,温柔的笑着,轻声又及其绅士的询问着:“秦殇小姐,能不能允许我,带你去一个美丽的地方呢?”

  “什么地方?”秦殇微微一笑,显得分外的端庄和美丽。

  “去了就知道了。”程景诚故作神秘的一笑,牵起了秦殇的手,冲了出去……

  大大的广场上,有一座铜铸的莲花,在夜光和霓虹的映衬下,像是庙里的古佛一般,闪着慈悲的光芒。

  秦殇好奇的看着四周,询问着程景诚:“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程景诚微微一笑,看了自己腕上的手表一眼,然后神秘地对着秦殇道:“秦殇,闭上眼睛,数十个数,然后再睁开。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秦殇微微一笑,不想在这种小事儿上跟程景诚争执,于是闭上了好看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覆盖住水光潋滟的眸子,秦殇轻声的开始倒数。

  “十、九、八……三、二、一!”

  数到“一”的时候,秦殇的声音刚刚落下,广场中心,那个铜铸莲花的四周,突然喷涌出了巨大的喷泉。

  一道道水柱,在霓虹的照应下,显得五彩纷呈,炫丽而又多姿。

  秦殇忍不住轻声感慨:“好美……”

  程景诚侧头看着迷离的霓虹灯下,一脸痴迷的秦殇,心底里忽然就涌起了说不出的感觉。钻戒没有给她足够的惊喜,反而让她觉得为难。豪华的待遇没有给她足够的感动,反而让她越发得坦然。

  而不过是这样一场不需要花钱的喷泉,竟然让她这样的迷醉和喜欢。

  这个女人,程景诚发现,他真的有些看不透了。

  这些年,程景诚见过许许多多不一样的女人。她们爱钻石,爱鲜花,爱漂亮的衣服。她们也爱他的权势,他的背景,他的英俊,他的财富。

  爱他本身的人,却是少之又少。而现在……看着面前仰望喷泉的秦殇,程景诚忍不住就有些怦然心动,她,会不会爱他的本身?会不会不管不顾,不去在乎自己是否富有,是否英俊?

  程景诚发现,自己有些不确定了。

  然而,程景诚的纠结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秦殇已经从这喷泉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将回复平静的脸面对着程景诚。

  “今天生日,我很开心,谢谢你。”秦殇看着程景诚,眼光分外的认真。顿了顿,终于又一次笑了出来,浅浅的梨涡挂在双颊上,嘴角轻轻地上挑,犹如一朵盛开在暗夜的扶桑花,带着仿佛有些羞涩一般的纯美:“只是,现在,大家两个能够平心静气的谈谈么?”

  程景诚看着这久违的美丽微笑,只觉得他的心房,好像被什么深深地撞击了一下,而后那所有坚硬的外壳都柔软了下来。鬼使神差的,程景诚点了点头,声音温柔地道:“好,都听你的。”

  秦殇诧异得看了一眼程景诚,却也没有过于在意,带着程景诚向着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走去。

  “一杯卡布基诺,多加奶,一杯焦糖玛奇朵,不加糖不加奶。谢谢。”熟稔得坐下,秦殇点好了咖啡,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程景诚,宝石一般的眸子隐隐里泛着醉人的光辉。

  程景诚感觉到了一阵惊喜。她还记得,记得自己的口味……秦殇,其实,你也没有那么绝情的吧?

  整个咖啡店都沉浸在一片淡淡的薰衣草温香之中,空气里还有一支不知道名字的轻音乐,程景诚已经感觉气氛正在很快的浪漫起来,而且眼前秦殇的美眸里只倒映着他的影子。让他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他再次俘获秦殇的芳心。

  “如果你愿意,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每天都让世界是如此的美妙,秦殇,回来我的身边吧。”程景诚的微笑很少见,但是充满令人欲罢不能的蛊惑,已经不如当年的那样轻率地出现,帅气且成熟。

  秦殇轻轻地端起杯子然后静静地喝了一口,液体顺喉而下,融入血液。

  秦殇放下杯子没有说话,仿佛进来之后她唯一的工作就是看着程景诚,程景诚以为他还需要更多的语音表达,对秦殇还要更多的鼓励。

  而且,自己以前对她似乎真的很粗暴了,不过这些都是过去。都不是问题。

  “秦殇,我已经确定真的爱你,没有更多的选择,回来,我会让你变成最幸福的女人。程景诚的手里出现一根晶莹闪亮的珍珠项链。

  他站了起来,走到秦殇的身后,他环抱住秦殇,轻轻地吻了吻秦殇雪白的脸颊,给秦殇戴上项链之后回到自己的座位直视秦殇。

  “你真的是…最美丽的女人。它似乎只为搭配你而存在。”

  秦殇淡淡的笑了笑,浅浅的梨涡里面盛满了莫可言说的悲哀和难过。然而,她略带伤心的表情被程景诚当做被感动的激动。

  “谢谢。”这是秦殇进来以后的第一句话,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是足已经让程景诚感觉到兴奋和成就感。

  程景诚心里和脸上同时出现了一样的微笑,走到秦殇的身边,将右手放在胸前对秦殇60度的鞠躬,表现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拥有的绅士风度。

  “当然,我知道今晚还不够完美,我也准备了一个更美妙的地方,我尊重的秦小姐,请允许我再带你去那个能让今晚完美的地方。”

  程景诚的眼里期待着和微笑着。轻轻的握住秦殇伸出的手。

  一男一女就这样走出咖啡店,俊男美女。男的沉稳中带有一丝丝的冷冽,女的秀美之中带着沉静漠然。

  纵然是在茫茫人海之中,依旧显得分外的遥远。仿佛所有的人和事都不存在,唯有他们两个彼此,才是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

  车已经穿过了半个T市,可是程景诚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窗外的建筑越来越少,灯光已经变成了单一的黄色。

  “大家这是要去哪里?带我去野外吗?”这是秦殇今晚对程景诚的第一个疑问。

  “去我的庄园,我五年期就想带你去,不过因为我的错误让这个注定浪漫的夜晚现在才到来。”程景诚看着秦殇的脸,看到了她脸上出现微微的颤动。

  “这五年大家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以后大家还是最幸福的。”程景诚伸右手放在秦殇的手上,左手继续把着他的方向盘。

  “你认为……你真的以为大家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秦殇脸上带着程景诚不理解的微笑,虽然仍是醉人心脾。

  “呵呵,我说过,我会让你重新爱上我。你没有别的选择.”

  秦殇转过头没有再看程景诚,远处渐渐浮现一片辉煌的灯火,随着他们的靠近,一座庄园清晰地出现在秦殇的视野里。

  “春去庄?”秦殇看着这个奇怪的名字低声说道。

  程景诚已经把车熄火,若有所思的看着头上这个名字。

  “五年前,我就已经建好了它,这个名字,代表我依然爱你。”

  ............

  “程总裁好!”

  “秦小姐好!”

  男女佣人分侍两边,脸上挂着恭谨的笑容,礼仪到位得对着两个人躬下了腰。

  秦殇很不习惯这样的被问候方式,而身边的程景诚则是对她重现了绅士的态度,“请随我来,我带你走进我为你准备的梦幻庄园。”他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弯着腰,除了拉着秦殇的手之外的另外一只手伸向对面别墅的大门,朦胧的夜色里,那里正射出温黄的光。

  秦殇放眼四周,围绕别墅的都是绿色植物,许多各色的花朵绽放在在灯光下显得墨绿的草丛里,草坪更深处是一排又一排的柳树,它们的枝条上都缠绕着小白色灯,枝条随风而动,小白色彩灯如同萤火虫一般在空中来回摆动。煞是迷人惊叹。

  “这里很漂亮。”秦殇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美景,眼里也忍不住闪过了赞叹的光芒。这里很美,只是……秦殇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你喜欢就好。”程景诚露出了一抹微笑:“我一直期待着能够带你过来看看。”

  说着程景诚拉着秦殇的手走向别墅大门,秦殇却突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影响了你的心情吗?”

  程景诚脸上有些紧张。生怕自己的这个地方有什么安排不对的地方会破坏这种来之不易的气氛。

  “我不习惯有这么多的人跟在身后,如果可以的话,请让他们去休息吧。”

  程景诚知道秦殇说的是身后的一众他高薪请来的佣人。

  “当然没问题,今夜你是这里的主角。“

  程景诚转头挥挥手让仆人走出他们的视野,随后对秦殇邪肆得笑着说道:“不过大家的宵夜可要大家自己拿出来。”

  “这样可不是更好吗?”秦殇微微笑着,浅浅的梨涡里面盛满了程景诚看不清的情绪,和着周围的景物,程景诚感觉这是真正的美景。

  草坪上,假扮萤火虫队的柳树枝条下,秦殇和程景诚面对面席地而坐,他们的中间是一块一平米见方的白色餐布和餐布上的苏格兰羊肉、新西兰奶酪和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酒。

  程景诚自以为已经让他们拥有了一个好的开始,只要自己好好的经营,一切都会回到五年前,他们还没有出现分裂的时候。

  程景诚拥有绝对的自信,不但因为气愤被他控制的恰到好处,而且这时候秦殇的脸上已经被红酒染红,她的眸子里飘荡着一对对的萤火虫,程景诚认为那里面是世上最美的地方。

  “秦殇,我对你道歉,我知道以前都是我误会了你,而且还对你那样粗暴,原谅我好吗?我欠你很多的幸福……”程景诚的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秦殇,右手擎起了红酒杯。说出这就道歉,自己的心底里却突然放松了许多。

  只可惜,当时的程景诚依旧是不懂,自己的放松究竟是因为什么。反而皱了皱眉头,自以为是勉强自己说出这样一番话成功之后的放松。

  他的话让秦殇的身子微微一震,不过她掩饰的很好,顺势就歪靠在身后的柳树上。

  笑容再次从她的脸上浮现,那是任何人都觉得表现出了她的美丽的笑,可是程景诚看到了秦殇的眼睛里的萤火虫已经消失殆尽,一层雾气覆盖了它们。

  “今天程总能这样为我的生日费心,让秦殇很感激。”秦殇虽然在笑着,可是没有了那浅浅的梨涡,那份疏远变得那样的明显和刺眼:“可是大家浪费的时间似乎有点多了。该谈谈大家企业的合作了。”

  秦殇的话如同天外来的一堵墙一般将程景诚狠狠地撞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女人,仿佛他们只是初见。

  “今天我不想谈公事。”程景诚阴鹜的双眸紧盯着秦殇,面色带有不愉。这个女人,即使是这样浪漫的气氛,也不懂的好好地享受么?

  “今天劳驾程总费心了。但是……秦殇认为,程总应当以公事为重。秦殇不像程总一样,只是发号施令就可以了,而我只是个小小的经理助理,我需要为您的一句话忙碌好几个日夜。所以……程总,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在像今天这样的游玩上面。”秦殇看着面前的程景诚,笑容越发的清冷。

  看着秦殇职业化的笑容,程景诚忍不住有一阵阵的失落的涌上了心头。他都已经做了这么多了,她怎么还是这么无动于衷,还是这样的冷漠和淡然?

  “秦殇,你到底想要说什么?”程景诚的面色阴冷了下来。

  秦殇站了起来,她的衣裙随风而动。脸上也已经没有了太多的表情,只剩下冷漠和冰霜,一如当年,程景诚就是被这样的秦殇所吸引,然而现在,这种漠然的表情就像是一种冰冷的嘲讽,让程景诚沉着全失。

  程景诚回过神来的时候秦殇已经走向他的车子,再走回来的时候她的手里提着她的包,走到程景诚的面前的时候秦殇拿出一份纸质文件出来,“如果程总有兴趣的话请看看我做好的迎接童先生的计划,当然我知道会有很多不足的地方,程总看了今晚我好回去修改。”

  “难道大家之间就只剩下了公事了么?”程景诚看着面前沉着支撑依旧的秦殇,面色越发的难堪,眼神阴鹜中隐隐带着一簇愤怒的小火苗。

  “现在我和你的关系就只有企业代表人之间的合作关系。私人的事我一点都不想提及,希翼程总也是如此。”秦殇淡淡的扫了程景诚一眼,纤长白希的手在背后,握紧又放松、放松又握紧,如此循环往复。

  背后的伤口似乎又一次开始隐隐作痛,依旧不曾减轻半分,反而一分一分加重,像是一把没有开刃的刀子,一刀一刀地磨蹭在自己的心口上。

  程景诚噌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拉住秦殇的手,“你跟我来,我带你看一些东西。“说着就要拉着秦殇走向别墅。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手臂受到了从秦殇那里传来的阻力。而且力道大的惊人。

  “够了没有!?你还有什么把戏?”秦殇一下子甩开了程景诚的手臂,看着程景诚,用眼神细细的描绘着他的轮廓,而后声音越发得轻柔,可是其中的距离感却更加的遥远。

  看着程景诚呆滞住的表情,秦殇感觉空气也在凝固,然后她放松全身的肌肉,对程景诚轻声说道,“程景诚,麻烦你成熟一些。大家现在是合作伙伴,你不要总是把这些私人的感情参杂尽量。也请你,不要打扰我的工作。”

  看着程景诚呆滞住的表情,秦殇感觉空气也在凝固,然后她放松全身的肌肉,对程景诚轻声说道,“程景诚,麻烦你成熟一些。大家现在是合作伙伴,你不要总是把这些私人的感情参杂尽量。也请你,不要打扰我的工作。”

  程景诚终于爆发,他将秦殇一把推倒在地。不知道自己是否用力过重,但这时候的他也已经不会注意这种事。程景诚对着秦殇几乎有些咬牙切齿得低声道:“秦殇,看来,我实在是对你太过纵容了。”

  ............

  怜悯。这个女人的眼里竟然有着怜悯。想他不过是想要撕碎她沉着自持的面具,如今,却折腾得自己情绪失常。没有成功得打破秦殇的面具,反倒让自己越发得泥足深陷。

  程景诚有些颓败地坐了起来,默默地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看到程景诚没有下一步的动作,秦殇坐起身子来,平静的理了理有些凌乱了的鬓发,收整好自己的衣襟,而后淡淡的看着程景诚:“今天既然程总没兴趣,改天我再给程总看。就此告辞。”

  看着秦殇离去的背影,程景诚不禁有些懊恼。他最近到底是在做什么?他跟秦殇,明明都已经分开了不是?明明是他已经放弃了她,不想跟她再在一起了不是?

  怎么现在,却要这样子去招惹她,最终害的他自己情绪反复无常?

  程景诚,你真该醒醒了。女人不过是消遣罢了。认真,就输了。

  等秦殇快要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的时候程景诚才反应过来,秦殇没有车,这里又是人烟稀少的地方,秦殇是无法走回去的。

  程景诚跳上自己的车追出庄园,在路上看到了一个人行走的秦殇。她的前面是让程景诚措手不及的黑暗。

  车到了秦殇的身边停下,程景诚将车门打开看着秦殇没有说话。

  秦殇无视程景诚和他的车的存在,继续走自己的路。程景诚一声不响的跳下车,又不动声色地将秦殇抱起塞进车里。

  PS:本章节6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