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十四章 痒

第十四章 痒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663更新时间:2015-10-14 07:33:59

  

  杨大伟这才发现,原来刘翠花不是没穿衣服,只是这衣服穿了等于没穿,内裤细得只夹住了地中线。

  刘翠花佯闭着眼睛,听着杨大伟越来越粗壮的呼吸声,背对着他,嘴角轻轻抿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也不枉老娘刚换下的一套肤色的性感内衣。

  杨大伟心底还是有些憋屈,这自己的老婆,人家都能随便上了,自己这个老公怎么就不能上了?

  这样一想,就直接倒在刘翠花的身边,用自己那软啦巴叽的下身蹭着刘翠花的屁股沟子,一边伸出手绕过杨翠花的腰际,直接个老虎扑羊,死死捏住诱人的一对丰满,紧紧的捏着,仿佛手劲有多大,身体就有多满足了一般。

  “死鬼,疼了。”刘翠花挣扎着,扳过身子,弯起修长的双腿,在杨大伟的**处温柔的摩挲着,杨大伟立即就哼哼起来。

  “你这个浪娘们……”说完直接趴在刘翠花的身体上面,一会儿就像猪拱食一般,在杨翠花的身上上下啃了起来了。

  杨大伟这才发现,原来刚才看到刘翠花光着的身子,原来是穿的衣服,只是这衣服的颜色也就和身体的颜色差不多,所以一边啃着刘翠花,一边将她身上

  这在之前,对于不能让刘翠花完全满足的杨大伟这样的啃法,还是能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不过,在得到了像夏雨那样猛烈的滋润之后,刘翠花现在已经远远不能满足这样的猪啃式了。

  只是想着自己下面被夏雨抹过的药粉,想着以后还能经常和夏雨一起疯狂,更何况上面的人,正是自己的老公,于情于理甚至于法做这样的事情都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刘翠花也就像往日一般,假意的呻吟起来,一副情不自禁的模样。

  杨大伟看到身下的刘翠花,身体更用力的紧按着,偷的人都不能满足你这个小妖精呀?看来,这世界上还真不是自己一个人是个熊蛋了。

  很快找到了英雄气息的杨大伟,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的身体脱了个精光,两条赤裸的身子,就在月光的洗礼之下冲刺了起来。

  雷声大雨点小,没几下,杨大伟就爬下了刘翠花的身子,躺在一边沉沉的叹了口的心。

  “老刘,别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刘翠花听到杨大伟的叹气声,心底不禁也叹了口气,说实话,虽然杨大伟在这方面很不能满足自己,但是几年的夫妻下来,对自己还是很呵护还关心的,钱也从没让自己缺过。

  杨大伟没有说话,背对着刘翠花,一夜无言。

  此时莲花村小学校舍的宿舍里,赵香兰和李佳薇正坐在灯下,两个人刚刚批改完学生的作业。

  “佳佳,洗洗早点睡吧。”赵香兰先站起来,拿起洗漱用品走到门外,学校的条件是相当简陋的,水笼头都是在外面。

  等赵香兰洗完之后回到宿舍的时候,发现李佳薇还坐在灯下发愣,扑闪着大眼睛,高挺的鼻子,洁白嫩滑的皮肤在灯光下像个雕塑一般,一动不动,而双颊却像发高热一般,绯红。

  “佳佳,你怎么了?”赵香兰连忙放下手里的洗漱用品,连忙走近,用手探了探李佳薇的前额。

  “哦,没事,没事。”这时李佳薇才缓过神来,忙惊觉自己的失态,慌乱的站起来,不小心又磕上了木板椅子,碰得个生疼,李佳薇疼得快流出眼泪,终究还是忍着,咬着贝齿,踉跄着走到另一张桌子上面,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具走出门外。

  刚刚李佳薇在批改学生作文,作文题目是,我最喜欢xxx,结果,最后一个同学居然写的是,我最喜欢村里的夏医生。

  夏雨帮这位同学的妈妈治好了胃疼的毛病,而且几乎是一夜成名的夏雨,现在伊然成了许多人的英雄,一个传奇。

  李佳薇对于夏雨根本是没有任何的好感的,看到夏雨那双贼溜溜的眼神在女人的敏感身体到处乱窜,李佳薇就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个淫棍。

  可是偏偏自己的好朋友赵香兰还把他当作好人,而且,似乎现在村里的人都把他当成了好人,看他那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再想起那次他帮自己治病的举止,李佳薇恨不得将夏雨撕成碎片。

  不过,话说回头,那次夏雨在自己的身体里揉动着的那种感觉,竟让自己久久挥散不去的思念,那种感觉仿佛就是说不出的那种升入天堂的飘忽幸福感,望着黑漆漆的村子,一种远边的空虚感包裹着李佳薇,竟然让她特别渴望此时夏雨就身边,再次体会那种入天堂的感觉。

  “讨厌!”李佳薇底下一阵抽搐,紧了紧牛仔裤,觉得自己的底裤都有些湿润了,直觉得自己现在是太荒唐了,怎么会想着那种淫荡的男人?

  “佳佳,怎么了?”突然听到李佳薇的一声轻呼,里面的赵香兰忙提声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突然一只野猫窜出来,吓死我了。”李佳薇画蛇添足的补充一句,摸了摸黑夜里已经烧得绯红的脸,忙打岔道。

  “是呀,野猫到了晚上就开始叫春。”里面的赵香兰温柔的说道,“快洗洗睡吧,明天还有课呢。”

  “嗯。”李佳薇连忙洗漱好了,走进屋子,怕赵香兰看到自己绯红的脸,关上灯摸着黑,就摸索着倒在床上。

  “佳佳,你没事吧?今天看你脸烧得利害。”赵香兰在黑夜里笑嘻嘻的问李佳薇道。

  “嗯,大概是今天课多了,水喝少了。”李佳薇吱唔着搪塞着,那样的囧事,就算是闺蜜,也是不好意思说的。

  “佳佳,谢谢你你陪着我来到这个穷僻的地方支教,寂寞了吧?”赵香兰低声的问道,这句话,很早之前就想对李佳薇说了。

  “你呢?寂寞吗?”如果在以前,李佳薇肯定会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为革命为战友,永洒热血之类的,不过,今晚身体的空洞和寂寞,让李佳薇特别的感触,幽幽的反问道。

  “有点。”赵香兰在黑夜里,点了点头,根本没意识到,在这个黑夜里,其实李佳薇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嗯,睡吧,睡觉就不寂寞了。”李佳薇哈哈一笑,将被子蒙在脸上,不管寂寞不寂寞,这般晚了,捉也捉不到一个青俊才杰过来的,不如到苏州找个帅哥。

  此时夏雨也正躺在床上,突然就腾空坐了起来,一脸的冷汗。

  和刘翠花一起回到村子里,夏雨看了会玄医录,又细细研究了一下赵兰花的抑郁症,这才沉沉睡去。

  夏老头现在对夏雨,那态度叫一百八十度大逆转,看着儿子就像看着人民币一般,眼睛都眯了缝了。

  原来一直责备儿子没有出息,不知道出去打工赚钱娶老婆,为夏家传宗接代,走到村子里都觉得别人在自己的背后嘲笑自己,现在往村子里溜一圈,那村里的人对自己的敬重,简直比看杨大伟那个队长都尊重。

  晚上看到夏雨又在看书,忙下了一大碗的面疙瘩放在儿子面前,“儿子,先吃饭,吃好了饭再学习,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再说,你还不开枝散叶,还要养精蓄液呢。”

  夏雨只顾嘿嘿的笑,很快吃完了一大碗的疙瘩面,等夏老头睡下打着如雷的呼声,夏雨这才倒头而睡。

  很快夏雨就进入了梦乡,梦里自己搂着刘翠花XXYY得正欢快呢,突然刘翠花的脸又变成了刘兰花的脸,这下夏雨的动作就更猛烈了,将简单的小木板床也摇得咯吱咯吱响,这要有人经过,还以为屋里正在进行实地战呢,谁会想到,做梦也能做到这般激烈酣酣。

  突然李佳薇就抹着猩红的大嘴凑过了,“我也要,我也要……”

  这一猩红的大嘴越凑越远,直逼着夏雨的眼帘,把夏雨吓醒了,醒了还拍拍自己的胸口,那个大胸冷面女,转性了?

  再摸摸身下,早已经湿了一大片,旁边夏老头的鼾声如雷,夏雨下了床,趿着半旧的拖鞋走出了屋子,从缺里勺了一大口凉水喝下去,这才将裤褡里撑起的帐篷收起,随手拿出一块布走到里屋,将床擦了擦,就垫在下面继续睡了,谁知道下半夜会不会又湿了床?

  乡村的鸡在一片雾蔼中啼叫,夜是夜的黑,或放浪或淫叫,都已经过去,新的一天来临。

  因为晚上做的梦太多了,所以夏雨早上也就起得比较晚了,除非有人上门叫急诊,现在夏雨一般都尽着自己的好睡眠。

  夏老头则天一亮就起床了,看了看夏雨屁股下的那块布也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叹了口气,“这孩子,还是要早点添个媳妇,抱个暖身子好呀,那张家村村长的女儿,我看就挺好,不就是胖了点吗?”

  不过现在的夏老头可不会像以前那样对着夏雨了,摇了摇头,拿出牵牛的鞭子,拉着牛走出家溜弯去了,现在放牛也没什么事,不过夏老头很享受村里人对自己尊重的洗礼。

  “夏雨兄弟,夏雨兄弟……”夏天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手里正搂着李佳薇那硕大而紧挺的奶子嘿咻呢,自从半夜里被李佳薇吓醒之后,下半夜的对像竟全变成了李佳薇了。

  杨大伟站在门口,一脸的喜不自禁,推着门就大步流星的迈进了夏雨家,一眼就看到夏雨那正站大着嘴巴,流着口水濑子,屁股下面垫着的一块布,忙啊唷一声,就又退出步子。

  “是村长呀.”夏雨被杨大伟的动静给吵醒了,看着杨大伟那眉飞眼笑的样子,心底早就明白了是什么一回事了,上了人家的婆娘总要帮人家做点事吧?此时和他分享快乐就是最大的回馈。

  “这几天,村里没有男人说那里痒了。”夏雨一脸沮丧的样子说道,“不过,村长你放心,那玩意儿没有我的解药只会越来越痒,他忍得了一时,忍不了三刻,总会出现的。”

  “夏雨兄弟,是我误会你嫂子了,那没人,哈哈哈……没,没别人,”杨大宇还没说完,就捂住裤裆,指了指自己那家伙,然后不顾形象的连挠猛挠几下。

  “兄弟,你,你这药是够狠了点,太痒了,这里,奇痒无逼,兄弟,快给哥解药。”杨大伟一边挠着一边断续的说道,手就压根没从里头伸出来过。

  “恭喜恭喜,大哥恭喜你呀,家有千贯不如择一良妻呀,大哥你是又有千贯又有良妻,”夏雨边从容的将裤裆底下的布随手往床垫子底下一塞,然后起床趿着拖鞋,从药箱里面拿出一盒粉,“这个冲到水里,下体洗三天就好了。”

  杨大伟接过药粉准备再说些感激的话,突然外面想起了吵杂的脚步声,还夹杂着细微哭声,仿佛发生了天掉来的大事,随后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个人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村里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