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22 冲动的惩罚3

续篇22 冲动的惩罚3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8005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27

  

  “额……对啊……”秦殇奇怪的看着面前脸涨得通红的华君生,不明白这句话有哪里不对,依旧礼貌的笑了笑,轻声道:“我害得你跟我一样忍饿受冻,于情于理,都该请你上去坐坐。”

  “我……我先走了……”然而华君生犹如受惊的小鹿,一下子蹦了起来,窜上了车就开了出去。

  这人……秦殇忍不住有些无语,又有些好笑地看着逃窜而去的华君生的车影,摇了摇头。这个男人,纯净的就像是小鹿一样,真是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其实,当初,她也曾经有这样纯净的时候。

  纯净的喜欢,纯净的爱,纯净的依赖。

  只是,这些纯净,都被那个男人,压在碎瓷片上,随着他的撞击,全部撞碎,什么都没有留下。

  而她的一颗心,早就在那次的残忍以待下,变得支离破碎,不复当初完整纯洁。

  微微叹了口气,秦殇忍不住有些羡慕,假如,她,也能如华君生一般活着,多好。

  正在秦殇感慨之时,她的肩膀蓦地一紧,一只手大力的抓住了她的肩,将她拧了过来:“都走了这么久了,还在这里依依不舍的,给谁看?”

  秦殇面色不变,眼里却闪着诧异。程景诚,他……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程景诚黑着脸,双眼中燃着名为嫉妒的火焰,恨不能将秦殇烧个干净。

  有什么可以看得?

  他程景诚,哪里不如那个容易脸红的小白脸?

  他曾经固执的叫她,他的秦殇。他那么笃定的认为,秦殇是他的,永远都不会改变。

  然而实际上呢?他巴巴的甩掉了金若晴的纠缠,一路狂奔来到她的楼下,想要问一问,她是不是生气了,想要停一停,跟她说明他的苦衷。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她对着那个面目温文尔雅的男子,笑得犹如扶桑花开,梨涡诱人。他看到她与那个男子笑着话别,一直目送那个男子离开。

  甚至,他的车影都已经不见,她依旧站在那里,神色时而愉悦,时而缅怀。

  该死的!她怎么敢?她怎么敢对着其他的男人,笑得那样好看?

  秦殇面色一冷,看着面前的程景诚,声音几乎冰寒刺骨:“我是否依依不舍,似乎并不关程总的事儿。”

  程景诚眸子里的小火苗越燃越旺。他看着秦殇,恨不能将她拥在怀里狠狠*:“秦殇,你就是连一个说明,都懒得跟我要么?”

  “你可以每次都说明。”秦殇微微低下了头,声音却是越发的冷:“可是,我不是每次都可以让你伤害。程景诚,你总是想着还是可以弥补的,可是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我也是会难过受伤的?

  凭什么,你就能肆意地伤害一个人,然后仅仅是一句道歉,就笃定了我会原谅你呢?”

  程景诚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秦殇,眼里的情绪复杂而难以揣测。

  他终究是跟她越行越远,而后难以回头了么?

  即使现在,他在她的面前,卑微的如同在等待施舍,依旧不行么?

  程景诚感觉到一种近似于绝望的气息。他蓦地将秦殇按在楼道的墙上,灼热的吻落在秦殇菱形的薄唇上。

  都说薄唇的人薄情。可是秦殇,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长情的人。

  然而,终究是他挥霍的过多,让她的长情都被挥霍干净,还是她根本就是薄情?

  揣测不透,变懒得继续揣测,程景诚敛了眸子,将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到这一个吻上。

  绝望的,急切的,愧疚的……种种暗暗浮动的情绪,波涛汹涌地向着秦殇袭来。

  然而,她却只是轻轻地偏头躲开,白希的手掌横在两人中间。她说:“不。程景诚,请你停止胡闹。”

  胡闹。

  程景诚觉得前所未有的失落和难过。她,觉得他在胡闹么?亦或是觉得他胡搅蛮缠?

  这样的纠缠不休,本来是他最讨厌的。可是现在,却要对着她这般……程景诚自己觉得羞愧。

  秦殇的声音很淡,她说:“不好意思,我累了,我想要上去休息。”而后便不再看他一眼,一步一步,沉稳有力地上了楼。

  程景诚看着秦殇的背影,在螺旋的楼梯上,消失,出现,出现,消失……直到,直到不再出现。

  他探出手去,想要尝试着捉住什么……可是除了满手的空虚,什么都没有剩下。

  忍不住挂上苦涩的笑,程景诚会身走去,身影不复意气风发,满是颓败。

  而楼上,那个淡漠如冰、不再薄情的女子,背靠着门,捂着嘴巴滑落在地上。

  眼泪掉的肆意,而她却一声不吭,哭的分外安静,无声无息。

  窗外,打了雷,一场雷雨,悄然而至。

  第二天。

  秦殇是被手机吵醒的。醒来发现,昨晚她哭的累极了,就在地上睡了。

  感觉身上有点凉,秦殇慢慢坐了起来,接了电话。是童凡。

  “喂。”秦殇揉了揉眉心,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和没有波动。可是没有办法抑制的,童凡的强吻的画面,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这个朋友,是不是……只能做到这里了。

  “秦殇。”童凡的嗓音里带着喑哑和犹豫,显然一直没有好好睡一觉:“那天……我很抱歉。我只是……只是喝多了……”

  喝多了?其实喝没喝多,两个人自然都清楚,口腔里的气息,总是不会骗人的。

  秦殇微微叹了口气,却也不想去戳破他。毕竟,她一直希翼,能与他做一辈子的朋友。于是她轻轻地应声,道:“嗯,没有关系。我没有放在心上。”

  童凡顿了顿,仿佛带着殷切的期盼,又仿佛带着一丝丝的小心翼翼和试探,颇有些急切的问:“那么,大家还是朋友么?”

  “大家……”秦殇的心里蓦然似乎明媚了一些,同样的顿了顿:“又有什么时候不是过么?”

  “自然没有。”童凡急忙回复,声音里带着惊喜,又仿佛带着失落,却丝毫没有损坏他的热切,语气颇为坚定地道:“大家一直都是,一直一直都是。”

  坚定的语气,仿佛是誓言,又仿佛是承诺。

  “嗯。”这边,秦殇忍不住笑开了,两颊上浅浅的梨涡,泛着动人的光芒。

  她的生命中,还是有许多这样可爱的人儿,时常温暖她的心,给她前往的勇气的。

  搁下电话,秦殇拉开了窗帘。慢慢的阳光拥挤着从落地窗外扑进来,撞在秦殇的脸上,身上,照的人暖暖的。

  秦殇闭上眼睛,微微抬起了头,唇畔勾起了微笑。不管怎么样,生活都得继续,对不对?

  转身去了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盆的温水。躺进去,秦殇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这些年来,不是没有抱怨过,不是没有心灰意冷过。

  这些年来,不是没有觉得上天薄待自己过。

  然而,终究也仿佛补偿一般的,上天开始让她的身边有许多贵人相助。

  比如说于笑笑,比如说童凡,再比如说华君生……

  还有七姐,这些年,倘若不是她提拔,她的生活,未必会过得这样的惬意和舒适。

  然而……秦殇皱了皱眉,朱七打从她接走了竭诚公关跟环球演艺的合作项目之后,态度总是怪怪的。

  她以为,朱七只是一时心里不舒服,所以发泄一下罢了。她能理解,毕竟是她全权负责的项目,是她日以继夜灌注了许多的心水。然而到最后,却被她横插一刀,夺了过去,朱七必然心里没办法接受。

  然而,时间已经这样久了,依朱七的性子,该看开了。可是……她却始终没有放下的意向,反而越发的针对她。

  这,不是七姐的个性啊……

  秦殇揉了揉眉心。朱七对她,有知遇之恩。她确实不愿意跟朱七撕破脸皮,前段时间总是忙于童凡的演唱会和……和去医院两头跑,加上又生了病,这才一直没有理会。

  现在身子好了,也空闲了,总该去找朱七谈谈。

  只有打开心结,七姐才是原来的七姐。

  被嫉妒抑或其他的情绪蒙蔽了眼睛,只会在歧途上越走越远的……只是不知道,朱七能否明白,她的这份苦心。

  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自个儿的事儿都没有处理好,还去替别人操心。秦殇啊秦殇,你真是天生的劳碌命啊……

  生活就是一轮残月,总会有些许的遗憾,平凡的人们不停地追求着所谓的完满,到最后才发现不完满才是人生的真谛。

  秦殇她怨过也祈祷过,哭过也绝望过,但每次都在深渊的边缘将自己拉了回来。

  她明白即使再无奈还是要活下去,因为活着就是最好的礼物媲。

  坐在梳妆镜前,看着自己有些苍白的小脸,那深深的眼袋和黑眼圈让她看上去没什么精神丫。

  秦殇无奈的笑了笑,小小的梨涡晕染了整个脸庞。

  简单的收拾了一番,换上职业装,淡淡的妆容遮住了有些疲倦的面容,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不能让自己沉浸在悲伤地情绪中自暴自弃。

  “笑笑,七姐在哪儿啊?”秦殇环视了周围一圈,也去朱七办公室看了结果都没有发现她的人影。

  “在总裁的办公室里了,估计是被训了。”于笑笑看着秦殇,小声的说道。

  被训?秦殇有些弄不明白,七姐的能力那可是有目共睹的,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什么错啊,怎么会被训呢,秦殇有些不解。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是跟环球演绎企业的合作有关,这件事情不是你全权负责的吗,但是七姐好像有自己的看法,总裁估计是觉得她有点多管闲事了。”于笑笑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不过这事说好了归你管的,七姐是有些管的多了。”

  “不要这么说,我本来就是经验不足,七姐给我提些意见也是好意,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秦殇一直以来都很感激朱七对自己的提携,而且这件事情上本来也就是她站不住脚,因为程景诚的原因她也算是抢了七姐的工作,这一点她觉得有些愧疚。

  “你就是人太好了,啥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于笑笑看着她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走开了。

  站在总裁的办公室前,大门时紧闭的,秦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状况,她想进去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潘宇对她的能力也是不认可的,要不然也不会说程景诚把合作交给她是胡闹,现在进去弄不好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没有了主意的秦殇只好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脚下发呆。

  有时候想想真是恨透了程景诚,她生命中最美好的最青涩的时光都献给了他,但是他却给自己带来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好不容易用五年的时间忘却了一切,而他的突然出现又打翻了一江春水。秦殇恨自己为什么不够心狠,所以才会一次又一次的被伤害。

  “七姐……”发呆之际,秦殇看到了从自己眼前经过的朱七。

  她还是有着傲人的气场,只是那张脸有些臭让人不敢接近。

  看来笑笑说得都是真的,一向心高气傲的七姐心里肯定不好受,毕竟在工作上她一直都是很出色的。

  “有什么事吗?”朱七的语气不冷不热,一副上司对下属的样子。她没有停下脚步,秦殇也一直跟在她身后。

  “没什么事,就是想跟七姐谈谈。”秦殇跟着她到了办公室,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

  朱七随手翻起了一本文件夹,然后拿起笔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她没有抬头,只是随口问道,“谈什么啊,童凡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

  一个吊灯事件已经让外界普遍以为秦殇就是童凡的女朋友了,毕竟童凡过于紧张地反应让别人的揣测多了些依据。

  不说童凡还好一说到童凡秦殇就不自觉的想到了他那个霸道的吻,或许他们之间不能很自在的相处了,毕竟有些地方已经变了。

  “七姐,我知道童凡的事情有我一部分责任,但是我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些。跟环球演绎企业的合作一直都是由你负责的,我也觉得自己的能力不够,但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不得不接手这个合作案,所以希翼七姐可以帮帮我。”

  她面露焦色,在她心里还是很重视朱七的,她不想因为工作的原因让她们的关系变质。

  “这个合作案既然交给你了就是相信你有能力去完成,秦殇不要小看了自己,你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多有魅力。”朱七放下笔,看着她笑得有些奇怪。

  秦殇只觉得耳边一阵风吹过,冷冷的,一直凉到了心里。七姐明明是笑着的,可是她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七姐,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你对我的提携,我也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跟你好好学习。”

  学习,秦殇你的能力已经凌驾我之上了,我恐怕没资格教你了。

  秦殇的这些发自肺腑的请教在朱七看来就像是讽刺,她比她有能力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事,她的工作由她来接手也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事。

  朱七心里一直有一种被鸠占鹊巢的感觉,她不痛快,这种不痛快不是靠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

  “秦殇,你看看这个笔筒它里面已经装满笔了,我想塞也塞不下,人也是一样,要认清楚自己的能力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

  朱七看似是在鼓励秦殇要明白自己的能力,实则是说她就是这个笔筒能装下的就这么多,既然没有能力就不要做自己办不到的事情。

  “七姐,我知道这件事情给你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我还是希翼能和七姐好好的合作,你是前辈,从你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秦殇不自觉的身体前倾,看着朱七笑了笑。

  在工作上互相竞争是常有的事,这个世界很现实,优胜劣汰,你要是没有一个有钱的干爹或是优越的家境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就像是朱七,她没有任何的背景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她付出了多少没有人知道。所以她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有败笔,强烈的好胜心容不得一点失误。

  “不要说这些了,我依然还是你的顶头上司,你的工作要是做不好别人也会连带着说我没有能力。”朱七随手拿起了身边的咖啡杯,才发现里面是空的。

  “秦殇,去给我冲杯咖啡。”她将杯子递到了她面前,笑着说道。

  “马上。”她很开心地接过,刚才朱七的话也就是明摆着告诉她她还是会不遗余力的帮她,这让秦殇很高兴。

  帮归帮,是不是真心的又有几个人知道,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明白自己付出了多少真心又有多少的假意。

  看着秦殇拿着杯子走出去的样子,朱七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有些怪异让人看不真切。

  “秦殇你要泡咖啡啊,去楼下的那个开水间,这里的饮水机坏掉了,水龙头一打开就关不住,早上烫伤了好几个人了。”同事的小吴看到秦殇拿着杯子进了开水间赶紧提醒道。

  坏了,七姐知道吗,应该还不知道!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她来泡咖啡了。

  “谢谢了,我这就去楼下的那个开水房,你们赶紧通知人来修,要不然又要烫到别人了。”这个饮水机还是上个月刚买的,没想到这会儿又坏了,看来什么东西的保质期都不长啊。

  “已经告诉七姐了,七姐说下午就让人来修。”

  这么说来七姐是知道的,既然知道还让自己来泡咖啡,难道是别有意图吗?秦殇在心里暗暗盘算着,隐约中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她尽力的否定着自己的想法。

  这个世界对你好的人本就不多,不要因为一些事而互相猜忌,这样对谁都不好,某种程度上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孤僻,越来越不相信别人。

  她一定是忘了,七姐工作那么忙忘了点事也很正常,再说还是这么小的事情。秦殇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拿着杯子有些心不在焉的走到了楼下的开水房。

  “七姐,你的咖啡好了。”不等一会儿,秦殇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回来了。

  朱七抬眸看了眼她拿着杯子的手,随即低下了头去。

  “对了,你的咖啡不是在这一楼的开水房泡的,早上小吴告诉我这一楼的饮水机坏了,我一时之间给忙忘了,还好你没有受伤。”朱七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低着眸看着她的手,手里的笔在纸上不知道写这些什么。

  果然,七姐不是故意的,她是真的忙忘了,秦殇松了一大口气,心情也好了很多。

  “我出去泡咖啡的时候小吴正好看见我来了,他说这一楼的饮水机坏了让我去楼下的,不然有可能我就受伤了。”

  秦殇一直在笑着,她脸上小小的梨涡很美,她的笑就像百合一般清新,看得朱七心里毛毛的。她不喜欢这种笑容,好像要把这个世界放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其实她虽然在笑着,但心里却是一道一道的,满是伤痕的痛也没有办法跟任何人说,生活是自己的,既然不开心要过,开心也要过何必让自己活得那么累。

  “没事就好,我会尽快让人来解决的,你去忙自己的。”朱七看了她几秒,然后低下头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走出办公室,秦殇觉得心里怪怪的,七姐对她的态度也有点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总觉得有些地方不一样了,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她总是这样告诉自己。

  “童凡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经纪人将一堆报纸丢在了童凡的身边,他生气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像个没事人一样的童凡很是无奈。

  “你想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你不是我经纪人吗要是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还要你有什么用。”童凡说得风轻云淡,完全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明星的经纪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相当于他们的父母,什么事情都包办,除了会说这不行那不许的,就是说要好好的维持自己的形象,童凡在心里厌烦了这种感觉。

  “大少爷这都是你惹出来的祸,我麻烦你自己好好想想办法可以吗?”Eason最讨厌他这种什么事都无所谓的态度,明明是自己惹出来的事到头来还得他受苦。

  “绯闻不是你最擅长的东西吗,出道这么多年谁都知道我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再多一个也没什么不是吗?”童凡站了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然后走开了。

  从出道到现在和他传过绯闻的人已经是数不胜数了。

  不要说是行外人,就是同行的也有不少,而这些绯闻大多数时候对他来说都是有利无害的,因为会在短时间内让他的搜索量急剧上升。

  经历的多了,童凡也便看开了,他就是个花花公子,连他自己也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小殇殇,有没有时间出来吃个饭啊?”出了门,童凡一扫刚才的阴霾,笑得像个大男孩。

  这男人是不是闲得没事干啊,都什么时候了还不知道要避避嫌,各大杂志都上了头版头条了,他倒是一点没受影响啊。

  “怎么了嘛,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殇殇,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这边的秦殇正在整理着手头的文件,她用肩膀夹着手机说道。

  “小殇殇你没听说过吗,男人只有在两种人面前会表现得像个孩子,一个是母亲,另一个就是女朋友了,你要觉得高兴知不知道。”童凡笑得小孩一样,即使没有看到秦殇光听到声音眼前便浮现了他笑起来的傻样。

  童凡也不知打自己对秦殇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一直以来都是流连花丛从来没有认真过,因为爱情就是场游戏,谁先认真了谁就输了。

  但是对于秦殇他会情不自禁,就像是上一次一样竟然不自觉的就吻了上去。

  这还真有点奇怪,童凡越觉得有哪儿不对劲,这件事情明明还是明日黄花,怎么就没有人关注呢,那些记着不是逮到点事就往上扑的嘛,这次倒不怎么积极啊。

  “没事就好,不管怎么样要照顾好自己。”童凡晃了晃手中的咖啡杯,小小的呡了一口。

  “我倒是没事,但是这件事情会不会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啊?媲”

  相较于自己秦殇更担心童凡,毕竟他是一个大明星,稍微有点事情就会让他的人气产生波动,秦殇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受影响丫。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关心别人,对于自己就算是受了再大的伤也还是咬着牙忍着。

  “没有事,大不了就是取消演唱会的事,再说我可是业界公认的花花公子,闹绯闻那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童凡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当明星就是这点好,出点事总是有有一大帮人想着法给你解决。

  “那可不行,这次跟环球演绎企业的合作是我第一次单独负责这么大的一个合作案,我可不想出什么闪失。”

  秦殇忘不了潘宇对她的不信任,虽然她还是一棵幼苗,但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的,她要做好这件事情,一根筋的人也是最容易累的。

  “你就先不要想这些事情了好不好,大家好好的吃个饭行不行。”童凡有些恼了,他可不想跟秦殇讨论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

  饭桌上的两人边吃着边说这些什么,偶尔还会传来几声清丽的笑声,他们聊得很开心,不远处躲在风景树后面的记着也拍得很开心。

  “哈哈,看来这次是发了。”壹周刊的记者拿着手里的相机笑得很开心,他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拍到什么劲爆的资讯了,没想到这次倒是抓到了条大鱼,把这些照片交给了主编应该不会再挨骂了。

  第二天。

  程景诚拿着手里的报纸,他死死地盯着封面上的两个人,那个女人笑得很开心,看来她真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跟童凡才认识多长时间就先是传绯闻又是一块出去吃饭,这次还被拍个正着。

  程景诚越想心里越不舒服,说不定她还背着自己跟这个男人出去过很多次,想到这他心里一阵无名火,恨不得现在就好好的惩罚一下那个小女人。

  另一边诺大的总统套间里,Eason又摆起了那副面孔,开始不停地说着一大堆大道理还有就是一点营养含量都没有的话。

  童凡看着电视他压根就没打算听Eason说话,也可以说是不用听就知道说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说他做事荒唐,本来就是一波未平现在弄得一波又起了。

  “你要是有时间说个不停还不如想办法好好解决。”童凡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忍不住出声阻止道。

  “呢……”Eason正打算说些什么,电话铃声想起了。一瞬间童凡觉得自己听到了佛祖的福音,自己的耳朵终于可以清净清净了。

  “总裁,请问有什么事啊?”Eason对着电话恭敬地说道。

  童凡抬起头看着他这副样子,嘲讽似得笑了笑。

  “您说要让童凡召开记者会澄清和秦小姐的关系,并且要当着记者的面说明他们不会有任何关系是吗?”Eason把程景诚的话刻意重复了一遍,好让童凡听得清清楚楚。

  开记者会,这次是来真的了啊!以前就算是绯闻闹得再大也没有开记者会澄清过,这一次不过是出了点小绯闻有必要这么正式吗,童凡对他们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莫非是程景诚担心了,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分量的啊。想到这,童凡又觉得有些高兴。

  “听到了吗,我去通知记着下午召开记者会,到时秦殇会一起出席,你们只要承认和对方一点关系都没有,并且要说清楚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关系,出了合作伙伴还是合作伙伴。”

  “要是我不答应呢?”童凡的脸看着给人一股冰冷的气息,他现在的样子一点也没有花花大少的感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