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8 大家说好了相爱

续篇8 大家说好了相爱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58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04

  

  可惜,秦殇毕竟是被秦霜讨厌的,没有比被自己的血肉至亲痛恨更加痛苦的事情了,琴上的心,一次又一次的受着煎熬。

  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所以她恨她。

  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所以她爱她。

  因为,她们两人是血肉至亲,所以秦霜不知道她该如何面对面容和他如此相似的秦殇。

  秦殇,情伤,这个名字,恐怕不是偶然。

  耳畔,划过陈牧然的声音:“秦殇,你笑起来很好看,多笑笑吧。”

  “秦殇,你要知道,没有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秦殇,秦阿姨,她是爱你的啊。”

  秦殇的眼角又有一颗泪水滑落,她睁开眼睛,低语呢喃着:“没有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为什么,她会恨我。真的是因为我,才毁掉了她的人生吗?”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沉默的叹息声,似乎是在回应秦殇……

  晚上七点,秦殇准时来到了陈牧然所说的水上餐厅,一眼便看到了穿着白色衬衫靠在栏杆上的陈牧然,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牧然,怎么来这么早?”

  陈牧然本是在看滚滚东流的江水,听到了秦殇的声音,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和沐的微笑:“我也才到没多久,这么久不见了,漂亮了好多。”

  秦殇弯起眼睛,嘴角的梨涡甜美可人,语气也没有以往的清冷了:“怎么可能?还有,看你的样子也到了一段时间了,不像是才到的。”

  陈牧然无奈的耸耸肩:“看来你还聪明了好多,想骗你都骗不成了。”他的身子离开栏杆,挺拔的站着,手随意的放在牛仔裤的裤袋中,身上有淡淡的薄荷味。

  “你到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老样子。”秦殇看着陈牧然衬衫上木制的纽扣,眼眸在霓虹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习惯这样了,只是有些人说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扮学生装嫩。”陈牧然*溺的看着秦殇,淡然的声音随着江水一起流动,“到是你,痩了这么多,要多注意休息。”

  “知道。”秦殇脸上的笑容还保持着,在夜空下,是那么的灿烂。

  陈牧然无奈的摇摇头,看着自己从小视为妹妹的秦殇,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大家还是进去吃东西吧!”

  “好。”秦殇转过身,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殇和陈牧然的身后,站着程景诚,他的身旁是一名美艳的女子,身材火爆,媚眼迷人,秦殇看着他的手臂环绕在女子的纤细的腰上。心,紧紧地揪住了。

  陈牧然就是这样一个少年,有温暖的笑容,清越好听的声音,就像是大哥哥一样的保护她,努力的让她欢笑,努力的给她的童年制造着美好的回忆。

  可惜,秦殇毕竟是被秦霜讨厌的,没有比被自己的血肉至亲痛恨更加痛苦的事情了,琴上的心,一次又一次的受着煎熬。

  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所以她恨她。

  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所以她爱她。

  因为,她们两人是血肉至亲,所以秦霜不知道她该如何面对面容和他如此相似的秦殇。

  秦殇,情伤,这个名字,恐怕不是偶然。

  耳畔,划过陈牧然的声音:“秦殇,你笑起来很好看,多笑笑吧。”

  “秦殇,你要知道,没有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秦殇,秦阿姨,她是爱你的啊。”

  秦殇的眼角又有一颗泪水滑落,她睁开眼睛,低语呢喃着:“没有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为什么,她会恨我。真的是因为我,才毁掉了她的人生吗?”

  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沉默的叹息声,似乎是在回应秦殇……

  晚上七点,秦殇准时来到了陈牧然所说的水上餐厅,一眼便看到了穿着白色衬衫靠在栏杆上的陈牧然,走过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后背,:“牧然,怎么来这么早?”

  陈牧然本是在看滚滚东流的江水,听到了秦殇的声音,转过身来,脸上带着和沐的微笑:“我也才到没多久,这么久不见了,漂亮了好多。”

  秦殇弯起眼睛,嘴角的梨涡甜美可人,语气也没有以往的清冷了:“怎么可能?还有,看你的样子也到了一段时间了,不像是才到的。”

  陈牧然无奈的耸耸肩:“看来你还聪明了好多,想骗你都骗不成了。”他的身子离开栏杆,挺拔的站着,手随意的放在牛仔裤的裤袋中,身上有淡淡的薄荷味。

  “你到是一点都没变,还是老样子。”秦殇看着陈牧然衬衫上木制的纽扣,眼眸在霓虹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习惯这样了,只是有些人说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扮学生装嫩。”陈牧然*溺的看着秦殇,淡然的声音随着江水一起流动,“到是你,痩了这么多,要多注意休息。”

  “知道。”秦殇脸上的笑容还保持着,在夜空下,是那么的灿烂。

  陈牧然无奈的摇摇头,看着自己从小视为妹妹的秦殇,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大家还是进去吃东西吧!”

  “好。”秦殇转过身,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殇和陈牧然的身后,站着程景诚,他的身旁是一名美艳的女子,身材火爆,媚眼迷人,秦殇看着他的手臂环绕在女子的纤细的腰上。心,紧紧地揪住了。

  秦殇和陈牧然的身后,站着程景诚,他的身旁是一名美艳的女子,身材火爆,媚眼迷人,秦殇看着他的手臂环绕在女子的纤细的腰上,心紧紧地揪住了。

  “看来,二位聊的不错啊。”程景诚冷笑一声,目光如炬,直视着秦殇,环绕女子的手臂不由的加大了力道,引起了她的惊呼。

  这个女人,对着这个男人笑得那样风情万种,这样的梨涡浅浅,美好的犹如扶桑花开。这个男人……该死的。

  秦殇移过视线,背上的伤疤似乎又一次狠狠的疼痛起来,痛楚肆无忌惮的在她的身体里油走,眼眸中,有一丝伤痛闪过。

  而程景诚没有留意到秦殇的变化,他的心被满满的怒火灼烧着,特别是看到秦殇脸上甜美笑容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理智。

  更何况再次看到陈牧然的脸庞,让他日夜痛苦,受到万箭穿心般痛苦的源泉,怎么还能保持沉着?

  五年前,他在街上看到的就是这个男人,秦殇对他笑的妩媚无比,连眉梢都在雀跃一般。他以为只有他才能让秦殇笑的如此灿烂,但是却没想到,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同样适用。

  他不是没想过这是一场误会,但是只要一回想起秦殇明媚的笑颜就无法沉着。

  嫉妒侵蚀着他的躯体,她怎么可以对其他男人笑,而且笑的毫无防备,天真妩媚。他恨不得把对面的那个男人撕碎,恨不得马上就把他杀了,程景诚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却还是让手臂上暴起了条条青筋。

  他想,属于他的秦殇是不是也在这个男人的身躯下娇喘,在他的爱抚下皮肤泛起粉红色的光泽,发出诱人的*声。

  “呵呵,秦殇,你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嘛。”程景诚翘起了嘴角,阴狠而恶毒的话语从他的薄唇中吐露出,“反正,你最擅长的也是勾-引男人,我是不是应该见怪不怪?”

  秦殇慌忙抬起头,五年前的记忆再次被唤醒,疼的锥心刺骨,秦殇的双手握紧,又放开。放开,又握紧,显然内心已然掀起了波澜。然而秦殇的面色不变,只是淡淡的看着程景诚:“程总,真是好巧。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程景诚看到秦殇的苍白的脸蛋,心疼起来,想要去把她抱住,好好的安慰她,告诉她,其实他不想这么说的,他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话一说出嘴就变了味。

  陈牧然上前一步,拥住秦殇,轻柔的拍着她的背,柔声问道:“秦殇,没事吧?”虽然他不知道秦殇和程景诚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也大概看出来秦殇喜欢眼前的陌生男子,心里不由的为她感到心疼。

  “秦殇,没想到你还挺受欢迎的嘛,你的身体我早就腻歪的不能再腻歪了,怎么还有手段勾-引男人?”本来愧疚的程景诚看到陈牧然如此温柔的对待秦殇,心中的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把话说的更加难听。

  秦殇背上的疼痛更加清晰了,她好像回到了那个时候,程景诚愤怒的把她推在地上,如同一只暴怒的野兽,地上尖锐的玻璃狠狠的刺进她的后背,血肆无忌惮地蔓延……

  陈牧然感受到了怀中的人儿掩藏在心底里深重的哀伤,皱着眉头对程景诚说道:“这位先生,请你还是适可而止,大家秦殇不是用来让你骂的。”这大概已经是陈牧然骂人的极限了,在他看来,这几句话够重了。

  程景诚放开身旁的女子,向陈牧然走进,心中很不是滋味,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像是要爆炸一样的:“你又算什么东西?你们两人这么久了,还搅在一起啊,还真是真情不变啊。那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有多脏,有多喜欢勾-引男人!”

  他又想起了五年前的情景,秦殇也是对同样一个男子笑靥如花,冰雪释然后的生机,是那么的温暖,可是他固执的任何这样的笑容只应该是他才能拥有的,其他的男子,绝对不配拥有。

  为什么,她到现在都还在对那个男人笑,她知不知道自从五年前那件事情之后,她就没有对自己真心实意的笑过了。

  程景诚好看的脸庞因为愤怒而变的扭曲起来,旁边那名美艳的女子也知道程景诚心情不好,而不敢上前环住他的手臂。

  “你够了!”陈牧然的脸色变的刚毅起来,之前还残存着的一些温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不知道你和秦殇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现在的言语让我对你的人品产生了严重的怀疑!”陈牧然是真的生气了,他从小保护的秦殇怎么能够让这个男人欺负。

  “牧然,你不要说了,没有必要。”秦殇把头从陈牧然的臂弯里抬起来,往后退了一步,努力笑绽放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梨涡浅浅的印在脸上,“我没事,你看真的没事。”

  秦殇实在不想让陈牧然为自己担心,他从小就为自己做的够多了,即使他就像是她的哥哥一样,但她也不想把自己的哥哥拖进她和程景诚的感情纠葛中。

  程景诚看到秦殇在这种情景下仍然能对其他男人笑的出来,心中那只愤怒的气球完全爆炸了。

  他怒气冲冲的扯过身后的那名女子,随意而轻佻的抚摸着她丰满的躯体,声音带着蛊惑得低声道:“安娜,你的模特续约还没有签对不对?要是你今天晚上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把续约帮你签了,而且外送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那名叫安娜的女子,娇笑着在程景诚的胸膛上画着圆圈,脸上充满了低价的笑容:“嗯,程总,那是当然的。”

  说着,还把自己高耸的胸脯靠向程景诚,她今天只是过来陪程景诚吃个饭,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自然是要捉住机会。

  秦殇看着程景诚公然的和安娜*,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是顾虑到陈牧然的存在,还是勉强保持的笑容:“牧然,我肚子饿了,大家先去吃饭吧。”

  陈牧然有些迟疑,看了一下虽然嘴上温柔,但是脸色仍然铁青的程景诚,微微点头,轻轻的回答道:“好,先去吃饭。”

  程景诚冷哼一声:“安娜,大家走,这里人太多了,大家要换个幽静点的地方。对面的皇家酒店怎么样?那里的总统套房可是非常让人满意的。”

  好像是故意说给秦殇听的一般,程景诚揽着安娜的腰径直走在了秦殇和陈牧然的前面。

  秦殇看着他们离去,没有任何的反应,眼神空洞,她只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的疼痛,还有程景诚如刀子般锋利的话语向她刺来,让她遍体鳞伤,无处可藏。

  “秦殇,你要吃什么?”陈牧然心疼的问道,他还没有见过秦殇这样悲哀的样子,就连以前秦阿姨对她大打出手的时候,她也没有现在这样痛苦。

  即使秦殇隐藏的很好,可是作为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陈牧然能够很清晰得感受到她的难过。

  ............

  秦殇回过神来,见程景诚已经走远,声音细小,说道:“牧然,对不起,我什么都不想吃。”

  陈牧然站住了,眉目间满是疼惜,轻轻道:“不舒服就先回去吧,看你现在的样子也不想让我送,我一个人吃饭也没关系。”

  秦殇听到这话,鼻子一酸,这世界上也只有陈牧然才会这么了解她,为她着想了。原本还以为,这个人应该是程景诚。

  多麽绝妙的讽刺呢,在他的眼里,她也不过是一件玩物,可以肆意的践踏,玩玩就可以随手丢掉的玩物。而这样的他竟然还是她最爱的人。

  在她好不容易想要放下他的时候,他又扬言要追求自己,给了自己无尽的*爱和浪漫。可是这浪漫就像是夜空里的烟火,绽放的炫丽,却也消失的迅速而且无影无踪。

  他就突然那样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再出现,却又是无尽的羞辱。程景诚,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泪珠一颗一颗的沿着秦殇苍白的脸庞上滑落,随即滴落在地上,转眼就消失不见。

  走到车边的程景诚烦躁的打开了车门,坐进去,刚准备发动,就发现安娜也跟着上来了。他皱着眉毛问道:“你上来干什么?”

  安娜给他抛了个媚眼,嘟着鲜红的嘴唇,娇声道:“程总,刚才您不是说要找个幽静点的地方吗?”身子微幅度的扭动着,释放着恰到好处的火热与性感。

  可程景诚明显不想买她的帐,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我没有说要和你一起啊,现在你该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走开,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安娜感到很委屈,靠近了程景诚,睁着无辜的眼睛,想要唤起程景诚身体最原始的冲动:“程总,你不是还要人家好好伺候你吗?我可是准备好了呢,程总,就让我好好伺候你吧。”

  “我的意思是让你滚,没有听明白吗?”程景诚现在是满腔的怒火没出撒,根本没工夫理会安娜,“滚啊,叫你滚!”

  最后一句话他完全是吼出来的,目光中透露出寒光,让人不寒而粟,安娜咽了一下口水,悻悻的下了车,关车门之前,跺脚,有点生气的说道:“程总,人家根本不叫安娜,刚开始都跟你说了,我叫菲欧娜。”

  程景诚看都没有看面前性感火爆的女郎一眼,伸手拉过车门,开车扬长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与停留。

  他才不会去管那个女人叫安娜还是菲欧娜的问题,他的注意力都在秦殇和陈牧然亲密的关系上,眼中怒火熊熊,该死,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背叛他!

  车速不断的加大,沿途的司机看到程景诚车的牌子,不好发表什么意见,只好小声咕哝着:“这车是吃了火药吗?”

  程景诚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刚开始靠近秦殇是为了报复她,报复她五年前红杏出墙,但是一点一点的,他竟然发现自己对于秦殇又再次动心了。秦殇,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可以让他对她再次动心。

  他始终忘不掉五年前秦殇对别的男人笑靥如花,他不能忍受属于他的秦殇为了别的男人笑,不能忍受属于他的秦殇被别的男人触碰。只要一想到这个,他的心就像是被火烧一样的痛苦,灼热万分,却又无法逃脱。

  所以他本来想要和她保持距离,不与秦殇再有过多的牵连,他相信时间会治愈他对秦殇的挚爱的情感。

  可今天看到她和陈牧然在一起,他心中又很不是滋味,嫉妒把他腐蚀的彻彻底底,那个属于心脏的部位,疼痛感是那样的清晰,没有丝毫的矫揉做作,就是那样毫无防备的,疼痛起来,痛的五脏六腑搅在了一起……

  ............

  加大油门,只听见车窗外风咆哮的声音,程景诚也不知道自己要把车开到哪里去,只是漫无目的的在柏油马路上,把车开的像一只愤怒的公牛。

  秦殇,是他的,谁也不能动。

  他的脑海里忽然跳出了这么一句话,也是一直以来,一直盘踞在他心间的话,而他却拒绝去认清这句话。

  是的,他一直都认为,秦殇是他的,除了他,谁也不能触碰。

  他的占有欲,是如此的强。在看到秦殇被陈牧然抱住之后,他想把秦殇抢过来,狠狠的占有她,在她的身体上烙上属于他的印记,每一寸每一分,都是属于他的,任何人都不准染指。

  秦殇是他程景诚一生一世的女人。

  程景诚的眼角,湿润了,曾经还想好好的和秦殇过完一生,现在看来,不过是痴人说梦。

  ............

  秦殇都不知道她是怎样回到家中的,记忆是一片空白,她茫然的仿佛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回到家,就瘫软在地下。

  真的感觉到好累,她只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为什么这些事情一定要落在她身上。

  为什么,她总要承受莫名其妙却又痛彻心扉的痛苦?难道就像妈妈说的那样,她天生就是扫把星吗?只能给别人带来痛苦吗?

  泪水好像已经流尽,空洞的眼睛看着苍白无力的天花板,只有背部的疼痛在肆虐。

  秦殇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是生不如死,就好像,一觉睡下去,永远都不要醒来,永远都不用处理这些复杂而心痛的事情了。

  PS:本章节6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