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19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续篇19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6091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21

  

  第二天,秦殇站在童凡的演播间,看着花长势给童凡上妆。

  “秦殇,怎么样?今天我帅不?”童凡颇为自恋地摆了一个花心大少的经典pose,站在门边,一只手扶着门框,另外一只手偻着自己的刘海儿,对着秦殇使劲地放电。

  秦殇忍不住笑,淡淡的抬起头来,装成十分认真地模样打量着童凡,一边打量一边点头:“嗯……嗯,终于长得有点人样了......”

  已经准备好听秦殇夸奖自己的童凡顿时张牙舞爪:“好啊,你个小殇殇,你居然说本大少以前没有人样,看本大少的佛山无影瘙痒掌......”

  “诶诶,那边,那个童大明星,你不准欺负我家秦殇。”已经跟童凡混熟了的于笑笑,做出很严肃的表情明显的偏帮秦殇:“我家秦殇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哪能受得了你的璀璨。快快给我放开她!”

  “笑笑......”再次摆了一个帅气的pose,童凡眨了一下左眼,狠狠的电了于笑笑一下:“你看我这风华正茂的美少男,这么的纯洁善良,你怎么舍得这么诬陷我?”

  于笑笑做呕吐状,三个人笑闹成一团。

  后来,秦殇时常想,那段时间,也许是最美好的时光。

  时间推着他们往前走,一切都按照宿命的轨迹发展。那些最美好的时光,也都在不经意之间,全部都被粉碎了。

  假如......假如这一刻,能够更久一点,多好啊......

  秦殇好笑的拍了童凡一下,对着两人道:“得了哈,快要到演唱会开始的时候了。检查检查还有什么没有收拾好。”

  继而转头对着童凡一笑:“等到演唱会结束,我给你们两个摆一桌庆功宴,咱们三个不醉不归。”

  “好耶!”于笑笑高兴得蹦了起来,“唧”在秦殇的脸上亲了一口:“秦殇最好了......我一定要好好地吃一顿。”说完就蹦蹦跳跳的去忙去了。

  而童凡看着秦殇脸上绽放的两个浅浅的小梨涡,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

  已经见过这么多次了,可是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还是没有办法不觉得惊艳好看。

  那犹如扶桑花盛开的微笑,童凡想,自己这辈子是逃不掉了。而他,也不想逃。

  也笑了下,童凡忍不住轻声温柔地嘱咐:“你也不要太累了......”

  秦殇笑着点点头:“好。你喝点水准备一下,一会儿你是最累的。就不要管我了。”

  看着秦殇的笑,童凡只觉得心都化了。

  大家都沉浸在即将开始的演唱会里,而阴谋,一步步地靠近。

  演唱会,如期进行。

  站在舞台上的童凡显得意气风发,那招牌式的花花公子的微笑,也显得分外的让人着迷。

  童凡看着底下人潮人海的歌迷,还是只需要一眼,就能够找到明明并不显眼的秦殇。

  秦殇打扮的很低调。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配上白色的耐克运动鞋,以及清汤挂面的马尾,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清纯不谙世事的大学生。

  然而那张沉着自持的脸,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又让童凡情不自禁的陷入进去。秦殇啊......你这个神奇的小女人。

  “大家好。我是童凡。很高兴能够与大家在这个美丽的城市——a市相见!”童凡握着话筒,脸上显露出自信的神情,越发显得神采飞扬,让人百看不厌。

  “童凡!童凡!”

  “童凡,我爱你......童凡,我爱你......”

  ............

  底下的歌迷顿时沸腾了起来,疯狂的呼喊着童凡的名字,现场的气氛异常的火爆。

  童凡镇定自若地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了亲切的微笑:“我想,在演唱会开始之前,大家都听说过,大家节目组这次挑选了一个特别嘉宾,来与我一起演唱第一首歌。下面,请大家掌声欢迎大家的幸运歌迷:秦殇!”

  “啪啪啪啪......”

  如雷般的掌声响了起来,带着歌迷们的羡慕与热情,秦殇怀抱着一捧花,一脸淡然的走上了舞台。

  将手中的花递给了童凡,童凡脸上挂着微笑,眼眸里却有着小心翼翼,轻声问秦殇道:“不跟我拥抱一下么?”

  秦殇微微一笑,伸开了双手,轻轻地抱了一下童凡。童凡的双眸顿时亮了起来,犹如璀璨的星。

  然而病房里,坐在电视机前的程景诚狠狠地敲了一下屁股底下的*:“用得着这么尽职尽责么?!”

  一边念叨,脸上显露出嫉妒而又愤恨的表情,盯着屏幕上童凡的脸,恨不能透过银屏在童凡的脸上,用眼光戳出两个大窟窿。

  将手中的花递给了童凡,童凡脸上挂着微笑,眼眸里却有着小心翼翼,轻声问秦殇道:“不跟我拥抱一下么?”

  秦殇微微一笑,伸开了双手,轻轻地抱了一下童凡。童凡的双眸顿时亮了起来,犹如璀璨的星。

  然而病房里,坐在电视机前的程景诚狠狠地敲了一下屁股底下的*:“用得着这么尽职尽责么?!”一边念叨,脸上显露出嫉妒而又愤恨的表情,盯着屏幕上童凡的脸,恨不能透过银屏在童凡的脸上,用眼光戳出两个大窟窿媲。

  而这边,秦殇接过了话筒,脸上绽放出了一抹大大的微笑,浅浅的梨涡在两颊上绽放开来,扶桑花带着香气盛开在她的唇畔:“很高兴,能够成为这次的特邀嘉宾。我喜欢童凡已经很久了,以后,我也会一直支撑下去。希翼童凡能够越来越好,走向国际!丫”

  台下掌声如雷,童凡的双眼越发的璀璨。

  她说,她喜欢他很久了,是不是?

  虽然明明知道是假的,可是童凡还是忍不住开心和激动。能够听到她说喜欢他,他以为一辈子都不能奢望,而今天,当着万千歌迷的面,他终于听到了。

  童凡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出奇的明朗。

  “下面,我将跟咱们的特邀嘉宾,秦殇小姐,一起演唱《此生不离》。掌声在哪里?”童凡将右手放在自己的耳畔,面对着观众,希翼获取更多的掌声,为属于她和他的这一刻喝彩。

  顿时,台下的掌声犹如潮水一般,一波又一波地袭来,童凡在这阵阵掌声中,望着秦殇,深情款款的唱起。

  “生命中有你,连风景都多了颜色,你是我心唯一,我惟愿此生不离......”

  秦殇微微一笑,也看着童凡轻声唱道:

  “我不能想象,假如生命里没有你,你是我心唯一,我惟愿此生不离......”

  秦殇一开口,音域辽阔而又清澈,带着女子独有的温柔,顿时台下再度掌声如雷。

  可是在病房中的程景诚却是不干了......看着两个人在台上深情对望,唱着这样痴缠的情歌,郎才女貌,犹如天作之合,程景诚只觉得自己心底里又一次打翻了醋坛子,咕咚咕咚得一个劲儿冒酸泡。

  使劲盯了几眼电视上在表演的两个人,程景诚愤愤不平地捶了捶*头:“秦殇,哼哼,明天再跟你算账。”念叨完就整理好自己已经穿好的衣服,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喂,接她过来,在医院楼下的公园见。”

  而秦殇跟童凡合唱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底下角落里,闪光灯不停地闪动着。

  一曲完结,台下的气氛瞬间达到了第一个高-潮,秦殇含笑退场。

  看到秦殇下台,童凡眼里有一瞬间的黯然。然而他又显露出笑容,对着台下道:“接下来,我要给大家带来的是,我新专辑《你的微笑》里面的一首歌:《深情款款》。”

  “童凡、童凡......”

  台下的观众大声的呼喊着童凡的名字,已经下台的秦殇忍不住微微一笑,这个童凡果真是很有天王巨星的潜力,这么轻易地就能调动歌迷们的情绪,这样下去,就算想要冷场,也实在是很难。

  而那个黑暗的房间里,即使是在白天,也拉着巨大的黑色落地窗帘。

  女子盯着在角落的电视,看到秦殇跟童凡合唱的一幕的时候,眼里的愤恨丝毫不弱于吃醋的程景诚。

  女子凌厉地盯着面前的黑衣男子,冷声问道:“事情都安排好了?”

  男子顿时觉得全身一抖,忙回道:“都安排好了,绝对不会出差错的。”

  女子满意地点点头,唇角的笑容越发阴森恐怖:“秦殇,就让你先得意一会儿。”

  演唱会在热闹的气氛里,终于结束了。

  秦殇走到了童凡的面前:“童大巨星,没看出来,真是不错嘛......这气势,这台风,以后天王巨星是跑不了了。”

  “得,你就别笑我了。”童凡的嘴角挂起了温暖的笑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你表现也很不错啊……额……坏了,记者来了。”

  犹如潮水的记者涌了过来,秦殇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挤到了记者包围圈之外,只好隔着人群看着被包围在中心的童凡,使劲笑着摇了摇手,示意自己要走了。

  看着秦殇嘴角的笑容,童凡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埋头于应付记者的轰炸。

  于笑笑蹦蹦跳跳地走到了秦殇的面前,拉着秦殇在特邀嘉宾的席位上坐下:“我也来坐坐特邀嘉宾的位置……秦殇,你唱歌真是太好听了,没看出来啊,你真是深藏不漏。”

  秦殇微微一笑,任由于笑笑闹:“我这都是雕虫小技。这次演唱会多亏了你帮忙。累坏了?”

  “还好还好。”于笑笑笑嘻嘻的坐在特邀嘉宾的位置上,托着腮看着秦殇:“一会儿你要请我吃饭哦……要好好犒劳犒劳我这个功臣。”

  “好好好......我一定好好犒劳你。”终于忙完这次策划,秦殇的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微笑,拉起了于笑笑准备往外走:“今天中午吃什么?地方随你挑。”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被记者包围的童凡。

  本来想要给他举行庆功宴的,不过看这个样子,他一时半会儿是脱不了身了。

  正在这时,童凡心有感应似的往秦殇这里看了一眼,然而这一眼,却让他目眦尽裂:“秦殇!小心!”

  听到童凡的喊声,秦殇条件反射地抬头一看,一盏巨大的装饰性吊灯突然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

  秦殇的大脑顿时懵了,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将右手边的于笑笑推倒在一边,而她自己则由于惯性原因,也向着右边偏了一下。总是偏离了吊灯的最中心,却依旧没有办法躲开。

  巨大的吊灯的侧翼,狠狠的砸在了秦殇的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于笑笑顿时被吓傻在原地,所有的人都呆滞了。

  童凡突然反应过来,向着随着吊灯跌倒在地的秦殇飞奔过去,大吼了一声:“秦殇!”来不及有别的反应,就已经红了眼眶。于笑笑也在这时候忍不住大哭出声,飞扑向地上的秦殇:“秦殇……”

  童凡快速地抱起了秦殇,向着停车场一路疾跑,将秦殇平放在车后座上,就开足了马力向着a市最好的医院奔去。

  黑色的轿车一路上狂奔,后面警车铃声大作,一路尾随。童凡全部都恍若未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要快点把秦殇送到医院去,一定要快点把秦殇送到医院去!

  车,猛然停在了医院的门口,童凡抱起秦殇,就向着医院里头冲。

  一边冲,童凡一边眼眶泛红地疯狂叫着秦殇的名字:“秦殇,你醒醒,你快醒醒啊!你告诉我,你不会有事儿的!你快点睁开眼睛看看我......”

  剧烈的颠簸,让秦殇有了短暂的意识。秦殇微微睁开了眼,由于被童凡环抱着,秦殇的脸正对着医院楼下的小花园。

  那里,站着一个即使化成灰,秦殇都认识的身影。

  程景诚。

  没错,是程景诚。可是他现在,不但是站着的,而且,还在怀里抱着一个身材火爆的女子,激烈的拥吻。

  血,顺着额头躺下来,模糊了视线。

  秦殇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过自己的眼睛居然能够看得这样清晰。

  清晰地看到程景诚笔直站立的双腿,还有有力的双手,一只托着女子的小蛮腰,另外一只则攀上了女子高耸的胸部。

  清晰地看到,程景诚犹如一只饿狼一般,在这医院楼下的小花园,给了女子一个热烈的长吻。

  秦殇闭上了眼睛,眼前一黑,再度昏了过去。医院尖锐的急救声和童凡的呼唤声,以及一路追随的警报声,全部都远了。

  一片黑暗。

  他与那妖娆女子的深吻仿佛久久停在黑暗中,将秦殇吸入无尽的绝望和深邃的游离,秦殇的眼睛沉沉闭上,像是落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任凭周遭如何声嘶力竭,她依旧毫无动静。

  程景诚。

  他本陶醉在深吻之中,被一阵轰乱声惊醒,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抱着她,他深爱的女人,秦殇,他宁愿此刻看到的不是她,然而那双带着冷漠、哀怨的眼睛,她特有的双眸,还有戏虐的微笑,怎能不是她。

  程景诚推开怀抱中的女人,那女人被程景诚突如其来的举动镇住,还未有时间反应过来,便已经看到一个奔跑的身影离她远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笑笑回头望见了奔跑而来的程景诚,脸上撤出了以往活泼的笑容,早已是泪如雨下。

  于笑笑本面色温和并且哽咽,低头看到程景诚的腿,接着瞪了一眼程景诚,直跟着童凡跑进病房。

  “医生,你快来看看她怎么了?”程景诚喊着便拽着一个医生的胳膊冲进病房。

  童凡的额头被汗浸湿,于笑笑帮童凡擦了汗,记者这时却都蜂拥而上,被医生和护士拦在了病房门口。

  童凡好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的记者,只是盯着昏厥的秦殇,期待她醒来那惊艳无比的笑容,那笑容早已融化了他的心灵,他看着医生正给她戴上呼吸机,对她包扎伤口,为她施救,心绝然的痛。

  程景诚的心痛不亚于童凡,他愣愣的看着躺在病*上的秦殇,就在几个小时前,他与她还谈笑风生,如今她怎会不省人事?他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如此。

  童凡来时额头的鲜血顺着来路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几乎汇成一条长长地血路,程景诚和童凡都看到了地上的鲜血,眼里泛起阵阵悲伤。

  程景诚多出了愤怒,对童凡的,和对自己的。这些愤怒拧成一股力,就要向童凡袭击。

  程景诚右手一把撕住童凡的衣领:“说,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她怎么会受伤?”他的左手已经握紧拳头,高高抬起,这声音让一旁的人都感到惊恐,几乎能穿透铜墙铁壁。

  于笑笑见此状,赶忙上前双手抓住了程景诚的左右,三人僵持不下。

  童凡目光离开秦殇,朝程景诚看了一眼,俨然一副不想多说话的样子,仅仅挣脱了程景诚的手,低沉的说道:“沉着点儿......”

  程景诚望了一眼面色如白纸的秦殇,那长长的睫毛像以往一样垂下来,然而这次却是沉重的紧闭,心痛击败了愤怒,程景诚松开了童凡,低着头紧靠在墙边,他想起秦殇刚才看他的双眸,知道自己又一次深深的伤害了她。

  可是,一切都无从挽回,只盼她醒过来。

  医生结束了对秦殇一系列的身体检查,童凡和程景诚便围住了医生:“医生,她到底怎么样了?”二人几乎异口同声。

  “这位小姐好像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意志,目前并未有生命危险,只是具体病症还有待于观察。”医生没有抬头,给秦殇塞进了体温表。

  “什么叫做失去求生的意志?”医生走后,这句话一直在程景诚耳边回响。他坐在*边,握紧秦殇的手。

  “对不起秦殇......”此时的他,千言万语泉都哽在了喉咙,唯有一句对不起。

  他望着秦殇冷艳的面孔,想起她那摄人心魄的甜美微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秦殇,你一定要醒过来,如若再也醒不过来,我程景诚也会照顾你一生一世。

  医生刚才病房里出来,记者一起蜂拥而上。

  “童凡,请问你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

  “童凡先生,你们是恋人吗?”

  “童凡,为她放弃你正在举办的演唱会,跑出演唱会的现场,您值得吗?”

  许多问题萦绕在童凡的耳边,童凡的脑子几乎要炸了锅,为了不打扰到秦殇,他只好拦住要上前为秦殇拍照的记者,将记者们引出了病房,继续应付着这些捕捉突如其来的事件资讯的记者们。

  ............

  生为名人,他虽然身心俱疲,但也算是换来了熠熠夺目的地位和几乎无上的荣光,这一切,也便值得了。

  童凡透过人群,又深情的望了秦殇一眼,心中像撕裂一般:内疚、自责、爱意,尽数涌上心头:对不起,秦殇,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本想让你成为舞台上最美丽的公主,谁知却为你招来了灾祸。秦殇,你一定要醒过来。

  紧接着童凡便簇拥在记者当中,助理娃娃这时才急冲冲的赶过来,挡在童凡的前面,送童凡上了轿车。

  童凡始终低着头,他多么希翼现在陪在她身边的是他,而不是看起来玩世不恭的程景诚,然而,一切却并不能如他所愿,童凡为躲避记者,只好驱车甩开他们,回到自己的住处。

  病房内,始终是一片寂静。

  于笑笑擦着眼泪,妆容早已经哭花,程景诚让于笑笑回去,她却如何也不肯走,无奈,二人便一左一右的守在了秦殇的*边。

  程景诚*未合眼,他一直盯着秦殇看,也时不时的望着窗外:天要亮了,该起*了。他心中的痛心的情绪不住的翻滚,她如此沉睡,让他的心也同这夜一般黑,同这夜一般难熬。

  PS:本章节6000+字,今日的更新内容,呢喃都已经全部上传了。欢迎各位喜欢呢喃的亲们积极地在评论区讨论情节和人物。接下来的章节更精彩,各位亲们敬请期待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