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26 冲动的惩罚8

续篇26 冲动的惩罚8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28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34

  

  程景诚抱着她,他发誓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是他捧在手心里连碰都不舍得碰一下的人,如今却哭成了一个泪人,这个仇他要加倍的讨回来。

  程景诚轻柔的为秦殇擦拭着身体并细心地帮她换下了脏衣服,他褪去了自己的衣衫从背后搂着她,均匀的呼吸传来秦殇以为他睡了。

  秦殇没有睡着但是她依旧闭着眼睛,身后的男人传来的温度让她觉得很安心,好像有了程景诚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再怕,也不会觉得孤单。

  程景诚也没有睡着,这*两个人心里堆积了太多的事情,他们身心俱疲,只有紧紧地依靠着彼此,寻找一个让自己走下去的理由!

  “现在怎么办?”金若晴感觉到自己的双手都在颤抖,她根本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如今都死人了,要是被警方查到了肯定要坐牢的。

  她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难道以后都要与冰冷的铁牢为伴。早知道就不答应和朱七联盟了,其实细想起来她跟程景诚之间本来就没有爱情,也算不上谁对不起谁。要不是自己一时想不通,也不会闯下这么大的祸。

  “镇定点。”朱七却是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她不害怕吗,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事情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就没有悔恨的余地了,本想着让秦殇受到点教训,却没有想到反而撞死了于笑笑。朱七心有不甘,但是她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是时候放手了,趁一切还没有暴露之前。

  “这个时候了还怎么镇定,已经死人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冷血啊!”

  金若晴已经没有办法沉着了,她害怕了,非常的怕。

  “已经这样了担心又有什么用,反正事情还没有暴露不要自己先乱了阵脚,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没有人能肯定是你做的。”毕竟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面对紧急情况朱七还能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这一段时间大家不要再见了,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过自己的生活。”

  于笑笑已经死了,死人就不应该再连累活人,她不会坐牢的。到现在朱七有的只是恐惧感,而没有丝毫的内疚感。

  朱七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了企业,但是还没有跨入门口就被保安拦在了外面。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保安也只是告诉她总裁已经把她辞退了,并且严令禁止她进入企业。

  翻出包里的手机她准备打电话给潘宇,她算是企业的老员工了,怎么说辞退就辞退,事先一点招呼都没打。

  手机里已经有了一条短信,是潘宇发过来的。上面这样写着,笑笑的死和秦殇的事都与你脱不了关系,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但是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动秦殇一根汗毛。我不需要不听话的人,所以企业已经不再需要你了。

  秦殇,又是秦殇,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而起。朱七本来已经被压制下去的妒意和怒火又渐渐升腾了起来。为什么当时撞死的不是秦殇,那个女人凭什么可以得到那么多人的保护,凭什么?

  她和秦殇之间本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说到底也就是由一个很小的问题引发的矛盾,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沟通就是这么难。没有人是透明的,所以你永远猜不透别人在想什么。

  另一边程景诚调用了出事那个路口的检查录像,从里面看到了肇事车辆的车牌号,但是看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样。

  顺着车牌号程景诚找到了那辆车子,但是找到的时候车子已经是在二手车拍卖市场了,询问之下才找到了一些关于车主的信息。

  拿着二手车店老板给的系方式和车主的照片程景诚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他一定要找到这个男人再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喂,你是有二手车要出手吗?”助理小张拨通了那个号码。

  对面传来的男声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声音有些颤颤的。

  “是,你们跟老板商量就好了,那辆车只要出个合理的价就卖。”男人还是很谨慎的,毕竟是做了亏心事,心里总觉得怕怕的。

  金若晴让他把这辆车扔了,但是这个男人天生是个贪钱的主,要不然也不会给点钱就去撞人。好歹也是一辆轿车,自己以后不能开倒是可以卖个好价钱啊!处于这种想法,男人把车子送去了二手车店。

  “大家想跟您当面谈谈具体的购买细节,老板说车子不是他的,他做不了主。”小张尽量拖延时间。

  “你们给个价就行,不用跟我当面商量,看着给就可以了。”男人始终都不松口,他不敢跟任何人见面。

  “这样不行,卖少了您也太吃亏了,还是当面谈。”

  “不用了,你们不买就算了。”说完,男人果断的挂了电话。

  小张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无奈的看着程景诚。

  这个男人还真狡猾,原来也不是一点头脑都没有的人啊。但是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程景诚早就用卫星定位查出了那个男人的具体位置。

  “小张,带一批人跟我去‘万紫千红’”程景诚一声令下,小张赶紧去安排人手。

  犯了杀人案还敢明目张胆的去娱乐会所,或许自己是高估那个男人了。程景诚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好戏,他要让那个男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十多分钟后,十几个穿着黑色衣服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万紫千红’的门口。他们没有进去,程景诚派人把里面的主管请了过来。

  “认识这个男人嘛?”小张将一张照片递到了主管的面前。

  “认识,认识。”他吓得话都有些说不清了,虽然自己经营娱乐会所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但是这样的还真没有遇到过。

  “快说他在哪儿?”程景诚走上前,语气冷冷的,浑身散发着不可接近的气息。

  “他是大家这儿的老主顾,但是在VIP包间里。”主管说话都有些哆哆嗦嗦的。

  “不要惊动其他人,马上带大家进去。”程景诚示意小张撤掉一部分人手,只带着几个人走了进去。那个男人也不是个很简单的角色,万一惊动了他跑掉了,自己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打开包间的门,男人正与一个穿着裸露的女人拥吻着,程景诚顿时火气完全冒了上来。他的女人还沉浸在痛苦之中,笑笑甚至都丢了性命,这个男人竟然可以大摇大摆的在这里享乐,他真恨不得把这个男人碎尸万段。

  程景诚走过去,一把拽开了他身上的那个女人,猛的一拳挥了上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男人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程景诚,嘴角渗出的鲜血格外的扎眼。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打我。”男人似乎猜到了一点什么,眼睛里全是惊慌。

  “凭什么打你,我就是要打死你。”程景诚一挥手,好几个大汉围了上来。

  男人蜷缩着身体,不断地央求着,但是程景诚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命令手下毫不留情的打,他要把秦殇所受的伤害全部讨回来。他视若珍宝的女人怎么可以让他随意的践踏,打死他程景诚都不解气。

  “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再打了,这件事不是我干的,真不是我干的……”男人跪在地上抓着程景诚的裤脚不停地乞求着,早知道自己得罪的是这么有钱有势的主,就算是给他一百万他也没有那个胆子。

  程景诚一挥手,所有的保镖都退下了,他蹲下身看着被打得惨不忍睹的男人,没有一丝的同情,有的全是憎恨。

  “你说不是你干的,告诉我是什么指使你的?”

  程景诚冰冷的语气让人觉得恐惧,他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躺在地上的男人觉得自己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听到程景诚的话他还是有些犹豫的,但是看到周围黑压压的人影。他怕了,要是再不说估计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那个女人只是他的雇主,没有必要为了她送命。

  “是一个叫金若晴的女人,她给我钱让我在路口等着,然后还给了一张照片。”

  是她,程景诚万万没有想到是那个女人。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错,秦殇跟金若晴根本没有交集,甚至互相都不认识。金若晴害秦殇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程景诚。

  知道了真相的程景诚心里悔恨极了,当初就应该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个女人,让她学着乖点,现在他的孩子和笑笑就不会有事了,秦殇也不会这么伤心了。

  秦殇一直都把所有的错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原来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

  “总裁,不对啊!这个人说金小姐要他在路口等着,金小姐是怎么知道秦小姐在那个时候会经过那个路口。”一张一语道破了中间的关键所在。程景诚恍然大悟,都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看来他是身处其中忽略了很重要的信息。要不是小张提醒,恐怕他也不会这么快就想到。

  “说,还有没有其他人指使你。”程景诚捏着男人的下巴,眼睛里充满了怒气。

  “没……没有。”男人已经接近了昏迷的边缘,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了。

  没有,程景诚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一切都太巧了,这世界上巧合是有的,但是太多了就成了必然。这个男人只是一个小罗罗,恐怕金若晴那个笨女人也被人利用了,背后的事另有其人,金若晴不过是个棋子罢了。

  “小张,这里留给你善后。”说着,程景诚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这个男人已经没有价值了,从他的口里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了,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谁,恐怕只有金若晴知道。虽然再也不想看到那个女人,但是为了找到凶手程景诚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她见一面了。

  这件事情一天没有解决,那个藏在背后的人一天不浮出水面,他的心就放不下来。现在的秦殇脆弱的像一个玻璃娃娃,她再也受不起任何的伤害了。秦殇是他的一切,她撑不下去自己也是活不下去的。

  医院里,秦殇坐在*边看着外面的蓝天,这几天她的心情好多了,程景诚一直守在她身边不离不弃,程妈妈和程爸爸也是一有时间就过来。秦殇不再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希翼了,因为还有这么多的人关心着她。

  虽然有时候还会梦到笑笑,但是不会再从梦中惊醒了。至于那个和她无缘的孩子秦殇尽量的不去想,就像是程景诚说得他们还年轻,以后会有第二第三个孩子。

  华君生有时候也会过来看看她,他们会说说话但都是朋友间简单的问候。

  她喜欢这个像玉一样的男人,如果没有程景诚她或许会选择华君生。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华君生都是完美的恋爱对象,但是爱情就是这么不可理喻,也不受人控制。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程景诚从背后轻轻地拥着她,将自己的头埋进了秦殇的发丝里。

  “没有,不用担心。”秦殇转过头看着程景诚,眼神有些黯淡。

  这几天她想了很久,那一天七姐要她出去送资料会不会是一个局,而笑笑的死还有自己的孩子都是中局之人如果说不是那一切会不会太巧了。

  “有什么事要说吗?”程景诚看出了她的不悦,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

  “景诚,我怀疑这件事情和七姐脱不了关系,那一天就是她让我去送资料的,然后就……”秦殇说到这再也说不下去了,她的眼里闪着雾气。

  “我知道,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了,我会还笑笑还有孩子一个公道,你只要好好的养伤就可以了。”

  程景诚早就在脑子里把一切都理了一遍,那个叫朱七的女人是最大的嫌疑犯,但是一切都还没有定局,只等他去见一见金若晴就水落石出了。秦殇的身体还没有好,这些事情他不会跟秦殇说,他会解决好所有的事。

  “你的手机响了。”秦殇看着靠在她肩上的男人小声的提醒道。

  这些天程景诚也是累坏了,一边要照顾秦殇,一边还要处理企业和那件事情,不知不觉的差点就睡着了。

  “你好好休息,我出去接个电话。”

  是小张打来的,他让小张去查金若晴的事情。程景诚本以为她会在金家好好的待着,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好几天都没有回家了,看来真是心里有鬼啊。金万贯那个老头肯定不会把女儿的位置告诉他,程景诚只好自己自己去查了。

  “总裁,已经找到金小姐了,她在城郊的度假村,要不要现在就把她带来见您。”

  “不用了,我亲自去会会她。”过了电话,程景诚脸上带了些柔和之色,他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宝贝,我有事要去解决,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想着我就可以了。”程景诚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一吻。

  “嗯。”秦殇乖巧的点了点头,目送程景诚走了出去。

  金若晴你这个笨女人,要是想逃跑可以跑得远些啊,只是在城郊的度假村躲着会不会有些明目张胆了。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景诚才不怕什么金氏企业要是金氏企业能把他怎么样的话,也不会企图通过女儿来拉拢他,以前没有对金氏怎么样,那是没有找到一个让他动手的理由,现在这个理由实在是太充分了。

  两个小时后,程景诚带着小张出现在了城郊的度假村,待会儿见到那个女人说不定他火气一上来,会掐断她的脖子。

  咖啡店里,金若晴穿着一身休闲服坐在那,她带着大大的墨镜,看人的样子有些怪怪的。

  这几天她都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了,动不动就会梦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来找她索命,害得她现在有些人不人鬼不鬼的。

  现在才知道人真是不能坐亏心事,就算老天不惩罚你,你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要不是朱七那个女人的怂恿,她压根也没有想到要找人去撞秦殇,现在闹出了人命,自己一天都没有安稳过。

  “金小姐,别来无恙的。”程景诚突然出现在金若晴的身后,他的声音在金若晴听来就像是地狱的冥符,吓得她咖啡泼了一身。

  金若晴扶了扶自己的眼睛,起身就准备离开。

  “金小姐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好歹大家也是同*共枕过的。”程景诚嘴角带着一丝嘲讽,这个女人以为轻易地就能走掉,那实在是太小看他了。

  金若晴没有理会,依旧准备往前走,但是小张抓住了她的胳膊,让她动弹不得。

  “程景诚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你凭什么拦着我不让我走。”金若晴眼看着自己走不掉,索性就开始发飙了。

  就像是朱七说得,没有确凿的证据他就不能把她怎么样,不管怎样都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最起码的气势还是要有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