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0 大家说好了相爱

续篇10 大家说好了相爱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4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08

  

  “我送你回去,秦殇。大家正好可以谈谈合作的事。”

  童凡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确有其事一般得说着。其实哪里需要谈合作的事情呢,都在条约上写的清清楚楚的,自己回去看不就好了。只是不放心秦殇自己回去罢了。

  “我送我送。”华君生不甘落后,显得分外踊跃。只是脸上的羞红有些遮掩不住。

  “你走远点,我送。”童凡很是不高兴地梗着脖子看着华君生:“况且我跟秦殇有正经事儿要谈,你凑什么热闹。”

  两个人就这么争执了起来,然而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殇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

  “秦殇。”两个人俱都是一惊,同时叫着秦殇的名字。

  秦殇回眸一笑,两颊上浅浅的梨涡带着淡淡的脆弱,仿佛失去了水分的扶桑花,带着忧伤的气息:“我自己可以回去的。我先走一步,再见了。”

  两个人看着秦殇坐着出租车绝尘而去,惊讶的互相看着对方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这时,一辆车快速的从两人旁边擦身而过,压到了路边的水洼,由于速度太快溅起的水花竟将两人淋成了落汤鸡。

  “sh-it!”两人几乎是同时骂出口的,互相看着对方的狼狈样子,张张口又不知道说什么,倒是华君生先反应过来礼貌地说道:“太晚了,童先生我也先走了。”

  童凡愣愣的看着华君生,似乎觉得自己大呼小叫也太没形象了,拜拜手准备说再见,可转念一想他出来时怕被狗仔跟踪并没开车,这边这么偏僻又不好叫车,看一眼正要坐进车里的华君生,笑米米的就迎了上去,总之有免费车坐,之前都可以一笔勾销啦。

  “华先生......”童凡不怀好意的笑意泛在嘴角边,人已经直奔向了那辆车......

  刚刚那辆随着秦殇离去而快速开过的车,不是别人,正是程景诚,他本在酒店陪客户,出来接了个电话正巧看到秦殇和童凡一起出去。

  秦殇现在负责童凡的案子,两人有接触是不能避免的,可有什么原因非要在这个点一起出去呢?

  秦殇和童凡脸上的笑容刺激着程景诚的心,已经顾不得太多,他不由得跟了上来。可没想到,两人却是去大排档吃饭,他就把车停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边吃边笑,有股酸涩的味道在他的心中翻腾着。

  接着是另一个男人,看着三人拉拉扯扯的样子,他真是气到爆了,心里的怒火一翻而上。之后看到秦殇坐车走了,他立即发动车跟了上去。

  看着那两个人,他真想一车撞上去,可是追究是有理智的,所以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溅了了他们一身水,让他们变成落汤鸡,可却难泄他心头之恨。

  抓着方向盘的手紧紧地,骨骼分明,皮肤都泛着透明。他心中怒火难平,本想就这么绝尘而去,可是当看到秦殇临上车时的那一抹回眸一笑,醋意差点淹没了他整个人。

  脚下一用力,车加速的冲了出去,看着前面的出租车就超了过去,手上方向盘向左一打,只听“.吱......”尖锐的停车声,“哐!”的一声,出租车司机没想到会突然有车冲出来,来不及刹车便一下撞了上去。

  程景诚虽然气昏了头,可还把握着分寸,车撞的不算利害,可冲击力还是让人惊魂未定,连司机都被吓着了,刚一反应过来就对着前面的车破口大骂。

  程景诚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时冷着脸的,

  车停的太急,惯性使然秦殇被甩到了椅背上又被弹了回来,头狠狠地撞在了挡风玻璃上,这一撞,真是要把她什么思想都撞没了,血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没入了她雪白的脖颈。

  脑子一片空白,眼前似乎有无数的星星在闪烁。甚至有那么一刻,她觉得她的心都要吓得跳出来了。

  她的膝盖和胳膊好像扭着了,钻心的疼让她狠狠地咬紧了贝齿。

  车门“哗”的一下就被打开了,秦殇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被人拖了出去:“啊......!”

  刚刚一撞,手好像扭着了,被这么使劲一拉,钻心的疼让秦殇不禁痛呼出声,可程景诚已被心中的怒火蒙蔽了双眼双耳,那里能看到她的痛苦?

  秦殇看到是程景诚,想要开口阻止,可是胳膊似乎要断了的感觉让她痛的说不出口,眼前一黑就那样晕了过去。

  打开车的后门,将秦殇如同货物一样丢了进去,程景诚如冰块般的声音随之传来:“人尽可夫!”

  秦殇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司机的咒骂声盖过了程景诚的声音,最后停留在秦殇脑海中的便是程景诚那张冷淡凶狠的脸,那是恨不得她死的表情......

  秦殇是疼醒的,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大*上,头部传来一阵疼痛,想要用手,可手却动都动不了。

  *垫很软,她感觉自己似乎都要被埋入其中了,有些艰难的转动着头,想要看清自己的状况,可屋里很黑,她只知道自己的四肢似乎是被绑了起来,动都动不了。

  一阵冷风从大开的窗户吹了进来,秦殇才发现原来自己竟是yi丝不gua的。心中说不上是屈辱还是难过,只是之前的那一撞,头还昏昏沉沉的,却是像死过一样。

  泪,悄然无声的滴到了*单上,右胳膊应该是断了,已经没了任何知觉,只有头很疼,很疼。

  “你醒了——”冰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随之而来的是通屋的明亮,程景诚就站在*前俯视着*上全身赤-裸的秦殇,英俊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

  秦殇将脸深深地埋入*垫之中,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不想说话,真的不想。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了!”程景诚气急败坏的大吼着:“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能那么不要脸呢?童凡是谁?你们才认识多长时间,你就半夜跟着他出去!秦殇,你想干嘛?”

  “我程景诚不能满足你吗?让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别的男人?你说!你说呀!”白天看到秦殇和陈牧然的那一幕已经让他接近疯狂,再一想到晚上的童凡和另一个男人,程景诚的整个心脏似乎都被嫉妒充斥着。

  他对秦殇的占有欲已经达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这让他再次看到秦殇面对所有质问都默不作声的时候,有了更加疯狂的反应,他一把揪住秦殇的头发让她可以看到他的愤怒,他看着秦殇又爱又恨的心情反复地要让他失控了。

  可那是咋样的一双眼眸呢?秦殇看着如此疯狂的程景诚,贝齿紧紧的咬着双唇一句话都不说,眼里有着除却空洞之外的愤恨。

  程景诚见过冷漠的秦殇,见过悲伤的秦殇,见过开心的秦殇,也见过幸福的秦殇,可却从来没见过如此充满恨意的秦殇。

  他看着眼前秦殇眼中毫无掩饰的恨意,显然是震惊了。

  秦殇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程景诚,她恨!五年前,当他对她做出那样*不如的事情的时候,她没有恨,只是心死了。

  或许他不曾爱过她,可她为他付出了整个少女时期的真心和期待,背部的那个伤口又开始疼痛难忍,她知道,这辈子她再难逃出他给她编织的魔爪了。

  这是一场没有言语的较量,犹如回到了五年前的那天,两人都在较劲,可却谁也不说话。而现在秦殇再也不是五年前的秦殇,她眼中的恨意直接而坦荡......

  ............

  断了,真的断了!时隔五年,原以为再次重逢,不管咋样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可就变成了这样,他让她实实在在的恨上他。

  几次下来,秦殇的双唇已被咬出了血迹,可她就是不肯松口,程景诚也不再勉强,只是尽情地发泄着,直到他筋疲力尽媲。

  而秦殇反而沉着了,看着这一片狼藉,后背钻心的疼侵蚀着她的思想,让她的思路更加明晰,她口齿清晰的说道:“送我去医院,我右胳膊骨折了。”

  这句话没参杂任何感情因素,可听在程景诚耳里却是那样的悲凄,他不知道秦殇是以怎样的心情来说的这句话,可此刻他的心似乎连跳动都显得有些困难。

  帮她松开绑着的四肢绳子的时候,程景诚的手都在颤抖,甚至在解她右胳膊上的绳子的时候,解了三次都未能解开,等终于解开的时候,程景诚才发现,原来这条胳膊已经红肿了一大圈。

  他想把她抱起来,可是在看到她看他的那种眼神的时候,他的手不听使唤的一直在颤抖,无法自控的使不上力气。

  他竟然连她胳膊骨折都没发现,他竟然这样伤害她,他的心止不住的疼,止不住的痛,是为怀中面色苍白,嘴角带血的女人。

  她的身体一直在不住的颤抖,如风中快要掉落的那片孤叶,让他的心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他想要给她穿上衣服,可当他的手托上她的背部的时候,“啊!”凄厉的惨叫痛呼出声,豆大的泪水从她严重掉落,掉在了他的手上,更滴进了他的心里。

  “怎么了?背上也有伤到吗?”紧张的似乎连呼吸都那么小心翼翼,他轻手轻脚的想要看看她的背部,可是除了刚刚激情的时候留下的印痕,什么都没有。

  程景诚再看看秦殇痛的掉眼泪的样子,迟疑了一下,再次检查了一次她的后背,除了一个像是疤痕好了之后的红印之外,其他地方都一如既往的光滑如雪。

  怀中的秦殇哭的颤抖如絮的身体打击着他的心,想到她骨折的胳膊,程景诚再也顾不得别的,赶紧给她穿好衣服就往医院走。

  秦殇的眼泪似乎都滴落在了他的心里,直到程景诚抱着秦殇冲进急诊室的时候,他的手还在不停的颤抖。

  他害怕,更多的是心痛。

  “这是怎么弄的!为什么这么迟才送来就医!”帮秦殇检查的医生气急败坏的痛斥着一旁的程景诚:“你们知不知道,再来迟一点,这条胳膊就废了!”

  “废了?!”程景诚一颗心全部都悬在秦殇的身上,医生说了什么他并没有注意到,直到医生那句‘废了’,他才恍然惊醒,紧张的看着那条红肿的纤细雪臂,口齿不清的问道:“医……医生,那现在她的胳膊……”

  “暂时没事了,不过要休息一段时间,按时来复诊。”医生是一个白发老者,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脸上已经没有血色程景诚:“小伙子,骨头断了还能接上,可有些事断了,可就接不上了。”

  程景诚还想要说什么,只见老医生已不再看他,看着秦殇说道:“闺女,我现在数3、2、1之后就会帮你接骨,不会太痛,你要忍着点。”

  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秦殇已经说不了话,只是凭借仅余的一点意识朝着医生点了点头。

  老医生看着秦殇说道:“3!”2还没说出口,只听‘咔嚓’一声,是骨头的响声,伴随着的是秦殇痛呼的大叫声。

  满头的冷汗如同瀑布般布满了她整个脸颊,程景诚看在眼里,心却不知道有多痛。话已不成调:“医……医生,她……她说后背疼……”

  “后背?”老医生边伸手检查边边跟秦殇问道:“这里疼吗?”

  “哼嗯……”是模糊不清的回答,秦殇只是下意识的回复疼,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调。

  “这里呢?”老医生的眉头越皱越紧,不管他怎么问,秦殇似乎整个后背都在喊痛。

  “医生,她有什么问题吗?”程景诚看着老医生的表情,三魂便去了两魂,秦殇的表情不会是装的,莫不是……越想他就越害怕,手也不自觉握紧了拳头。

  “你是她什么人?住院手续办了吗?病人的病情只能跟家属说。”老医生一边按压着秦殇的后背一边说道,口吻中带着一股子的神秘莫测的味道。

  “我……”程景诚看着满头大汗不停扭捏的秦殇,心底的痛不言而喻,他伤她成这样,他还能?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我是她未婚夫。”

  “嗯”再次按一遍秦殇的背部,老医生将秦殇平放回到病*上,看一眼急的已经慌了神的程景诚才道:“骨头没问题,不过为了保险期间还是拍个片,今天就先住院观察。”

  忙不迭地应了一声,程景诚伸手去搀秦殇,秦殇面色发冷,忍住疼痛自己缓缓地站起来:“不必了,我自己来。”

  程景诚心底里一痛,一把拉过秦殇低吼一声:“你给我安分一点!”

  “啊……”秦殇痛呼一声,只觉得全身的刺痛更甚一分。她忍不住双腿一软,跌倒了程景诚的怀里。

  没有力气反抗,秦殇的脸色越发地不好看,沉默地跟着程景诚去拍片检查。

  小心翼翼地将秦殇放得仰躺在*上,看着现在的秦殇脑袋上包着厚厚的一层纱布,右手被吊起来的模样,程景诚只觉得无限的懊悔犹如海潮一般,将自己淹没:“秦殇……我……对不起!”

  将脸转向一边,不看他。秦殇的嘴角勾出了冷漠的微笑。程景诚啊程景诚,为什么你总是在错了之后再说对不起?假如对不起可以挽回所有的错误的话,我宁愿自己每天都在说对不起。

  秦殇微微闭上了眸子,语气越发地冷淡:“嗯,我累了,你走。”

  程景诚的嘴巴张开又阖上,欲言又止。愣了半饷,终究还是磕磕巴巴地开口道:“秦殇……我……我不知道,你受伤了……我,我不该……”

  不等程景诚说完剩下的话,秦殇猛地转过脸来冷喝一声:“程景诚,够了!”

  舒缓了一下语气,秦殇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少年时候的爱人,心底里却有着难以抑制的波涛:“假如你真的悔恨,假如你想要我过得好一点。那么,请你离开我的生命。”

  呆怔了一下,程景诚忍不住闭上了那双幽暗的双眸,转而又睁开,仿佛在不断地压抑着自己的某种情绪。

  终于,程景诚恢复过来,语气没有了那份愧疚,也没有愤怒,反而是带着一丝丝的邪魅:“秦殇,你的身体不好,我已经跟潘宇说过,你要请一个月病假了。”

  顿了顿,程景诚转过身,缓缓向着门口走去:“我就不打扰你养病了。我走了,再见!”

  “好,走不送。”秦殇闭上眼睛,不想看程景诚离开的背影,把脑袋扭向了一边。

  然而,蓦地,秦殇的双肩被一双有力的双手掐住,顿时疼痛袭来,秦殇痛呼出声。

  睁开了眼睛,一向清冷的如同透明琥珀的眼睛里,燃烧着两簇愤怒的小火苗:“程景诚,你又发生么疯!”

  PS:本章节5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