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25 冲动的惩罚7

续篇25 冲动的惩罚7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23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32

  

  “秦殇,这是伊美化妆品总监急着要的资料,你赶紧给她送过去。”朱七回到办公室不久就把秦殇叫了进去,并把一个文件袋交到了秦殇的手上。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办。”秦殇接过七姐的资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跟朱七之间好像总有着一些隔阂,不管怎样都不能再毫无保留的坦诚相待了。

  伊美化妆品最近有跟大家合作吗,他们上一次的秀不是才做完吗?秦殇觉得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多问什么。

  “秦殇,你去哪儿啊?”秦殇还没有走出写字楼的门,于笑笑就跟了过来。

  自从知道秦殇已经当妈妈了之后,于笑笑就迅速晋升成了秦殇的妈妈,无时无刻不再关注着她,只要秦殇一有点事情,于笑笑就阴魂不散的过来了。但是秦殇知道她这是关心自己,所以也就随着她去了。

  “七姐让我去送份资料。”

  “我跟你一起去,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要小心为好。”笑笑摸着秦殇的肚子,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秦殇怀孕最高兴的好像就是她了,总是一个劲的念叨着,我要当干妈,我要当干妈!搞的秦殇只能说,要不你赶紧找给男人给你提供京子,自己怀一个去。

  “不用了,你自己还有事情要做,我一个人能行,现在三个月都没到,那么紧张干嘛?”秦殇真是被她那紧张兮兮的样子搞得无语了。

  “走,什么工作都没有我干儿子重要。”

  “还没生出来,你怎么知道是儿子啊,万一是个女儿呢?”

  “是女儿,那也是我的干女儿。”两个女人嘻嘻笑笑的谈论着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果然当了妈妈之后女人才会变得成熟,也会变得更加的有魅力。

  出了写字楼就是宽阔的大马路,于笑笑坚持要打车过去,但是秦殇觉得伊美化妆品企业离他们也不远,再说这个时段是高峰期,打车肯定也比较难。最后于笑笑只好本着做母亲的女人最大的原则,同意了秦殇的看法。

  “过马路的时候小心点,我牵着你走。”于笑笑牵着秦殇的手叮嘱道。

  “你现在比程景诚还啰嗦。”这段时间程景诚完全就是个大妈,整天这个不行那个不许的,弄得秦殇头都大了。

  这个路口的红绿灯坏了,她们也不知道现在是红灯还是绿灯,但是看到其他人都走了,自己也就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就在她们走在马路中间的时候,停在那里的车子突然冲了过来,车子的人带着一顶大大的鸭舌帽,看不清长相。

  完全没有想到这种情况的俩人手足无措,千钧一发的时刻于笑笑猛地把秦殇推了出去,自己却被车子撞出了好几米远。肇事的车辆火力全开的逃离了事故现场,周围的路人都惊呆了。

  于笑笑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她躺在血泊中,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而倒在路旁的秦殇凭着最后的一丝意志强忍着,她右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肚子,疼痛让她的脸都变形了。

  口袋里的手机拼命地叫嚣着,秦殇费劲的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接通电话的程景诚只听到秦殇弱弱的叫了声,“诚”之后便是嘈杂的喧嚣声,冥冥之中他的心跳的很快,大脑都停止了思考。

  手术室里,秦殇还在接受着治疗,手术台上的华君生整个心都乱了,当知道车祸送来的病人是秦殇时,他第一时间跟医院争取主刀这次的手术。

  他不能让这个女人就这么离去,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把她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来。

  手术室外,程景诚双手抱头痛苦的蹲在角落里,眼角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打死都不会让秦殇离开他一步。他悔恨极了,要是秦殇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恐怕这一辈子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三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华君生一脸倦容的走了出来,程景诚却像一个疯子一样冲了上去。

  “她怎么样了,你说话啊,她到底怎么样了?”程景诚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仿佛要把自己所有的恐惧都发泄出来。

  “这个时候害怕有什么用早干嘛去了,她是个孕妇你怎么不会好好的照顾她,程景诚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华君生大声的吼了回去。

  他的恐惧一点也不亚于这个男人,站在手术台上自己心爱的人姓名就掌握在自己手中,强烈的恐惧感汹涌而来。

  他没有时间去理会,只能逼着自己坚强一点,因为稍有差池可能秦殇就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程景诚听了他这话,瞬间所有的理智都崩塌了,他像个孩子一样哭的很大声,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声音。

  “她没有事,只是孩子已经保不住了。”华君生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平静地说道。

  决定放手了,有一个这么爱她的男人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理由再留下来了。华君生很开心,从心底里为秦殇感到高兴。

  病房里,看着插着管子躺在*上一动不动的人儿,程景诚内疚极了,他紧紧地抓着秦殇的手,一遍一遍的自责着。

  他不是一个好老公,也不是一个好父亲。但是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只要秦殇没有事,他们还会有第二第三个孩子。

  “笑笑,笑笑……”秦殇不停地呢喃着猛地张开了眼睛,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可怕的梦,在梦里面笑笑来跟她道别,笑笑告诉她自己要去很远的地方,还说要秦殇好好的照顾自己。

  秦殇很恐惧,她不知道笑笑在说什么,她猛地扑过去想抱住笑笑,结果自己却穿过了笑笑的身体,然后她就惊醒了。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程景诚的眼泪倾泻而出。

  这是秦殇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哭,一时间她手足无措。

  “笑笑哪儿去了?”

  笑笑,这让程景诚怎么回答。早在到达医院的时候笑笑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死了,现在秦殇的身体这么虚弱,她们又是情谊深厚的姐妹,程景诚怎么说得出口。

  “笑笑她没事,刚刚接受了手术,在另一个病房里休息。”

  “我要去看她。”说着,秦殇就准备拔掉手上的针管。

  强烈的不安感让她觉得程景诚在撒谎,她要看到笑笑,而且是现在马上。

  程景诚紧紧地抱着她,努力地安抚着她的情绪。

  护士轻轻地将针管插进了秦殇的手臂,秦殇只觉得浑身越来越没有力气,然后便失去了意识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小脸苍白,一丝血色都没有的秦殇,程景诚觉得自己一瞬间也苍老了不少。

  他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让秦殇沉着下来,但是她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根本没有办法承受得了双重的打击。

  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按照警方目前搜集的资料显示是有人故意冲出来的,但是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程景诚根本就不相信警察的办事能力,以他自己的实力肯定能在短时间内把整件事情都调查清楚。

  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事故,笑笑和秦殇一起出的事,程景诚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针对谁,但是不管是谁他都要让那个人付出代价。

  天已经黑了,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估计是快要下雨了。程景诚起身关上了窗户,秦殇的声音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你告诉我笑笑是不是死了?”她的语气很平静,静的让人觉得恐惧。

  程景诚关窗户的手停在了原地,他侧过脸看着*上瘦弱的小女人,她一下子好像老了很多也瘦了很多,也许一阵风就能把她刮跑。

  程景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然间发现所有的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

  “程景诚,我要听实话。”秦殇的声音带了些许干涩,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

  “宝贝,睡了一天饿了,我让张妈做点东西送过来,你再睡会儿。”程景诚无奈的笑了笑,说着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程景诚,你不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理你。”秦殇猛地坐起神,拔掉了手上的针管,她瞪着眼睛盯着程景诚,好像是一头发怒的小猫。

  程景诚知道自己再也瞒不下去了,秦殇的性格很犟就是一根筋,他要是再不说恐怕真会一辈子都见不到她。

  “是,笑笑死了,她在送来医院的路上就已经失血过多死亡了。”

  程景诚坐在*边,紧紧地抱着秦殇,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秦殇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她的整个身体倒在程景诚的怀里,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已经停止了。

  一切都是真的,不管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

  闭上眼的那一霎那,秦殇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看到笑笑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

  在噩梦里,她更是看到了自己穿过了笑笑的身体。原来笑笑真的死了,就算是她再不愿意承认,这都是事实。

  “是我害死了她,是我害死了她……”秦殇一遍一遍的呢喃着,一字一句都让程景诚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不是你,宝贝,真的不是你。”程景诚试图安慰秦殇。

  这件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秦殇怎么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车子是冲着她们两个人呢撞过来的,这个小女人怎么总是把所有的错误都当成是自己犯的。

  “是我,笑笑是陪我一起送资料的时候出的事,一切都怪我。要是我拦着笑笑不让她陪我就不会这样,要是我不帮七姐送资料也不会这样,总之什么都是我。”秦殇歇斯底里的吼着,笑笑没有得罪任何人,这一切都怪她。

  七姐,资料。程景诚捕捉到了几个敏感词。这一切难道是巧合,还是那个叫七姐的女人策划的,程景诚不得而知。

  “那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秦殇这才想起自己倒下去的时候那种剧痛,仿佛是身体被撕裂了一般。

  身下流了一滩的血,那鲜艳的红色让人觉得恐惧。它们像红色的藤蔓爬满了秦殇的整个身体,然后死死地纠缠着她。这一辈子她都无法忘记那一幕。

  孩子,程景诚又一次觉得自己很无用,他有一堆的话想说,但是最后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你。

  女人和男人是不一样的,女人失去了孩子从来都不会想到自己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

  对于女人来说每一个孩子都是上帝的恩赐,是最好的礼物,她们要细心的呵护。那是从自己身体里长出来的肉,别人是无法理解的。

  看着程景诚长久沉默的样子,秦殇像抓狂一样的吼叫着。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平平的,虽然三个月的时候肚子根本没有什么,但是秦殇感觉不到里面跳动的小生命了。

  她的世界一瞬间天昏地暗,本来她是幸福的,有一个生死之交的好友,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现在什么都没有剩下。

  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要是让她尝不到幸福的滋味她也就不会这般的痛苦。为什么给了一切又要收回。

  “宝贝,以后大家还会有更多的孩子,一定会有的……”程景诚抱着她的身体,秦殇剧烈的颤动让他觉得恐惧,他害怕失去这个小女人,没有了孩子又怎样,只要她还是好好的就可以了。

  秦殇完全听不进任何的话语,她只知道自己很痛苦,她需要找一个突破口让自己发泄,要不然这种痛苦会将她完全的吞噬掉,吃的一根骨头都不剩。周围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包括程景诚的怀抱。

  他越用力秦殇的反抗就越利害,但是他不用力便觉得这个小女人好像下一秒钟就要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秦殇使出所有的力气挣脱着程景诚的束缚,看着怀中的人二孤独绝望的样子,程景诚突然放手了。

  他知道秦殇很痛苦,他知道所有的话语都变得苍白无力,他更知道自己代替不了秦殇承受所有的痛。他想在束缚这个小女人,他也不想用药物去让她安静下来。她要做什么就让她去做,或许发泄之后就会好过许多。

  没有了舒束缚的秦殇,毫不犹豫的拔掉了手上的针管,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医院的走廊里狂奔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但是她不能停下来,因为痛苦在背后追她,只要一停下来自己就灰飞烟灭了。

  程景诚在后面默默地跟随着她,他很痛苦他很心疼,但是却没有阻止秦殇,只是在背后做她坚强的后盾。

  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的秦殇倒在了医院的草坪上,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倒在那,泪水与雨水混杂着,看不出她的真实表情。

  “笑笑,你回来,该死的是我,是我啊……”秦殇双手死死地揪着地上的小草,脸上凌乱不堪。

  程景诚站在她身后,他恨不得自己可以代替这个小女人承受所有的痛,但是他没有办法,只能看着她痛苦,然后默默地陪着她痛。

  “孩子,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

  一时间所有的悲剧都集中在了一起,她的脑子里一会儿闪过的是笑笑那张天真无邪的脸,一会儿又是未成型的孩子。

  她很痛苦,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去找他们,恨不得让自己的大脑停止,停下所有的想念。

  程景诚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然后慢慢地抬起秦殇的脚,把一直护在衣服下的拖鞋穿在了她的脚上。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情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然后将她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秦殇的目光渐渐地有了焦距,她紧紧地抱着程景诚,哭声渐渐大了,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一开始陪她走过青葱岁月的男人,到最后还是陪在她身边。只要她的一个拥抱,秦殇便觉得自己活着还是有意义的。

  程景诚成了她活着的唯一理由,如果没有了这个男人恐怕秦殇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死。

  人们都说人生下来就是一半,而活着的目的就是找到为你出生的另一半。就像是程景诚和秦殇他们都是为了彼此而存在的另一半。

  “不要担心,就算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是会在你身边。”程景诚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深深地一吻。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秦殇总是说他幼稚,因为以前的自己确实是很幼稚。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他成长了,他知道该怎样替别人考虑,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秦殇没有说话,她的泪水被雨水冲走了,心里很难过但是不会再哭了,因为这个男人还在,程景诚是会为她撑起一片天的那个人。

  秦殇哭得累了,躺在了程景诚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程景诚抱着她,他发誓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他捧在手心里连碰都不舍得碰一下的人,如今却哭成了一个泪人,这个仇他要加倍的讨回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