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四十四章 又是苞米地

第四十四章 又是苞米地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179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14

  

  “不要停呀~”直到外面天微微白,刘翠花还在哼唧着。

  “不行,天都亮了。”拱着被子慢慢的瘫下来,一张清秀的脸露出来,哈哈笑着说道,“天都亮了,一晚上你还没满足呀?”

  “这干涸了几年的田,这一点雨哪里够呀。”刘翠花便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才发现,一个晚上都过去了。

  中间两人变幻了多少的花样,横着躺着竖着站着趴着,连自己都数不清,只觉得旱地里落雨,浑身舒服得不行。

  只要夏雨稍一离开那里,就觉得空得惨。

  “不够也行,那大家继续。”夏雨用手轻轻弹了一下赤裸着的刘翠花的大奶,笑着说道。

  “走吧,你还是走吧。”刘翠花笑了,坐起来拢了拢了头发,修烫的头发就和她的身体的欲望一般,张牙舞爪,肆意横飞,“不然真被人看到了。”

  夏雨便开始穿衣服,一夜的精力发泄,这会儿也有些累了。

  “晚上我等你。”等夏雨穿好衣服走到门口的时候,刘翠花依然赤裸着坐着床中央,披散着头发,轻轻的说道。

  “你这个浪娘们。”夏雨转过头看着白玉一般的刘翠花,抿着嘴笑了笑,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村里还没人家起床,三点半,夏雨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呼呼大睡。

  三点钟夏老头起床尿尿的时候发现夏雨的床还是空的,到了五点钟起床的时候,听到夏雨的鼾声,夏老头心有所领的笑了,轻声的起床做早饭。

  六点钟赶着车走出村子,正好看到江晴正精神抖擞的在村里跑步,便笑嘻嘻的说:“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吧?”

  江晴觉得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礼貌的对夏老头说道,“挺好的。”

  夏老头便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江晴看着夏老头离开,先是奇怪,突然一想,这老头,肯定是把我当成了自家媳妇看待了,没想到夏雨什么都跟他爹说,虽然有些害羞,心里却是暗暗的欢喜。

  连着三天晚上,夏雨都是和刘翠花在一起的度过的,等杨大伟回来的时候,看到一脸水润的刘翠花,奇怪的问道:

  “怎么每次我离开之后你反而更滋润了?”

  “死鬼,你那玩意儿不行,我只好自己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一句话呛得杨大伟连连咳嗽了好一阵。

  不过想着,男人能解决,女人不是应该也能解决那事儿?刘翠花现在能解决更好。只要结果满足了,用的什么方式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要不今天我也用手帮你?”杨大伟笑着说道

  “算了算了,你那粗手,别把我弄疼了。”刘翠花转过身子打扫货架上的灰尘,心底却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浪头,那一浪一浪的,简直要把自己推到天上去了,还真是怀想。

  这几天夏雨白天的时候也没有浪费,用上次找的五步蛇做引子,给刑老太磨好了中药粉,分成一份一份的。 

  正好今天刑燃开车过来带夏雨过去给刑老太治病。

  路上刑燃就直夸,说刑老太现在比以前的状态好多了,可以扶着拐杖出来哆嗦的走两步了。

  夏雨但笑不言。

  到一刑家,刑小玉便猴急的迎上来,一脸的崇拜,跟在夏雨后面直打转。

  连刑老太都走出来迎接自己,慈祥的脸上充满了爱意,对着夏雨连竖大姆指,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道,谢谢谢谢!

  刑家所有的人对夏雨都十分热情,只除了一张脸,那就是刑小玉的母亲,刑燃的老婆,总是板着一张脸,对夏雨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完全将夏雨当作透视。

  夏雨虽然觉得奇怪,不过也不便说什么。

  对刑老太的治疗和上次差不多,不过针灸持续的时间上稍微延长,这也说明刑老太的体质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可以坚持住长时间的体力消耗。

  夏雨对刑老太的治疗也有了信心,虽然不能保证刑老太可以捷走如飞,身轻如燕,不过最起码的正常起床自己穿衣吃饭的能力还是有的。

  做好针灸,夏雨将打好的中药粉递给刑小玉,刑老太听夏雨说这是用新鲜的五步蛇做药引子,忙举着手让刑小玉收好,迭声道,好东西,这是个好东西。

  针灸完,夏雨收拾好自己的医箱准备回去,刑燃便诚邀夏雨留下来吃了晚饭再走。

  换好了衣物准备出门的刑小玉听刑燃说要留夏雨吃饭,便停下脚步,不走了,也说要在家里好好陪奶奶的恩人吃饭。

  刑小玉的母亲冷冷的走过来,对刑小玉说道,“开玩笑,班怎么能不上?不然我告诉你二叔。”

  刑小玉吐吐舌头,走到门口,对着母亲扮了个鬼脸,这才离开家,大概是去县里上晚班了。

  “红霞,你也是,让孩子请个假怎么了?再说他们两个年青人,都是学医的,一起聊聊不是坏事。”刑燃等刑小玉走了之后对自己的老婆说道。

  “你一会带着客人出去吃吧,妈的病刚刚好些,需要静养。”刑燃的老婆,被叫做红霞的人依然冷冷的说道,说完也不看夏雨一眼,便走到了刑老太的房间。

  “甭理她,就这德性,一辈子,没改掉,估计也改不掉了。”刑燃看到红霞走进刑老太的房门,听到关门声,这才压低声音对夏雨说道,“一会儿大家到外面吃,我带到你到镇上最好的餐厅见识见识。”

  夏雨推辞了半天,见没法推辞,便说,那就随便找个小酒店,大家坐下简单吃点吧。

  几怀下肚,刑燃叨叨唠唠的说了好些话,夏雨这才知道,难怪刑燃的老婆红霞对自己冷冰冰的。

  原来这红霞也是旁边凤凰村的,当时是镇里的一支花,又能歌善舞,便被看上借到镇学问团里,这才遇到了刑燃。

  不过这红霞别看长得俊俏,家里条件却是相当的差,家里还有个弱智的哥哥,当初家里生她就是为了能照顾好哥哥。

  红霞对这个哥哥倒也是照顾有加,平时也没少给他几个钱,可是随着哥哥越来越大,红霞就想着不能让哥哥就这么一个人过一辈子,便张罗着给哥哥添了个媳妇,虽然两个人都有点弱智,但两个人之间倒也恩爱。

  后来两个人还生了个儿子,幸好这儿子没得弱智,小日子倒也生活得不错。

  可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大概是因为没有好好的管教着人,不好好上学,倒是成天在外面鬼混,落得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

  红霞这些年给哥哥的钱不少,就算是两个人不种田,买了吃吃日子也过下去了,不过这两人又都有点拧,钱放那里不知道花,还是在村子里种点田吃吃。

  结果这钱就让儿子都拿出去败掉了,结果还学了个吸毒的毛病。

  村里的人现在都有些欺负这两个老实人,还经常偷些他们种的瓜呀枣的,两个人就觉得这日子更加的苦,整天愁眉苦脸的。

  那天看到苞米地倒了一大片,红霞的哥哥气得生了场大病,为了捉到坡坏苞米地的人,红霞呆在村里一个星期。

  结果刑燃舍不得老婆,而且更重要的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在家里照顾不好刑老太,那天是去接红霞回来的,却正好捉到了夏雨。

  没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派出所大队长,贼没捉到,却被贼搞成了哑巴,这让红霞如何能从心理接受这个事实?

  找到夏雨的时候,刑燃也想将这个人粉身碎骨,一报雪仇,只是突然发现这小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就想着如果他能把刑老太的病治好,过去的事情既往不咎,如果治不好,那,就有夏雨的好果子吃了。

  夏雨猛喝一大口洋河酒,没想到呀没想到,自己的背后还有这么一段惊心动魄的事情,想想那天刑燃带着三个车的人去诊所的事情,脊梁骨就升起腾腾的冷汗,

  “那天去莲花村带那么多人,你是想准备怎么处置我的?”

  “老子都想一枪嘣了你了。”刑燃黑脸喝红了,眼睛里喷出火花,怒视着夏雨,夏雨打一冷颤,很有一种拨腿就跑的感脚。

  “不过现在不同了,你现在是大家家的恩人,所以告诉你这一切,就是想你不要误会了我老婆,如果她有些不到的地方,我打招呼,来,兄弟,干了!”看到夏雨害怕的样子,刑燃哈哈大笑,这孩子,还是挺实沉的,要是能做了自己的女婿,除了看病不要钱,还能很好的控制住。

  “喝酒,喝酒!”夏雨冒一身冷汗,“过去的事情不提,其实,我真的是冤枉的……”

  “不提不提,喝酒……”

  坐在回村的车上,夏雨还在冒冷汗,看来这世上还是江湖险恶,谁曾想到,自己欢快的苞米地背后却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红霞的哥哥思想单纯,肯定以为这是村里的人故意欺负自己,所以生气得大病了一场,红霞也因为这个事情恨上了自己,而刑燃这还好是找到了自己,背后又有一个生病的刑老太,如果他只是个普通的农民,那么他就要哑一辈子!

  这一次刑燃和上次一样,挑了家里一些东西送给夏雨,也没有提诊费的事情,当然秦雨也不提了,只是因为自己一时的欢快,惹了这么多的麻烦,秦燃只希翼现在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还原那一片苞米地。

  只有,有些事情,是想还原就能还原的吗?走出去,就再也回不了头了,有人,是将事情越办越好,有人,却是将自己越搞越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