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二十八章 冰火两重天

第二十八章 冰火两重天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260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07

  

  回家的路上,张武一言不发,倒是夏雨和心情有了很大的改善,一直不停的安慰着张武。

  看来,一个男人的背后确实还是需要站着一个好女人,一排的好女人将会打造出一个伟大的男人,历史再次被证明。

  张武的心情依然非常沉重,生活总是会不经意间开个玩笑,只是这个玩笑开得似乎有些过了。

  唉了口气,转过头对旁边还在喋喋不休,对生活充满希翼的夏雨说道:

  “兄弟,我眯一会儿,到了你叫我。”说完便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夏雨便不再说话,将头转向车窗外,外面尘土飞扬,隐约中贫脊的山廓起伏,不过夏雨的心情却特别的好,满脑子都在回味着小玉的那句话,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

  心情好,再长的旅途都显得那般的远,很快车子就到了莲花村,夏雨跟张武说了声便下了车。

  下了车就是村头,夏雨走进诊所,江晴一个人在诊所里看书。

  见夏雨回来,江晴倒了怀热水递过去,叫了声夏院长,便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自从那天晚上夏雨没有追上江晴,让江晴一个人回到莲花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更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有些陌生有些尴尬,甚至还有些彬彬有礼的隔阂。

  “江晴,你是不是故意要把大家的距离拉得这远?”夏雨抬头看了看江晴,这丫头最近这段时间出落得更水灵了,以前江晴追着自己后面热乎,纤细的胳膊挂在自己身上,夏雨就能有意无意的不时碰撞到江晴那一对诱人的小白兔,而现在感觉这丫头对自己冷冰冰的。

  现在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最近都还能夹三四个人中间,这样的距离让夏雨非常不习惯,何况天天看着江晴那诱人颤颠的山峰,看得见摸不着,像野猫抓心一般的难受。

  “怎么可能,是夏院长多虑了,大家可是同一战线的革命兄弟。”江晴放下手里的热茶,折身返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夏雨这才发现,江晴的办公桌被拉得远远的。

  “江晴?”江晴折身走了两步,后面夏雨突然叫江晴的名字。

  “怎么了?”

  “你来例假了?”

  “啊?”江晴一愣,同时两颊迅速烧出火红的云霞,竟一时凝噎,“你……”

  “你子宫寒,痛经还是蛮严重的,我明天采些药给你调理调理,女人子宫寒可不好,将来不易怀孕。”夏雨带着捉狎,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个不劳夏院长费心了。”江晴脸一红,故意板起粉脸,扭着肥臀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心里却暗想,这个死夏雨,怎么连妇科也会看?不过自己真的是痛经,从第一次来大姨妈,每次都痛得死去活来,要是真被夏雨看好了,倒也是减轻了不少的痛苦。

  “等我忙完这个事情,我帮你看看,今天几号?”夏雨翻着桌子面前的日历,“15号,再过半个月,我就给你配点中药。1、2、3……”说完,夏雨就认真的数着日历的张数,在数到16的那张日历纸上,慎重的写几个字,治愈江晴的痛经之痛。

  写完夏雨就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起那本玄医录,看上面有没有关于记录植物人的一些情况。

  直到天都黑了,夏雨还在认真的看着书,江晴因为身体不舒服,早早的离开了诊所。

  夏雨将整本玄医录都翻了一遍,依然没有丝毫的进展,诊所里也没有床,夏雨这才抱着玄医录回家去。

  简单的吃了碗面条,夏雨拿起书继续翻阅起来。

  夏老头看到夏雨这样痴迷看书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看书,看书,看了有狗屁用,还以为儿子有出息了,没想到混了大半年,连个买牺口的钱都没有。

  夏老头收拾好桌子,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夏老头连忙应了一声去开门,门外却是刘翠花,手里拧着许多吃的东西,大包小包的。

  “原来是村长老婆呀,快,快进来坐。”夏老头将刘翠花迎了进来,让开身子给刘翠花坐,却昏暗的灯光下,那张凳子上居然还挂着刚刚夏雨吃掉下的来的一块面条。

  夏老头慌不迭的拉过一块抹布擦掉,没想到抹布擦完之后,凳子便留下了一大块的油渍,夏老头更加的不知所措起来“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村长夫人,家里实在太那个了。”

  “没事没事,”刘翠花将手里带过来的东西摆在桌子上,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异样的反应,笑眯眯的说道,“夏大爷,不要客气,我是过来带些东西过来感谢你们家夏雨帮我妹妹看病的,这小子现在出息了,您老人家往后可有福享了。”

  “算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呢。”夏老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个孩子呢,看,刚做了晚饭给他吃,又去看书了。”夏老头用手里的烟指了指房间,摇了摇头,“咋就不知道赚钱的呢,都这么大人了,没钱到哪里起大房子,没钱怎么娶老婆呀。”

  “夏大爷,夏雨有出息了,这些事情不都解决了?不过是时间问题。”刘翠花的心早就飞到了夏雨那边,所以故意提高了声音,暗暗抱怨,自己都来这好一会儿了,夏雨怎么还没有出来呢?

  “哼,”夏老头冷哼一声,“从小一看,到老一半,我算是看清透了,这家伙抱底都没什么大钱赚,诊所都造起来了,家里还是住着的这个破房子,前天问他有没有钱给家里换个牺口,这点钱都拿不出,做医生又怎么了?不过是面子上的荣誉,里子一点光都没沾到。”

  话题既然提到了钱,夏老头正有一肚子的苦水无人倾诉。

  刘翠花听到这里,站在那里手就往口袋里掏呀掏的,掏出一沓子钱,递过来。

  “夏大爷,这个就算是我给夏医生的出诊费,夏雨也的确是面儿薄,帮乡里乡亲的看病,只看病不收钱,哪里有多的钱呀。”

  “这个怎么好意思?不行的,不行的。”夏老头连忙推辞,终究没推脱过,不好意思收下了那一沓子钱。

  “那,村长老婆,我去二狗家跟他们定个牺口。”

  “那夏大爷你忙,我也回去了。”刘翠花有些失落的说道。

  “夏雨,夏雨~”看到刘翠花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夏老头扯着嗓子对着卧室的夏雨叫道。

  夏雨听到夏老头叫自己,这才回过神,忙走出来,却看到刘翠花站在自家屋子里,奇怪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人家村长老婆都来好一会儿,我看你是魂魂儿不知丢哪里去了。”夏老头拿起桌子的外套披在身上,点了一支烟说道,“你送送你翠花嫂子,我去二狗家挑个好牺口。”

  “不要不要。”刘翠花虽说正中下怀,不过还是假意连连摆手。

  “没事,我送送你吧。”看了这么长时间的玄医录,却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夏雨正好也想出去吹吹风,更何况是跟自己的嫂子刘翠花。

  夏老头背着手走出来家门,屋子里就剩下夏雨和刘翠花两个人,就算是天天见面,两个人的眼神依然有如电石火花,发出滋滋的焦灼味,等到夏老头走远,两个人就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小雨,嫂子好想你。”

  “嫂子,我弟弟也想你。”夏雨的手探入刘翠花上衣里,绕上了刘翠花细滑的细腰上摩挲着。

  “什么?哪个弟弟?”刘翠花低呤着边颤声的问道,没听说过夏雨有弟弟呀?

  不过刘翠花很快就感觉到了夏雨紧贴着自己的身体间,有一个硬物正顶着自己,这才意会了刚刚夏雨说的是哪个小弟弟,脸一燥,嗔声娇喘:“讨厌。”

  “讨厌,这样你讨厌吗?”夏雨将硬物隔着衣物假意的顶了顶,“这样讨厌吗?”

  “小雨,你惹痒了嫂子了,怎么办?”刘翠花咯咯咯的低声笑了起来,双手搭上了夏雨的肩头,嬌嗔的说道。

  “我惹的火我来灭。”说完夏雨就低头一把捉住刘翠花微微张开的红唇,唇齿噬咬起来。刘翠花仰起脸,灯光下光洁的皮肤泛起一层细腻的绒晕,轻轻阖上了眼睛,两个人吻得个天昏地暗。

  夏雨一边吻着刘翠花,一边将刘翠花慢慢带到那张长凳上,将刘翠花的身子抵到破旧的桌子,一边继续在唇齿间或吸或吮的砸巴着刘翠花的丁齿幽兰,一边撩起了刘翠花的衣服,右手覆在刘翠花平坦的小腹上,在白瓷般的皮肤上爱抚游走着。

  刘翠花顿觉腹部处像着了火一般,灼热难耐,不觉扭动起身子。

  想着来见夏雨,刘翠花特意穿了件宽敞的真丝外套,夏雨的手在刘翠花的小腹处上下其手,留下了温柔一片的痕迹,然后不满足的继续前进,一路无阻,直接在刘翠花的身体上登上了山头。

  熟悉的探索,夏雨的手在刘翠花的罩罩遮不住的风光中轻轻的打着圈,一会儿又弓起食指,伸进罩罩的中间,在刘翠花的两座山峰间的沟壑间上下游行,温柔又粗暴着的爱抚,揉搓弹捏十八般武艺随意变幻着模式。

  刘翠花的身体本来就敏感,只要夏雨轻轻的勾个手指,就会有强烈的反应,哪里还禁得住夏雨如此这般的挑逗?在夏雨的怀里早已经身体瘫软,下面汪洋一片。

  刘翠花轻轻咬着夏雨的耳朵呻吟道,“小雨,小雨……”所有的欲望不言而寓,在破旧的小房子昏暗的灯光下飘摇扬洒。

  “嫂子,我来了……”夏雨正准备解开刘翠花的罩罩吻上那山顶上的黑濯花,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夏雨兄弟,夏雨兄弟,在家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