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五十章 怂了

第五十章 怂了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250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18

  

  除了喝酒,刑燃总保持军人般的生活习惯,早上六点半钟刑燃就醒了,敲开夏雨房间的门,敲了半天没人应,心底不禁一慌。

  虽说表面像是答应了女儿跟夏雨之间的关系,不过父亲对那些对自己女儿有百分之想的男人,真的有守着鸡看黄鼠狼的感觉。

  刑燃便打电话给刑小玉。

  被铃声惊醒的刑小玉看电话正是刑燃打的,立即也慌了神,忙叫醒搂着自己睡在旁边的夏雨,对他做了上禁声的动作。

  刑燃来电话只是问夏雨在不在旁边,刑小玉当然回答不在了,应付了几句,刑小玉怕露出马脚,便匆匆挂了电话。

  夏雨见刑小玉挂了电话,便接着打呼,沉沉睡去,昨天折腾了一晚上,实在是太累了。

  “喂,快起床回去,我爸在找你呢。”刑小玉推推夏雨。

  “再睡会儿好吧,宝贝。”夏雨将自己长长的腿压在刑小玉的大腿上,眼睛没睁,只伸出胳膊探索着,便像五爪鱼一般,将刑小玉搂在怀里,头埋在刑小玉的胸前,一副很累的模样。

  “夏雨,快起床。”刑小玉没推开夏雨,倒是她身上了淡淡消毒水的味道飘进夏雨的鼻尖处。

  “你身上真好闻。”夏雨深深的呼了几口,手越搂越紧,头越埋越深,差不多到了刑小玉的双峰之间。

  “你昨天又没做什么,怎么这么累呀?”刑小玉不满的说道,身子微微往后仰了仰,尽量避开夏雨的身体,可是自己的欲望却不受控制,一种想要的冲动让刑小玉很难受。

  “就是没做什么才累呀?要是昨天能做些什么事情,这会儿就不累了。”想到昨天晚上夏雨就有些泄气,忍不住隔着衣服用牙齿轻琢着刑小玉的乳尖,力道之刚刚好,差点就惹得刑小玉尖叫起来。

  “不要了,小雨。”刑小玉轻轻的咬着贝齿艰难的说着,身体却拒还迎,白天鹅般的脖子微微向后仰着。

  “女人说不要的意思就是,我要我要。”夏雨含糊不清的说道,不舍得放弃嘴里的那瓣花蕾,身体爬上了刑小玉身上,轻轻的抽动了起来。

  “小雨,你以为我是你们村里的那些姑娘?”刑小玉感觉到夏雨的一只手已经探入自己的裤腰带下面,立即将夏雨一推,粉脸红晕未褪。

  如果此时被夏雨摸到自己底裤里面早已经湿润,会被他当作一个笑话吗?

  夏雨听到刘翠花三个字,顿时石化了,人就怂了。

  自己和刑小玉之间被自己隔了道迈不出去的坎。

  夏雨此时真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子,要不是昨天晚上说漏了嘴,这会儿怕是早已经和刑小玉鸳鸯戏水了。

  “小玉,我对你是真心的。”虽然知道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喜欢听好听的话,哄哄就变成了傻瓜,可此时夏雨觉得什么话都如此的苍白无力。

  “对不起。”明明昨天自己跟夏雨发过誓,只要知道夏雨之前跟几个人发生过关系,自己不会介意夏雨之前的经历的。

  可是听夏雨说曾跟村里的一个姑娘好过,还把那姑娘说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美人儿,刑小玉还是觉得身心都不舒服。

  就算是后来夏雨再怎么诱惑,怎么霸王硬上弓,可是到了最后一步,刑小玉还是过不了那个坎。

  这是自己的第一次,而对方却和别人有了那种关系,刑小玉心理不平衡了。

  “没关系,我知道我配不上,我是农村种田的,你却是城里的公主,大家差距太大了。”现在已经被自己搞成这样的关系,刑小玉的性格肯定不能强硬,目前只能以退为进了。

  夏雨坐在床上,捧着刑小玉的脸,悲伤的说着,当然,这也不全是演戏,里面有夏雨百分之十的难受,眼前这么美好的姑娘,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都摸到了,甚至浑身上上下下,能亲的地方也都亲到了,甚至连家长都见,却就是没实实在在的放炮。

  刑小玉看着夏雨这神色,听着对方说的这话,难不成对方想要跟自己分手?

  刑小玉只是过不了那个坎,想着眼前这个人跟农村的姑娘都睡过了,自己再睡在他身上,那不是让自己和那个农村的姑娘排一个等级了?只是如果真的让夏雨离开自己,想到再也看不到夏雨,刑小玉便觉得肝肠寸断,万般不舍。

  “给我一点适应的时间。”姑娘的感情都是真挚的,特别是没谈过恋爱的姑娘,刑小玉听完夏雨的话,眼泪便顺着好看的眼睛,滴滴答答的滚到了脸颊,一把扑到夏雨的怀里。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没守住我这冰清玉洁的身子,等着你的到来。”夏雨拍着刑小玉的肩膀,温柔而捉狭的说道,眼前便浮起出刘翠花那白哗哗曲线丰膄的身材。

  自己得刘翠花之间那纯属是身体生理的需要,如果重新走一遍人生,夏雨就算知道前面有个刑小玉等着自己,那也绝对不会放弃那么难得的一个白虎的,何况还是九曲回廊。

  不过再聪明的女人在心上男人面前就都变成了傻瓜蛋。

  刑小玉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才转悲为喜。

  “快起吧,我爸正找你呢。”两个人这才整理收拾一下,退了房间,刑小玉入宿舍走去,而夏雨则打了个的,回到宾馆。

  刑燃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段浪一翻,就差没上前问,你有没有上了我家的姑娘?

  夏雨倒也坦然,没上就是没上,刑燃便也放心了,有些事,不能说得太明,否则就是捅破了男女那层关系的窗户纸儿,反而更难控制了。

  和昨天没啥多大的区别,夏雨在县里帮着刘书记的儿媳妇小婷治病,晚上等刑小玉下班。

  夏雨在宾馆里呆着,突然想起了这两天没有看天郭勇佳,就是那天坚持原则却死也不肯回家种田的凤凰村的那个男青年,那个经理不会为难他吧?

  于是夏雨便走出去,对着这层服务室走去,里面一个大概十八岁的女孩正在看电视,细眉细眼睛的,看着倒也亲切。

  “姑娘,你知道以前在这个楼层的郭勇佳去哪了?辞职了吗?”

  “郭勇佳呀,因为得罪了重要客人,被经理赶到下面的餐厅了。”女孩忙站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夏雨,这里住一个晚上都好几百块钱,所以住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女孩早就想能调到这里上班,这样就能吊个金龟婿。

  “哦?”夏雨皱起眉峰,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你强别人就弱,你弱,那就只要被别人欺负了。

  “先生,你想找他吗?要不,我帮你去找。”女孩热情的说道,眼睛里充满了媚笑,夏雨穿着宝蓝色的T裇,紫色的休闲西服套装,这是昨天刑小玉帮着配的,价格应该不菲,再加上年轻,夏雨的形象便在女孩心里加分不少。

  “那就麻烦你了。”夏雨不是看不出这个女孩的心思,只是,就像猫捉老鼠的游戏一般,不到谜底揭发的那一刻,还不知道谁是老鼠谁才是猫。

  转过身返回宾馆,夏雨拿着那本玄医录看了起来,这本玄医录夏雨已经翻了一遍,可再翻,夏雨便有了更深的体会,完全进入了玄医子的世界,也根本不会想到,在此时千里之外的莲花村村小学,有个人正悄悄的思念着他。

  赵香兰备完课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昨天夏雨没过来,本来以为他今天一定会来的,这会儿都快十点了,赵香兰的心从期盼变成了奇怪。

  这小雨,怎么都两天没来?

  赵香兰没有发觉自己内心悄悄的变化,天刚黑那会儿,外面哪怕有一点点风吹草动,赵香兰都幻觉是夏雨来了,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激动,幸好自己没有急着去开门,总算没有在李佳薇面前太丢脸。

  “小兰,你怎么了?”李佳薇抬着,看到赵香兰傻傻的坐在那里,便离开自己的桌子,走到赵香兰面前,转过身,腰倚在桌子上,轻轻的推了一下赵香兰。

  “啊?哦,没什么。”赵香兰掩饰的一笑,将手里备课好的本子收起来,然后抬起头看着李佳薇,“你作业改好了吗?要我帮你改吗?”

  “小兰,你不会真的喜欢那个农村小子了吧?”李佳薇却并不放过,仔细打量着赵香兰的脸,只是白皙如玉,有如雕刻一般的精致五官,平静如水的表情却看不出一点破绽。

  “佳佳,你看你呀,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说什么农村城市,中国都解放了,你却还把中国农民当作是奴隶呢。”赵香兰推开椅子站起来,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李佳薇的头。

  “喂,你别帮我扣个大帽子,这要是在学问大革命时代,我早就因为你这一句话要被拉走改造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呀,你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你和那小子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

  “你看你这个死妮子,说什么呢?”赵香兰转过身,不再理李佳薇了,自己不过只是怀念夏雨同志的按摩技术而已,应该没有李佳薇说得那么严重吗,“要是我喜欢的,就算是农民又怎么样?你打住,”赵香兰微笑着看着李佳薇要说话的样子,忙说道,“我和他,关系透明得就像空气一样。”

  赵香兰哗哩哗啦,拿着洗溂用具走了出去,李佳薇仍然保持刚刚那种姿式,背倚着桌子,将一只脚搁在另一只脚上盘着,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烟,点上。

  烟雾袅绕中,李佳薇熟练的举起挟着香烟的食指,在右眼旁边揉了揉那双永远都是满不在乎眼神的眼睛,低低的说道,“其实那家伙的手艺还真的是不错的,比自己动手爽多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