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二十二章 嘴对嘴喂药

第二十二章 嘴对嘴喂药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281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03

  

  “没什么,他说话不好听,就让他闭上嘴。”夏雨笑眯眯的走近此时毫无招架之力的黑脸男人,然后将其身上的四根银针拨了出来,“兄弟,这宝贝不能给你。”

  收完银针,拉起仍捂住双眼的刘翠花,就往摩托车的方向走去,“嫂子,快走吧,又耽误时间了。”

  黑脸男人只能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夏雨载着刘翠花渐渐的消失在眼前,嘴张开真的只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像个哑巴一般,刚刚的一刻发生得太快了,仿佛还像是在梦里一般!

  被拨去了刺后身体的锥痛感倒是没有了,只是胳膊腿还是软软的。

  黑脸男人趴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这个男人是谁?自己怎么会突然不能说话了?天啦,不会以后就永远不会说话了吧?

  想到这里,黑脸男人就咽鸣得更利害了,只是可以因应他的只是一嘴的灰尘。

  刘翠花和夏雨直到刘兰花那边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因为时间关系,刘翠花这次没有跟刘兰花多交流几句,将熬好的拿出来,自己就院前院后的打扫起来。

  刘兰花依然披散着头发,身上的衣服还是上次刘翠花帮她换的那套衣服,坐在窗前一动不动,眼睛看着窗外,只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走出来。

  夏雨先是和刘兰花聊了几句,问她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呀?想不想去哪里玩呀?

  不过刘兰花对于夏雨说的话似乎并没有听见,还是两眼征征的看着窗外的天空。根本就当作夏雨是透明人。

  夏雨也不勉强,又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像今天天气太热了,要是能下场雨就好了。你姐姐真漂亮,那个花衣裳下面都没有穿内裤。

  说了半小时,发现自己喋喋不休说的话没有一个引起杨兰花的共鸣,自己也说不动了,看着桌子上面放着熬好的药,便端起来,倒了一点点递到杨兰花的嘴里。

  怀子碰到杨兰花的嘴唇,动了动,杨兰花大概是觉得这个药太苦了,所以紧紧抿住嘴,眼睛依然看着窗外。

  “这是个补品,一定要全喝掉。”哪有病人不听医生的话的?看见自己喂杨兰花喝药,对方居然嫌药苦,夏雨也犟了起来,和刘兰花的唇了对抗了起来。

  一个抵死闭唇不肯喝药,一个拼命将药怀塞到对方嘴里,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杨兰花的眼神这才调过来,看到了夏雨,幽幽的问道,“你是谁?你来大家家嘛?”

  夏雨不语,只抓住机会将药全部灌到杨兰花的嘴里。

  杨兰花将夏雨硬灌入自己嘴里的药含在嘴里,然后嘲着夏雨的脸上一喷,黑色像墨汁的药就全撕了夏雨的脸上,然后又扭转了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继续扭着头看着外面的天空,眼睛一眨不眨。

  夏雨又倒出一点药,然后将药怀抵到刘兰花的嘴边,刘兰花这次也不说话,也不动,掀开她的嘴唇,就看到她紧紧咬在一起的牙齿,夏雨怎么灌她的药也灌不进去,倒进去一点逸出一点,倒进去一怀就逸出来一怀,顺着嘴角往下流。

  “格老子的,不好好吃药你就悔了。”夏雨放下药,凑近刘兰花,用手指紧紧的挟住她白皙的鼻翼,看这样还能不能张开她的嘴。

  这刘兰花倒也倔强,就是不张嘴,脸涨成通红,眼珠都憋得要冒出来了,这才张开嘴。

  夏雨见机赶紧往她嘴里倒,刘兰花还是硬不吞下嘴里的药,结果呛得一咳嗽,药又全吐在夏雨的脸上。

  这个时候刘翠花走了进来,看到眼前夏雨的狼狈样子,忙拿出手机给他擦试,叹了口气对刘兰花说道,“妹妹,你就把药吃了吧,对你的身体好。”

  刘兰花瞪着刘翠花,“我不吃药,让他滚。”

  刘翠花只能摇了摇头走到一边,将刘兰花床上的席止被套拆下来准备拿回家洗一下,站在那里看着夏雨,叹了口气说道:“怎么办夏雨?怎么着也要吃药呀,不吃药怎么能好呢?”

  看着刘翠花说话时煽动的嘴唇,夏雨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是呀,怎么着也要吃药的,不吃药肯定不行。”

  “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让她吃药,拜托你了。”无助的刘翠花已经将夏雨当作了一个无所不能的超人了。

  “嗯,我想想办法。”夏雨坐在刘兰花对面的书桌上,对着刘翠花点了点头,刘翠花就拧着所有需要洗的衣服被套丢在地上,将带回家洗好的衣服被套帮刘兰花整理好。

  “我去烧点水给妹妹洗澡后就可以走了,你再想想办法吧。”刘翠花重重心事走了出去。

  看到刘翠花走出去,夏雨又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女孩,白瓷般的皮肤,空灵的大眼睛深得一眼看不到底。高挺的鼻梁冰冷的唇,一件宽大的T裇下面就是一条简单的格子睡裤,不着施粉却也成了一道风景线,一个像雕塑一般的风景线。

  “格老子的,这也是最后一道狠招了,你也只是妹妹,哥哥这样纯粹是逼不得已。”不知道夏雨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只见他将旁边的药一饮而尽,不,是仰起脖子咕通咕通全灌入自己的嘴里。

  刘兰花依然还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眼光移也不移,只是看着窗外的天空,就算天要塌下来,大概也不会关她的事吧?

  “老子一定要把你搬回来。”夏雨心底暗暗说道,这么漂亮的姑娘不出来好好的谈个恋爱嫁个男人,这辈子也活得太冤枉了。

  一切准备妥当,夏雨从书桌上跳下来,用手再次紧紧的捏住了刘兰花的鼻子。

  两个人就这样的姿式互相逼视着,夏雨安静的等待着最后的胜利。

  僵持着约摸二分钟,终于刘兰花鼓起了双腮的脸像青蛙一般,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最后一瞬间,微微松开双唇露出一条线,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夏雨忙见缝插针,凑上前,紧紧的贴住对方的唇,舌头先行,敲开对方的贝齿之后,就坚挺住阵地,将舌头挺进刘兰花的幽兰丁香里面,越滑越深,随后,将嘴里的药,源源不断的往里输送。

  刘兰花哪里经受过这样的侵略?早在那瞬间意识模糊,不知反抗,直到感觉到喉间的那道苦涩的药味,这才醒觉,眼前这个鲁莽的男人,他到底在干什么?

  瞪大了眼睛挥舞着胳膊,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那张放大的脸,呜呜呀呀着想吼想叫,可是自己的阵地被对方牵制了,哪里还有自己说话的份?

  刘兰花的反抗只能是尽量将嘴里的药吐出来。

  一个拼命要将药送进去,一个却要将药吐出来,刘兰花的丁香幽兰里发生的激烈的纠缠,知道的这是在喂药,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激吻呢。

  最终夏雨紧紧的抱住挣扎的刘兰花,一个大跃进,刚刚含在嘴里的一大口药就滚滚流入了刘兰花的肚子里去了。

  已经完成了任务,只是舌头还停在对方的怀里,此时才感觉到刘兰花嘴里的那片温香,现有紧紧抱在怀里的柔软,夏雨竟完全忘记了这样姿势的初衷只是喂药,此时只想摘取那清晨最清鲜的那滴雨露。

  “药都喂下去了,快松开。”刘兰花用力推开夏雨,眼神又飘离向窗外。

  夏雨砸巴下嘴巴,似乎刚刚大朵快巸了一段美餐,还在回味着少女的芬芳,端起桌上的药情,又准备往自己的嘴里咽。

  这个时候刘兰花转回了视线,一把从夏雨的手里抢过药,一饮而尽。

  刘翠花烧好水走近屋,看到眼前这一幕,不觉满心欢喜,欢快的走到刘兰花的身边,将白葱般的手放在刘兰花的肩头,“妹妹,好好吃药,病马上就好了。”

  “我没病,下次不要来了。”刘兰花蹙着眉心,眼神依然看着窗外。

  “嗯,没病,没病,马上就没病了,走吧,姐姐帮你洗澡。”说着,扶过刘兰花起身,私底里对着夏雨悄悄的竖起了大姆指。

  夏雨挠了挠脑袋,心里美滋滋的,看着一对漂亮姐妹花窈窕的背影,不禁流下了口水。

  帮刘兰花洗好澡,刘翠花这才安心的跟着夏雨后面往回返,赶到村口,看到诊所的灯还开着,知道江晴还在诊所,就下了车,刘翠花一再叮嘱,下个星期还要去看妹妹。

  当然这也是夏雨求之不得的事情,再碰到这个丫头不肯吃药就更好了。

  不过夏雨表面上是一副赴汤蹈火大义凛然的表情:翠花嫂子你放心,你妹就是我妹,再忙,这也是头等大事。

  翠花推着摩托车进了村子,夏雨站在原地望了一会儿,这才返身走进诊所。

  “江晴,怎么还不回去呀?”夏雨晃晃悠悠的走进诊所,江晴正坐在那里托着香腮在发呆呢,看到夏雨过来,并没有站起来迎接,只是无精打彩的嗯了一声,换一只玉臀托起另一只香腮。

  “怎么了?”夏雨走近江晴,抬起手在江晴的额头上试了试,“没发热的呀。”

  江晴也不躲避,任夏雨修长的手碰上自己的额头,直到夏雨放下手指,这才幽幽的说道,“没什么,就是心里有点烦。夏雨哥,你陪我走走呗。”

  “好呀!”美人相约何乐不为?更何况这夜幕黄昏,月上林梢头,正是最浪费的事情,以前上学的时候成绩也不好,毕业后家境也穷,所以夏雨那时倒是天天想着天上能降个仙女给自己,要求也不高,就天天黄昏陪着自己在村子里散步,赏月亮,看流水,听蛙鸣,看村庄的烟囱袅袅绕绕炊烟的人间气息。

  夏雨将诊所的门锁好,江晴便安静的站在一边,等夏雨走过来,江晴便抬起胳膊勾搭夏雨的身上,顿时一种沁人心脾的幽香从旁边传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