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3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续篇13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81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13

  

  “秦殇你是猪啊,睡的这么沉。”

  童凡认*,昨天这一觉更是把他的憔悴无比,秦殇无奈打着哈欠的去开门,童凡见她的样子一下子也就心软了,秦殇还没有来的及梳洗,一头黑发凌乱的披着,平日里都是别上去的额发更是为她添加了几分媚意。

  修长的双腿若影若现,更加为她增添了几分*。直到秦殇狠劲地瞪着他,童凡才反应过来,一路急急忙忙的回了房间。

  等秦殇下去吃早餐的时候,才看见童凡下来,他似乎洗过澡了,头发还没有干,一路下来面上看起来有些不好,显然是没有睡好的样子。

  也就不多说了,自己动手舀了点小粥,这里的早餐是小粥配了素菜,点了点麻油的萝卜干油亮亮的,让人忍不住胃口大动。秦殇将手里的碗递给童凡,也不说话,低下头默默地喝着粥。

  童凡忽然就变得心情很好,很是有食欲,慢慢的舀了口小粥,吹凉,慢慢的吃下去。

  这里距离灵修寺还有一段山路,大多香客是自己爬山上去,不过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考虑滑竿,童凡和秦殇自然是走上去的,难的的好时光,不好好的看看这里的风景也是浪费的很,只是这样的生活也是让人觉得可贵的很。

  “你知道吗,其实往往说你不要难过的人离开你最早。”

  秦殇缓缓的开口说。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童凡停住了脚步,他不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只是这样的明白让他有点难过。

  “我知道你是想安慰我。”

  童凡上午的举动她不是不懂,她不是小姑娘了,这点***她不懂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怕他尴尬所以选择了不说破。

  现在这样告诉他,只是想说明他想要的爱情自己是给不起的,若是给不起那还是直接说了好,省的大家都是痛苦的。

  “这算不算是发了好人卡给我?”

  童凡苦笑,这是不是自己流连花丛中的代价。

  “不是。”

  秦殇的表情很诚恳,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是满满的诚恳,童凡似乎被噎住了,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的,我当你是朋友,如果我第一次遇见的是你,我一定会和你在一起的。”

  “还说不是发好人卡给我,我看明明就是嘛。”

  童凡有点不满的嘀咕,惹的秦殇一阵轻笑。

  两人上去拜了佛像,童凡又特意选了挂饰,说是开过光的可以护佑秦殇平安,秦殇虽说是不信的,但是这样的心意也是让她感动的。

  “大家去求个签,听说这里的签挺灵的。”

  秦殇点点头,便跟着童凡去了正殿。

  两人诚心拜拜,这才开始求签,秦殇看了眼签上写着“守得云开见月明”。

  “是什么意思?”

  童凡好奇,本说要去问问的,但是秦殇摇摇头,她就是这点好,喜欢走一步算一步。见秦殇这么坚持这才不去的。

  两人又在寺庙里看拍了些照片。

  看着童凡笑的一脸灿烂,秦殇虽说有些无言,但是也合着笑了起来,两人就这样笑闹,时间倒是也过的快的很。

  童凡说庙里的食物不错,两人又吃了一顿,这才下山。

  程景诚很生气,秦殇的电话打不通,现在连电话都不接了,打了电话去企业,那边的人说她请了假,只是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不知道为何,气血一阵翻涌,不知道是不是在家中出了事。

  他知道秦殇的性子烈,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她是不是出事了,这样一想程景诚觉得自己担忧无比。

  到秦殇家的路到并不是太远,程景诚一路把车开的是飞快,手边还在飞快的播着秦殇的电话,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

  该死的,若是出事了,他饶不了这个女人,他一定要把她捉回来牢牢的锁在自己的身边。

  只是来不及了,程景诚还没有反应过来,前面的开车突然一个向后旋转,他还来不及打方向盘,就失去了意识。

  手机那边机械传出“您拨打的用户占时无人接听。”

  秦殇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在晚上,刚刚洗完客栈,是于笑笑打过来的,告诉她程景诚出事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秦殇听到自己的声音,觉得自己的沉着的可怕。手机上有他打来的三十多个电话。

  你永远无法阻止电波的传出,于笑笑的声音传了过来,像是一个恶梦。

  “下午四点,他手机上的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

  此时,车窗外繁星满天。

  “童凡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秦殇刚刚醒来,披着童凡的外套幽幽的开口。

  “恩,好好睡一觉好不好?”

  秦殇看着他,点点头,靠在椅背上,睡一觉就好了,就不要在担心害怕了。

  童凡有些小小的心疼,看着她又把眼睛闭上了,他也松了口气,那边说程景诚生死未卜,他不好说什么,好在秦殇没有多问,不然他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和她开口,告诉她这件事。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他吗?童凡沉思。

  童凡本来打算回去以后就带秦殇去的,只是当天来的记者委实多了些,秦殇此刻是绝对是不应该出现的,不然很容易就会招致铺天盖地的流言蜚语。

  等秦殇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清晨了,程景诚还是没有醒过来,不过这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记者了,程家封锁了病房,秦殇好不容易才能够进去。

  秦殇放下手里的鸡汤,做了下来,周围全是他那些女伴送的各式花朵,把房间簇拥的像个花园一般,秦殇依旧是睁着清冷的眼眸看着周围的一切。

  程景诚躺在*上,反而让她觉得好受了一些,至少现在这个男人是乖乖的了,不会在用那些恶毒而刻薄的语言来伤害她了。只是……心底里那些深邃的疼,却也让她无法忽略。

  秦殇想想,叹了口气,本来想熬些鸡汤给他补身子的,只是现在他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喝。秦殇的眸子里满是忧伤,程景诚,我已经很久没有给你做吃的了,你难道就不想醒来尝尝我的手艺么?

  景诚你最后的电话真的是打给我的吗?秦殇有些无力的在心中感叹,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说她不在乎,到底也是想知道的,只是他现在这个样子让秦殇也不好再去回想了,像是一个带了甜蜜记忆的噩梦。

  秦殇看着他的五官,用手指轻轻的描,单眼皮,高蜓的鼻梁,到老是说出伤人话语的唇,现在的他乖乖的了,“其实你还是醒来的时候比较好看。”

  秦殇说话的时候,口气里带了些许难过,她平时冷清惯了,这时候在回想起那些关于记忆的点点滴滴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时候他也对自己好过了。

  “这是谁送来的?”

  程景诚看着面前的保温桶有些不可思议,他的女伴中没有人会熬汤,熬得恰到好处,浓郁鲜美的很,只是这样的味道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熬的出来的,他太熟悉了。

  上午的时候,他的腿太疼了,所以让医生给他注射了一剂镇定剂,让他昏睡过去,那时候的记忆全然是没有的,她是来过。

  “是个瘦高个的姑娘,穿灰色风衣,表情很冷。”

  保镖认真的回忆起细节,程景诚想想有可能是她,有点小小的激动,但是马上又平静了下来。

  “是个瘦高个的姑娘,穿灰色风衣,表情很冷。”

  保镖认真的回忆起细节,程景诚想想有可能是她,有点小小的激动,但是马上又平静了下来。

  “对了,还有她说她是您的朋友。丫”

  保镖突然开口说,如果不是她说自己是程总的朋友,自己可能还不会放她进来呢媲。

  看来是她了,朋友,她是不是还没有学乖啊,这样的话也说的出口。

  秦殇好好的假期这下也没有了,从新开始了童凡的贴身训练中来了,只是那个杨洋每次看到秦殇也是没有好脸色的。

  秦殇到是没有什么,只是这让于笑笑看的不爽,怎么说这凡哥也是自家秦殇的人,她哪里来的就想抢人?

  加上这童凡的笼络计划十分有效,于笑笑基本上是每天都会打击一次这杨洋,于笑笑虽说是为人单纯,但是一张小嘴不饶人,说的好多次这杨洋都是面色惨淡。

  秦殇倒是没有阻拦,这童凡都没有护着自己的助理,她还是作壁上观好了。

  第二天下午她照常去了医院,只是这程景诚已经醒来了,两人对视了半晌,秦殇眼中的漠然显露无疑。还是这么绝情,他想到,但是嘴里的苦涩弥漫开来,让他觉得好不舒服。

  程景诚不介意的笑笑说,“你不过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已。”

  秦殇的表情依旧未变,“我熬了骨头汤,对你的腿有帮助。”

  “我已经和潘总说过了,我要你留下伺候我。”

  他的伺候咬的特别重,秦殇没有多说话。

  “还有,你的工作也不可以耽误。”

  这样是明显不可能的,程景诚就想看她手忙脚乱一回。果不其然秦殇微微的皱了下眉头,看现在的局势朱七是不可能帮自己的,唯一可以靠的就只有于笑笑了,但是于笑笑手上有新的任务,自己不好耽误她。

  “我只照顾你的吃喝,其余的由护工打理”。

  秦殇淡淡开口,若是照顾他,自己只怕是不用去上班了,这样的做正好可以节约时间来做事。

  程景诚听她这么一说嘴角勾出一抹浅笑,“可以,不过吃喝必须满足我。”

  秦殇知道这个男人是又想到了折磨自己的法子,脸上的表情不变,冷冷淡淡的:“辛辣油腻的除外”。

  食品的忌讳她是知道的,就怕这个男人没有分寸,到时候对自己有所刁难这就不好了,不知为何现在的秦殇对于程景诚始终有那么些忌惮的,所以连这些细节都考虑好了。

  程景诚点点头,秦殇,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以为你躲得过初一,还躲不过十五?

  秦殇当天就交代了于笑笑,好在于笑笑手上的工作不太多还算的上是闲。

  “今天要吃什么?”

  程景诚见秦殇打完电话折身回来,不知为何有些安心:“馄饨”。

  秦殇想想折身就出去了。

  “我要吃你做的,六点。”

  秦殇淡淡一扫他,“好。”

  现在都五点半了,秦殇急急忙忙的买了东西回去,做好了打包就到、送去了,只是这时候都要六点半了。

  “我说的是六点”。

  程景诚开口到,秦殇的眼眸里没有太多的表情,“那你说要怎么办?”

  本来是想折磨她的,只是看着她眼底的那抹困意,程景诚知道,她是工作太忙了,没有什么时间休息,动了动嘴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慢慢的吃了起来。

  很好吃,肉是加了蛋以后放了一点盐搅拌的,做的很嫩,汤是她煲的骨头汤,鲜香味美,像很久以前的味道,那个时候她就喜欢做些好吃的,看他吃的大快朵颐,她的脸上就会带着几分柔软的微笑,只是这样的时光早就没有了。

  “下不为例”。

  程景诚淡淡的开口,只是开了口后又有了些懊恼自己为何要这么在意她的感受,为什么不脾气大发的说她不负责任,只是看到秦殇眼底的疲倦,他的心突然就软了。

  第二天程景诚还没有醒,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张眼一看秦殇背了个大包包进来。而香味是那个保温桶里的,秦殇不说话舀了给他,这才开始布置起自己拿来的东西。

  电磁炉,菜板,刀还有锅,程景诚立马就知道了她的用意,只是嘴抿着不发一言,秦殇是个聪明的人,知道如何节约时间。反正这特护病房很大,摆上这些东西也不嫌多。

  两个人话都没有多说。大多数时候都是秦殇来做了饭,然后回企业,不过好在童凡知道她的不容易,有事也会主动告诉秦殇。

  这几日,童凡已经开始彩排了,舞台布置的很好,服装也做到位了,只是这次中间的歌曲里面居然有一首德文的歌曲。

  童凡唱歌虽好,但是这首歌实在是唱的有些走音。

  “可不可以换一首歌?”

  秦殇问道,童凡摇头,这首歌当初选它就是因为曲调好听且歌词写的唯美有意境,是放在中间作为一个转折点的,如果说换就换的,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这么好的歌,童凡的脸上写满了无奈,秦殇想想也有道理。

  这两天安排好的老师过来教他外语,也着实是苦了他童凡了。

  “秦殇你知道我的,我是那种不认真的人吗。”

  童凡在那头抱怨到,秦殇听着时不时的恩一声,不过另一只手举着汤勺,舀了一口出来喝了喝,恩,味道还不错。

  “那你说我现在要怎么办啊,我这几天都要疯了”。

  童凡抱怨到,若是他知道秦殇是在和他边说话边做菜的话,保不齐想拿着刀去砍了秦殇,不过唯一好的就是他不知道啊。

  秦殇心中一笑,这个童凡大概是这几天太累了,才会来找自己吐槽的,前几天他的德语老师还说他有进步来着,歌词的前半部分的音都读的准了。

  “好了,你不要在生气了,我明天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

  秦殇哄着他,不过童凡一听说有好吃的,就笑足颜开了,还真是个大男孩呢。

  提着煲好的汤,秦殇一路直奔医院,上次是她的疏忽忘记带砂锅过去了,今天也一并带了过去,好在是刚刚六点,这两天她也是提前下班的,大概是程景诚打过招呼了,企业里的人也就没有说什么。

  想到这里秦殇算是松了一口气,她是最不喜欢别人说她闲话的,这样也好,虽然有说但是她听不到。

  这段时日,程景诚对她也没有了初时的刻薄,只是两个人到底是隔了一成,这样的感觉始终是怪怪的。

  大多数时候是她在做饭,程景诚在打理着企业的事情,当她在看资料的时候两人也不会有一句多余的对白,这两天演唱会的小样做好了,秦殇试听了下还不错,童凡的嗓音很好,那首德语歌唱出来也是有板有眼的。

  程景诚就日日的看着她这么来回奔波,秦殇倒是没有什么关系,连他那些气势汹汹的女伴来问他们是什么关系,她也只是淡然的微微一笑,并不多做说明,有的女人说她是保姆,她也是淡淡的看一眼。

  保姆,呵,好恰到的比喻啊,可不是吗,她就是来打杂的也没有什么关系。

  本来秦殇以为这程景诚住院也不过一个月而已,但是现在一个月都要到了,他都已经胖了一圈了医生还是那句话,无法出院,搞得秦殇有些无奈。

  从那日于笑笑约她去喝茶的时候,就有些心情不好了,原来现在谣言都在说,当初这秦殇进企业是有朱七提携的,但是现在这秦殇在照顾程总,居然都不愿意把大权教给朱七,真是让人心寒,还有人谣传有次见她从潘总的办公室哭着出来。

  PS:本章节5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