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十七章 有事,找夏雨

第十七章 有事,找夏雨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490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01

  

  外衣,裤子,罩子,一件一件的从刘翠花的手中掉下来,直到最后一件内裤。

  眼前的这个身子已经偷窥了一年多,也上了几次,不过看到刘翠花那挺立硕大的胸,白花花的身子,夏雨的下身还是不争气的狰狞起来,张牙舞爪的撑起了裤裆,欲要冲破云霄。

  咽了口唾液,夏雨就要冲上前去抱住刘翠花一亲胸前的那两点芳泽,那里似乎是道魔域,男人看到就像被咒上了咒语,情不自禁。

  “夏雨,等等。”

  刘翠花伸出手阻止了夏雨,“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地方是一种残缺,一直都不敢示人,现在才知道,原是这么回事,我今天就将它完完整整的呈现在你面前,供奉给你!”

  说完,刘翠花慢慢的抬起一只纤细修长的玉腿,从一只内裤筒里伸出脚,那边,一半光洁就闪耀在太阳之下。

  “翠花姐……”夏雨早已经跪到了刘翠花的身边,都嘴轻轻的在那边柔软的洞穴口中轻轻的添了起来,顿时那种噬齿的销魂蚀骨的感觉就从自己一直羞见于人的空地处漫延至全身……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更何况只是区区的跪下呢?

  两个人撕杀着,刘翠花一手揽住夏雨柔密的头发,声音的吟唱越来越激荡。

  “小雨,快,快,快进来,我支撑不住了……”有几个人能禁受得起这样的调情,更何况这一次夏雨不仅仅是用手将玄医录里的调情大道又练习了一遍,更何况还用上了嘴,这让本来就有无穷欲望的刘翠花如何禁受得起?

  两具身体缓缓的倒下……

  外面,只听到风吹野草刮起了屋层的波浪,只听到沙沙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几个情欲长河,上上下下翻转了几个轮回,两个人这才坐起来。

  “夏雨,大家赶紧去采草药吧。”夏雨那方面确实非同凡响,刘翠花还没觉察到时间的推移,这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

  虽然现在杨大伟不再怀疑自己了,不过,有些明面上的事情也不能做得太过份,从实质来说,刘翠花也还算是个传统的女人,只是,女人也有欲望,杨大伟变成了大阳瘘,一朵鲜艳的花也需要滋润,不能就这样枯萎了吧。

  为了弥补这两个小时的损失,夏雨花上了十分的力气,采摘了一大娄子需要的药材,而刘翠花就不行了,虽然面色红润光泽,异常滋润,只是这腿,却像迈不上前的样子。

  等夏雨采了足够的药草,刘翠花也恢复了体力,两个人危襟正坐一本正经的返回到了村里。

  “翠花姐,诊所这几天会比较忙,后面我也许就没有时间陪你采药草了,茯苓、白术和鱼鲜草你一定要分清,不要错,你妹的病我一定会治好的,等诊所这边稳定了,我就把你妹接过来。”走到村口,夏雨停下脚步对着刘翠花说道。

  刘翠花正好看到旁边起的诊所,今天因为天降横祸,所以放工一天,现在按照这个进度看,估计也就快可以峻工了。

  看着这间还没成型的诊所,回想着早上夏雨救人的模样,刘翠花仿佛看到一只展翅的雄鹰,正缓缓腾飞。

  “以后飞黄腾达了,别忘记姐。”刘翠花突然打趣地说道。

  “翠花姐,看你说的,好像大家就要生离死别似的,只是以后会忙起来的,都还在一个村子,都还有一个共同的志向,救你妹!”夏雨对着刘翠花挤了挤眼睛。

  刘翠花虽然听夏雨说你妹你妹的总那么别扭,不过看到夏雨挤眉弄眼的,还是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刚刚的阴霾也就立即烟消云散了。

  两个人各自回家,夏老头已经煮了一锅饺子,夏天心满意足的吃了一大碗,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馊子,这样想着,夏天就觉得今天做了天下最好的两件事,躺在床上就睡午觉了。

  正迷迷糊糊间,突然头被人用烧火棍狠狠的猛锺一通,直捶得眼冒金星。

  “喂喂喂,谁呀谁呀?没看到老子正睡觉呢?格老子的,竟敢敲老子的头!”夏雨嘟嚷着,眼睛并没有睁开,将头扭向了另一边。

  没想到痛感刚刚消失,那烧火棍锤击的钝挫感又强烈的传输到心脏,随之还有一阵如雷贯耳的吼叫声:

  “你小子,答应我让我吃香灰,拿香钱,好好把我供在家里的呢?”这分明不是玄医子的声音吗?

  “师傅~”夏雨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这才想起了今天早在在求吴三的时候自己嘴里乱咒的胡话,忙跪在床边,手撑在床上,“老师,我这就去,这就去!”

  等眼睛再一睁开,周围哪里有个人影呀?夏雨不禁哑然失笑起来,那老头,估计也就只能在他那陵墓那里出来耍耍,否则按照他那能攫取灵魂的本领,还有一身高深莫测的医术,到外头什么大学抓个成绩最好的,哪里还轮得到自己这好事。

  自己也就是这误打正着而已的狗屎运气罢了。

  看来人还是做贼心虚,自己吓自己,大概是刚刚做梦撞到了玄医子了,夏雨正打算继续滚回床,突然看到枕头旁边居然有一张小小的画像,画像里的男人儒雅清秀,玉树临风,倒也一副青俊才杰的模样。

  夏雨这才真的吓醒了,敢情玄医子那老人家真的来了一趟?四处看看这陈旧的屋子,哪人玄医子的影子?不过夏雨倒是感觉到好像有一双眼睛正悄悄的窥视着自己,不觉身后凉遚搜的。

  “玄医子~玄医子~~”夏雨小声的喊了两声,眼睛溜溜的再扫了屋子几圈,虽还是毫无蛛丝马迹,不过抓着这手里的小照片,倒也是虔诚的在屋子里找了一个角落,认真的打扫一番,然后将照片好好的供了起来。

  一晃几天过去了,这几天,凤凰村的吴三抬回家之后,更多的人被扶进来。

  夏雨精湛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医术已经让周围三个村里的老少爷们折服,三个村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事,找夏雨,没事,去看看夏雨。

  夏雨天天看着那个竖得越来紧高的诊所,张武已经将大楼竖起来了,正在进行简单的装修,刷墙贴地砖,高大雄伟的房子落在村头,特别的威武。

  张大牛这天笑嘻嘻的来到了莲花村,看到张家村凤凰村的乡亲们都汇集到了莲花村,仿佛看到的不是人,而是大把大把哗哗的人民币,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线,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夏雨正好将手里的最后一个病人看完,忙让座给张大牛,又忙着要去倒茶。

  “夏雨兄弟,这几天忙坏了吧?”张大牛坐下来眼神溜着夏雨说道,满心欢喜,这个宝,自己又押对了!

  “还好了,乡亲们都赶早过来,这样他们回去还能再倒倒饬他们那一亩三分地,早上稍微忙一下,下午就完全清闲了。”夏雨笑嘻嘻的说道,这样的日子,其实夏雨还是蛮喜欢的,虽然早上不能在梦里和那些妹子搞基了,不过下午的时候夏雨倒是有大把的时间在村子里转悠着大肆的YY一把。

  “嗯,”张大牛端起面前的茶怀,里面的热水不温不火,茶怀的周边还泛着时间的污渍,到底没忍心,将怀子又放在了桌子上面,“诊所再有个一二天就完全峻工了,到时候大家找几个人也过来庆贺一下,搞个开楼典礼,放个鞭炮啥的热闹一下,图个好彩头。”

  “大牛哥,这些我都不懂,到时要做什么,你直接吱吖一声就行了。”夏雨说。

  “房子是简陋了一点,”张大牛站起身在屋子里面走了遭,突然停在那种玄医子的画像上,总感觉这画像有些道门,像有了几千年的历史一般,“这个人是谁呀?”

  “玄医子,一个有名的医生。”

  “哦!”张大牛恍然大悟般的点点头,然后又接着说道,“不认识。”

  夏雨看到张大牛恍然大悟的样子,正以为张大年也知道玄医子,那看来这老家伙还是有些名气的,突然对方又接着说不认识,心里一阵腹诽,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了,你当然不认识了。

  两个人又闲余又了几句,谈了些诊所开业之后的大概事项,突然张大牛一拍大腿,“对了夏雨兄弟,这么大一个医院,总是要找些人过来帮忙的吧?”

  “嗯,我和你们村的江护士说好了,等诊所开了让她过来帮帮忙。”夏雨眼前就浮现在了江晴穿着白大袿,胸前的那片丰满将白大袿撑得欲裂的曼妙身姿,想想马上这美人儿就要天天在自己身边了,就觉得连旁边的这阵风都吹得人舒服。

  “江护士?”张大牛也咽了下口水,说实话,是个男人,看到江晴就不会不动心,就算不动心,也会动动小弟弟,那是个男人看到就有冲动的女人,不过张大牛却也知道,人家是城里的大学生,自己就算有钱,也不过是个土鳖。

  “嘿嘿~~”看到张大牛投过来的暧昧眼神,男人间的意味深长全在里面,夏雨也就只讪笑几声。

  “那可是个嫩花,你小子,能耐了呀,爪子都伸到大家张家村了。”张大牛拍拍夏雨的肩膀,一副你懂我懂的表情。

  “大牛哥,那可纯粹革命战士同一战壕的同志,没有非分之想,没有非分之想~~”只是这话的时候,夏雨脸上那邪恶的笑容,早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两人又扯了些话,张大牛开着那辆漂亮的摩托车就返回了张家村,说实话,张大牛也是希翼自己的妹妹能和夏雨好上的,那怎么说也是肥水不外流嘛,只是再想想张玉芳那胖嘟嘟的样子,更可恨的是她那跋扈的性格,不禁摇了摇头。

  送走张大牛,闲下来的夏雨就在村子里晃起了膀子,此时正是农活高峰期,村里没几个人,夏雨拿出那本玄医录,边看边走,觉得自己的脑袋瓜似乎又灵光了许多,看到那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脑袋里就会像电脑一般跳出一行字,将各种以前从不知道的花草的品种,功效全印在大脑里出来了。

  不知不觉,张大牛走到了莲花村小学门口,学校里面,李佳薇正带着孩子们在上体育课,黄色T裇配一条宽松的牛仔裤,跑动之中,凶器晃得利害,这丫头,难道没穿内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