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24 冲动的惩罚6

续篇24 冲动的惩罚6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56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31

  

  “就算是再不好吃我也会全部都吃掉的,你知道吗,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将秦殇搂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深深地印下一吻。

  他们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一对甜蜜的新婚夫妇,妻子为丈夫做着最简单的早餐,丈夫美美的吃着,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是幸福的。

  “呃……”秦殇的胃里突然翻江倒海,吃下去的东西好像梗在了喉咙里。她捂着自己的胸口,慌忙冲到了洗手间。

  一阵干呕之后,秦殇整个人有些虚脱的坐在地上。程景诚在外面一遍一遍的敲着门,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秦殇的样子心里惶惶的,不确定她没事恐怕这颗心是静不下来。

  “你怎么了?”

  秦殇的小脸有些苍白,程景诚伸出手抚上了她的脸庞。

  “我也不知道,吃着吃着突然就想吐。”

  前一秒还是好好的,下一刻胃里就是翻江倒海,这种情况不是一次了,好像这几天经常这个样子。

  “你那个多久没来了?”程景诚急切地问道,按照这种情况还说很有可能就是怀孕了。

  不会,听着他这么问秦殇再傻也知道是什么。细想起来他们从来都没有做过保护措施,她的大姨妈真有两个月没来了。

  “该不会是真的有了?”秦殇像个小孩子一样傻傻的望着程景诚,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她对这方面的事情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女人在没有成为母亲之前都还是个小孩子。

  程景诚也不敢确定,但是照理来说差不多就是了,从来都没有做过措施,要是还没有的话难道说他不行,这怎么可能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大家赶紧去医院。”

  程景诚二话没说,拉着秦殇就往医院跑。十多分钟后,两人站在医院的门口,突然觉得心里有了一份责任感,结果还是个未知数,但是那种责任好像已经压在身上了。

  一路上程景诚一直挽着她,生怕她受一点伤。

  妇产科的人很多,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夫妻,妻子挺着个大肚子,丈夫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照顾着,他们的脸上始终挂着笑意,看起来幸福极了。

  “以后大家也会不会像他们一样。”程景诚深情地望着她,轻轻地从背后拥着她。

  “不知道。”秦殇如实的回答,但是心里又稍微确定了些。

  未来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未知数,他们不知道也无法预料,大家能做的就是珍惜每一天,然后努力地生活着。

  “你的妻子已经由两个月的身孕了,以后要好好照顾,定期过来检查。”穿着白大褂一脸慈祥的老医生笑着说道。

  听到这句话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对视着,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这个小生命的到来让两个人对迷茫的未来多了份确定。虽然各自心中都还有疑惑和顾忌,但是想要一起走到老的心却是一样的。

  秦殇不想再去想太多了,一个女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拥有一个爱人和自己的孩子,虽然程景诚没有希望中的那么成熟,但至少她可以陪着这个男人一起成长。未来的道路上两颗心紧紧相依,就不会再害怕孤单的感觉了。

  第二天,程景诚就把秦殇所有的东西都搬去了自己家里,虽然秦殇很不愿意,但是怀孕了自己一个人在家确实很不安全。他家里有保姆可以随时照料着,自己也放心些。

  程景诚不让她出去工作,美其名曰要好好的照顾肚子里的孩子,但是秦殇坚持。这几年自己差不多就是一个工作狂的状态,要是突然不工作了估计会闲得发疯。两人僵持不下,最后只好一个人退一步,先让秦殇工作两个月。

  在企业里她和潘宇也是继续着以往的状态,他是老板,她是下属,在外人看来没有什么改变。

  潘宇和程景诚不一样,他的爱来得快也去得快,从来不会为任何人驻足。而七姐对她的态度好像热切了些,但又不是发自真心的那种感觉。

  朱七当然不可能发自真心的关心秦殇,要不是潘宇发现了是她对那些资料下的手,并严重的警告她不要动秦殇一根汗毛,她永远也不会对秦殇这么敬重。

  晚上,程景诚早早的回到了家,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着饭。这一段时间秦殇的饮食都是请了专门的营养师来搭配,程景诚对她好的无可挑剔。

  “宝贝,大家结婚。”这是程景诚第二次说这句话,他不知道秦殇是否会答应,但是不说他自己会悔恨。

  结婚,秦殇的心里对这个词充满了期待。

  四年前,她想嫁的男人现在又一次跟她求婚了,虽然没有浪漫的仪式,也没有甜言蜜语,但是秦殇的心里暖暖的。她希翼嫁给程景诚,但不是现在。

  “诚,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我不想得不到别人的祝福,尤其是你的父母。”

  秦殇清楚地记得程妈妈跟她说过的话,她也记得自己答应过程妈妈什么,但是现在她反悔了,她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因为不想以后伤心悔恨。

  果然还是这一点,好不容易解决了所有的外在因素,他的父母却又成为了最大的阻碍。程景诚知道秦殇怕因为她的原因导致他和家人之间产生隔阂,但是爱情为什么就不能是两个人的事情。

  “大家在争取一次。”程景诚走到了她身边,轻轻地抱着她的脖子。

  “嗯。”秦殇微笑着点了点头。

  他们的爱情走到现在实属不易,已经到了这一步就不要轻言放弃。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困难能够阻拦他们,就算是会遇到再大的困难,只要手牵手心连心就一定能够克服。

  程妈妈担心的问题无非就是怕秦殇又一次伤害自己的儿子,秦殇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会如何发展,但是她是带着一颗真心来的,一颗陪程景诚走到最后的心。他们的一路更多的是痛苦,但是每一次都会获得一些领悟。

  第二天。

  程家书房里,程爸爸冷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虽是一个军人,但他不是一个冷血的人,他对自己的孩子的爱也可以超越一切,现在的阻拦只是怕以后他再受到伤害罢了。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这世界上的好女孩千千万,怎么他这一根筋的儿子偏偏就要吊死在一棵树上。他不讨厌那个女孩,但是他害怕那个女孩再把自己的孩子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爸,我真的很爱她。你不会不懂爱情是什么,当初你跟妈妈也是爱的轰轰烈烈,经历了许多的磨难最终才走到了一起。为什么你就不明白我的心情,大家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我不想再失去她了。”

  儿子的话语一字一句的敲击着程爸爸的心,一个中年男人最终还是扭不过自己的孩子。当兵时,只要一个命令手下的人就不得不服从,但是现在自己的儿子都不听话了。

  “你想过有可能她还会离你而去吗?”

  “这一次大家有一颗一直到老的心,就算不能走到最后我也不想留下任何的遗憾。”程景诚坚定地眼神瞬间打动了父亲的心。

  本来他和秦殇约好了是要晚上一起过来的,但是他在早上一个人赶了过来。因为怕父母会为难秦殇,怕爸妈会不同意。虽然知道自己的父母不是那么封建的人,但是程景诚还是舍不得她受一点伤害。

  “这是你自己说的,希翼你也能做到。”父亲说完,蹲下身牵起了自己的孩子。

  他们都是痴情种,儿子这样也是他遗传的怪不得别人。痴情的人也不知是福还是祸,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孩子,就算不能一起走到最后但至少不要让人生留下遗憾,这一点父子两个人像极了。

  程妈妈站在门外,透过门缝看着里面的两个人。她的眼角泪水一滴一滴的掉落,程景诚和秦殇让她想到了当年的自己和程爸爸。横在他们之间的阻难那么多最后却还是幸福的走到了啦一起,秦殇和儿子又为什么不可以。

  晚上,程妈妈吩咐人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她和程爸爸坐在桌边看着门口的方向。

  玄关处程景诚牵着秦殇的手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里,程妈妈高兴地迎了上去,“孩子来,有身孕的人要格外注意些。”

  秦殇有些惊慌的盯着程妈妈,然后又看向了程景诚。他在笑着,让秦殇的心安静了不少。

  “大肚子刚开始还好些,到了后几个月就比较遭罪,到时你搬过来住妈妈照顾你。”程妈妈牵着秦殇坐在了沙发上,她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秦殇的心里一阵暖流流过。

  饭桌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因为程爸爸是一个军人,对礼节方面很注意,但是他们还是会不停地往秦殇的碗里夹菜。虽然吃着吃着就有点想吐,但是秦殇还是把它们都吃完了,因为她很珍惜也很高兴。

  饭后,两个大男人在院子里不知道谈论些什么,程妈妈和秦殇坐在沙发上聊着天。秦殇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他们的改变这么大,难道仅仅是因为有了个孩子吗,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伯母,你们……”秦殇欲言又止,但是程妈妈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了。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和他爸爸前后反差这么大。”程妈妈握着她的手笑着说道。

  “嗯。”秦殇重重的点了点头。

  “因为景诚早上就过来了一次,他跪在父亲的面前让大家不要为难你。”程妈妈一想到自己高傲的儿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下跪,恐怕也是情到深处难自拔了。

  爱情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你常常会为对方做尽傻事,自己却觉得很幸福。就像是程景诚,他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渐渐地改变自己的性格,只为了更好的和秦殇在一起。这就是一种最简单也是最真挚的爱情,不需要轰轰烈烈。

  “他跟大家说有一个陪你到老的心,所以大家答应了。”

  程妈妈说着看着门外的两个男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是如此的痴情,她是幸福的,秦殇比她更幸福。

  听着这些话,秦殇的眼泪就像是短线的珍珠止不住的往下落。

  程景诚变了,她一直以为的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为她改变了如此之多。他不会再不分青红皂白的的乱发脾气,也不会不顾她的感受私自做一些决定,一时间她竟觉得自己是不可理喻的。

  “伯母,我也有一颗陪他到老的心。”秦殇看着院子里的程景诚,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高大,这个男人以后会为他遮风挡雨,他们会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

  “你知道吗景诚这个孩子跟他父亲像极了,当初大家也是没有得到他家人的祝福,但是他爸爸一个人在雨中跪了很久,甚至不惜跟家里断绝关系,直到最后他的家人才同意了。我知道即使大家不同意景诚也还是会跟你在一起,我不想失去这个儿子。”

  母亲的伟大秦殇在眼前的夫人身上看得明明白白,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有一个小生命在悄悄地生长着,不久之后她就做母亲了,到时一定会把自己的爱情跟孩子们好好说说。

  “答应伯母以后不要让他受伤,这个孩子其实很脆弱。”程妈妈的眼里泛着泪花,看得秦殇整个心都揪起来了。

  “我会的,不管以后如何我都不会让他受伤。”

  这是她对自己许下的承诺,程景诚为了她付出了如此之多,如果她还是不知好歹的伤害这个男人估计下一辈子一定会下地狱。既然认定了便会一股一切的去做,爱情有时候需要的就是一股傻劲。

  “你们在谈什么啊?”程景诚来到她身边,从背后紧紧地拥着她。

  “妈妈在说你以后千万不要有了老婆就忘了母亲,要不然妈妈可就白养你这么大了。”程妈妈看着儿子和未来的媳妇这么恩爱,心里也是暖暖的。

  “不会的,要是他敢这么做我也不会饶了他。”秦殇轻轻地锤了一下程景诚的肩膀,嬉笑着说道。

  “没事,以后我疼你。”程爸爸坐在了妻子的身边,紧紧地握着她的右手。

  这就是幸福,只要伸手便可够得到!

  高档的咖啡厅里,朱七带着一顶黑色的呢绒帽子坐在角落里。

  她穿得有些低调,好像刻意不让周围的人发现她的存在。

  朱七低着头一遍一遍的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嘴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

  她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不可接近的气息,让周围的人不敢靠近。

  “你来了啊。”朱七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人,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打扮的跟个小孩似的,一点品位都没有。在她的世界观里女人的野心要盖过责任心,事业要大过家庭。

  金若晴将她的包包放在沙发上,随即坐了下来。她对面前的这个女人也很不满意,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看着就犯恶心。但是她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离了谁都不好办。

  “,找我有什么事?”金若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完全是不屑的状态。

  两个高傲的女人能在一起心平气和的说话,也是一个奇迹了。

  朱七抬起头看着她笑了笑,那笑停在了脸上,到不了心底。

  “不是说好了要对付他们吗,现在有个好主意只是需要你帮忙。”开门见山的谈话,朱七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好主意,到底有多好,说来听听!”金若晴两眼放光,程景诚羞辱她的一幕幕都在眼前,不给他些教训,她那远在云端的自信心怎么可能会满足。

  “把耳朵贴过来。”朱七像她招手,示意她靠自己近些。

  两个女人在策划着一场不为人知的阴谋,归根究底的原因不过是所谓的虚荣心和嫉妒心作祟,她们让这种情绪吞噬了自己,最终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好,很好,就这么定了。”听着朱七的计策,金若晴连连点头赞同,对不起她的那些人迟早是要双倍奉还的,现在就是程景诚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的时候。

  两个人相谈甚欢,她们脸上的笑容让人觉得恐惧,她们的心灵更是千疮百孔。

  一时的快意是要以后付出惨痛的代价,等到幡然悔悟的时候或许再也没有悔恨的余地。

  另一边秦殇一边沉浸在自己做母亲的快乐之中,一边为工作忙绿着。

  自己怀孕的事情除了笑笑什么人都没有说,因为自己未婚先孕怕别人背地里说闲话,另一方面也是怕大家总是顾忌着她,做不好自己的工作。

  早就跟程景诚商量好了,等到四个月的时候秦殇就什么都不做,安心在家养胎。至于他们的婚礼,秦殇坚持说等孩子生下来再办,毕竟当新娘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挺着个肚子穿婚纱的感觉肯定很奇怪。

  “秦殇,这是伊美化妆品总监急着要的资料,你赶紧给她送过去。”朱七回到办公室不久就把秦殇叫了进去,并把一个文件袋交到了秦殇的手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