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目录>

番外篇 梦中的情人

番外篇 梦中的情人

小说:腹黑总裁惯妻成瘾编辑:古越呢喃字数:3021更新时间:2015-07-12 09:36:39

  

  “老公,刚才你的那一位朋友是谁呀?她好美呀!”江小燕挽着华君生的手,好奇地问道。刚才她就很想结识她了的,只是似乎老公有些顾忌,连一句先容也没有就把她拉走了。

  “是吗?她是很美,是我在这一座城市里的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华君生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苦涩。

  当初他们相遇时的美好历历在目,华君生只要有空的时候,总会开着车到那一条小巷那里,静静地看着当年秦殇摔倒在地时的位置。

  多少回,华君生都希翼时光可以倒流,带他回到那一段最美好的时光,但是这一切永远是回不去了,他只能把这些美好埋在心底,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包括江小燕。

  “你不要再问了。有缘自然就会相识。大家快回家!”华君生催促道。

  江小燕用着无比崇拜的眼神看着华君生,她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只要是老公说的话,她一定会当成圣旨。

  她是为了他付出了所有,但是她总有一种感觉,好像就是走不进老公的内心呢?

  结婚了五年,她一直想要一个孩子,华君生呢?

  一直在用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辞着,江小燕开始的时候总是以为老公的工作忙,压力大,后来她越想越不明白了。

  生孩子是女人的事情,他只需要播种就可以了,用得着他干什么吗?

  江小燕在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表面上是很谅解华君生的,其实她心里也有很多的疑问,华君生就像一个谜一样,让人摸不着猜不透。

  他在等待着什么呢?或者他在缅怀着什么呢?

  夫妻俩慢慢地走着,回到了他们的小家里面。江小燕有着一手巧手,把八十多平方米的小家布置得温馨极了。他们俩的结婚照摆在客厅最中央,相片中的人笑得甜蜜有加,但是江小燕总觉得他们的婚姻有些草率。

  似乎一切都来不及去好好地规划,他们就走在一起了,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就是五年,他们的感情没有相濡以沫,也没有山盟海誓,勉强可以用一个词,那就是相敬如宾。

  不管在什么场合,华君生对江小燕总是客客气气的,江小燕为他盛了一碗饭,他也会说一声:“谢谢。”刚开始的时候,江小燕很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像玉一样的男人。

  外表帅气不算,还是一个有品味的男人,对人总是彬彬有礼的。

  她的很多朋友都说她捡到宝了,江小燕很是满足。

  后来,慢慢地,江小燕就觉得这日子过得有点像凑合过的样子,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她想了五年,也想不清楚。

  “老公,我为你放了热水了,你去洗澡!”江小燕在浴室里大声地喊道。

  “好,知道了,谢谢!我再看一会儿资讯就来了。”华君生的眼睛一直看着电视机,其实他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秦殇的身影,她的音容笑貌,她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

  今天他和秦殇的偶遇不是在碰巧的,他是故意去制造这样的机会想见一面秦殇,哪怕是一眼,他也心满意足了。

  在浴室里的江小燕又等了一会儿,还没有看到华君生过来,她有些等不及了,今天她的兴致特别好,在浴室里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只想着等一下要给老公一个大大的惊喜。

  香水、鲜花、情趣*,她能想到的花招她全想出来了,只等着男主角的出现。

  “老公,好了没?水都快凉了。”江小燕的声音甜甜腻腻的,其实她有一些不满了的,只是她不想影响情绪,努力地压抑着。

  为了怀孕,她什么招都使出来了。

  华君生皱了皱眉毛,江小燕的喊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起身,关了电视机,吸着拖鞋向浴室走去。

  他一拉开浴室门,被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头戴一朵花的江小燕身穿性感的*摆着最让人想入非非的姿势,不时向他抛电眼。

  华君生咽了一口口水,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躁,他下意识地瞧了一眼浴室旁边有一个香炉正向外飘着淡淡的香味。

  江小燕的眼神迷离,就像一只发了情的小猫,正在等待着华君生好好地去爱抚她呢?

  “老公,来嘛!大家一起共浴爱河,怎么样?老公。”江小燕用最为娇滴的声音在发华君生发着爱的信号。

  华君生有些迷糊了,他的定性向来是很好的,这一会儿怎么把持不住自己了呢?

  他一步一步地向江小燕走去,眼前出现的脸却是他日夜思念的那一张脸,露出浅浅和梨涡,没心没肺地向他笑,亲切地喊他:“君生,来,来,爱我。”

  华君生摇了摇头,此时的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好像处在梦游的状态,看到的总是朦胧的一片,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不断地向他招手。

  “殇,真的是你吗?”华君生两眼迷离,全身如火烫一样,他只想找一个出口让自己降温,秦殇的脸时而清晰,里面模糊。

  江小燕也无比的兴奋,华君生在呢喃着什么,她一点也不注意到,他不是一直在叫着她的小名吗?

  “老公,我在这儿,快来呀!”江小燕不时拨弄着她的头发,不停地换着各种各样迷人的姿势,期待着老公可以所有的雄性动物一样,做她石榴裙下的仆人。

  眼看着华君生就要来到她的跟前,江小燕做好一切准备,华君生一把江小燕紧紧地抱住,他们开始忘情地拥吻着。

  “秦,你好吗?我天天都在想着你,真的是你吗?”华君生的呢喃声一声比一声高,处在亢奋当中的江小燕,终于听清楚了,她的老公喊的名字不是“燕”,而是类似“琴”的音。

  谁是“琴”?江小燕如当众被人一击,脑子顿时觉得乱糟糟的。

  江小燕一把华君生推开,华君生很快又扑了上去,不停地叫喊着:“不,不,秦,你不能离开我,我爱你。你想了你五年,你不能这样,我再也不想放开你的手了。”

  苦涩的泪轻轻地滑落着,江小燕强忍着内心的痛苦,配合着华君生一系列的动作,看似此时的她应该是活在云端上,其实她早已被那个叫“琴”的名字抛进了无尽的苦海当中。

  她很想把华君生推开,她不想成为别人的代替品,五年了,她一直在怀疑着自己在老公心目中的位置,没有想到,在他最为兴奋的时候,他心里想着的人竟然不是她。

  突然间她开始痛恨了姐妹们的损招,点什么迷香呢?还说,只要老公一闻到这一种香,会马上变得比狮子还要凶猛,只有这样,造人的事情才会有着落。

  华君生尽情地在他眼里最爱的女人身上驰骋着,他积压了多年的思念一下全都爆发了,江小燕慢慢地,也融入其中,她结婚了五年,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老公的力量是这么强大。

  她用所有的柔情包容着华君生的一切,她的每一寸肌肤全布满了一朵朵鲜艳的小梅花,江小燕开始轻轻地*着,她在疑虑中享受着极致的快乐。

  只是有一个名字在她的心底悄悄地生根了,她一定要把这个叫“琴”的女人找出来,她到底藏在哪里?

  她和老公朝夕相处,硬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是她太相信老公了?还是对方太过利害,竟然可以做到滴水不漏呢?

  “秦,我爱你,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不管是在哪里?我的心都是你的。”华君生不停地说着心底的情话,江小燕的眼角边滑落几滴泪水,只是她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她不想惊醒老公的美梦。

  她错了,没有想到她精心设计的一场欢爱竟然跳出这么大的一个秘密,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华君生总是以工作忙,老是不愿意和她同房,哪怕是过年过节的时候,他总会争取去值班的机会。

  华君生不是一个工作狂,而是他在心底深处狠狠地爱着另外一个女人。五年了,这个秘密竟然藏了五年。

  江小燕欲哭无泪,为什么她总是那么相信老公呢?

  很多人曾经提醒过她,如果老公不爱和自己住在一起,除了那方面不行,一定是外面有人。

  她首先排除了他在那方面绝对是行的,偶尔的欢爱还是让她得到快乐的,至于外面有人,她有些不相信,他每天都是按时上班,准时下班。回到家里,除了爱看电视就是上网,从来不曾离开她的视线,他没有*的机会。

  但是这个“琴”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江小燕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在想着这一个问题,华君生累倒在她的跟前,她也不知情,这小两口在浴室里相拥过了一个晚上。

  江小燕抚摸着老公光滑的后背,她悄悄地吸了一下鼻子,多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他的心就是不能放在她的身上呢?她到底哪里不够好?为什么他在情到深处喊的名字不是“燕”而是“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