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四十五章 不疼也要多揉揉

第四十五章 不疼也要多揉揉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806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15

  

  车子停到了家门口,司机帮着将大包小包的礼品提下了车,夏老头看到又是花花绿绿的一摊的东西,上次夏雨带回来的那些还没吃完,叹了口气说道:“不要给这些东西,直接给钱多好哟。”

  知道了苞米地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夏雨对于刑燃就没有多少希翼了,人家不跟自己计较那些后续爆发的那么多事情,已经算是不错了。

  夏雨又将这些好东西整理了一下,晚上就送到学校给赵香兰。

  李佳薇和赵香兰正在宿舍里备课,听到外面夏雨的叫声,李佳薇冷哼一声,装做没听见,赵香兰便笑着站起来,刚一站起,赵香兰就腿一软,呯的一声跌坐在椅子上。

  “怎么了?”李佳薇看到赵香兰好好的突然跌坐下来,忙惊慌的走到赵香兰身边,担忧的问道。

  “没什么,大概是时间坐长了,脚抽筋了。你去开一下门吧,不知道小雨这会儿过来有什么事呢。”赵香兰摆摆手,对着李佳薇说道。

  “能有什么事?猫闻到腥呗,你甭理他。”李佳薇粉脸一沉。

  “佳佳,人家还帮你看过病呢,更何况还是咱们学校的保健医生。”赵香兰不疾不缓,皱着眉头说道, “还是我自己去吧。”

  “算了算了,我来吧。”李佳薇按住旁边伤势要起身的赵香兰,斜了一眼,这才趿着拖鞋走了出去。

  “这么晚你还来干嘛?”李佳薇看到夏雨就没好气,而且他身上还有一脑恼人的酒味。

  “这几天都没忙得有空照顾你,抽空帮你检查身体。”借酒助兴,夏雨看到李佳薇就想逗逗她。

  她是赵香兰的好朋友,在赵香兰面前总不说自己好话,夏雨当然对她没好感了,不过看着赵香兰的面子上,不然早将她先奸后灭了,夏雨跟在李佳薇后面,很快走到里面。

  “你怎么了?”夏雨色眯眯的笑着跟着李佳薇走进去,一看到赵香兰坐在椅子上,弯着腰,一只胳膊撑在纤细的小腿上,忙走上前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大概是时间坐长了,腿抽筋了。”赵香兰微笑着说道,脸上的笑容就像天使的翅膀。

  “我看是急着去开门的吧,你这么晚急着像投胎一般的过来干嘛?都害得赵香兰腿抽筋了。”李佳薇在一边念啐道,这边夏雨早已经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人蹲了下来,用手抓住赵香兰那只抽筋的腿。

  “身体缺钙才会容易腿抽筋。”夏雨脱下赵香兰的鞋子,小心的在上面刮着,慢慢的揉着,突然,一用力,将赵香兰的脚往前一拉。

  “啊哟。”一阵剧痛从脚裸处传来,赵香兰一哆嗦,汗就流了出来。

  “缺钙,严重缺钙,没事熬点骨头汤喝喝。”夏雨在赵香兰的脚上温柔的揉着,她的脚好小呀,细细长长的,非常的骨感,整个足部的线条流畅,没有一丝多出来的弧线,脚上的皮肤也特别的光滑细腻。

  都说漂亮的女人脚却不一定漂亮,可脚漂亮的女人却一定是极漂亮的女人。

  夏雨边揉边感叹着,不觉得手就从赵香兰的脚一直往上揉,揉呀揉,揉到赵香兰的大腿根,那里有一层紫色的裙角半垂在那里,夏雨的手便停在那里,那块紫色的布,撩也不是,不撩也不是。

  “咳咳咳,”赵香兰看着夏雨捧着自己的脚蹲在那里好长时间了,不好意思了起来,“这个,脚好像不疼了。”

  “不疼也要多揉揉,你们平时站的时候比较长,需要给脚多做些按摩,都说病人脚起,脚上很多穴位都通到人的五脏六肺。”夏雨依依不舍的将赵香兰的脚放下,淡定自若的说。

  “哼,我看你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早就看到你对大家赵老师心图不轨,揉脚都揉到大腿根了,真是司马昭之心。”李佳薇冷笑着说道,“东西你也送到了,心意也领了,你也可以回去了。”

  “我是医生!”夏雨正经的说道,“你要相信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心底夏雨将李佳薇举家大小从上到下问候了一遍,这又不是你的家,人赵香兰还没开口呢,你凭什么赶我走?

  “小雨这揉了几下,脚还真的舒服了些。”赵香兰的脸也是通红,刚刚夏雨搭在自己腿上的手,像触电一般,麻麻酥酥的,这种感觉让赵香兰不安,“你是特意送这些过来的吗?上次的都还没有吃完呢。”

  “病人家属给的,我死活不要对方的钱,人偏说我是神医,硬塞了些东西给我说聊表心意。”夏雨对着赵香兰俯首说道。

  “谢谢你了,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吧。”赵香兰站起来,腿还有点瘸。

  “你可别站起来了,我自己走,你这个腿抽筋可不能忽视,小病不治终成大病,明天晚上我过来帮你推拿推拿。”夏雨说完,便自己走出了赵香兰的宿舍。

  “喂,”李佳薇听到夏雨这么说,双手叉在胸前,仰着脸从鼻子哼了一声,“小子,你说什么?明天还来?喂,我跟你说,你明天晚上不要了。”

  可夏雨哪里还听她的话?早就当作没听见了一般,一溜烟的走出校门,自己将校门关上,哼着小调,走在乡亲的小路上,走回家。

  以后,每到天黑,夏雨就像初恋一般,每天紧张而又害羞的等着天黑,就像约会一般,去学校见自己的女神赵香兰。

  医院也渐渐的好了很多,这应该特别感谢张玉芳,她从张家村给夏雨拉了一个又一个客人。

  这天张大牛从张家村开着摩托车过来,这也是自大鲁事件发生后张大牛第一次过来,看到医院一副繁荣的模样,心情舒爽。

  “小雨呀,照这样的情景发展下去,医院很快就能赚钱了,赚大钱了。”

  夏雨刚想说些感激呀好好发展之类的话,再怎么说,要不是张大牛,自己也不会有这个诊所,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债主呢,这当时,诊所外面停下了辆车。

  “哦,这个,大牛哥,我要去镇里一趟,就没时间陪你了。”夏雨往外面看了一下,来人正是刑燃派来的车,便站起来对张大牛说道。

  “哦?去镇里?还派车来?”张大牛坐在桌子上面,身子往外面探了探,这才跳下来,“你忙,你忙。”

  要知道,就算是在镇里,也没几个人有车。

  “嗯,是镇派出所的刑大队,刑老太中风了,我帮她治疗有些日子了。”夏雨边说边整理自己的医箱。

  “镇派出所的刑大队,刑燃?”张大牛知道开个车的来人一定不是个小角色,不过听到是刑燃,还是惊得张大了嘴巴,愣在那里半天硬是没合上嘴唇。

  “嗯,是呀,一个派出所的大队长就吃惊成这样?”夏雨拍拍张大牛的肩膀,笑着,“我先走了,不陪你了。”

  夏雨也怕张大牛问自己怎么会跟刑燃认识的,那可不是一个光彩的开头,不过倒是挺出彩的。

  夏雨背着医药箱走出诊所,司机早站在车门旁等候着,要知道这么一段日子的接触,司机也看出来这夏雨在刑家的位置,那可不是一点点的。

  车子很快到了镇里,夏雨刚下了车,刑老太就精神抖擞的走过来,虽然走路还需要拐杖,不过脚步稳健,声音也是铿锵有力。

  “小雨医生,又麻烦你了呀。”刑老太满面笑容的走过来,一头齐耳的短发迎风飘扬,两眼炯炯有神,要不是嘴角还有些歪斜,任谁也看不出这刑老太中过风。

  “刑奶奶,还要你亲自出来迎接我呀。”夏雨忙跑过去扶着刑老太,说实话,这刑老太看上去就有种风霜感,感觉像那松树一般,从第一次见到刑老太,她吐词不清的对着夏雨说谢谢,夏雨就感觉出刑老太虽然客气,不过却自有一种威严,有种道上的彬彬有礼。

  “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呀。”刑老太迎过来,一只手接过夏雨的手,另一手摩挲着,充满了慈爱。

  仅管刑老太的微笑如浴春风,夏雨感觉到刑老太就是和那些常人的老太不一样。

  说笑间就已经走进了屋子。

  夏雨先帮刑老太做了针炙,等做完,刑小玉和她妈妈红霞也站在屋角。

  夏雨又帮刑老太搭了脉,然后说道:

  “刑奶奶,往后就不需要再针灸了,你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最好的康复,再针炙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夏雨笑眯眯的关上医箱盒,背在身上说道,“往后吃东西要清淡一些,吃食常带三分饿,活到九十九。”

  “托你的福,活到八十九,看到我家玉儿结婚生宝宝,就满足了。”刑老太心情也似乎特别好。

  “奶奶……”旁边的刑小玉害羞的说道,“夏雨,我就觉得你医术比秦大卫好几百倍了,要是你能到大家县医院,保管是大家县医院的顶梁柱。”

  “算了,我就是个赤脚医生。”夏雨站起来,想起以前自己差点就放弃了做医生,如果自己真的放弃的话,那玄医子怕真的会去找秦大卫吧?

  “刑阿姨,那我就先走了。”夏雨对红霞礼貌的说道。

  刑小玉的母亲没有说话,只看着门外,冷冷的点了点头。

  这些日子,夏雨一直想修补与红霞之间的关系,不过红霞每次对夏雨都是熟视无睹,夏雨主动跟她打招呼,对方也总是爱理不理。

  “对了,”夏雨打完招呼,走到门口,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折身走到刑老太的身边,亲切的说道,“刑奶奶,针炙现在已经将你的中风治到了最佳的一个阶段,不过以后还是要需要按摩的,在脚跟,小腿,大腿,脚肢上,后脖,大神穴这边每天按摩一百下,这样有助于身体保持最佳的状况。”

  “啊?哦,好的好的,只是麻烦媳妇了。”刑老太应承着,一脸歉意的看着红霞。

  “妈,没事没事。”红霞连忙将眼神从门外收回,温柔的答道,眼神却狠狠的剜了夏雨一眼,这小子,临走还摆了自己一刀。

  夏雨强忍住笑从红霞面前走过。

  “夏雨夏雨,”刑小玉从红霞旁边追过来,对着夏雨叫道。

  “不要送了小玉,我自己走。”夏雨停下来,别了好姑娘,最后还知道送哥哥一程。

  “不是的不是的,”小玉忙摆手,哈哈大笑起来,:“谁让你走的?”

  “干嘛?”夏雨奇怪的看着小玉,难不成自己刚刚**说完之后,刑家想让自己留下来每天帮刑老太按摩八百下?夏雨那个懊悔呀,这不是给自己下坑嘛。

  “其实,那个……”老太太不需要天天按摩之类的话还没说出口,小玉已经走到夏雨的面前,挽起夏雨的胳膊,夏雨的那个头晕头沉,苍天呀,大地呀,小玉的那两块肉坨坨压过来了。

  夏雨对小玉的身材并不陌生,上次在医院后池塘边,夏雨已经感受过对方的那两片柔软的质感,只是当时幸福来得太迅速了,还没有好好的体会。

  苍生万物都消失了,夏雨的世界里只有那两块肉坨的压迫着的快感,一浪一浪……

  “我二叔过来看奶奶,今天晚上请你吃晚饭。”小玉说什么?夏浪一句也听不到,只身不由已的,被小玉一步一步的牵出去,走上了楼,哦,不,是小玉的那两块坚挺而柔软的大肉坨,牵上了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