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7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续篇17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3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18

  

  “好,我美丽的秦小姐,请你给我倒一杯水,你要是再不倒的话,你相公我可就要被渴死了。”程景诚往*上一倒,装死的将舌头吐了出来。

  “好,那我给你倒。”秦殇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她还是很佩服程景诚的,不为别的,就是他那坦然的态度,一般人要是知道自己残疾的话,是绝对不会像他这么轻松的,就算是秦殇她自己,也不可能会这么坦然的面对。

  这不是一件小事,虽然不会危及性命,但是她刚刚试想了一下,要是真的自己残疾的话,那她肯定会很伤心的,根本就不可能像程景诚这样跟别人有说有笑的,所以说,就算是冲着他的这份乐观,秦殇说什么也要照顾好他。

  不知道是不是心思太重了,倒开水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倒在了自己的手上,白希的皮肤,立马就红了起来,程景诚吓了一跳,连忙拿起一旁的衣服赶紧擦拭掉她手里的水,生气的叱呵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殇将手缩了缩,但是他却抓的更紧了一点:“我只不过是不小心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你别紧张。”

  “怎么不是大事,做事情一定要用心,这次是烫了手,但是你下次该怎么办?你有考虑过这件事情吗?”什么叫不小心?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人,还义愤填膺的说来照顾他,秦殇真是个傻瓜女人。

  “好了。好了,我会弄好的,你还是会*躺着,要不是护士刚刚给你拔了输液,你刚刚那么冲动,一定会挣开输液的。也是很危险的事情。”秦殇就郁闷了。

  她还以为程景诚根本就不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里,他连自己残疾的消息都不是很怕,但是她只不过是烫伤了手,但是程景诚的样子却是那么的担心。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人应该学会关系自己,她这点小伤她都不放在眼里。程景诚根本就不值得为她这么担心,他现在最应该担心的不是自己的事情吗?

  “我发现你真是个怪人。”秦殇既挣不开他的钳制,就干脆让他抓着算了,只不过她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程景诚一点也不担心自己。

  “我哪有什么怪的,我很正常好不好?”他怪?哪里怪啊?他怎么一点也不觉得啊?

  “一点也不正常。”秦殇不满的说道,没有人这样的,不关心自己的事情,对别人的事情倒是很担心的样子。

  “你就别乱想了,还是照顾好自己,以后做事情要多顾着点自己,要是做什么比较危险的事情,或者是比较容易受到伤害的事情,我看你还是多多的用心,这次是开水烫伤了自己,那下次怎么办?下下次怎么?”程景诚忧心忡忡的看着秦殇。

  “不会哦,只不过是被烫伤而已,以后我会注意的,你看你那紧张的样子,真是的。我又不是孩子,你还啰啰嗦嗦的说这么多。”秦殇用力的收回自己的手,将程景诚按回*上:“你现在是病人,病人就应该有病人的样子。”

  “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程景诚一把抓住秦殇的手,她的手已经红肿了一大片,有些地方已经出了一些水泡。她一定很疼,那为什么不说啊?要是说出来的话,他一定会让医生来看看的。

  “就是一点红,很快就会好的。”烫伤这种东西她很清楚,又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当场的话有点疼,但是过一会的就不是很疼了,根本就不碍事的。

  “好什么好啊,你没看见都肿起来了吗?”程景诚大声的说道,然后拿起一旁的电话,直接打电话给了他的主治医师。

  医生接到电话,还以为是程景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于是立马就跑了过来。

  但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是秦殇的手被烫伤了,这么小的事情,去药房那一盒药的事情,程景诚居然用紧急电话打给他。那可是只有跟生命危险扯上关系的电话啊。

  医生看了一下。跟秦殇说道:“你去药房那里拿一些药。只要擦擦就会好的。”

  秦殇点点头,按着医生说的方向走了过去,她就说了是小事情了,还让医生专门来一趟。

  不过看程景诚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他很在乎她,医生也有些八卦的说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

  他一愣,没想到平时很严肃的医生也会过问他这种私人问题。于是含糊的说道:“你好像对这件事情很关心的样子?”

  “是有一点点,我看你对自己的病情都不是很在乎,但是那个女孩子只不过的小小的烫伤,你看你那紧张的样子,好像有人欠你一百万似的。”

  他说的可都是实话,他本来也以为程景诚会紧张自己的病情,但是现在看来,还没有那个女孩子的一个烫伤来的重要。

  “算你说的对。”他本来就是很喜欢秦殇的,就算承认了那又怎么样。

  “呵呵,那小伙子你继续加油,我看那姑娘挺好的。”医生开心的笑了笑,刚刚准备出去就撞上了回来的秦殇。

  “你们在笑什么啊?”她一来就听见医生的笑声,他们刚刚在谈论什么,居然会这么开心啊?

  “没什么,药膏记得早晚都要擦,最低一天也要擦3遍的。”医生叮咛的说道,他知道程景诚不想自己告诉秦殇。

  “好的,我会的。”这件事情刚刚她去买药的时候,医生已经跟她说过了,但是没有想到何医生会跟她又说了一遍,当下对这个医生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

  “恩,那你们聊,我就先回去了。”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秦殇拿着手里的药膏,坐在一旁的*上,随口问道:“是不是说什么好玩的事情啊?我看你们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她尽量说一些开心的事情,程景诚残疾的事情,对他的打击简直是挥之不去的阴霾,而且他今天表现出来的开朗实在是太不符合他的性格了。

  “没说什么,你拿来我帮你擦。”程景诚伸出手,想将她手里的药膏给拿下来,但被秦殇给拒绝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不好意思麻烦你的。”秦殇将药膏放在后面,他今天对她实在是太好了,这么小的事情还是她自己来。

  “我都说了,我来。”程景诚的手一直放在秦殇面前,他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也不喜欢别人拒绝他。

  秦殇只好将药膏给他,小声的说道:“其实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你一只手也不好擦药膏,你既然说要照顾我的话,那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程景诚一边打开药膏的包装一边说道,她可真是个粗心的家伙,连倒杯水都会把自己烫伤,这样他还怎么放心的下啊。

  “我知道了,哎.....疼。你轻一点。”秦殇疼的龇牙咧嘴的,刚刚她动了一下,程景诚正好在擦药,弄破了一点皮。

  程景诚不悦的看着秦殇:“谁让你乱动的?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动吗?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劝?”

  他真是火大的没地方发,看着秦殇那一脸无辜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别乱动。”

  “我知道了。”秦殇怪怪的点点头,有了刚才的教训,她一点都不敢乱动了,她被烫的那块已经开始肿水,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破的。

  程景诚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药膏,刚刚他也不知道秦殇会突然动,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弄伤她的。接下去的每一步,他都十分的小心。指尖沾了一点药膏慢慢的擦拭着秦殇的手背。

  秦殇看着程景诚,他很认真做事的时候,深邃的眼睛总是会散发出一种迷人的魅力,从她侧面看去,他的脸部线条十分的凛然刚烈,眉形很细,倒是有些女孩子的柔。

  也许就验证了那句话,认真的人总是最迷人的。

  “你在看什么?”程景诚看着秦殇,她看着自己发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是不是他脸色有什么东西?

  “没什么。”秦殇尴尬的收回视线,她刚刚的样子一定很傻,她居然会看着一个男人这么长时间,真是有些郁闷。她难道也犯了传说中的花痴?

  “是不是我脸上又东西?”程景诚伸手摸了摸脸,他感觉秦殇的眼神有些怪异,还以为是他脸上又东西,她不好意思说出来媲。

  秦殇看他再脸色摸了一把,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脸上没有东西。我都跟你说的。丫”

  她不是早就说过没有东西吗?再说了就算真的有什么东西,也是精神层次上的东西,不是人手可以摸到的。

  “那你看着我干什么?该不会看我长得很帅,想嫁给我?”程景诚一本正经的开起来了玩笑,看着秦殇那通红的小脸发出爽朗的笑声。

  “怎么会,你别乱猜了。”秦殇尴尬无比的说道,哎,她真是的,干嘛对着他发呆啊。

  “你看你,是不是害羞了?我是很喜欢你的。要是你能嫁给我,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程景诚试探性的问道。

  其实,他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秦殇是不会认真的回答他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问问秦殇对自己的看法。

  “你就别胡说了,还是继续擦药,冰冰的很舒服。”这个药膏的药性还真是挺好的,本来又辣又疼的伤口,现在已经好多了,药膏就像是冰块一样,很快就缓解了她的痛苦。

  “那好,我就当你是答应了。”程景诚继续擦着药膏,他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就算是一天问到晚,只要是她自己不肯说的话,他在怎么样都是没有用的。

  “已经好了,刚刚医生的话,你也听见了,一天最少要擦三遍好的会快一点。”程景诚将药膏收好,放在秦殇的面前。

  秦殇点点头,将药膏放进口袋,她已经也被烫过,其实问题不大,就算不用药膏的话,过几天也就好了。

  下午的时候护士来了一趟给程景城打点滴,秦殇打开门一看,这个护士的年纪并不大,大概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闪着晶亮亮的双眼,漫天的八卦因子在脸上显露无疑,说道:“您是程先生的夫人么?”

  秦殇一愣,连忙摇摇头:“我不是,你误会了。”一边说着一边给她让道。

  护士推着琳琅满目的药瓶不好意思的进去了,心里一定在怪自己多嘴,不过看起来,他们还真是挺配的,郎才女貌。要真的是情侣的话,别人一定会羡慕死的。

  “程先生,给你打点滴了。”护士微笑着说道,看向程景诚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些微红。程景诚长得很帅。而且就算是躺在病*上,还是会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感与气质,这样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会乱了心神。

  “恩。”程景诚点点头,目光却一点也没有离开秦殇,他对她刚刚的表现颇为不满。为什么护士刚刚说她是自己夫人的时候,她会这么急于说明,难道自己就真的入不了她的眼吗?

  护士小心翼翼的滤起他的衣袖,护士将输液瓶挂在墙上,拿着针小心翼翼插进程景诚的皮肤里,一边观察着他表情,也许是爱慕心作怪,她不想程景诚受一点点苦。于是小心的问道:“是不是很疼啊?”

  “有一点,不是很疼。”他心不在焉的说道,目光依旧停留在秦殇的身上,她又在发呆,也不知道心里再想些什么。他真想把她的那个小脑袋瓜给撬开来看看,里面到底放了一些什么东西:“护士在给我打针,你就不能过来吗?”

  秦殇还在想当特别嘉宾的事情。所以有些三心二意,听到程景诚的声音,先是一愣,然后呆呆的问道:“我又不是护士,我过去干什么?”

  这个女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程景诚下意识的动了一下,针很快就通过经脉扎进了肉里。

  年轻的*一愣,暗叫不好,连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消毒海绵按住针口的地方,慢慢的拔了出来,紧张的站在一边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刚刚不小心扎歪了。我现在马上重新扎。”

  “怎么了?”听到*这么说,秦殇连忙走了过来。看着他手里拿个一直被护士按着的伤口,然后看看程景诚那一脸阴霾的样子,不满的抱怨道:“打针的时候千万不要乱动,护士很容易漏针的。”

  “我知道了。”看到秦殇终于有点反应,他才满意的对护士说道:“你不用紧张,继续。”

  “好的。”*略带歉意地点了点头,扬起一脸灿烂的微笑。

  “下次打针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再也不要乱动了。”她虽然站的很远,但是也看的很清楚。要不是因为程景诚乱动的话,她根本就不会挨这第二针。

  “你不是不过来吗?”还说什么要照顾他,连他打针的时候,还站在那么远的地方。

  “我不是过来了吗?”秦殇有些无奈的说道,真不知道该怎么伺候他才好,对他好一点,又怕他误会自己喜欢上他了,但是对他不好,这好像还有点于理不合。

  “要不是.......”要不是他故意动了一下,她能过来吗?说不准连护士打好了针她都还不知道:“要不是我漏针你能过来吗?”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我错了,这样总可以了?”秦殇也不想多跟他纠缠这件事情,总之在不伤害她自己利益的情况下,程景诚说什么她都会听的。

  护士打完针之后就离开了房间,秦殇看了看时钟,一晃已经五点多了,是时候回家了,她拿上自己的包说道:“明天我中午的时候过来,刚好可以给你带一些午餐。”

  程景诚想了一下,摇摇头:“五点过来,我一边六点吃早餐。”

  秦殇一愣,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早点五点过来?那她岂不是四点的时候就要起来做饭?

  这她可不干,在说了她早上还有很多家务事,洗衣做饭,可是很浪费时间的,早上的时间都不够用,怎么可能会五点过来,她连忙摇摇头:“中午,我早上还有很多事情,你就不要为难我了。”

  “可是我真的不想吃医院里的食物。”他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医院的那些带消毒水味道的食物他是不会再吃了:“早上五点确实有点早,那你就九点过来。”

  “我看时间,要是能来的早的话,我会尽量来早一点的。”说完就打开门走了。

  程景诚坐在*上想了一会,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看着天花板微微的笑了起来。明天她来的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秦殇很早就起来了,天才刚刚亮的样子,她睡眼朦胧的看看了闹钟,才五点多,要不是为了程景诚,她才不会起这么早的。

  PS:本章节5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