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8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续篇18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8029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20

  

  秦殇很早就起来了,天才刚刚亮的样子,她睡眼朦胧的看看了闹钟,才五点多,要不是为了程景诚,她才不会起这么早的。

  秦殇做了几个最拿手的好菜,然后在电饭煲里煮了一点饭,就赶紧来到了医院,她去的时候,程景诚那家伙居然还在睡觉。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某人还真是会享受就知道消遣她,这么大清早的,她就起来做饭,他还蒙着被子睡觉。秦殇郁闷的放下手里的东西,才发现对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多了一件小房间。

  她走进去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小厨房,装置的挺别致的,虽然是小了一点,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倒是什么东西都有,真是太不容易了。

  “是特地给你准备的小厨房。”程景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了,看着秦殇温柔的说道:“我看你来回很辛苦,特地做的,冰箱里有很多的蔬菜,你要是想做什么里面都有。”说完又打了一个哈欠。

  他真的有点太困了。昨晚打电话给他们之后,人很快就来了,还搬了很多东西,闹得乒乒乓乓的,吵的他根本就睡不着。好不容易等他们都忙好了,走了,已经凌晨了。

  “你特地做的?”秦殇看了看这个厨房,虽然是小了一点,但是里面的东西,电器,她粗看了一眼,都是一些名牌的东西,肯定值很多钱。

  “恩,省的你跟我抱怨老是为我出去买吃的。”

  其实,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希翼将秦殇留在自己的身边的时间多一点,可以跟他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好好的吃顿饭。那就是他现在所向往的那种生活。

  自从上次秦殇将做饭的工具带过来以后,他就有一种冲动,能够一直看着秦殇做饭,一辈子。

  现在秦殇答应每天给他做饭吃了,程景诚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马上就派人做好了这个小厨房。

  “还真是挺不错的。”秦殇开心的说道,她既然说要好好照顾程景诚就会好好的照顾他,有了这个小厨房的话,那她负责他的饮食就方便多了。

  “是不是很开心啊?”程景诚看着秦殇,深邃的眼似乎温柔的要流出水来,也许是因为刚刚起来的缘故,他看起来成熟中,带着一些慵懒。

  “嗯嗯。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特别是对于刚刚从家里赶来的她来说,简直就是救她于水深火热的灵丹妙药啊。

  “为了这个东西,我可是半夜都还没睡。你可是要好好的补偿我。”程景诚一一脸倦意的回答道,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讨糖吃的孩子。

  “我做了很多菜,算是我给你的补偿。”秦殇将她做的菜都断了出来。

  医院的*唯一的好处就是能以最快的速度变成一张餐桌。

  秦殇将*下的板拿上来放在*的围栏上,就变成了一张很简便的餐桌,她将自己的菜都放在了上面。

  “这个是清蒸刀鱼,病人应该多吃一点,很有营养的。一般孕妇生孩子都会吃这个鱼的。还可以多涨一些奶水。”秦殇乐呵呵的说道。

  看着程景诚那刚刚开始很想吃的样子,然后慢慢的转化成嫌弃的摸样,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别见怪,我说的可是实话,很滋补的。”

  程景诚郁闷的点点头,心里还是捉摸着她那句,孕妇吃了能多涨一些奶水。然后更加郁闷的不看那道看起来很美味的菜。

  “还有老母鸡炖汤,讨厌也是很滋补的,里面还加了很多香菇,枸杞之内的东西,可是很养生固本的。”

  “还有这道红烧排骨,可是我早上起很早去菜市场买的,绝对的新鲜跟美味。”

  一番忙活,她很快就将早点的成果一一的板上餐桌,最后一碗压轴的,当然是白米饭了。

  “看来你还真是下了一番心思。”程景诚看着自己面前还冒着热气的菜,好笑的说道。

  “本来就是,我可是起得很早的,既然说要好好照顾你,就不会把你照顾的面面俱到的。”秦殇将筷子放在他的手上,然后自己也盛了一碗饭坐在对面。

  “你早点也还没有吃饭吗?”程景诚有些心疼的说道,现在已经快九点多了,真是辛苦她了。

  “没有哦。事情比较多,根本就来不及在家里吃饭,不过在这里也是一样的,再说了我一个人吃饭,是不会炒这么多菜的,这可都是仰仗着你的功劳了。”说完就吃了一大口饭。夹起一块红烧排骨放在程景诚的碗里:“你尝尝我的手艺。”

  “好。我试试。”程景诚点点头,夹起来放进嘴里满意的点点头,味道是很不多,红烧排骨还带着丝丝甜味,巧妙的增鲜,同时还不盖住排骨的鲜味,不得不说她这做的可真是没话说:“味道很好。”

  一点也不比那大酒店的厨师做差,还有那几道菜样样都是色香味俱全,要不是他知道秦殇不会骗他,他还真的会以为这些是大酒店里的厨师做出来的。

  “你的厨艺真的挺好的。”程景诚由衷地赞叹。虽然早就知道,可是时隔五年再吃到秦殇做得饭菜,程景诚有一种久违的满足感。

  “一般,从小到大都是我自己给自己做饭吃,慢慢习惯的,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天天做给你吃。媲”

  当然了这个天天是指他在医院的期间,她会从饮食到日常的换洗,样样都弄好丫。

  她是一个一诺千金的人。自然不会说话不算数。

  “恩。”程景诚温柔的笑了笑。

  他很少能笑的这么开心。没有顾虑十分开心的笑,一般都是面对生活当中各种各样的人,每天保持着虚假的笑容,他早就已经累了,已经很不想在这样下去了。

  吃完早饭之后,秦殇将剩下来的菜都放进冰箱里,然后给程景诚洗换下来的衣服。

  他坐在*上,看着在阳台上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高兴,也许他一直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生活,远离虚假的人,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有一个自己很爱的人照顾自己。

  平平淡淡的也许才是最好的幸福。

  “累不累啊?要是累的话,就停下里休息一下?”他看着正在洗衣服的秦殇问道。

  其实这些事情完全可以请个钟点工来的,但是她非要说自己干,还说什么既然说了要照顾好他就一定会尽全力的,要是请别人来,岂不是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所以他也没办法只好同意她的说法了。

  “不累,只不过是几件衣服。”秦殇用手轻轻的擦去额头上的汗,衣服不是很多,而且他的衣服大多数都是很干净的,洗起来也会很快。

  “明天还是请个钟点工来洗衣服。”程景诚根本就不在乎这几个钱,他最在乎的是秦殇,他不想让她太累,那么菜她一定是辛苦了一大清早,现在好不容易闲了下去,还要帮他洗衣服,真是太辛苦她了。

  “没事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要是无聊的话,不是有电视吗?你可以看看电视。”秦殇一边说着一边将水给到了。衣服已经洗好了,只要再漂一遍水就可以晾了。

  “恩,我知道了。”程景诚应了一声,然后早了一会才找到了遥控器。

  他不是很爱看电视,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又不能走动,也只能看看电视了。

  秦殇将衣服洗好,然后晾子在阳台上,这里比昨天也多了一根线,看来他昨天晚上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将很多事情都想好了,这倒是让她大吃一惊。

  程景诚虽然看起来好好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谁要是成为了他的老婆,说不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秦殇将衣服给晾后之后,洗了一个冷水脸,然后走了进去,才发现程景诚居然在看猫和老鼠,这种卡通动漫他难道也很喜欢看吗?

  “你爱看这个?”秦殇疑惑的问道。

  程景诚一愣:“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我还以为你爱看动画片。”原来是在发呆,她就说啊,像程景诚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动画片呢,最少也是资讯或者是电视剧。

  “哦,我刚刚打开电视就是这个台。”也许之前住这个房间的就是个孩子,他看着电脑机里的小猫歪着头问道:“你喜欢看这个吗?”

  “还好,我偶尔也看,因为很好玩哦。”这种虽然看起来很幼稚的东西,但是有时候看看还是会给你打来很多欢笑。

  “是吗?”那他就不换台了,反正他也不想看电视,看什么东西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你是不是在想事情?”秦殇看着程景诚觉得他的神情有些古怪。

  “我是再想要不要找个保姆。”他不想看见秦殇这么辛苦的做事。

  “你要是找保姆的话,我明天就不来了,我是来医院照顾你的,又不是来享福,辛苦是应该的啊。你要是请保姆来的话,那要我来干什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程景诚点点头,他只考虑到不让她太辛苦,倒是真的没有想到要是保姆来的话,她就可以不来了,这样可不行。他不想让秦殇离开他。

  “那就行了,以后还是我来照顾你,你就多想了,好好调养自己的身体最重要。”

  “砰、砰、砰”秦殇正与程景诚说着话,突然有敲门声响了起来。秦殇收敛起嘴角的微笑,起身开门。

  “秦殇小姐是么?”门外,一个邮差穿着绿色的工装看着面前的秦殇,脸上带着笑容。

  “对,我是。请问,有事儿么?”秦殇有些好奇的看着面前的邮差。嗯……有谁会给自己寄东西或者寄信呢?

  邮差递上了一个信封:“这里有您的一封信,请您查收。”

  “好的,谢谢。”秦殇微微一笑,接过了信,满腹疑问地关上病房门走了进去。

  “怎么了?是谁过来了?”程景诚看着秦殇,面色中闪着好奇。明明听到了说话声,却没有进来。难道不是来找自己的?

  “一个邮差。”秦殇微微一笑,双颊上绽开了浅浅的梨涡,像是盛满了温柔的春风:“不知道是谁寄信给我……我还真猜不到会是谁。现在这个时候,大部分都是一个电话或者E—mail就解决问题了,居然还会有人寄信。”

  “猜不到就拆开来看看。看了不就知道了。”看着秦殇两颊浅浅的梨涡,程景诚的心情分外的好。

  这些日子里,时常能够看到秦殇温暖和煦的笑容,程景诚觉得自己的心里的缺口,被秦殇两颊的梨涡满满的填充起来,充实得不得了,满足得不得了。

  秦殇笑着拆开信封,一张红色的烫金请柬露了出来:“是张邀请函。”

  “谁给的?”看着秦殇嘴角收不住的甜笑,程景诚的心里漾满了欢乐。

  “是童凡。”秦殇笑得开怀:“他邀请我作为他的特邀嘉宾参加他的演唱会。特地给寄了份邀请函。这个童凡,脑袋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难道直接过来医院,看你的时候顺便给我不成么?非得这么正式的寄过来。”

  程景诚一听是童凡寄过来的邀请函,心中忍不住警铃大做。

  要说童凡没有什么别的想法,鬼才相信。跟童凡相处这么久,程景诚最是了解这个家伙,十足的无利不起早。何况……

  程景诚醋意十足的瘪了瘪嘴巴,他的秦殇这么好看,又这么特别,这童凡还不跟蚂蚁见了白糖似的?

  虽然说这确实是他当初为了折腾秦殇特意设下的局,可是现在,他却是的的确确尝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让那个叫娜娜的小姑娘跟童凡合唱多好……自己非得插这么一手,这下好了,秦殇明天既不能陪着自己了,又有那么个不安全的童凡虎视眈眈……这个童凡,肯定已经在背地里偷着乐了。

  越想程景诚越是觉得不安全,于是一张脸带着万分的不愉快和委屈凑到了秦殇的面前:“秦殇,你不想去的?”

  秦殇犹自有些未发觉的翻看着邀请函,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头也不抬地回道:“去啊,我为什么不去?”

  程景诚看到秦殇不理自己,越发觉得有些吃味地伸出手来抬起秦殇的头:“秦殇,童凡好看还是我好看?”

  秦殇讶异得看着面前程景诚放大的俊脸,忍不住有些好笑,伸出手来摸了摸程景诚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尽说胡话。”

  “我没说胡话。”程景诚再次瘪了瘪嘴巴,像是没有要到糖的孩子,不满的指控道:“童凡他对你有企图。”

  秦殇忍不住又一次微微一笑,双颊上的梨涡盛满了开心:“胡说什么呢……童凡跟我是好朋友,我又全权负责他的这次演唱会。让我去做嘉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捏了捏程景诚的脸,秦殇越发有些想要笑:“你最近怎么跟个孩子似的。瞎想什么呢?”

  程景诚看着秦殇这么毫无戒心的模样,忍不住就有些恨铁不成钢。

  一个单身的漂亮女人,对一个单身的花花公子,居然一点戒心都没有……这个秦殇,真是……真是需要好好教育教育。

  程景诚轻轻咳嗽了一声:“秦殇,这个童凡,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性子。我跟他合作这么久,我还不了解他么……”说着,程景诚的嘴巴又一次像个孩子一样瘪了起来:“他一定是对你有企图的。”

  秦殇忍不住轻笑,嘴角的梨涡里充满了愉悦:“我跟童凡只是好朋友。别闹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原本的特邀嘉宾娜娜,临时出了事儿。你又指定必须是我来做这个特邀嘉宾。现在都这个时候了,你总不能让我临阵逃脱?”

  程景诚的心里越发的不痛快了。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当初怎么就想不开,送秦殇羊入虎口了呢?

  程景诚不甘心地继续争取道:“可是,秦殇啊,你这段时间忙着照顾我,都没有去排练……我怕你到时候尴尬。干脆我让潘宇再找个人好了。”

  秦殇有些无奈的摸了摸眉心,这个程景诚,今天这是怎么了?

  秦殇耐心说明道:“娜娜排练的时候是我全程跟着的。我对于那首歌已经非常的熟悉了。根本不需要排练。况且演唱会在即,我再出问题,损失的是竭诚公关和你们环球演艺的信誉。”

  程景诚终于放弃了努力。他也知道,这件事儿已经被他自己逼到了绝路上。秦殇除了上台,压根儿就没有别的选择。

  很是不满意的再度瘪了瘪嘴,程景诚面对了现实:“好……你去。但是演唱会结束你要早点回来。还有……你是不是要挑今晚的礼服?”

  “礼服?”秦殇有些讶异,而后莞尔一笑:“不用了。既然我这次是歌迷,是特邀嘉宾,就不需要礼服了。穿得越大众化越好。”

  程景诚点了点头,继而又有些不放心地嘱咐道:“我今天会看演唱会的电视直播的,你不准跟童凡太亲密。”

  秦殇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然而夜色渐渐降临,一个黑暗的房间里,阴冷的女声传了过来:“事情都安排的怎么样了?”

  魁梧的黑色西装的男子的身影,在暗影里若隐若现:“小姐放心,都已经安排好了。明天的演唱会,一定会给他们不一样的惊喜。”

  黑暗里的女子,身形陷在沙发里,让人看不真切,只是那双燃烧着疯狂火焰的眸子在这样的夜晚里显得分外地醒目:“好,很好。事成之后,我会好好地打赏你们。但是假如有一点差错,你们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惩罚。”

  “是!请小姐放心。”黑色西装的男子,魁梧的身躯忍不住轻轻地颤抖了一下,而后点头应声。

  “你下去。”挥手斥退了黑色西装的男子,女子点燃了一支烟。

  打火机火光亮起的那一刻,女子的红唇上挂着的那一抹冰冷的微笑,在黑夜里显得分外地阴森恐怖:“秦殇,我送你的这份大礼,你可一定要好好享受。”

  巨大的时间齿轮缓缓地转动,不知不觉之间,有的阴谋在靠近。

  黑暗中的谋划,犹如防不胜防的攻击,随时准备着在你疏忽的那一刻,给予致命的一击。

  而这边,秦殇安抚好程景诚之后,终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走出了医院。

  夜幕庞大而安静地笼罩在头顶上,秦殇看着低垂的夜空,心底里有些压抑。

  虽然程景诚一直表现得很乐观,可是秦殇始终觉得心底里在隐隐的作痛。

  这个少年时候的爱人,秦殇很清楚他的脾气。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那么的理所当然的完美和优秀。

  然而,现在却再也不能够站起来了,对于他来说,何止是一种折磨。

  这让一向俯瞰众生的他,要怎么样才能够接受……

  夜幕庞大而安静地笼罩在头顶上,秦殇看着低垂的夜空,心底里有些压抑。

  虽然程景诚一直表现得很乐观,可是秦殇始终觉得心底里在隐隐的作痛。这个少年时候的爱人,秦殇很清楚他的脾气。他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那么的理所当然的完美和优秀。

  然而,现在却再也不能够站起来了,对于他来说,何止是一种折磨媲。

  这让一向俯瞰众生的他,要怎么样才能够接受丫。

  程景诚一直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每当秦殇扶他到轮椅上的时候,或者说是扶他去厕所的时候,心底里总是涌上无法停歇的悲哀。

  秦殇甚至不敢去看程景诚的表情,唯恐看到这个一向嚣张,对着她刻薄而又恶毒的男人,会显露出颓废、自弃的表情。

  程景诚他......真的会站不起来了么?

  秦殇觉得,这样子的程景诚,简直都没有办法想象。

  而现在,她对他,或者他对她,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无可否认的,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住在医院里,秦殇都不会有这么大的耐心,两头劳碌奔波着。而这个自从少年时代就在一起的爱人,纵使伤害过她,纵使给了她无可磨灭的黑暗记忆。她还是没有办法去恨他。

  她始终,将他放在自己心底里及其柔软的一个角落。她始终都会记得,他说过让她跟着他走,说要给她一片没有风雨的天空。

  然而这个能够撑起一片天空的男子,现在已经倒下了。

  那么他的天空,要由谁撑起来呢?

  秦殇甚至没有办法明白,她到底是爱程景诚多一点呢,还是怜悯。同情多一点呢?

  怜悯?同情?想到这两个词儿,秦殇忽然发现,自己从始至终似乎在为程景诚难过,在为他心痛,却极少有怜悯和同情的情绪。

  而这个认知,却让一向淡然的秦殇有些惶恐。

  那么,她还是爱他么?她还是没有放下五年前的那段感情么?

  纵使在后背上留下了总会隐隐作痛的耻辱的印记,她还是没有办法,彻底地放下他么?

  秦殇茫然的看着头顶的夜空,只觉得心口隐隐作痛。

  驱车赶向童凡的家里,秦殇收拾好情绪,终于恢复了淡然冷漠的样子。

  “秦殇。”童凡惊喜地看到秦殇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只觉得万分欣喜:“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怎么会。”秦殇绽开一缕微笑,浅浅的梨涡挂在双颊上,显示着她的歉意:“明天就要上台了,我怎么都应该跟你排练一下的。只是最近在照顾程景诚,所以......直到现在才来,真是不好意思。”

  听到秦殇不再故作客气地叫程景诚程总,而是直接就这么称呼,童凡的眼神暗了一下。他们两的关系,究竟开始亲密到什么地步了?

  然而黯然也只是一闪而逝,童凡展开标志性的花花公子微笑,点头道:“没有关系,反正我一向睡得很晚。况且夜里有美女临门,我可是万分荣幸啊......”

  一边说一边迎着秦殇进门。然而两人谁都没有发现,楼道拐角处,一道疑似镁光灯的亮光闪过。

  进了房门,坐在房间里,童凡掏出伴奏带,音响里缓缓地放出了音乐声。

  秦殇拿起歌词本,认真的看着歌词,跟着童凡轻轻应和着,唱了起来。

  几遍过后,童凡忍不住感慨:“秦殇,幸好你没有想要进军演艺圈,不然,我的饭碗可是让你抢走了。”

  秦殇微微一笑:“我也就是个业余的,能明天不给拖后腿就可以了。况且经历过娜娜的跑调,我想现在只要是个会唱歌的跟你合作,你都觉得是个天籁之音。”

  童凡摆了摆手:“你就不用谦虚了。我看当初早就该让你上了,平白的找了这么些人。真是......真是......”

  看到童凡无法形容的额样子,秦殇忍不住再度笑了出来:“既然已经彩排好了,那我就先走了。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演唱会一定要保持最好的状态。”

  童凡点了点头,轻声道:“我送送你。”随即披上外套,戴上足以遮住脸的大墨镜随着秦殇出了门。

  另一边,深夜的病房里,程景诚也并没有入睡。

  “金若晴要来?她来做什么?”程景诚的眉头皱成了一团,深邃的黑瞳孔里闪着不可耐烦:“她不是在英国呆着么?”

  “金氏企业的金万贯有些耐不住了,想让他的女儿来探探口风,而且适当情况下,想要用他的女儿套住您。”电话那边的人,一丝不苟地报告着情况:“金万贯有想要与您联婚的想法。”

  “好,我知道了。”程景诚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想要玩是么?很好,那么他就陪着他们玩:“你做得很好,继续监视金氏集团的动态,有什么情况及早汇报。”

  “是。”

  挂断了电话,程景诚考虑了一下,拨通了秦殇的电话。

  “秦殇。是我。”听到秦殇的声音,程景诚的嘴角忍不住带上了笑容。

  “嗯,怎么了?”秦殇的声音里带着朦胧的睡意,显然是刚刚睡着就被吵了起来。

  “你睡了?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听着秦殇慵懒的声音,程景诚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温柔了起来。

  “没事儿,刚刚躺下没一会儿。怎么了,怎么这个点了又打电话给我?不是让你早点睡么?”秦殇捋了捋头发,努力让自己精神一点。

  “是这样子的,我是想要通知你一声,明天不用过来医院这边了。英国总企业那边有人要过来检查一下工作,我想你过来不太合适,所以提前通知你一声。吃饭大家会一起出去吃的。”程景诚的声音轻柔,软软的让人心底里都忍不住柔软。

  秦殇点了点头,忽然想到程景诚看不到,于是忙“嗯”了一声:“我知道了。那我后天再过去照顾你。记住,不能饮酒,不能吃辛辣油腻的东西。”

  “嗯,我知道了。那我先挂了,你早点睡。晚安。”程景诚只觉得有一股暖流从自己的心底里涌了上来,让他觉得分外的温暖,不管面对什么都有了力量。

  “嗯,你也是,晚安。”秦殇笑了笑,挂断了电话,闭上眼睛重新入睡。

  谁都不知道,命运的大手推拒着他们,一步一步的,走向万劫不复地深渊。

  明明这一刻还是风平浪静,一切美好而又温暖,下一刻,可能就是无尽的狂风骤雨和电闪雷鸣,摧毁所有美好的假象,给人以致命的一击。

  然而,现在不管是秦殇,还是程景诚,抑或是其他人,都仍旧沉睡在这美好的假象里,误以为这就是真实的世界,迟迟不能够醒来。

  而当他们醒来的时候,这个世界,或许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事情,都有了无法改变的结局。

  PS:本章节8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