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二十三章 就想被你上

第二十三章 就想被你上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350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04

  

  夏雨带着江晴往村里走去,江晴却挽住夏雨的胳膊不动,“大家往村外那边走走。”

  夏雨刚想拒绝,不过看到月光下江晴闪烁着像星星一般璀璨的眼睛,想着自从江晴到莲花村之后,自己还没有带她出来熟悉环境,于是便转了个弯往村外走去。

  农村不像城市那样,到了夜晚华灯初上,酒吧的厅KTV,夜生活多姿多彩,走在乡间的水泥路上,两边是郁郁葱葱的大树变成了一团一团的黑影,远处一畦一畦整齐的庄稼像是一张张温暖的大床。

  外面除了蛙鸣声,一切都是安静的,没有任何的人,甚至连流水都似乎休息去了,江晴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搂住夏雨,两个人静静的走着。

  也不知道走到多远,这时离村庄已经很远了,真正的是前不着村后不着灯,除了月光星光,其他没有一丝的光亮。

  “回去吧。”夏雨轻声的对着江晴说道,这样安静的夜色,夏雨也不由自主的说话降低了八个分贝。

  “前面那有个桥,大家过了那个桥就回头好吗?”江晴温柔的说道。

  夏雨便又点了点头,两个人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桥上,江晴便又站定,此时桥上已无障碍物,月亮清清透透的挂在头顶上。

  “夏雨哥,你看,两个月亮。”江晴松开夏雨的胳膊,举起手朝着天上的月亮指了指,又指了指水下的摇晃皱折的月亮,像个孩子一般的笑道,“记得小学的时候学的课本猴子捞月,那些猴子一个吊着一个的尾巴想要去捞水里的月亮,结果最后碰到水的猴子一伸手就将月亮碰碎了,真是好笑呀。”

  江晴说完咯咯咯的发出风铃一般的笑声,像个孩子一般。

  夏雨嘴角也牵了牵,附和着江晴,不过心里却想起了一句话,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你在笑猴子可笑,却不知你比猴子还可笑。

  只不过这句话夏雨放在了心底,没敢说出来,夏雨可怕万一这句话惹恼了江晴,人家一个不开心就直接将自己推下河。

  “夏雨哥,其实我要是那猴子,我宁愿去摘天上的那个月亮,也不去摘水里的那个月亮,毕竟天上的月亮是真实的,水里的月亮看上去那般近,不过是镜子花,虚幻的,你说对吗?”站在桥上,江晴停止笑容,转过身子,专注的看着夏雨。

  夏雨心一愣,这样深刻的话,是随口说说,还是话中有话?夏雨只是嘿嘿干笑两声,这女人心,海底针,还是人要去琢磨的比较好。

  “夏雨哥!”突然眼前的俏人儿下一秒就投到了夏雨的怀里,夏雨猝手不及,张开温暖的怀抱接过了糖衣炮弹。

  “怎么了江晴?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夏雨感觉到怀里的江晴的肩正一耸一耸的,忙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像拍婴儿那般。

  “是你是你,都是你!”江晴离开夏雨的怀抱,粉拳轻轻的拍在夏雨的胸前,“为什么到了莲花村你对我这般冷淡?”

  “没有呀。”夏雨明知故意装糊涂。

  还没等夏雨说完,唇边已经被贴上了一片柔软,很快,江晴探出口齿丁香,笨拙的探进夏雨的情里,一边双手勾住夏雨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夏雨的身上。

  月光,小桥,流水,美人,这一个儿时的梦想在这一刻幻化成真实,夏雨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刺激,早轻车熟路的反吻过去,加上今天在刘兰花那里后续的激吻在这一刻崩发了出来。

  两个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感觉到怀里的温软,夏雨的手慢慢探进了江晴的衣服里,解开里面的BRA,一只手就直接覆盖在那一片充满弹性的山峰上。

  夏雨轻轻的捻着山峰上的峰顶,很快就感觉到那里像花苞在自己的手心里慢慢的盛开了。

  江晴仰着脸闭着眼睛,身体像蛇一般贴近夏雨的身体,一副情不自禁的样子。

  看到这个时候江晴的样子,破坏夏雨松开手里的花苞,俯下身子一只咬住,另一只手伸入到江晴的底裤,在里面使起了玄医录的调情指法。

  江晴很快就恩~啊~唷~了起来,声音简直就像是催魂药,夏雨的身体已经膨胀得无处搁放。

  操,格老子的。看着江晴一副陶醉的样子,夏雨皱着眉骂了句。这要是对像是刘翠花,此时让她嗯啊呀的,最后老子自己还能爽一下,可这是江晴,夏雨却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让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姑娘多了一个婆娘。

  算了,就当是老子这手是震动棒了,解决天下寂寞的女人,只是苦了自家的兄弟了。夏雨一边继续打圈着指法,一边用另一只手安抚一下自家的兄弟。

  但所有的指法全部完成,夏雨从一片泥泞地里抽出了自己的手,江晴一把紧紧抓住夏雨,“我要你上。”

  “不行不行,”夏雨虽然知道江晴的心,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听到她赤果果的请求,还是被吓得不轻,连连的摆手。

  “怎么了?嫌我不漂亮吗?还是嫌我刚大的没有足够大?”看到夏雨连连摇手,江晴咬着牙,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强忍着巨大的耻辱,委屈的问道。

  这个,这个拒绝的理由也太牵强了吧?要是说出来因为你是处女所以拒绝,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认为是自己欲摛故纵的伎俩?

  看到夏雨犹豫的样子,江晴再也受不住打击,都说女追男隔层纱,自己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看来真的是自己配不上夏雨。

  江晴甩开脚步,撒开脚丫跑了起来,走了好几步,突然站住,转过身对着夏雨喊道:“我就是想要这样爽歪歪的感觉,我就是想要被你上!我是不是疯了?”

  等了半天不见夏雨上前,心,被撕了成碎片,一片一片落在了黑夜里。

  要不是因为这是黑夜,再借江晴十个胆估计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可要,也许是压抑了太久的欲望,让这么个安静的小女孩也说出如此大胆的话。

  夏雨呆呆的站在桥上,还在回味着刚刚江晴的话,想着人家一个小女孩都可以将自己的欲望大胆表白,相比较江晴,自己是不是有些虚伪了?

  说实话,这么漂亮的江晴站在面前,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想要得到的欲望?而且自己刚刚的身体反应也充分告诉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可是最后一刻自己还是怂了,就是因为对方是处女,自己就这样的怂下去,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直到看不到江晴的影子,夏雨这才醒觉,等连忙想追回去的时候,哪里还看得到江晴的影子?

  追到村子里,夏雨还是不放心江晴,走到杨大伟借给江晴的屋子,发现里面开着一盏灯,这才略微安了心,轻轻的扣了扣门,叫了几声江晴。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门里传来江晴厚重的鼻音,说自己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言语之间带着明显的客气和生疏。

  夏雨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感觉到横在自己和江晴之间的,不仅仅是眼前这一道门,江晴的心门似乎也对自己关上了。

  想了很久,直到屋里的灯漆灭,里面再无声音,夏雨这才沮丧的回到家,倒头就睡,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大早夏雨就早早起床,早饭也没吃就赶到诊所,一路狂奔,夏雨很想立即出现在江晴面前对她说:

  曾经,有封感情话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

  到了诊所,江晴已经坐在那里了。

  夏雨一阵的心血澎湃,连忙走到江晴的面前,竟然像个高中生早恋般的紧张人:“江晴,我……”

  “夏院长,早!”江晴抬起头,温柔似水的抬头,轻轻的几个字,平静冷淡的说了四个字,就轻轻婉婉将夏雨和江晴之间曾经的那扇门给锁上了。

  “江晴,我……”夏雨还想辩解些什么,不过,江晴已经将手里的几沓子纸递过来,“夏院长,这些我都记住了,谢谢你。”客气而生冷,将夏雨所有的热情都冰封了起来。

  “嗯,好的。后面有时间我继续整理些重要的资料给你。”夏雨接过江晴递过来的资料,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也就平静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江晴在自己的座位上没动,安安静静的低着头看书,眼泪,涸湿了书上那个艾草的艾字,模糊不清。

  诊所里一片安静。

  很快安静声就被打破了。

  门外响起了吵杂的声音。

  一般病人走近诊所,如果只是哪里疼痛的话,不过只是一些哼哼唧唧的声音,听到这样的声音一般都是出了比较严重的事情。

  夏雨连忙站起来走出门外,江晴也跟着走出来,领头的正是张家村做瓦工的包工头张武,也就是造这间诊所的那个张武。

  “夏医生,夏医生……”张武看到夏雨就像人民看到解放军,落难看到救星一般,连喊几声,然后对着旁边的几个人叫道,“把小鲁送到里面去。”

  等把病人放好,夏雨上前看了看,对方身上没有丝毫血迹,只是脸色青肿,嘴唇发紫。

  “在工程被砸了的吗?”夏雨问旁边的张武。

  “是的,今天东家拆旧房子,推墙的,这家伙被一堵墙给砸了,上次吴三那家伙砸到脑袋瓜子,流了那么多血,你都给治好了,这次小鲁也一定没事的,对吧。”张武殷切的看着眼前比自己小很多的夏雨,充满了依赖和感激。

  “非也,”夏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这次事故不太乐观,受外力引起的伤痛,那些看不到有血流出来的,干干净净的,反而比看上去血肉模糊的事故要严重几百倍,因为他受了这么严重是的撞击,肯定会有受伤,不然也不会昏迷,而且,他们受伤流的血都是往身体里面涌,就很容易引起身体继续的堵塞和正常运动。”

  “那现在怎么办呢?”听到夏雨这般说,张武立即六神无主了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