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23 冲动的惩罚5

续篇23 冲动的惩罚5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1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30

  

  结婚,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啊!

  “程景诚,这件事情你的父母同意吗?”秦殇没有回答他,反而是大力的推开了他。

  “这跟我的爸妈没有关系,这只是大家之间的事情。”他怒吼着,将自己的不满尽数发泄了出来。

  “你还是这样,永远学不会成熟。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秦殇打开了车门,慢慢的走了下去,她看着程景诚内心无法平静。这个男人在跟她求婚,但是她却不高兴。

  她走了,程景诚并没有追出去只是靠在车上静静的看着秦殇的背影。

  他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哪里撕裂一般的疼。

  之后的好几天,程景诚对于她来说成了空气,没有电话也没有信息。

  秦殇过的很安静,她喜欢这种和感觉,虽然身边没有人,但是自己也不用想太多。

  “秦殇,总裁找你。”

  又是潘宇,这段时间潘宇好像动不动就有事找她,这几天看到总裁的次数恐怕都抵得上一年了。

  或许旁人会觉得很幸运,但是秦殇只觉得很担心,因为树大招风,她现在已经是个参天大树了。

  “总裁,有什么事吗?”秦殇恭敬地站在那。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弯着腰,还真是不嫌累啊!

  “坐,旁边有椅子。”潘宇指着不远处的椅子,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看着秦殇。

  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干嘛突然对她这么好,好的让秦殇觉得有些恐惧。

  “不做了,总裁有事就吩咐,没事我就出去继续工作。”

  “有事,找你来当然是有事。跟我出去一趟,我有事要麻烦你。”说着,潘宇拿起来架子上的西装外套,迅速的穿在了身上。

  有事就有事啊,怎么还穿衣服,难道是要出去啊。秦殇有些猜不透他在想什么,怪不得笑笑总说他是个无底洞,看来还真是这样。

  “总裁有什么尽管吩咐就好了。”

  “这件事情不出去是办不成的,你就看在我帮你做完了资料的份上,陪我出去一趟。”潘宇看着她害怕的样子觉得很好笑,看来自己平时真是太严肃了。

  资料,原来是他做的,亏得秦殇还以为是自己梦游做完了剩下的那一部分。怎么当时不说,都过了这么些天了突然拿这个绑着她。

  “怎么还不愿意,我是你的上司,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应该做什么。”潘宇猛然的靠近她,邪魅的微笑和充满磁性的嗓音,弄得秦殇心里怪怪的。

  “马上就来。”

  说完,秦殇像个兔子一样跑了出去。怎么她遇到的男人都这么奇葩,一个比一个难捉摸。

  这个男人不是神经病,秦殇看着潘宇在女装区逛了半天,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很是无语。没听过她有女朋友,当然老婆更没有了,难道是那个*,想到这秦殇好一阵鄙夷。

  “过来,去试一下这件。”突然出现的潘宇将一个衣服扔到了秦殇的面前。

  反应过来的秦殇赶紧伸手接住了衣服,这衣服还真是好看,看来这个男人眼光还真不错。秦殇拿着衣服乖乖的走进了试衣间,但是一想到帮一个*试衣服她就觉得怪怪的。没有办法啊,他是老板她是员工,听话是职责啊!

  果然很漂亮,潘宇眼前一亮。平时秦殇在企业总是穿得很简单,也没有刻意的打扮,现在真是美的叫人移不开目光。

  “怎么样啊?”

  “很漂亮。”潘宇看着镜子中的人儿,心里美滋滋的。

  “但是不知道那个女人合不合适,要买衣服应该带她来啊,带我有什么用。”秦殇一边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带那个女人,她要他带谁来啊,潘宇觉得有些好笑。

  “我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啊!”潘宇走了过来,双手搭着秦殇的肩膀,把头靠近了她的。

  “没想到你还是挺浪漫啊!”秦殇赶紧走进了试衣间,拉开自己与他的距离。

  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啊,以前总是一副千年冰山脸,现在干嘛乖巧的跟个小猫似的。是吃错药了还是脑袋被门挤了,再不然就是被驴踢了。试衣间里,秦殇抱着衣服坐在那想了很久。

  潘宇看着久久没有打开的门更觉得好笑,那个女人该不会是掉进去了!

  “走。”潘宇看着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秦殇,假装一本正经的说道。

  秦殇拎着衣服乖巧的跟在后头,但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怪不得都说人是这个世界最复杂的动物,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就像秦殇不知道潘宇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这种感觉很是奇怪。

  钻石是女人最好的礼物,一般的女人对它们的抵抗力为零,自然秦殇也不列外。但是她没有那么迂腐,也就是看看然后在感叹感叹罢了。

  “把你的手伸出来。”潘宇对着在一旁看得有些眼花撩乱的秦殇说道。

  果然女孩子都喜欢这个,光看秦殇的样子他就知道了。

  “干什么?”秦殇有些不解。

  “废话,当然是给你带上啊。”潘宇一脸的鄙夷,好像在说你是傻瓜啊!

  真漂亮啊,细细的手链上镶着十颗璀璨的钻石,晶莹剔透的好像要晃瞎人的眼睛。

  这个东西肯定值不少钱,看来这个男人对*出手真是大方,秦殇都有些不想把这个手链拿下来了。

  “谢谢,五十万!”售货员小姐爆出的数字让秦殇咋舌。

  这么多钱够一个人活很长时间了,就买了这么个没有用的东西值得吗。有钱人永远都是这个样子,随心所欲。

  想着想着,程景诚的脸又开始在她的脑海里盘旋,一种叫做思念的感觉涌了上来。

  买完了衣服和手链,潘宇好像暂时消停了点,他没有再带着秦殇去什么地方,最后一站就是饭店了,逛了一天想必都饿了!

  五星级的饭店,灯光有些黯淡,但是更显得有情调。

  他们坐在靠近窗户的地方,周围没有什么人。一闪一闪的烛光像一颗颗眨着眼睛的小星星,唯美的小提琴声音传来,秦殇觉得很惬意,这个男人真懂浪漫,估计没有女人能抵挡的住。

  “这也是为那个女人准备的,看不出来你还这么懂浪漫。”

  潘宇没有说话,反而笑得很开心。这个女人口口声声的说着那个女人,真不知道待会儿知道真相是什么表情。

  “对啊,我这样你说她会不会很满意,然后就会答应跟我在一起啊。”

  跟你在一起,原来是求爱啊!亏得自己还把那个人想成了*,看来是自己的思想龌龊了。秦殇顿时觉得有些对不起那个人,还好她没有说出来。

  “肯定会的,一般没有女人能受得了这么大手笔的浪漫攻势。”

  果然成熟的男人和不成熟的还是千差万别的,成熟的男人会想着法的让你开心,就算不是真的喜欢你;不成熟的男人很爱你,但是动不动就会伤害到你。不知道为什么烛光印称下的潘宇突然和另一个男人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秦殇你醉了,还醉的不轻,但是她忘了自己是滴酒未沾的。

  突然,潘宇离开了自己的座位,他拿着刚才买的手链慢慢的走向了秦殇,眼里充满着神情,好像下一秒就能把你融化。

  就算是个傻子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秦殇根本不想看到接下来发生的情景。

  潘宇是个高深莫测的人,被这样的人喜欢上也不知是祸是福。但是秦殇知道要跟随自己的内心,不喜欢对双方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秦殇,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潘宇单膝跪在秦殇的面前,他打开首饰盒,里面的手链在烛光下光彩夺目。

  秦殇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和潘宇会发生些什么。

  她不是什么出色的人,但是为什么却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喜欢上她。

  她不是个傻子,在他们中间随便挑一个自己都会过的比现在幸福,但是内心的感受是没有办法掩盖的。

  “总裁,就这样做那个女人肯定会答应你的。”突然间,秦殇笑了,笑得很开心。

  潘宇的表情在暗淡的烛光下看不真切,秦殇撇过头看着窗外。

  小提琴的声音停止了,周围的一切静的有些怪异。

  “哈哈,看来你还是挺聪明的,没有上当啊!”潘宇知道秦殇是在给他找个台阶下,那他就顺势下来。

  现在的情况已经再清楚不过了,这个女人对他没有一丝感情。

  潘宇是一个见好就收的人,他不会对任何一个人死缠烂打,也不会对任何一个人毫无保留的付出。

  因为爱情是两厢情愿的,他相信爱他的人根本不用追,而不爱的,就算是付出了一切也不一定会得到,秦殇就是那个不值得去付出的人。

  “那是,我是很聪明的。”秦殇笑得有些尴尬,但是此刻除了笑和装傻她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片刻之后,潘宇已经坐回了刚才的位置,脸上的表情冷冷的,一如他在企业里的样子。手链和衣服静静的躺在一边,余光扫过去的时候有些扎眼,他决定要扔了这些东西。

  “吃饭,天已经不早了,吃完赶紧送你回去。”潘宇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秦殇看着他也低着头开始吃东西。

  此时的两个人已经是心照不宣,他们没有说破,因为现在就是最好的情况,很多事情一旦说破了就没有意思了。

  秦殇一点都不担心潘宇,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男人的爱情是浅显的,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为了找一个伴。

  这样薄情的男人不会为了任何一个女人伤心,因为他们的心肠是硬的,用石头也不一定能敲碎!

  这一顿浪漫的晚餐却吃得极其尴尬,如此的有气氛两人却是食不知味。他们加起来都没有说到几句话,两个人各怀心事,彼此都不知道和对方说些什么。

  黑暗中有一个人远远地注视着他们,他紧紧地捏着红酒杯,手上的青筋暴起,但是却强忍着怒火没有冲过去。

  夜晚,潘宇将她送回了家,他对刚才的事情已经绝口不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明天记得准时上班。”秦殇点了点头,然后向楼梯口走去。

  今天的灯好像坏了,楼道里有些暗,天气灰蒙蒙的,也许是快要下雨了。南方的天气就是这样,动不动就是一场暴雨。

  坐在客厅里,她心里乱糟糟的,莫名其妙的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胸口,连喘口气都困难。不是因为潘宇,这一点她是再清楚不过了,那是因为什么,秦殇自己也不知道。

  昏暗的路灯下,程景诚一个人站在那,他的头发被雨水淋得湿湿的,发丝粘黏在脸上。浑身充斥着一股酒味,他抬起头看着二楼的灯光,然后又垂下了双目。

  程景诚没有发现自己变了很多,换做以前他早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冲上去给那个男的一拳。

  女人就是上帝给男人最好的礼物,她们会让男人学会成长,学着有担当,学着怎样做一个合格的丈夫。

  “开门,开门……”一阵急躁的敲门声伴随着男性的嗓音传入了秦殇的耳朵。

  她没有睡,一直坐在沙发上想着些什么!

  这个晚了是谁啊,秦殇困惑的走过去打开了门。

  开门的那一瞬间程景诚的身体倒在了她的怀里,他的全身湿透了,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程景诚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说着些什么。

  “你没事,醒醒啊……”秦殇费劲的把他拖到了自己的*上,轻轻地拍着他的脸颊。

  这是程景诚第一次在她面前喝的烂醉如泥,看着*上呼吸均匀,安睡的像个娃娃一样的程景诚,秦殇觉得很揪心。

  这个高傲的男人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又是为什么突然这么脆弱。你要是脆弱麻烦你不要让我看到,因为这样我就不会在意了。

  秦殇轻轻地伸出手抚上他的脸庞,他的脸颊有些发烫。慌忙中秦殇赶紧拿了冷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程景诚睡得很不安稳,睡梦中他的眉头紧皱着,估计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秦殇,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他抓着秦殇的手一遍一遍的呢喃着,渐渐地秦殇的心融化了。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着最柔软的地方,只要稍一波动就会泪流成河。

  “我不走,不走……”

  这不是安慰也不是敷衍,这是秦殇发自肺腑的一句话。

  这一刻她是感动的,因为这个男人的脆弱而感动,这一刻她是真诚的,因为这个男人的真诚而真诚。他们紧紧的依偎在一起,秦殇从背后抱着他,将自己火热的心贴近了他的。

  感受到温暖的程景诚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他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像一个孩子一样静静的入睡。他很喜欢身后传来的温度,那是一种真真实实的存在。不用太多的猜疑,不用太多的顾忌,两颗心贴的如此之近。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投射了进来,通常雨后都会是晴天,秦殇睁开眼看了看*头的钟,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了,但是她一点也不想起*。

  程景诚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的颤动,白希的皮肤好的一点瑕疵都没有。从以前就知道他很帅,但是现在看来更帅了。

  “早安!”程景诚睁开惺忪的睡眼,微笑的跟她打招呼。

  秦殇的心头涌上一阵温暖,这就是她梦中的场景,一个很爱你的男人拥着你入眠,然后早晨醒来会跟你说早安。她笑了,就像是百合一样的清新。

  程景诚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双唇靠近她,慢慢地秦殇闭上了眼睛,冰冷的唇片相接顿时内心变得火热。

  他虽有满腔的不满但是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她也有满腔的疑问但是一个也没问出口。

  ............

  许久,热情退去的两人相拥而眠,程景诚满足的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他没有问那个男人的事情,因为秦殇刚才的样子已经告诉了他一切。

  ............

  “起来,我给你做早饭。”

  程景诚看着害羞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做都做了还害羞什么啊。但是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他也就不要问了,但是他知道秦殇心里肯定是喜欢的。

  秦殇先程景诚一步下了*,她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做着早餐。

  程景诚靠在门上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她喜欢看到这个小女人为他忙碌的样子,他喜欢这样的早晨,他喜欢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秦殇。

  平凡往往是最感动人的东西不是轰轰烈烈的才叫爱情,反而平平淡淡相守一辈子的才是真爱。这种简单的小幸福最叫人动心。

  “做的很简单,但是你要是敢嫌弃我就打扁你。”秦殇将煎蛋和面端上了桌子,看着程景诚嘟着嘴恐吓道。

  “就算是再不好吃我也会全部都吃掉的,你知道吗,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将秦殇搂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深深地印下一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