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四十章 愁呀愁,江晴的工资

第四十章 愁呀愁,江晴的工资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352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12

  

  和赵香兰并肩走在村里,时不时旁边走过的乡亲微笑着叫着:夏医生,赵老师,偶尔赵香兰的坡跟鞋在路上拐一下,夏雨忙美滋滋的赶紧扶住赵香兰的胳膊。

  这样的路夏雨真希翼一直走下去,只是巴掌大的一个村庄,不过几十户人家,很快就到了小卖部。

  “小雨,谢谢你。”赵香兰停住脚步,再次表达谢意。

  “咱都是年轻人,你跟我客气什么?”

  “嗯,那再见了!”赵香兰对夏雨摆摆手,“马上要上课了。”

  夏雨看着赵香兰的背影,嘴角咧到了耳根,赵香兰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说,她要有课了,不然还是希翼和我再多呆一会儿?

  夏雨的自信心突然就像被鼓风机吹着,胀得满满的。

  “小雨,看谁呢?”正夏雨满腔热情的时候,这边响起了刘翠花的声音。

  夏雨看刘翠花主动跟自己示好了,哪还有架着之式,立即堆满了笑脸,叫了声翠花嫂子。

  “医生老师,绝配呀。”刘翠花脸上甜得能杀死人的笑容,看着夏雨说道,让夏雨又一次看傻了。

  “我哪配得上人家,就算顶天了,也就最多配个像嫂子你这样的大美人儿,就算是我的造化了。”毕竟曾经是自己身体下的女人,夏雨连忙藏起胸中的豪情壮志,低调的说道。

  “哟,几天不见,小雨成学问人了,”刘翠花吃吃吃的笑着,抬起白葱般的手指捂住嘴唇,虽然知道这话里有奉承的味道,不过心底还是乐开了花,好话,谁不愿意听?

  好花,谁不愿意摘?

  看着眼前的刘翠花,夏雨立即想起了以前的云雨巫山,身体下方就起了反应。

  “嫂子,是真的。”

  “讨厌!”刘翠花早已经是过来人,也看出夏雨此时的欲望,睨了一眼,其实何尝不想?禁欲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忍了又忍,忍无可忍了,否则这会儿也不会主动过来找夏雨了。

  刘翠花此时此刻恨不得就扑到夏雨的怀里,让对方亲死,也亲死对方,只是,这大庭广众之下,刘翠花还是个村长夫人,怎么着也要维持形象,只能把持着,为了这把熊熊的欲火,刘翠花的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

  “明天杨大伟去省里看他的侄女,说要去三四天,明天晚上我在家等你。”刘翠花眼睛里写满了暧昧,依依不舍的看着夏雨年轻的脸庞,说完还又瞥了眼夏雨依然熬立的下体,这才飘飘然离去。

  等刘翠花一走,夏雨就立即蹲下来了,这娘们,就是那小火苗呀,轻易就让人着火了。旁边有村民走过,忙问夏雨怎么了?

  “我肚子疼,马上就好。”夏雨忙掩饰的说道。

  那边刘翠花听到,嘴角又不动声色的展开一个甜腻的笑容,很快就又隐去了。

  夏雨回到诊所,还在那里琢磨着,明天晚上我去还是不去呢?现在我不是追赵香兰嘛?去了,就对不起赵香兰,不去,又对不起刘翠花,这不是把人家一玩一扔吗?自己可不是这样狠心的人,更何况,不去,也对不起自己的小夏雨不是?这都多少天了?一直让他这么饿着?

  终于夏雨还是做了决定,去,一定要去!精神需要一场纯纯的恋爱,而物质上,小夏雨的情况还是比较特殊的,具体情况不同解决嘛。

  纠结的夏雨不再纠结了,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还哼起了跑了调的歌曲。

  “夏院长,这么高兴?是不是钱有着落了?”有人欢喜有人愁,看到夏雨这般高兴的样子,江晴本来还在愧疚自己跟夏雨要工资让他犯愁了,没想到这人一出去,人就立即变了样。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乐事了。

  “啊?噢,”夏雨懊恼的一拍大腿,“我把这岔经忘了,不过江晴你放心……”

  夏雨还在说,旁边的江晴早已经鄙视的将头转过去了。

  下午,夏雨看到夏老头牵着羊走出村头去田里干活了,夏雨忙溜回家,东找西翻,几乎将家里都搬了空,才在夏老头床下面的旮旯里找到了铁罐子,打开一看,原来夏老头所有的钱都在里面,除了上次晚上乡亲们送过来的那些钱,还有些零头,将铁罐子塞得满满的。

  夏雨将里面的百元大钞全部拿出来,数了一下有一千二百块,便塞在裤袋里,心又愧疚的将铁罐子还放回原处,默默的拍拍,老爹,儿子一定会还给你的,将来赚很多钱,塞满这个铁罐子。

  这样不知道算不算是精神安慰,走出家门之后,夏雨的心情又好了起来走回诊所。

  到了小卖部,夏雨让刘翠花给自己拿个笔记本,刘翠花死活没要夏雨的钱。

  回诊所的路上,夏雨郁闷的拿着手里的笔记本,早知道不要钱,咋不多买几本呢?

  到了诊所,夏雨将手里的笔记本递给江晴,江晴一头的雾水,不过很快脸就僵在那里,敢情这夏雨给自己笔记本,是给自己打欠条呀。

  “知道这个本子是干嘛的吗?”夏雨卖弄玄关的说道。

  “能有什么好事?打欠条呗。”江晴搭着个脸说道,心里直骂自己傻蛋,跟着杨闲朱后面,最起码人家还月月发工资,可跟着夏雨后面,自己得到了啥?

  自己满腔爱慕,结果人家根本不当回事,躲还躲不及,情没有,钱没有!

  “对的,你真聪明!”夏雨根本没看出来江晴脸上阴晴不定的神色变了几变,那句老娘我不做了的豪言壮语生生的被咽了下去,“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知道了。”生硬的说了三个字,手紧紧的拧着本子,怎么也打不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嗯,大家晴儿就是聪明。”夏雨站在那里还不走,江晴只想送他几个字: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可是在外面打工的民工,出来不就是为了两破钱嘛,你还给我打欠条。

  “哦,对了。”夏雨转过身子走回自己的座位,半路上这才想起了裤兜里的钱,又急急的跑过来,取出一千二百块钱放在江晴的座位前,“差点忘了,这是给你的工资,诊所里还有五百多块钱你也取了去,第一个月,工资少点,1800,往后生意好了,不会低你工资的。”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江晴高兴的站起来,忘形的在夏雨的脸颊上猛捉一口,然后说道:“还差几十块钱就算了,不要打欠条了。”

  “什么打欠条?几十块钱你还想要?门都没有,现在我这兜里可比脸上还干净了。”夏雨也笑了,知道这丫头就是单纯,想到哪说到哪,不会真的跟自己在意那三十多块钱,也就开心的说道:“还有,你刚亲我这一下,我不付费的。”

  “不要付费,不要付费,是多你再将上次一样让我舒服下就抵消了。”江晴小声的咕啷着,不过还是被夏雨听个分清,空气立即变得暧昧起来。

  “镇静,镇静,人家是小姑娘,你已经名花有主了,不要再三心二意了!”夏雨拍拍胸口对自己说道。

  在夏雨的心底,已经将赵香兰排成了心底第一的女神,NO1,所以跟其他任何一个女青年,那都是对不起赵香兰的。

  江晴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说实话,和夏雨第一次在张家村遇上的那次场景,经常让自己寂寞的回想,每个夜深人静,都希翼突然夏雨就躺在身边,对着自己温柔,那种让自己欲仙欲死的快感,多希翼再经历一遍。

  可是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跟夏雨那样赤诚相对了,却在到今天两个人都已经相处快二个月了,关系却还停在原地踏足踏,甚至距离还远了些。

  “那这个本子不是给我的,又给谁的?”江晴翻着刚刚那本笔记本问道。

  “给你?我给你笔记本干嘛?这个本子是让你用来记帐的,诊所再不收钱,估计马上就要关门了,以后看病的人如果眼下手紧没钱,你就记下来,让他签个字,下回有钱的时候再补上,能收到钱的最好了,再不要那些糊涂帐,有些乡亲没钱说送几个鸡蛋过来,他们良心好过了,大家日子不好过了。”

  “嗯,好咧,就这么办。”江晴轻快的答应,思索了一会儿,就拿出尺在本子上画了几下,在最上面一栏写下:日期,姓名,村组,病因,欠款数额 签名 是否清结。

  “诊所的财政大权就交给你了,下个月没工资可不许再到我这里哭鼻子。”夏雨将身体仰在椅子上,脚放到桌子上,做起了甩手掌柜。

  “好咧!”

  两个人又讨论了一下诊所的收费标准,做了个整理,江晴便用毛笔字写在红纸上,贴在诊所,这下,乱糟糟的诊所一下子就变得有模有样。

  果然贴了毛笔字的收费标准后,下午来看病的乡亲也就很自觉的在江晴这边交钱看病。两个人都看到了货真价实的人民币,工作的热情也激昂起来。

  忙了一下午,进帐一百多块钱,天快黑的时候,江晴打扫诊所,夏雨将今天收到的钱数了一遍又一遍,笑呵呵的说道,这样好,还是这样工作起来带劲。

  等江晴打扫好一切,夏雨这才将钱又交给她,“还是你来保管。”

  江晴推辞了一下,便将钱锁起来,然后对夏雨说道:“医院里一些常备药没有了,需要补充些。”

  “怎么才看到钱,就要用钱了?”

  “嗯,这点钱进不了多少药,所以我想,大家还是去后山上采些草药先应付着,估计这样下去,再一个星期大家就有钱进货了。”

  “这样也行。”

  “明天早上我早点起床去后山,你明天来开门吧。”锁好门,江晴将钥匙递给夏雨。

  “这怎么行?怎么能让你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一个人去?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吧。”夏雨没接过钥匙,对江晴说道。

  “你能起得那么早吗?三点半就去了!”江晴心中一喜,明天,两个人就可以单独相处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