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2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续篇12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01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12

  

  秦殇倒是没有多说什么,看着手上的资料似乎是看的认真的很,其实这些资料她早就记熟了,只是她觉得抬起头实在是尴尬,就索性不在多说什么了。

  加上程景诚有意无意的看过来,她也只好咬着牙关挺过去,只是这杨洋好不知趣,在旁边撒娇加发嗲简直是无所不用,搞的来在场的气氛诡异无比。

  童凡终究还是无奈,看着程景诚的脸面又不好发作,最后只好要了这个助理,程景诚暗暗一笑,带了几分讽刺,这种事,由不得他。

  只是一直到几人打算起身告别的时候,秦殇都没有在多说一句话,她就那么安静的看着离开的他们。

  最后,还是于笑笑好不容易把这几个人送走,秦殇简直就跟瘫了一样的靠在椅背上,让于笑笑看的分外的不忍。

  “秦殇这次做完大家去度假好不好。”

  于笑笑提议,她的钱也存的差不多了,可以去度假也是好的,秦殇看着面前的好友,笑的温暖,点头应道:“好。”

  童凡助理安排好了以后,秦殇在把要交代的细节做好以后已经是下午了,于笑笑看她一整天都有点心不在焉的,于是便让她早点回去。

  秦殇想想也是,嘱咐了几句又想到了冰箱里没有吃的了,索性去超市一趟。

  千吉百货是位于T市闹市区的一家大型百货,秦殇之所以会去那里也是钟意于负一楼的食材卖的齐全,而且还有大量的调料,方便无比。

  秦殇拿起一盒牛奶看看,送的赠品是一只小巧的陶瓷杯,做成牛奶瓶的样子,好生乖巧,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最近她就是喜欢买点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来装点自己的家,看起来也温馨好多。

  就拿这个了,秦殇放进购物车里。

  “你不看看生产日期?”

  修长的手取过秦殇手里的牛奶,秦殇一抬头,便看见华君生一身简单的家居服,脸上带了微微的笑意。

  “不太习惯。”秦殇微微一笑:“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你。”

  “你看起来就是一个不会好好的善待自己的人。”华君生的眉头皱了起来。

  秦殇摇摇头,她哪里不善待自己了,“我东西有好好的吃,买衣服不仅只看款式也会看看材质,穿着不舒服的不要,工作清闲了也许会出去走走,无聊的时候也会为自己看看好的片子。你说我哪里没有善待自己?”

  “你做这些都是一种习惯,你不是真的快乐。”

  华君生看完生产日期,这才把东西放到秦殇的购物车里。

  “那么你有善待自己呢?”

  “恩,我看你买的大多是熟食,其实要买新鲜的才好,还有这种超市做的沙拉,到底不如自己做的好。”华君生一边说着,一边取出秦殇买的东西,又替她挑了些水果放到篮子里面去了,脸上带了几分笑意。

  秦殇失笑,“看来咱们华先生还真是常识渊博,涉猎广泛。”

  “了解不算多,若是秦小姐肯赏脸吃个晚餐,可能我会了解的更多。”显然是故作轻松的样子,华君生不经意之间还是红了脸。

  然而,邀约的语气轻松愉悦,到让秦殇觉得值得一去,点点头。

  华君生于笑笑,又选了些水果。

  秦殇笑,推了东西去结账,这样的男子大都聪明得很,他们温和有礼,风度翩翩,但是也是进退有度的,不会让你觉得有侵略性。

  只是他不是自己的良人,很多事就是这样,受过伤以后终究是会想要平稳的活着。

  “君生,我都买好了,大家走。”

  不知道为何,*的气息一扫而空,华君生坐在车上看她的侧脸,很好看,睫毛纤细分明,看的人心中一动,怪不得大多数女人痴迷于睫毛膏。这样看来的确令人砰然心动。

  这顿饭倒是吃的很简单,家常的三菜一汤,秦殇觉得饿了,加上华君生的酸菜汤做的好喝,也就着汤多吃了碗饭。

  是不是很好吃,秦殇不知道,只是她觉得有些迷茫,一迷茫就会无意识的吃东西。

  华君生也不说话了,这个女孩背后一定有着自己不知道的经历。只是她是不想和别人分享的,所以,他也就只好远远的看着,无法融入她的世界,只是这样的感觉真是,他想知道她多一点,想知道她是喜欢什么的,不喜欢什么的。

  当你开始想着要知道一个人的一切以后,那就是你开始渐渐喜欢她的信号了。

  “好吃吗?”华君生小鹿一样的眼睛里盛着热切的渴望。

  “恩。”

  秦殇点头,外面一道雷滑过天空,慢慢的下去了小雨,秦殇突然觉得难过无比,这样的气氛的确让人很容易伤感,所以在华君生挽留她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她不想回到自己那个空荡荡的,没有气氛的小屋里去,这样的感觉很糟糕。

  好在华家还算大,她就住在他旁边的客房里,客房打理的干干净净的,天蓝色的格调,看起来清爽的很。

  她累了,所以躺在被子里,努力的把自己卷起来像只小小的兽一样,华君生推开门的时候看着她这个怪异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有点心疼。

  “过来把牛奶喝了,然后再睡。”

  他说话一如既往的温柔,秦殇接过牛奶慢慢的喝完,嘴角沾了些奶沫,平时这么冷清的人,这样一看也就温和了好多,华君生没有忍住,凑了过去轻轻吻了下她的嘴角。

  秦殇的眼睛里带了几分迷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华君生的脸色突兀得再次红了,华君生颇有些结结巴巴得道:“晚……晚安。”而后就转身兔子一般的飞跑了开来。

  雨越下越大,秦殇有些茫然地摸了摸自己的唇角……

  如果是其他人这样突然地亲吻她,她肯定是会非常的生气。然而在看到华君生红着脸跑开的时候,秦殇心里的怒火突然就散了,反而变成了抑制不住的笑意。这人……这样害羞还敢亲她。

  第二天,秦殇照旧出现在办公室里忙碌。好在童凡的计划表是在之前就做好的,所以换了新的助理也还好处理,只是助理的工作也开始落在了秦殇的身上,而杨洋则是成为了彻头彻尾的摆设。

  这一点让于笑笑忍不住生气无比,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废物,却又每次都要挽着程景诚的胳膊过来得瑟,这是来挑衅的吗,是来表示自己是勾搭到金龟婿了吗?

  秦殇有些好笑的看着于笑笑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干净直爽的很,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其实一开始秦殇不喜欢于笑笑粘着她的,但是久了也就知道于笑笑这样的人心思单纯也仗义,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朋友,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跟于笑笑成了好朋友。

  “秦殇啊,你说这杨洋是不是想脚踏两只船啊?你看她勾-引了程总还对着童凡放电,是不是想两个都要啊。丫”

  秦殇看着手上的数据,是童凡的身高,三围什么的,下午企业特约的服装设计师要过来,选他在演唱会上的衣服,秦殇是要在旁边拿主意的,所以说现在要把数据记牢。虽然这些本来该是助理做的。

  “你知道那么多未必就是好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工作。媲”

  都这么大的人了一天到晚居然还对八卦感兴趣,真是让人觉的是无奈无比的一件事啊。

  “秦姐,潘总让您过去一趟。”

  潘总的特助过来有礼貌说道,现在企业的上上下下都在传秦殇是多么受企业老总的关注。

  秦殇无奈,只要有利益的地方,这样的谣传就是永远都不缺的,自己也没办法说明,还是索性忍了。

  只是前脚她刚一走,后脚童凡和程景诚就过来了,当然是少不了杨洋这个助理,于笑笑有点不屑,假装在看电脑也就不抬起头看他们三个人。

  只是这两个男人走到哪里都是发光体,带了几分漠然的程景诚和一脸邪魅微笑、桃花眼不断放电的童凡站在一起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怪不得说找帅气的男人是没有安全感的。这就是妖孽,祸水啊。

  童凡展望了眼四周没有看到眼前的人,“于笑笑,我的负责人呢。”

  这几天他也知道了这于笑笑是秦殇的好友,所以说他对于笑笑也是友好的很。

  “被潘总叫去了,不知道是什么事。”于笑笑头也不抬,索性眼不见心为净。

  “不会是去挨骂。”

  童凡知道这潘宇是个严厉的主子,有些担心秦殇挨骂。

  “应该不会,是和朱姐一起被叫去的啊。”于笑笑心底暗叹,算你小子有良心。遂抬起头来说明道。

  童凡松了口气坐下了,两个人一起去,应该不会是挨骂,他可舍不得秦殇挨骂。

  程景诚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一脸的严肃,似乎还带了几点不屑,一旁的杨洋赶忙接了秘书端过来的咖啡。

  于笑笑不屑,索性和童凡聊了起来,两个人说的很是开心,加上童凡天生会逗女孩子开心,这就让于笑笑更是笑足颜开了。

  这时候,门被哗一声的推开,秦殇皱着眉头冲了出来,手无意识的捂着胸口,看也不看几人就从到了洗手间。于笑笑大惊赶忙跟了过去,这时候又从后面走出朱七。

  童凡愣住也跟着几人走了过去,秦殇来不及说话,胸口被咖啡烫的来一片通红,于笑笑看了赶紧用冷水帮她冷敷,过了十多分钟,秦殇才觉得好一点,朱七在后面忙不迭送的道歉。

  原来是刚才她手上的咖啡杯没有端好,洒了秦殇一身,于笑笑皱眉,这么严重是故意的,但是看到秦殇的眼神却什么都没有说。

  童凡听了个大概,也知道这个时候是要去买烫伤药的,要是处理不好会留疤的,只是众人慌乱中,却惟独程景诚面无表情的走开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开始有了她的小圈子。而在这个属于她的小圈子里,她就是中心,而他没有办法插进去。这个认知,让程景诚感觉到了巨大的失落感。

  程景诚面无表情的走了,身后慌乱的众人还在忙乱的递着东西。

  好在秦殇烫的不是很重也就是一点小伤,上了药大概第二天就好了,只是看着朱姐的表情,秦殇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说了个请假,童凡听了自然是高兴无比的提出了送她回去。

  大概是流年不利,童凡说什么也要带秦殇去庙里拜拜,只是,秦殇最后还是推脱了,说自己太累了,改天。

  回去的时候,秦殇拒绝了童凡要送自己上楼的提议,一个人走了上去,童凡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由着她自己去了。

  秦殇冲他于笑笑这才上了楼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殇看着面前的男人,脸色有些发冷:“请你不要再继续缠着我。”

  程景诚的表情有些阴狠,秦殇只觉得无奈,自己从来都没有看透过他,也没有好好的看过他,这时候看着他的皮相觉得是好看的紧,只是里面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样的呢?秦殇猜不透。

  还在想着,秦殇突然被拥入炙热的怀抱,程景诚低着头在她的锁骨处狠狠的一咬:“我恨你,我是真的恨你。”

  浓浓的酒味传进了鼻腔,秦殇没有说话,她不想和这样的男人说话,都说男人喝醉了是疯子,她也不会去交流的,只是这样的不交流让程景诚烦躁不安,他忍不住低吼:“你说话,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秦殇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沉着和的淡然:“你喝醉了,不适合交谈。你还是回去睡一觉。”

  程景诚嗤笑一声,“秦殇你真残忍,莫不是有了新人就不要我了。”

  秦殇知道他每每都是这样,似乎是想看见自己流露出难过的情绪,只是她偏不。

  “是,你嫌我脏就放手。”

  程景诚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果然无情的很,也残忍的很。”

  说完,他摔开秦殇的胳膊扭头就走,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难道他还会去奢求还有什么爱不爱的,真是好笑的很啊。

  秦殇看着他离开,漠然的眼神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是不是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所以整个人都觉得无所谓了?

  秦殇淡漠地上了楼,任由背后的伤口泛起了疼,安静的洗漱之后躺在*上闭上了眼睛。

  这一场梦做的很长,她看见梦中的自己和童凡在一起了,似乎有另一个人在大叫道,不要和他在一起,他只会伤害你的。

  秦殇觉得好痛苦,但是无论如何挣脱不出这个梦,只是这样梦越来越混乱,秦殇看见程景诚出现,手里的匕首刺进了她的身体,他说与其他伤害你,不如我杀了你。

  “啪——”。

  秦殇坐起,似乎出了一身的冷汗,似乎还感觉着那把匕首的凉意和它所带来的痛楚。明明就是一场梦,可是这种疼痛,撕心裂肺似的一个劲的往自己的心底里涌。

  她寻了拖鞋,去厨房里找水喝,温热的水下去秦殇觉得好多了,这种感觉简直是太痛苦了,痛苦的她生不如死。

  正好这段时间她是有假期的,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朱姐和于笑笑去办,秦殇打算去上山去拜拜。

  第二日,便约了童凡,好在他还不是很忙,这几天倒是可以陪着秦殇去山上拜拜,听说是很灵的,童凡也希翼秦殇不要太难过了,最好可以忘记最近的不愉快,秦殇想想还要准备些衣物,便约了下午。

  收拾衣物的时候,秦殇有点小小的紧张,这段时间太恍惚了,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压力太大了,需要休息一下了。

  灵修寺是位于T市北面的一座小寺庙,虽说不是太大,但是香火很好,所以说连带着周围的居民都开始做起了客栈生意,以便上山的人可以住宿。

  秦殇觉得自己和童凡可以头天去,第二天玩儿一天第三天回来,本来童凡打算多玩儿几天的,最好是可以好好的和秦殇培养一下感情,但是自己有通告在身,所以也就只好无奈的放弃了。

  秦殇见他一脸的孩子气禁不住觉得好笑。

  童凡选的客栈的名字叫做“左右逢源”,名字很好玩儿,据说是为了显示这个寺庙很灵才这样取的,据说这个小客栈在香客中大受欢迎,不过这次由于是淡季,所以童凡期待的只有一个房间的狗血事件没有发生。

  不过好在两人的房间是挨着的,这倒是让他觉得有小小的安稳。

  左右逢源虽说是一家客栈,但是里面的布置到也是干净的很,秦殇这一路来已经很累了,到在*上就睡,第二日童凡来叫她的时候,她还在睡媲。

  PS:本章节5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