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5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续篇15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3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16

  

  “哄小孩子的是坏人。”

  “你说什么?”

  秦殇本来还在想着是什么关系的,这下被打断了也看着他们闹了起来,后来回忆起,果然不对。

  娜娜大笑,跑过去拿着水就喝了起来,于笑笑不依不饶的过去挠她,娜娜飞快的躲,但是没有躲过,反倒是呛着了,水喷了于笑笑一脸。

  都是还没长大啊,秦殇只好递了张纸巾过去嘀咕到。

  于笑笑大叫道:“我要报仇”。

  便追在娜娜身后,一时间气氛十分欢快。于笑笑有几次都差点得逞,只不过还是被娜娜给逃了,只是这娜娜身手灵活,于笑笑自然是追不到,郁闷的紧啊。

  “好了好了,明天还要排练,大家都早点回去休息。娜娜你妈妈来了。”

  秦殇边说着边去拉张牙舞爪的于笑笑。

  “那我走了,大家再见。”

  娜娜说完做了鬼脸就跑了,留下于笑笑满脸的郁闷,什么嘛,她的仇还未报勒。

  程景诚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监控,看着那个女孩把水喝下去的时候,他的嘴角滑过一丝玩味,他想做的事,是不允许别人插手的。

  一切都办妥了,现在我就看你要怎么办。

  程景诚闭上眼睛想到秦殇的样子,顿时觉得看不到她遗憾的很,你想跑,那我就一定要打断你的翅膀,让你就这样留在我的身边无法离开。

  想着她离开了自己,以后会在别人的怀里,程景诚的眼中就是一片的愤怒,他的女人怎么会容得下别人染指,这样的念头一过,他更加烦躁。

  以前的秦殇似乎出现了,看着他的时候会微微带了点笑意,两个梨涡好看的很,程景诚觉得自己很想她,想她在自己怀里,带了几分羞意看着她的样子,想到以后这都是别人的,程景诚难以控制自己,狠狠的握住面前的杯子。

  最后还是喝下了一大口威士忌,借着酒精的麻醉,才好了一点,秦殇,你别想逃。喃喃自语完程景诚倒在桌子上蒙头就睡,一觉无梦倒是觉得好受多了。

  这些秦殇自然是不知的,本来她喝了杯牛奶打算睡了,明天还有新的事要做,此刻一切都是平静的很。

  不过刚刚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腿上又块小小的淤青,看来是今天才受的伤,想了想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弄的。看来以后要注意一点了。

  秦殇取了些药擦拭着,淤青要揉不然会更利害的,打理完了秦殇才去睡觉。

  娜娜出事的消息,秦殇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知道的,娜娜的妈妈哭着打电话来告诉她,娜娜大概是太累了,所以一脚踏空从楼梯上落了下去。导致左手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

  这次的演出是无法在出演了,秦殇愣了好久,这下惨了,虽然说娜娜的资料目前还没有公布,只是现在选人,会不会导致粉丝们里的不信任,这可是会让竭诚的名誉受损的。

  上次的事情已经是很糟糕了,这次的话估计就别想反身了。

  “现在大家直接选一个新的人来替代娜娜好了。“

  童凡说的很直接,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处理好是很危险的。

  “但是娜娜那边怎么办呢?”现在的秦殇有些六神无主。

  “赔钱啊”。

  于笑笑插嘴,娜娜妈妈的意思很明显,昨天光是抢救就花了将近上万,如果说在加上后续的治疗,的确是一大笔钱,娜娜家是工薪家庭,这是一笔巨款。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现在时间这么紧选谁?”

  于笑笑倒是觉得这是最棘手的,所以开口问道,秦殇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她向来是沉稳的很,倒是想听听大家这么说。

  “秦殇你在这里啊,潘总在找你呢。”

  这时候一个同事走了过来告诉秦殇,秦殇愣住,不会和上次一样,她和朱七一起去看看谁到底为这件事负责。

  “恩,好,我知道了。”

  只是不可以拒绝的,秦殇无奈顶着他们几个的目光就像着潘总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秦殇你真是让我好奇”。

  秦殇有点无奈的看着面前带了几分好奇的男人,他果然是好奇的很,但是可不可以不要用这种看商品的眼光看着她。

  本来锐利的眼神里写着几个大字:“待价而沽”

  “潘总您有什么直接说了。”

  别这样看着我了,毛骨悚然的。潘宇到是笑了起来。

  “程总指定要你当这次的特邀嘉宾,他觉的你可以胜任。”

  “啊……什么?”

  秦殇愣住,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推荐她,笑话。现在的他可是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他说他觉得你是一个人才,给你个天地你就可以遨游。”潘宇玩味的笑着。要找到一个让程景诚这么感兴趣的女人,可是非常的不容易。不知道这个秦殇,到底是哪里吸引了他。

  “潘总您过奖了,只是我觉得我没有办法担当这个任务,所以您另外找人。”直觉的,秦殇忍不住就想要推脱。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潘宇笑米米的往前倾了倾,秦殇觉得他笑起来比他板着脸更让人惊恐。

  “所以程总说了,如果你不说明的话,他们可以换一家企业合作。”

  秦殇愣住,这语气里威胁的痕迹是很重的她是懂的,所以真的是只有答应吗?

  “你自己考虑一下,毕竟是自己的意见比较好。”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虽然不是威胁,但是话里的意思是再清楚不过的,她要是真的不去,那就只能跟别的企业合作了。

  “那好。”秦殇有些无奈的想着,这件事情说的好听,是给她选择的机会,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无论她有什么想法都是不行的。

  她就像是棋盘上的棋子,虽然有自己的使命跟任务,但是她还是逃脱不掉被人控制的命运,上天就是这样捉弄人的,就算她不愿意,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是不想去,但是他已经说了不去就取消合同,这件事情就已经是定下了,亏他还说的好听,什么自己选择,根本就是……已成定局。

  潘宇笑米米点点头,秦殇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至于她是怎么想的,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秦小姐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秦殇无奈的想着,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还有什么拒绝的,不是明白事理,而是根本无法不明白:“恩,我知道了。”

  秦殇下午五点的时候,买了一些水果去医院看程景诚,去的时候医生刚好也在。

  “你怎么来了?”程景诚微微一笑,看着秦殇手里拿着的水果,她好像是专门看自己的。

  “我来看看你。不知道医生也在。”秦殇不好意思的向医生点点头,然后将手里的水果放了下来,自己找了个凳子坐在下来。

  秦殇垂着眸子静静的为程景诚削着苹果,任由程景诚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扫过来扫过去。

  程景诚看到秦殇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在她白希的皮肤上投射下了淡淡的阴影,像是两只展翅欲飞的蝴蝶,越发得惹人打从心底里吝惜。

  遮掩了眸子,看不到那双淡然无波的双眸,这样的沉默的秦殇安静而又美好,如同一个贤惠温柔的妻子,守候在自己丈夫的身旁。

  程景诚心底里忍不住有些发涩。

  五年前,秦殇也是这么娜娜静静的守在他的身边,像是一朵解语花一般,睿智而又安静淡漠的。

  可是他却始终不懂得她的好。总以为她不够热情,不够火热,不够会迎合他,觉得她是一块冷漠的石头。

  可是这些年,随着毕业和接手家族的生意,他越来越多的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女人。

  虽然这些女人,有的比她更加的漂亮,有的比她更加的妩媚,有的比她更加的妖娆。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想她一样,很轻易地触摸到他的心底,更加没有一个人能够像她一样,在自己面前保持一份理智和漠然。

  这些年见过的女人,要么贪恋他的钱,要么贪恋他的势,再要么贪恋他的英俊和身体。

  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是像他一样无欲无求的,只是因为他是他而呆在他身边。可是五年前的他始终是太过年轻,所以他不懂,更加的不了解,才会错失了她。

  而只有失去之后,才知道珍贵。再次见到她,他的目光就忍不住被她所吸引。

  看到她的不为所动,看到她的沉着自持,压抑心底的感情突然就像是迸发的火山,汹涌澎湃的涌现了出来。

  可是他竟然那么蠢,竟然没有发现,他爱她。还可笑的以为,他只是愤恨于她的沉着的面具,而不断的想要折磨她,想要撕毁她。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蠢?

  程景诚的眸子里忍不住闪过了一丝懊悔的光芒。秦殇恰巧削好了苹果,抬起脸迎上了程景诚的目光,而后忍不住一怔。

  他,在悔恨么?秦殇的脑海中才刚刚一闪过这样的念头,就忍不住有些自嘲般得在心底朝着自己笑了笑。悔恨?他吗?怎么可能……他那样狂傲自大,而又自我的一个人,会悔恨么?太可笑了不是么?

  秦殇递过手中的苹果,声音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淡漠和沉稳:“程总,吃个苹果。”

  程景诚只觉得口中有淡淡的苦涩蔓延开来,他缓缓地一笑,声音低沉:“嗯。”

  接过了苹果,程景诚用力得咬下了一口。秦殇,不管怎么样,既然上天让你再次与我相逢,那么我程景诚,就绝对不会再放手了。绝对,绝对不会。哪怕耍尽所有的阴谋诡计,我也要让你留在我的身边。

  正在这时候,敲门声响起:“程总,我是过来给您确认一下病情的。”随着说话声,房门被推开,一个带着金丝框眼睛的斯文男子,穿着白色的大褂走了进来。

  秦殇的脸上挂上了职业性质的微笑,显得礼貌而又疏远:“何医师。”

  何医生冲着秦殇微微的点头一笑,而后对着程景诚恭敬道:“程总,为了慎重起见,大家需要再次给您检查一下您的身体,确定您的病情。”

  程景诚的脸上显露出颇为不耐烦的表情:“不是已经检查过一次了么?手术都做过了,还不能够确认病情,亏你们还好意思号称咱们市里最好的医院。查什么查,有什么结论直接说。”

  秦殇闻言忍不住用那双带着冷漠气息的凤眼瞪了程景诚一眼,语气颇有些不善:“医生要查就让他查,不然万一误诊怎么办?!自己的身体自己不知道要紧么?”

  刚刚说完,秦殇就忍不住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样亲昵的语气忍不住就冒出来了。

  秦殇啊秦殇,你现在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唯一的关系就是合作关系。他不过是你的半个上司罢了,你要掌控好度。他不关心自己的身体跟你又什么关系?何必为了他着急?秦殇默默在心底里骂了自己,低垂下头,不再言语。

  程景诚的目光却是瞬间亮了起来。一点被训斥的自觉也没有。她还是关心他的,是不是?一看他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体了,马上就着急了,是不是?

  程景诚想到这一层,就收敛不住自己嘴角的笑,咧开了嘴巴连连点头,乖得不得的样子对着何医生道:“好好好,那你快检查。”

  秦殇看到程景诚这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忍不住轻瞪他一眼,转开了头,不再看他一眼。

  何医生扶了扶自己的金丝框眼镜,略微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今儿太阳可是真的打从西边出来了。这位难伺候的爷,竟然被一个小下属训斥了,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像是捡了金子一样。

  诶,难理解啊难理解。何医生摇了摇头,手下的动作却也不慢,忙不迭的帮着程景诚检查。

  然而一番检查之后,何医生的表情却是沉了下来,阴霾的样子让秦殇的心里越发的没有了底。终究还是忍不住,秦殇紧盯着何医生问道:“何医生,程总的病到底怎么样?”

  何医生沉吟了一下,缓缓开口道:“秦小姐,我想,咱们还是出去。让程总好好地休息一下。”

  “有什么不能当着我面说的?!”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程景诚的面色有些发黑,布满了阴霾,然而秦殇却也敏锐的在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丝的不安。程景诚大声地吼道:“说,我到底怎么样了?”

  看着何医生无措的样子,秦殇的心底里越发的忐忑,终究忍不住回头又一次瞪了程景诚一眼,面色有些发紧:“让你休息你就休息,聒噪什么?你当你是医生么?”继而对着何医生展开一个带着担忧和无助的笑:“何医生,咱们出去说。”

  被秦殇以后,程景诚终究还是安静了下来。默默地看着何医生跟秦殇一起走出去,自己躺在病*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走廊上。

  “何医生,”秦殇努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不安,看着面前的何医生攥紧了拳头。

  他不会有事儿的,他一定不会有事儿的。他那么嚣张的一个人,他那么无所不能,他怎么可能会有事儿呢?

  秦殇不停地在心底里安慰着自己,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嗓音,让自己不至于颤抖:“他……他到底怎么样?”

  何医生面露难色,摇了摇头:“程总……他恢复的很好。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样?”秦殇有些紧张又有些急切地抓住了何医生的衣服袖子:“何医生,你只管说。”

  何医生咬了咬牙,终究还是说出了口:“只是恐怕……程总的腿,再也站不起来了……”

  “轰......”秦殇只觉得一瞬间,脑袋里有什么炸了开来,耳边一直回荡着“再也站不起来了”这几个字,秦殇的眼前忍不住一黑,两行清泪就这么顺着双颊流了下来媲。

  再也,再也站不起来了么?秦殇攥紧了自己胸前的衣襟,只觉得自己的胸口闷得要命,让她简直都要喘不过气来丫。

  秦殇双眼没有焦距得看着何医生,似乎又透过何医生看向了远方:“何医生,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对不对?他那么无所不能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落下残疾呢?你别开玩笑了,何医生。这个玩笑,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何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秦殇,轻声抚慰道:“秦小姐,程总能够捡回一条命来,就是吉人自有天相了。这双腿......大家也是无能为力了。还希翼秦小姐能够多多照顾好程总。毕竟......没有双腿,也是......也是不碍事的。”

  何医生似乎也是自知这安慰有些苍白无力,终究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PS:本章节5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