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续篇27 冲动的惩罚9

续篇27 冲动的惩罚9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5014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35

  

  就像是朱七说得,没有确凿的证据他就不能把她怎么样,不管怎样都不能自己先乱了阵脚,最起码的气势还是要有的。

  “我不想干嘛,只是老朋友见个面聊聊天什么的,你那么害怕干什么,难道是心虚了。”程景诚嘲弄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胆子这么小也敢做杀人放火的事情,看来背后真是有其他的推手啊。

  聊天嘛,也许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能自己先乱了方寸,让这个男人发现异常。金若晴假装镇定的坐在了程景诚的对面,她的目光不停地闪烁着,明摆着是心里有鬼。

  “不知道金小姐认不认识面前的这个男人。”程景诚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男人的照片。

  这个没用的人怎么这么快就被抓到了,现在已经是东窗事发了,金若晴大脑一片混乱,但是事到临头只有死不承认了。

  “不认识。”

  不认识,这个女人还真是死鸭子嘴硬!

  “但是这个男人说是你指使的,你以为一句不认识就能打发我吗?”程景诚突然伸出手掐着金若晴的脖子,他手上的青筋暴起,恨得牙痒痒的。

  金若晴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眼前的事物也渐渐的模糊了。她拼命地挣脱着程景诚的束缚,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眼看着这个女人已经快不行了,程景诚突然松开了自己的手,金若晴直直的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来她真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又重新捡回了一条命,心里害怕极了。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说不定真的会掐死她。

  “现在你要不要实话实说,你要是还不打算说实话下场你是知道的。”程景诚蹲在她面前,笑得让人觉得恐惧。

  金若晴连连的往后挪,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她连靠近都不敢。

  “你知道我爸爸是谁,你最好不要把我怎么样?”

  爸爸,到这个时候还打算用那个来人压他,看来这个女人还以为自己有多高贵,不让她吃些苦头永远都不会学乖。

  “你爸爸又怎么了,只要是我想一个手指头就能让你们金家完蛋。金若晴你要是个聪明人最好什么都招了,要是我一个心情不好就连你们全家都要因为你遭殃。”程景诚捏着她的下巴的手很用力,金若晴觉得自己的下巴都没有知觉了。

  金若晴害怕了,这个男人是说到做到的,而且他完全有实力让自家的企业完蛋。她不想因为自己还父亲经营了多年的企业毁于一旦,没办法只好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程景诚静静的听她说着,心里已经是风起云涌。那个叫朱七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货色,竟然可以凶狠到让两条生命都消失。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我什么都说了,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金若晴苦苦的乞求着。

  放过你,怎么可能,这个女人是帮凶,他怎么可能轻易地就放过她。

  “小张,打电话报警,有什么事跟警察。”程景诚不想用卑鄙的手段来制裁这个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警察是应该派上用场了。

  “程景诚你说话不算数,你这个小人,伪君子……”金若晴像个泼妇一样大声的吼叫着,他明明说过只要把一切都说清楚就不会再追究的,为什么现在翻脸比翻书还快。

  小人,伪君子,你就尽情的骂!程景诚懒得跟这个疯女人计较,反正不久这个女人就要和冰冷的铁牢为伴了,恐怕那才是对她最残忍的惩罚。

  至于那个叫朱七的女人才是罪无可恕,亲手策划了这起事故让两条人命在一瞬间灰飞烟灭,这样惨痛的伤害他要那个女人拿命来偿。

  她带给秦殇的伤害要千倍百倍的还给她,不看到那个女人接受制裁程景诚这颗心永远得不到平静。

  所有的事情到现在已经水落石出了,一切都应该要有一个了结,不管是谁只要做错了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金若晴已经被送进了监狱,秦殇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程景诚悬着的心稍稍轻松了些。

  但是朱七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警方和他都在全力的搜索着那个女人的踪影,然而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破旧的小屋里,朱七依旧摆着她那副高傲的姿态,身边只有一个箱子里面是几件换洗的衣服和存折。

  她不敢住大的旅店,只能在这种小黑店里呆着。现在的她就是个丧家犬,有家不能回,有钱也没地花。

  想过要去国外,但是警方已经发布了通缉令,估计她一到机场就会被人扣下。白天躲在小屋里不敢出去,只有晚上的时候才敢去便利店买一些日常用品。

  这一切都怪那个叫秦殇的女人,若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像朱七这样的女人永远都觉得是别人做错了,从没有想到自身的原因。莫名的高傲感让她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不到走投无路的那一天永远不会反省自己的错误。就算是现在朱七也觉得是秦殇对不起她在先。

  一种邪恶的念头在心里悄悄地蔓延开,就像是黑色的藤蔓瞬间爬满了全身。她要报复,要把自己所受的伤害统统还给那个女人。

  “今天好些了吗?”程景诚坐在*边,伸手递给了秦殇一杯水。

  其实秦殇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程景诚还是不放心,毕竟是遇到了车祸而且还流产了,女人的身体天生就比较弱,以后要是烙下病根可怎么办。

  秦殇微笑着看着身边的男人。

  她再也没有资格说程景诚幼稚了,因为在程景诚的面前自己就是个小孩子。一举一动都习惯依赖着他,只要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会觉得温暖。两个人靠在一起什么都不用做,也会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你要是很忙的话不用天天过来照顾我,张妈每天都会来你就放心好了。”秦殇实在是不舍得程景诚每天医院企业两头跑,有好几次程景诚就靠在她身上睡着了。

  “没事,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我明天就想出院,你说好不好。”医院的味道熏得秦殇脑袋都大了,待在这难免就会看到或听到一些人间的悲欢离合,她的心情反而更加郁闷。

  “明天就明天,只是出院后要好好的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不然我会担心的。”程景诚*溺的摸摸她的头,嘴角带着满足的笑容。

  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的想起,程景诚不想接,他喜欢这种靠在秦殇背上的感觉,很贴心,什么都不用想。

  “我出去几个电话,你好好休息。”程景诚放开了秦殇,走了出去。

  “小张,找到那个女人了吗?”

  “嗯,在一家非法旅馆里,大家要不要现在就派人过去把她抓了。”

  小张从心里佩服这个叫朱七的女人,不光是有手段也很有头脑,能躲了这么些天不让他们发现,却是是有点本事。

  “我马上就来,你先不要打草惊蛇。”程景诚挂了电话,嘴角泛出一丝邪恶的笑。

  终于让他找到了,那个女人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把她抓回来了。他要那个女人加倍的偿还她给秦殇带来的伤害,这种蛇蝎心肠的人死了也不足惜。

  出了医院的大门,小张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上了车程景诚一行人火力全开的赶往朱七的避难之所,想着不久就能让那个女人付出应有的代价,程景诚的心里热血澎湃。

  他倒要看看这个叫朱七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但是不管是什么货色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程景诚离开后,秦殇闲得无聊,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便一个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发呆。

  今天的天气很好,一如她和笑笑见面的第一天。

  她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第一次在公园里遇上的时候笑笑迷路了便一个人坐在那哭。

  她走过去安慰她,却没有想到哭得越来越起劲,但是不到一会儿又笑得跟个傻子似的。笑笑的这种单纯正是她一直渴望的东西。

  毫不做作,想笑就笑,想哭就哭的感觉真好。不用担心别人对你的看法,不用每天猜测别人的想法,没心没肺的生活就是最美的。

  她知道笑笑在天国也会过得很开心,笑笑不希翼她不高兴,所以秦殇会一直笑着,为了笑笑和自己没有出生的孩子。

  “啊……”突然她的嘴巴被一块白色的布捂上了,不到几秒钟秦殇便失去了意识,甚至都没有看到对方的长相。

  已经达成目的的朱七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昏迷不醒的秦殇露出了邪恶的笑容。这个女人怎么可以笑,她过得这么惨也要秦殇陪着她一起伤心。

  本来她也没有想做到这一步,但是朱七越想便觉得憋屈,这口怨气堵在心里发泄不出去,朱七只能试图通过这种方法来发泄自己的怒气。

  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什么都能做出来,就像是过街老鼠的她。

  怪也怪秦殇自己傻,好好的房间不待,非要躲在医院的角落里,这个地方没什么人秦殇消失了也没有人注意到。

  “老板,请问这个女人住在哪个房间。”小张拿着朱七的照片递给了老板。

  “这个人啊,她早上已经退房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老板摇了摇头。

  他对这个女人印象很深刻,长得漂亮的女人总是能吸引男人。加上这个女人总是行踪怪异,像个猫头鹰一样晚出早归。

  走了,程景诚觉得很不对劲。以这个女人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难不成她会对秦殇做出些什么事情。想到这,程景诚的心再也静不下来,他一遍一遍的拨打着秦殇的手里号码,但是那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办法,程景诚只好打电话给了张妈。

  “张妈,你在医院吗,秦小姐在不在病房里。”程景诚的声音有些颤抖,要是秦殇再出点什么事,估计下一个崩溃的就是他。

  张妈拎着刚做好的骨头汤走在医院的长廊里,听到程景诚的话她加快了步伐,结果病房里空空如也,秦殇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少爷,秦小姐不在,护士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张妈也跟着紧张起来。

  果然是这样,朱七这个女人真是罪无可恕,早知道就不应该把她一个人留在医院里。本以为小鱼翻不出什么浪花,但是他忘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程景诚猛的将手机砸在了地上,然后开车一路狂飙到了医院。

  破旧的工厂里,秦殇双手双脚都被绑在了凳子上,她睡得昏昏沉沉,但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盯着她,浑身上下也很不舒服。

  朱七坐在她的面前,她心里恨极了这个女人。

  她凭什么可以让她变得一无所有,想自己以前也是高高在上的,别人一口一个七姐,现在呢却像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要不是因为秦殇她也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她要好好的惩罚这个女人,让她生不如死。

  一盆冷水将秦殇从头浇到了脚,蚀骨的寒意让秦殇瞬间清醒了不少。

  她努力地睁开自己的眼睛,朱七的脸在她的眼前渐渐清晰,她瞪大眼睛看着朱七,恨不得在这个女人身上凿个洞。

  “醒了啊。”朱七一脸不屑的看着秦殇。

  “七姐,我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在这之前我还抱有一丝的幻想,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秦殇恨得咬牙切齿,她对朱七所有的感激都在一瞬间崩溃了。

  幻想,对她抱有幻想,这是多么可笑啊。

  “秦殇你知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逼的,你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可以得到那个多人的爱。我辛辛苦苦打拼了多少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但是你只要凭着程景诚和潘宇的一句话就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嫉妒,嫉妒……”

  朱七不断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她要把自己所有的不满都说出来,她要这个女人知道自己到底犯下了多大的错。

  “七姐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一切根本就不是我的原因。我承认抢了你的工作是我的不对,但是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咎由自取,你的高傲还有嫉妒害了你。你知道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吗,你就是一个巫婆!”

  面对她秦殇竟然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疯狂的大喊大叫,反而是极其的平静。

  对于朱七她已经不恨了,那个风情万种美丽能干的女人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所有的恨都没有了,她同情朱七。

  “我是巫婆那也是你还害的,秦殇我过的人不人鬼不鬼你也不可能幸福的生活。就算是我下地狱了,你也要陪葬。”

  朱七对秦殇的恨意好像是渗到了骨子里,她们之间曾经是无话不说的好同事好朋友,但就是所谓的嫉妒让朱七遍体鳞伤,安静地轨道不断地偏离偏离,知道再也回不去。

  医院里程景诚派了人手发疯似得寻找着,但是秦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人知道她去哪儿了。

  程景诚拨打着秦殇的手机,但是那边一直在想却没有人接,但是手机没有在医院里响,那就说明手机很可能在秦殇的身上……

  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亮,但是由于是静音的所以朱七没有注意到,秦殇想接奈何双手双脚都没有办法动弹。她知道程景诚现在肯定是心急如焚,自己不见了他肯定在满世界的寻找,但是秦殇却没有办法告诉程景诚她的位置。

  朱七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她背对着秦殇,秦殇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小张,这个路口往左拐。”程景诚利用GPS定位功能锁定秦殇的位置,还好秦殇的手机没有关机,否则后果真是不敢设想。

  不知道那个女人对秦殇做了什么,也不知道秦殇是不是毫发无损,程景诚一颗心都是悬着的,好像永远都落不了地。那个小女人才离开了他的视线一会儿就出事了,程景诚恨自己没有看好她。

  他们之间是注定好事多磨,四年的分离好不容易再相遇,痛苦,泪水这一路走的太艰辛。

  本以为上天会公平点,让他们以后的人生能平静点,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和秦殇难道注定要承受这些苦难吗。

  程景诚的双手紧紧地握起,他盯着前方恨不得一下子飞到秦殇的身边。

  明明是身处险境,奇怪的是秦殇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在她心里依然相信朱七没有完全的泯灭人性。要不然也不会只把她绑在这,也没有对她做什么。

  另一方面她相信程景诚肯定会把自己救出去,所以她不怕,一点儿也不怕。

  朱七的内心很纠结,她想拿着手里的刀狠狠地朝着秦殇的胸口扎进去,然后就一了百了了,但是刀一拿在受伤,强烈的恐惧感便猛地袭了上来。她的浑身不停地颤抖,心也跟着剧烈的跳动着。

  “七姐,大家聊聊天。”秦殇看着朱七的背影平静的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