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八章 她是我的女人

第八章 她是我的女人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2993更新时间:2015-10-14 07:33:57

  

  这就是女人的滋味么?好爽啊!

  夏雨感觉下面被温暖蠕动的软肉抱住了,舒服到不行,稍稍挪动,就有种想要喷射的感觉,身下的江晴不停地呻吟着,腰肢扭动,两只大白腿紧紧地夹着夏雨,眼神迷离。

  正准备继续前进时,夏雨的小兄弟突然遇到了阻碍。

  这妮子还是处女?

  夏雨停住了,怔怔地看着不断扭动腰肢的江晴。

  最后,他缓缓地退了出来,江晴感觉下面空荡荡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夏雨坐在她面前,低垂个脑袋:“不好意思,刚才我没控制住,不过,你那个我应该没弄破。”

  江晴点点头,默默地将自己的衣服穿好。

  摩托车重新发动了,但两人很有默契地保持沉默,就光听到摩托车排气管的噗噗声。

  “夏雨,你觉得我漂亮么?”忽地,江晴开口说话了。

  “当然漂亮了。”夏雨答道。

  “那刚才你是怎么忍住的,为什么不要了我。”

  “啊?!”

  夏雨险些再次冲进了苞米地,他赶紧把摩托车控好,苦笑道:“你这是要害死我啊,如果再来一次,我可不保证我能够再忍住。”

  江晴笑了,夏雨感觉气氛不怎么尴尬了,继续说:“我觉得要得到一个女人,就应该先得到她的心,然后再得到她的身子,靠强的不算是爷们,如果说我是怎么忍住的,应该是我那方面控制力好,能够随心所欲吧。”

  神气八百地甩了甩头发,江晴没有生气,这是个好现象。

  越是近距离看,江晴还真漂亮,五官精致,身材高挑,但夏雨可没悔恨,如果连情欲都不能控制好,他还不成了发情的畜生。

  “跟你说实话,其实,我并不是什么医生,我只是个小护士。”江晴撩了撩头发,叹息道:“我从卫校毕业,在大城市找不到工作,就申请来了这里,卫生所除了我,就剩下一个色老头医生,老是没事揩我油,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忍受,就每天出来晃悠,不呆在卫生所里。”

  “那你为什么不离开,或者跟我一样,做个赤脚医生。”

  “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医术,我早就走了。”江晴咯咯地笑着:“我医术不行,手头没钱,又没势力,除了靠身体可以吸引吸引眼球,说不定我早就被那色老头开了,你有没有兴趣开个诊所,我可以做你的助手。”

  夏雨乐了:“你就不怕我没事揩你的油,我可比那个色老头利害多了。”

  “怕,老怕了,你可千万不要欺负我这个弱女子啊。”江晴吐了吐舌头,这一瞬,夏雨好像有点着了魔,到嘴边调戏的话都收了回去。

  “在我小的时候,村里发生了瘟疫,我是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从那个时候,我就立志做一名医生,救死扶伤,让人们远离疾病的折磨,但我终归是想的太好,医生没做成,护士也做的乱七八糟的,但我就是喜欢这一行,怎么也舍弃不了。”

  江晴双手抱着夏雨,眼睛呆呆地看着天空,仿佛在回忆什么。

  听着,夏雨心里也有种憋屈的感觉。

  “如果我开诊所了,我一定会去找你做我的助手。”许久,夏雨说了一句。

  江晴没有回答,点了点头,把手抱得更紧了。

  插曲过去,终于来到了卫生所前。

  说是卫生所,其实就是一座大红砖房子,前头敞着大门,里头坐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他身后是诊断室和治疗区,而旁边的房间,就是休息区和疗养区。

  整体来说,这医疗条件是有,但是差得很。

  “小晴你回来了,赶紧把病人送进来。”老头子很胖,跟肥猪似的,一看名字,得,杨闲朱,这名字取得还真是贴近现实。

  “我不是病人,我是江晴请回来的医生,是来给那位奇怪的病人看病的。”夏雨微笑地伸出右手,不过那杨闲朱丝毫没有想握的意思。

  他重新回到座位,脑袋抬都不抬:“什么奇怪的病人,有我在,百病可治,你自个赶紧滚蛋,别打扰别的病人看病。”

  “你 ”

  江晴刚准备发作,夏雨拦住了她,他走上前,右手一挥,两根银针准确地插在了杨闲朱的手臂上。

  轰隆!

  “啊!”

  杨闲朱从椅子上甩了下来,抱着手臂就直打滚。夏雨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上,冷笑道:“老子没空跟你瞎扯淡,病人在哪里,再不说,我就废了你的胳膊。”

  “在,在疗养区里面,正躺着呢,快帮我把针拔掉,疼,疼死我了。”

  “我现在心情不好,你就先在这里疼着,敢走进来半步,你这辈子就废了,江晴,跟着我去疗养区,带好医疗工具,至于这个,先让他晾在这里。”

  夏雨转身就走,鸟都不鸟杨闲朱,江晴看着夏雨的背影,眼睛里光芒闪闪,最后从里面抱着医疗箱就赶紧跟了上去。

  一走进疗养区,一股腥臭刺鼻的味道飘了出来。

  里面摆放着三张医疗床,在最角落的位置,有一个削瘦的青年躺在上面,味道就是从他的身上发散出来的。

  “张大牛,张家村人,二十三岁,在后背部位长有一颗瘤子,瘤子呈现黑紫颜色,外壳很硬,稍稍切开,会有毒脓流出,伴有刺痛,会致人昏厥。”

  江晴已经将手术刀什么的都摆放好了,念着上面的医疗报表,并且示意张大牛保持安静,尽量给夏雨一个安静的环境。

  只见夏雨绕着张大牛走了几圈,鼻子嗅了嗅,然后用手碰了碰那足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毒瘤,眉头皱成一条线。

  “唉!”

  听到夏雨的叹息声,江晴和张大牛都紧张起来:“这病你治不了么?”

  “啊?谁说的,我治得了啊。”

  “那你刚才叹气什么?”

  “我只是叹息这毒瘤运气不好,遇到了我夏神医。”夏雨见两人快要发作,赶紧吩咐道:“你去帮我把这单子上面的药草都找来,准备好酒精灯,还有几条湿毛巾。”

  没多久,东西都送上来了。

  夏雨把药草都揉成团,让江晴把张大牛的四肢用湿毛巾绑好,然后银针插在张大牛的毒瘤周围,手术刀一切一刺。

  扑哧!

  一道毒脓疯狂地喷了出来,伴随着还有张大牛疯狂地嘶吼,这下江晴明白了,这湿毛巾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准备的。

  毒脓喷的一张床都是,夏雨见脓水没了,赶紧把药草团拍了上去,银针全都拔了出来,然后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啊?这就治好了?你只是把脓水放出来而已啊。”当初他们也放过脓水,但没几天,脓水又长了,而且毒瘤变得更大。

  夏雨把手套脱下,一副小样你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过了十几分钟,夏雨把药草团拿了下来,下面的场景,立即让江晴长大了嘴巴。

  张大牛后背的毒瘤彻底萎了,只剩下一片紫黑色的皮肤,上面有着一层血痂,轻轻一剥,脓水喷发的伤口也痊愈了。

  “哇塞,你真是太利害了。”江晴开心地跳了起来,两颗大肉球上下跳动,可把夏雨眼睛都看直了。

  其实这张大牛的病也算不得大病,就是伤口感染太严重了,夏雨用银针封住血流,然后把脓水放出来,再用药草快速愈合伤口,防止重复感染也就完事了。

  写了一些恢复血气的方子,张大牛今天做手术,今天就出院,愣是把杨闲朱看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他躺在地上,手臂已经变得黑紫:“小兄弟,这人治好了,你什么时候能把这银针给 ”

  “哼!”夏雨把银针撤了回来,一脚踩在杨闲朱的肚子上,恶狠狠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江晴是我的女人,你要再是胆敢揩她的油,老子就让你变成一滩烂泥。”

  “是是,是,我知道错了,求小兄弟手下留情啊。”杨闲朱趴在地上直磕头,对此,夏雨鸟都不鸟,这种欺软怕硬的贱骨头,就是要狠狠地打压,不然他就不知道什么叫收敛。

  送夏雨出卫生所,江晴对着夏雨说道:“谢谢你。”

  “谢什么谢,就当做是在苞米地的赔罪吧。”夏雨挠了挠头发。笑着道:“如果这老头子再欺负你,来莲花村,我给你出头,看我不整死他。”

  江晴点了点头,看着夏雨骑着摩托离开,心里头莫名地有点空荡荡的感觉。

  “唉,今天我的表现实在是太帅了,不过还别说,那江晴的身材还真好,那奶子,那大长腿,看来我还真要看看是不是开个诊所,让她做我的助手,以后岂不是每天都可以在诊所里面 ”

  夏雨光想着,小兄弟都有了反应,摩托车驶进了莲花村,可远远地朝自己家望去,夏雨心就咯噔一下,门头停着两辆从没看过的摩托车,张小花正站在门头,一看到夏雨回来了,撒开步子就走了过来。

  “格老子的,那张玉芳还有完没完啊!”夏雨心头谩骂着,不由地握紧了油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