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1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续篇11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27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10

  

  然而,蓦地,秦殇的双肩被一双有力的双手掐住,顿时疼痛袭来,秦殇痛呼出声。

  睁开了眼睛,一向清冷的如同透明琥珀的眼睛里,燃烧着两簇愤怒的小火苗:“程景诚,你又发生么疯!”

  邪邪的勾起了嘴角,程景诚的笑容颇值得玩味:“秦殇,你别以为你可以摆脱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发誓!”

  说完,松开手,给秦殇一个带着势在必得的信心的轻吻,程景诚转身离开:“好好休息,我走了。”

  秦殇忍不住将脑袋埋在枕头里,眼里储满了泪珠。程景诚,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放过我丫?

  一个月后,秦殇家里媲。

  终于痊愈的秦殇躺在浴缸里,浴室里是浓郁的薰衣草的味道,这个味道让秦殇微微的放松了一下,以前刚刚分手的时候她有大把的时间是清醒的,后来于笑笑说泡薰衣草,很安神的,所以才会养成这样的习惯的。

  于笑笑,是秦殇的同事,一个直肚直肠的姑娘,这些年来,秦殇唯一的死党。也是五年之后的现在,让秦殇偶遇程景诚的罪魁祸首。

  一直在响的手机这个时候已经安静了下来,秦殇觉得自己的后背似乎更疼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她取过浴巾把自己擦拭干净,对着镜子里的女人苦笑起来,这个就是她,大多数时候都会对他妥协的她。

  记得以前有人说,你放不下一段恋情是因为不甘心,程景诚大概就是这样才会追着自己死死的不放,秦殇想到这里又有点不甘心了,但是这种不甘心的意味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可是这一个月来,她忍着疼,忍着痛,艰难地活着。而程景诚……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一个慰问都没有给过……更遑论过来探望一眼。现在自己好了,给自己打电话算是怎么回事儿呢?

  醒来后,秦殇只有一个累字。

  第二日,刚刚开始回企业上班的秦殇便接到企业的计划,此次的演唱会务必让童凡以最好的状态出现,所以这两日要找他的助理了解情况,制定相应的计划表。弥补这一个月的病假落下的所有的事情。

  秦殇做事向来是有条理的,所以这件事倒是十分轻松的就制定好了,包括上午的健身,以及下午的排练。

  那头童凡听到说计划都已经制定好了,带了几分撒娇的口吻开口问道:“小殇殇你来不来陪我?”

  秦殇黑线“童先生,这件事我会协助您的,只是麻烦麻烦您叫我秦殇好了。”

  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吗?叫的这么肉麻是想做什么?

  “那好,只是秦殇你会陪着我的对?”

  那头的口气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一样,秦殇忍不住有些想笑。这样的童凡,还真是有些出人意料。却又莫名的让人心底里一软。

  那时候,她很倔,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让人陪着自己。有次又被母亲打了以后,牧然说要留下来陪她,秦殇不同意说自己不害怕,那时候的牧然就是用这样的口气说,可是我想陪你。

  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秦殇一顿柔声回答,“我会的,一直到这次合作结束。”

  “恩……好。”

  那头的口气突然就冷了下来,似乎是因为她口气,秦殇有点无言,自己是怎么招惹他了,不是就是合作的关系吗?

  难道,她就没有一点点在乎我吗?童凡只觉得自己的心底里似乎有一根尖锐的刺儿,刺儿的尖端上刻着秦殇的名字。

  她,是不是喜欢那个华君生?那个干净的,连自己都忍不住嫉妒的,带着偏偏儒雅之气的男人。浊世有公子,翩翩而独立,犹如谪仙一般的华君生,一定很招人喜欢?

  又或者说,是那天晚上打电话的男人?童凡的心底里越发的疼,疼得他要喘不过气来。原来不知不觉之中,这个笑容犹如盛开的扶桑花的女子,就寄居在他的心头上,怎么也拔不掉了。

  秦殇大多数时候,对于这种感情都有些迟钝,小时候母亲关爱本就不多,她是不大会去多想别人为什么会这样的,大概这也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当然这些秦殇也没有太在意,她一心想的是要把这件事做好,所以说细节上她也是考虑了半天,最后才决定的。

  所有的事情都做完,秦殇终于起身,伸了个懒腰,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终于忙完了,可以下去吃个饭了。

  匆匆忙忙向着电梯赶去,恰好看到电梯即将要关闭。忙着赶时间的秦殇急匆匆的叫了一句:“等一下。”而后加快几步追上了再度打开的电梯。

  然而,上了电梯,秦殇才觉得有点悔恨了,电梯里狭小无比,站着她,程景诚,程景诚的女伴。秦殇无言,他从来不缺女人,不是么?只是……既然不缺,又为什么要来招惹她呢?

  口口声声说要不放过她,可是她病了的这一个月,他不闻不问,却又跟别的女人搅合在一起……程景诚,你何必这么虚伪?

  默默地攥紧了手掌,圆润的指尖刺得掌心生疼,后背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秦殇的眼里闪过了一丝黯然,脸上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程总好。”

  程景诚看着许久未见得人儿,心底里的火山有些抑制不住的喷发。原来,他这么想她啊……

  这段时间,他想她想的心都要碎了。可是想到她那满身的伤势程景诚的双眸犹如鹰隼一般盯紧了秦殇:“秦小姐好。”

  有些受不了电梯里的压抑气氛,秦殇低了低头,在十一楼有人上电梯的时候快步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挂着职业化的微笑轻声道:“程总,秦殇先走了。”

  看到秦殇近似于落荒而逃的背影,程景诚的嘴角滑过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景诚在想什么?”女伴谄媚而又温柔的凑到了程景诚的身上。

  “恩,我在想如果*物不乖了要怎么办。”程景诚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

  “景诚你养了*物,可不可爱?”

  女伴的嗓音里是满满的柔情,程景诚淡淡的一扫她,眉眼弯弯的笑道:“可爱的紧,可不是嘛,牙尖嘴利还不听话。”

  显然,秦殇落荒而逃这一幕取悦了他,连昨天秦殇没有接电话的事情也让他不在多做计较。

  “我到了,你在哪里呢?”

  秦殇环顾四周,不见童凡的人,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说了要一起吃饭,现在连人影都不见了,不过秦殇也是个好脾气的,倒是不多做计较,索性在童凡约定的店里点了一杯红茶,和一份蛋糕。

  不错,童大少约定的地点是在茶店,理由是有包厢这样不会被粉丝看见,秦殇小小的诽谤了一下童大少的这种诡异嗜好,也就吃了一口面前的提拉米苏。

  味道自然是好的很,淡淡的甜意在口腔里弥漫开来,秦殇觉得是乎没有往常的甜,而且口感更加细腻有味。

  怪不得这样一家小小的店会让童凡童大明星惦记,果然是有着它的过人之处。

  童凡当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他急急忙忙的停了车跑了过来,要不是企业有事耽误的话,就不会来这么晚了,耽误了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一推开包厢门,就看见秦殇微微低着头,嘴角是一抹淡淡的笑意。

  好看的紧,加上她今天穿的是玫瑰红的大衣更是把肌肤衬的如雪样的好看,童凡一时有些呆了去,看着面前的秦殇的样子,恨不得可以在她水蜜桃的脸上咬一口。

  秦殇有点不解看着有些走神的童凡,微微一笑轻声道:“我想,童大明星应该不是来找秦殇发呆的?”

  童凡于笑笑也不多说,就坐在了秦殇的对面。

  “我替你点了抹茶的蛋糕,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童凡点点头,捧过蛋糕留了个傻笑给她,秦殇无言却是笑了笑没再多说。

  “童凡,企业的计划,你看一看。”

  秦殇见他吃的差不多了,这才从包里摸出来企业的计划表,是关于这一次的策划的。

  童凡点点头,拿了过来,很是认真的看了一遍,上面的东西写的是十分的详细,包括一些小小的细节都特地标注了起来,每日的休息时间也是专门标注了起来,连他不吃的蔬菜也是列了出来。

  童凡的体质有点奇怪,对于蔬菜居然有几样是过敏的,为了这次更好的出演这些是万万不可以有的。

  秦殇见他吃的差不多了,这才从包里摸出来企业的计划表,是关于这一次的策划的,童凡点点头,拿了过来,很是认真的看了一遍,上面的东西写的是十分的详细,包括一些小小的细节都特地标注了起来。每日的休息时间也是专门标注了起来,连他不吃的蔬菜也是列了出来。

  童凡的体质有点奇怪,对于蔬菜居然有几样是过敏的,为了这次更好的出演这些是万万不可以有的。

  所以说秦殇在这方面还是小心的很。

  童凡淡淡地于笑笑说:“都好。”

  “那大家就谈一下合作的细节,你还有哪里不满意。”

  秦殇心底里已经把童凡当做自己的朋友了,也就补在对他客气,取过本子一脸认真的问道。

  童凡于笑笑摇摇头,顺便把刚刚点的茶点推到她面前媲:

  “多吃一点。你太瘦了,该多长点肉。”

  她好瘦,瘦的童凡都有点心疼,大概是工作太劳累了,真想把她养的圆圆的,然后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就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秦殇那张犹如扶桑花一般惊艳美丽的笑脸。

  这个主意似乎不错,童凡看着秦殇吃着马卡龙的样子,满足的像只小猫,喜欢吃糖的孩大概都是内心柔软的……想到这里,童凡的脸上也带了温软的笑意。

  秦殇抬头时无意间看到了,忍不住一愣,这个男子笑起来实在是好看清俊的很,纵然是还有点孩子气也是让她多看了几眼觉得好看的很。

  “秦殇。”

  童凡见她吃的高兴,忍不住软软的开口,他的声音本来就好听的紧,加上这里的布置。

  难得的好气氛,加上这里的灯光是带了浅浅的昏黄,更是温馨的很,秦殇头一次没有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而是带了几分浅笑,灯光下两个梨涡尽显。

  童凡看的喉头一紧,忍不住咽了一下,这才开口说话“喜欢这里吗?”

  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小心翼翼就害怕她说不喜欢。秦殇这时候甜点也吃得差不多了,微微的抿了口红茶,“很不错。”

  童凡的眼睛一亮,她说很不错耶,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下次约她就可以来这里了?童凡想想笑的一脸满足,看来她喜欢甜食,这些就要记下,以备以后来用的。

  这大概也是童凡头一回这么幼稚,以前他都是不会这么做的。

  走的时候还非要让秦殇打包带走,秦殇无奈只好勉强选了些,柜台后的几个小姑娘见是童凡都吃吃的笑了起来,还顺便要了合照,童凡好脾气的笑着,又顺便把名签了。

  “秦殇,是不是你的追求者送的?这里的东西可不便宜。”

  这家店听说是法国人开的,里面的东西更是做的精致无比,于笑笑吃过一次,好吃但是也贵啊,没想到秦殇去吃个中午饭就给自己带了这么多回来。所以于笑笑一边不客气地大口吃着,一边八卦因子不停地泛滥。

  秦殇无奈苦笑,“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是好好的吃你的东西,不然呆会儿我给你没收了。”

  于笑笑闻言大惊,连忙抱着自己的甜点,开玩笑,才不会给她呢。秦殇见她这样也微笑了起来。

  “我没想到竭诚公关这么闲了,景程,这就是你的眼光啊。”

  一道有点突兀的声音传了过来,秦殇和于笑笑都停止了玩笑,抬头去看面前的女人,长的精致的像个洋娃娃,大眼,琼鼻,小嘴,一身香奈儿的名牌,手上挽着cartier新出的包包,一看就知道是名门淑女。

  于笑笑在心中想到,这么***包地把自己全身都包上名牌,莫不是个被*的。

  秦殇倒是没说话,她只是温和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良好的修养,加上程景诚的培训已经让她学会了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所以当程景诚接触到她的视线的时候,她虽说是心中一惊,但是面上也是淡淡的。

  程景诚见她连脸色都没有变,莫名的心中有点不高兴,但是也没有太多表露出来,只低下头去看面前的女子:“娃娃,你要是有不会的就问秦小姐喔。”

  被称作娃娃的女人听他这么说,赶忙点头。

  于笑笑听到娃娃两个字,心中有点恶毒的想到充气娃娃,在心底里吐槽了两句这才开口:“程总,娃娃小姐就是这次童凡的新助理。”

  早上朱七就过来打过招呼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还是个名媛淑女呢。秦殇上午的时候出去了,所以对这件事情还不知情。

  “那童凡知道了吗?”

  秦殇一般是以工作为重的,现在这个情况她还是要了解的,童凡的旧助理毕竟要了解他一些,这个女人自己都是要别人伺候的,这么照顾童凡?

  程景诚听到秦殇这么直接的叫童凡两个字,脸一下子就冰了起来,她叫自己还是程总,童凡就是这样直来直去,没有丝毫敬语却让人觉得亲切,真是让人打从心底里不舒服。

  “哎呀,我忘了通知他了……景程,怎么办?”

  娃娃嘟着小嘴有点害怕的看着他,这样的女人是最知道如何要让男人心动的。

  程景诚用余光看着秦殇有点不自然的表情,心中一乐,看着娃娃的表情更是温和:“没关系,我去。”

  话还没说完秦殇就开口到,“我去通知他……恰好我找童凡有事儿。”

  说完扭身就走,看也不看面前的两个人。这样的女人过来给童凡做助理,希翼不要出什么状况才好。秦殇忍不住就有些担忧。

  程景诚不悦的眯起眼睛,看着秦殇去打电话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很大的不舒服,为什么她就不可以嫉妒,像个女人一样抓住自己质问自己。

  其实他也是没注意到,自己对秦殇的态度是有所变化的,是忘不了她还是别的什么,也许是没有深思,如果早一点知道自己对她的感情的话,也许就不会那么过分了。

  童凡接到电话的时候,很是激动,毕竟是秦殇主动打电话过来,只是这个内容让他不敢恭维,自己的助理被莫名其妙的换了下来不说,新来的那个连是谁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童凡的声音里忍不住就带上了一丝丝的严肃。

  秦殇听到他这么说,禁不住松了口气,还好他没有这么刁难自己,这件事如果童凡生气,也是这边不对在先,自己作为负责人连助理被换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知道,的确是做的很不负责啊。

  等秦殇回去的时候,程景诚他们已经去参观企业了。

  “听说那个女的叫杨洋。”

  于笑笑见是秦殇过来了,有点不满的开口,她最讨厌这种女人了。什么都不会,就只会撒娇,剩下的事情就交给男人去做了,这真的是让她觉得厌恶无比,哪有她们家秦殇好,又能干人又漂亮。

  “秦殇,我要是男的,我就娶你。”

  秦殇正在看资料,打算一会儿交给杨洋,被于笑笑这么一说顿时被呛到了,“于笑笑,别,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于笑笑撇了撇小嘴,“我就知道那你看不上我,你个没良心的。”

  “你还是想想正事,我把童凡的资料整理好了,你帮我看看哪里没有对。”秦殇有些无奈的苦笑,看着显然有些闲的发慌的于笑笑,递过了手中的资料。

  于笑笑见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也就接过资料看了起来。

  等童凡到竭诚的时候,几个人都在企业的会议室里坐定了,杨洋坐在程景诚的旁边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娇羞的抬头说着些什么。

  于笑笑和秦殇坐在一起,两人似乎在看什么资料,于笑笑指着笔记本上的图说的一脸的认真,秦殇也是浅浅的微笑着。

  秦殇发觉到童凡的到来,连忙起身,微微向着童凡致意。童凡对着秦殇绽开一个微笑,而后便露出一脸阴沉面对着程景诚。

  “程总,我想知道我的新助理是怎么回事……”

  童凡也懒得去绕圈子了,直接开口说道,顺便忽略了一旁娇羞无比的杨洋。

  “童先生。”

  杨洋开口叫道,脸上还带了风情万种的微笑,只是童凡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媲。

  “程总,你也知道我对于生活的要求是很高的,你这样换了助理我是不习惯的。”

  童凡有点激动,说话的语气都带了几分焦急,这次是个女助理啊,他可不想被缠着,以前的那个女助理连他的周末都是不放过的,所以说这次换了个女的他简直是惊恐。

  看到秦殇和童凡之间的互动,程景诚的胸口蓦然地涌上来了一股闷气,只觉得无处发泄。

  “坐下,这是企业的安排。”

  程景诚的口气严厉无比,似乎真的是在说一件公事一样,只是口气带了几分威胁,童凡无奈只好乖乖的坐下。

  “我来先容一下这是杨洋,你的新助理。”

  童凡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眼里带了三分不屑。

  “童先生,你好。我是你的新助理杨洋,希翼您能多多指教。”

  童凡看了她一眼:“指教谈不上,不过我希翼你以后不要穿成这样了,我不希翼别人觉得我带的是大家小姐,不是助理。”

  于笑笑别过脸去偷偷的笑了一下,这个美女大概是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这感觉简直是好极了。

  PS:本章节6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