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十二章 苞米地的疯狂

第十二章 苞米地的疯狂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2923更新时间:2015-10-14 07:33:59

  

  杨大伟让夏雨配的粉末那叫一个狠,如果真是这样,夏雨不就是让刘翠花毁了杨大伟的命根子么,这刘翠花才不敢呢。

  夏雨说道:“翠花姐,我哪是那样的人,这粉末只是痒粉,等大伟哥回来了,你跟他来上一次,他感觉到痒了,就知道你没偷汉子,到时候我出手把痒粉弄掉,这样你就不会被大伟哥使眼色了。”

  刘翠花感动,这夏雨早就为她想好了一切东西。

  夏雨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回去了:“翠花姐,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在刘翠花脸上吻了一下,转身离开。

  “夏雨!”刘翠花叫了一声。

  “翠花姐,怎么了?”夏雨停下脚步,看着刘翠花。

  “你以后一定要经常来啊,嫂子,嫂子舍不得你……”刘翠花有些不舍地咬着下唇,眼眶似乎有几滴眼泪在打转。

  “翠花姐,我保证,以后肯定会来的。”夏雨微笑道,“翠花姐,我真的走了,千万别想我,要不然我会忍不住大白天跑过来的。”

  “去,小坏蛋!”刘翠花白了一眼夏雨。待到夏雨真的转身离开,这才满是失落地重新躺下,沉沉睡去。

  第二天,等到杨大伟从镇上回来,太阳挂起都快洒到娘们那挺翘紧致的屁股了。

  杨大伟回来的时候,看到刘翠花精神状态很是有些良好,眉眼间散发着一种妖媚,就知道刘翠花昨天晚上一定偷汉子了。

  不过一想到先前夏雨交给他的“不举”粉末,心里立即就舒坦了许多。

  想搞他杨大伟的老婆,那就让野汉子一辈子悔恨!

  “大伟,跟你说个事。”刘翠花在土灶台下,将一把干草塞进锅灶中,冲着杨大伟叫了句。

  “什么事?”杨大伟皱了皱眉头,看向刘翠花的眼神中,有这些许莫名的气愤,虽说自己昨天晚上让那个野汉子遭了罪,可再怎么说,自己加老婆被野汉子给上了。

  老婆背着自己偷人,杨大伟这个做丈夫的,能不生气?

  “就是让夏医生帮忙治治我妹妹的抑郁症,”刘翠花没注意到杨大伟的表情,继续烧着给锅台下添加柴草。

  “行,没事,你带着小雨去就是了。”听到是这个事情,杨大伟的表情一缓,“以小雨的医术,想要治好兰花的抑郁症,应该没问题。”

  “嗯,”刘翠花点了点头,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末,揭开锅盖,找来一个干净的瓷碗,将锅里的菜盛进碗里。

  “大伟,吃饭了。吃完饭我就找夏医生去。”将碗筷准备好了,刘翠花冲着杨大伟喊了喊。

  杨大伟过来吃饭,饭间刘翠花显得颇有些心急,吃的速度也比平时快很多。

  这让杨大伟有些疑惑,不过也没多想,全当刘翠花就是着急自己妹妹的病,想快点找夏雨给刘兰花看病。

  吃完饭,刘兰花离开了家,来到了夏雨家,见了夏老头,刘兰花和下老头寒暄了一会儿,等到夏雨出来,就跟着夏雨出门了。

  出门不久,走在苞米地间的小路上,夏雨突然转身一把将刘翠花抱住。

  “夏雨,你干什么呢。”刘翠花被夏雨这举动给吓了一大跳,忙想推开夏雨。

  “翠花姐,反正现在这里没人,大家就先做一次。”说着,夏雨就急忙开始拉扯着刘翠花的衣服。

  今天刘翠花穿了一件青色的碎花裙,宽衣解带起来,几下就被夏雨给剥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私密处的那件黑色内裤。

  看着刘翠花胸前那对巨大的白兔,夏雨咽了咽口水,下身立即撑得老高,差点就顶破了裤裆,巨物从裤裆中探出头来。

  “夏雨,别,在这里要是被人看到了就麻烦了。”刘翠花却有点担心。

  “这种地方哪里会有什么人,翠花姐,你别担心。”说着,夏雨低下头,将刘翠花的花蕾给含在口中。

  “嗯~”刘翠花口中嘤咛一声,发出一声娇吟,一下子抱住夏雨,让夏雨在自己身上索求着。

  “夏雨,快,快点,别被人看到了。”刘翠花看着周围,心里贼拉害怕,但是夏雨又不断地挑逗着她。

  这种又害怕,有爽快的感觉,真的 好挣扎。

  “翠花姐,我这就满足你。”夏雨解开自己的裤带,狰狞的巨物一下子得到释放,在半空中摇曳生姿,看得刘翠花心里就荡漾几分,呼吸立即就急促起来。

  她脱下最后一丝防线,将夏雨一推,自己翻身坐了上去。

  “啊!”

  刘翠花先是惊呼,旋即疯狂地扭动起来,好像身下的不是夏雨,而是一头脱缰的野马!

  “哦!”夏雨只感觉自己下面一下子被包裹了起来,软软绵绵,那种感觉,简直爽到了极点,伴随着一道长长地高亢声,夏雨将自己的热流喷了出来。

  “你太坏了,就知道折腾嫂子。”刘翠花趴在夏雨身上,气喘吁吁。

  “嘿嘿,翠花嫂嫂不喜欢折腾啊,那我以后就不这样犯错误了,你说好不好啊。”夏雨挤眉弄眼,故意装作自己要起身离开的样子。

  “别!”

  刘翠花赶紧出声,拍了拍夏雨的胸膛:“我说说笑的,好啦,不逗你了。”别说,其实细细一听,刘翠花除了身材好之外,声音也贼拉的甜。

  两人又抱了一会,然后就起身穿好了衣服,周围也没人,就继续赶路了。

  刘兰花并不在莲花村里头,而是住在一个小山包上,离着比较远。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夏雨和刘翠花来到刘兰花的屋子前,这屋子是大红砖建造的,比较小,但是也比夏雨的小破木屋好很多咯。

  砰砰……

  刘翠花敲了敲门,口中喊道:“兰花,你在家吗?”

  屋中没有任何回声,刘翠花又敲了几次,发现依旧没人开门,“算了,大家直接推门进去吧,兰花可能在睡觉。”

  两人随即推门直入,屋内摆设很简单,一张穿,一套桌椅就没了,在木板床上,一个穿着蓝青色布衣的少女靠在床头上,眼睛怔怔地看着前方,没有出声答应。

  “兰花,”刘翠花走到床边,着急地唤了一声,她就是刘兰花。

  刘兰花转过头看了看,然后重新转过头,继续刚才的样子。

  见此,夏雨眉头立即就皱了起来,这病,有点棘手啊。

  “兰花,我给你找了个医生,给你看看病。”刘翠花有点心疼道。刘兰花的抑郁症,已经患了多年,就这么一直拖着,弄到现在刘兰花整个人面容憔悴,心里头就好像挂上了水桶,七上八下的。

  “姐,我没病。”刘兰花缓缓道。

  “不行,这病你一定得治治。”刘翠花哪里会不坚持给刘兰花治病?

  扭过头看向夏雨,刘翠花忙招了招手,“夏雨,你快来看看,兰花这病怎么样。”

  夏雨走上前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刘兰花,心中不由惊讶,不愧是一个妈生的,刘翠花漂亮,刘兰花同样也是个美人胚子。

  刘兰花的脸蛋尖尖的,很好看,五官很精致,尤其是嘴巴,粉嫩粉嫩的,微微有点反光,贼拉好看,尽管脸色有些憔悴和苍白,可长长的秀发映衬下,绝对是一张可以和刘翠花媲美的美人脸蛋。

  “让我来看看好了,”夏雨心中一动,一股莫名的悸动涌上心头,深吸口气,来到床边,“兰花,让我给你先把把脉。”

  说着夏雨伸出手,抓住了刘兰花的手,也不管刘兰花愿不愿意让夏雨给自己把脉。

  入手是一只轻柔而且温良的手腕,夏雨不由有些口干舌燥,这刘兰花的皮肤,竟然这么好,这么滑嫩。

  摸了好半晌,夏雨才松手,“脉相除了有点不太平稳以外,没什么杂乱的地方。兰花的病,应该就是心病了。”

  “那应该怎么治疗?”刘翠花心中不禁一紧,果然跟她想的一样,刘兰花生病是因为五岁时候,父母亡故,一定是因为那事情才得这个病的。

  “正所谓相由心生,这个房子是你们以前一直住过来的吧。”见刘翠花点头,夏雨继续说道:“那就对了,兰花对当年的事情很有阴影,要想开解这个结,就必须换一个环境,并且每天给予关爱和言语开导,这样才有可能彻底根治。”

  抑郁症是很棘手的病,身体出了毛病,夏雨可以很轻松的治好,但是关乎到心理,那就是麻烦活了。

  刘翠花皱了皱眉:“大家那房子虽然有位置,但大伟嫌弃兰花不吉利,死活不肯让她住进来,要不然我早就接过兰花了,这时候又要换一个地方,我这要上哪找去啊。”

  “有了!”正当夏雨在烦恼的时候,刘翠花笑着道:“不如让兰花去你那边住好不好?”

  “我那边??”夏雨被吓到了,大声叫了出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