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五十一章 没节操的女人

第五十一章 没节操的女人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646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19

  

  夏雨回到房间,没半小时,房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夏雨打开门,果然是刚刚那个细眉细眼的小姑娘,满面媚笑的站在那里。

  “大哥你好,没打扰到你吧。”女孩眼睛骨溜溜的朝里面转了一圈,没看到屋里有人,便甜滋滋的说道。

  “没没没,你进来吧。”夏雨侧过身子,女孩便进了房间,夏雨关上门,脸上浮现出一丝异样的笑容。

  女孩进了房间也不客气,就直接坐在夏雨睡的那边大床上,晃了两晃,说道,“大哥,这床比大家休息室的那张床软多了,大多了,睡在上面一定很舒服吧。”女孩看似心无城府的说道,说完之后,眼神悄悄的瞥了夏雨两眼,悄悄的关注着夏雨脸上的表情。

  夏雨不说话,转过身拿起茶几上的茶瓶,作势要倒茶给她。

  “大哥不要忙了,我坐坐就走,”女孩在背后毫不把自己当客人,轻松的说道,“开水好久才能冷呢,要不,我喝怀饮料吧。”

  夏雨点了点头,女孩便抬起屁股弯了下腰,用手够着将电视机旁宾馆配的红茶抓过来,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然后将瓶盖打开看了看,尖叫起来:再来一瓶呢。

  “郭勇佳的电话找到了吗?”夏雨不冷不热的问道。

  “我去楼下找了两圈,都没有看到郭勇佳的影子,大概这两天闹情绪,还没有去报道吧,我再让同事给你找找。”女孩说道。

  “哦,那麻烦你了。”夏雨早就知道是这个结局,等她给自己找来郭勇佳的电话,估计自己孩子都生出来,她电话还没找出来呢。

  “大哥,你是哪里人呀?”女孩舒服得坐在床上,往上靠了靠,就直接将头枕在床的海绵靠垫上,抬起一只腿,另一只腿搁在地上,紧身的一步裙下,那花裤衩就露了出来。

  “滚~”夏雨轻轻的说道,在看到那个和自己家被单颜色花式差不多的大裤衩之后,夏雨早已经没有了和这个女孩周旋的力气了。

  “大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吧?”女孩忙站起来,贴近夏雨,伸出手放在夏雨的肩上,“大哥是不是头脑?我在你按摩按摩,我在美容院学过的,按摩技术可好了……”

  夏雨一把拉住女孩的手,像拧小鸡一般将女服务员拧到了门口,重重的放在地上,返回身,将门狠狠的摔上。

  农村出生并没有错,可是,再卑微的出生,也不能丧失了自尊心,如果自己都不自爱,又怎么懂得爱别人?又怎么会让别人爱上你?

  夏雨有些气闷的想着,倒在了床上。

  这一幕正被刑燃看到。

  刑燃本来过来想找夏雨说些事情,正好看到夏雨将女服务员轰出去的场面,心底对夏雨又加了几分,这小子看来做事虽然没节奏,做男人倒还有些节奏。

  夏雨走出房间,宾馆虽然条件很好,第一天的新鲜劲过了之后,夏雨便觉得这宾馆像鸟笼一般,不是地方大小的问题,是心灵上好像被束缚住了一般。

  刚刚被自己轰出来的小姑娘看到夏雨,好像并没有完全死心,还是一脸给舅舅打灯笼的表情,对着夏雨媚笑着,那张本来还算是清秀的脸,此时在夏雨看来却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了。

  走出了宾馆,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夜色熙攘,夏雨就在宾馆附近溜答着,前面拐过去一点看上去非常热闹夏雨便走了过去。

  这里是一条夜市,那些吃的玩的穿的戴的,或者摊了个布或者推了个小车就摆在那里吆喝了起来。

  反正只剩下大把的时间了,夏雨穿梭在这条街,闲逛了起来。

  直到一个挂着花花绿绿丝绸飘扬的地方,夏雨停下来,看着这些彩色的飘扬的丝绸,夏雨便想起了赵香兰的窗帘,刘翠花的床。

  “小伙子, 这个丝绸多漂亮呀,买一条给女朋友,买一条给妈妈,配在风衣上面好看,女人都喜欢戴丝巾。”卖丝巾的大妈笑呵呵的推销着产品。

  “女人都喜欢吗?”夏雨疑惑的问道。

  “这和大家女人的这个是一回事,”胖大妈为了做生意,也真是豁出去了,用手指着自己丰满下垂的胸,“这玩意儿花花绿绿的,却只能两个人看,可女人还是挑好看的,而这丝巾就不同了,花花绿绿的,这能显摆出来给人看。”

  女人这样一说,夏雨倒也是觉得很有道理,点头微笑,捧着一大摞的丝巾选了起来。

  最后夏雨捧了一大捧的丝巾,价也不还,直接给钱,喜得胖女人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你对你女朋友真好,这艳的素的花的各色的,全配齐了。”

  夏雨也不说明,只微微笑着,心底却明镜是的,身边的女人,人人有份。

  刘翠花是大红大紫的丝巾,像盛开的牡丹,非常艳丽;赵香兰则是一条白色的丝巾,上面有暗底几乎看来出来的芙蕖,圣洁而冰清。

  刑小玉则是一条淡绿色的这丝巾,一高兴,夏雨给李佳薇和江晴,甚至刘兰花和张玉芳也各自带了颜色迥异的丝巾。

  拎着缘由的塑料袋回宾馆的路上,却看到熟悉的背影,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郭勇佳。

  夏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找这个小伙干嘛,反正既然看到了,就走过去,拍拍郭勇佳的背。

  “你?”看到是上次在自己膝盖处戳针的那个男人,郭勇佳明显萧瑟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神色,“你好。”

  看到眼前男人的表现,夏雨心中一赞,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夏雨就像看到的自己一样,本来自己和这个男人,应只是这个社会的最下层,甚至这个男人表现还要比自己好很多,最起码他有自尊,他努力。

  “找个地方坐坐吧。”夏雨先伸出友谊的手,对着男人说道。

  “上次谢谢你。”郭勇佳显然也看出了夏雨的友谊,笑着说道,“前面有个烧烤, 大家去那里吧。”

  夏雨跟着男人走了一段路,在一个烧烤摊前站住,郭勇佳拿了一些鸡翅鱿鱼,又选了一些素菜,夏雨抢着要给钱,郭勇佳死活没让,夏雨便也没有再在大街上推搡,这不像爷们儿,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两个人便坐在大街旁,喝起了啤酒,起初只听到两个人的喝酒声,其他的便是一片沉静。

  “其实在农村的日子也是惬意的,种种田,养养花,有时间再泡泡妞。”夏雨首先打破了沉默说道。

  “不行,我不回去,我要在城里买个房子,娶个城里的姑娘,给我妈争气。”郭勇佳看着远处明灭闪烁的霓虹灯,握紧手里的啤酒瓶,用力的拧得变形,然后仰起脖子一饮而尽,狠狠的放在桌子上。

  夏雨后来知道,郭勇佳是个大学生,只是当时高考的时候因为错过了头,等赶过去的时候,超过了开考时间半小时,连考场都没有进去。

  就这样,他考了个大专。

  许多人都叹惜,觉得他应该复读一年,可农村的孩子,本来上学就比城里的孩子晚,再复考一年,郭勇佳不舍再吃爹娘一年白饭,咬着牙背着简单行李就去学校报了道。

  郭勇佳觉得是个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可真等到了社会,郭勇佳这才发现,原来金子不是放在哪里都会发光的,因为社会的尘埃实在太厚了。

  只是这就是自己的命运,回不去了,父母辛苦供了自己几年,再回去农村会被村里的人笑话,只能在县城死撑着人,委屈也只能自己咬牙吞下去,在父母强撑着笑容让他们放心。

  夏雨有些怜悯的看着郭勇佳,其实这世界上又有多少个郭勇佳在这座城市里飘着呢?他们有梦想,只是梦想太脆弱了,经不过社会轻轻的一个碰撞。

  夏雨却也爱莫能助,只有祈祷。

  “我是莲花村的夏雨,开了个小小的诊所,如果你愿意去的话,诊所的大门随时敞开着欢迎你,我也会尽力教你一些医术的。”最后,夏雨只能这样说道。

  郭勇佳的眼睛亮了一下,又立即黯淡在这座城市的霓虹灯下,“谢谢你,真的到走投无路,山穷水尽的时候,你不要嫌我麻烦你。”

  “也许我那里是一个柳暗花明。”夏雨拍拍郭勇佳的肩,“不管怎么样,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能委屈了自己,也不能没有了最后的自尊,好好活着。”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此时整夜县城已经渐渐从嚣器沉静了下来,夏雨没有打的,慢慢的在这个城市里走着,心情有些低落,这样的城市,也许对着那些外来的乡下人,都是拒绝和冰冷的吧。

  又有多少人还在这座城市里苦苦挣扎的农村人,梦想着在这个地方有一块自己的地方,有一个自己的家?而不仅仅是这个城市的过客?可是要做到这点,这中间的辛酸苦楚,又怎么是文字可以表达的?

  街灯下,夏雨站在那里,前面雄伟的县医院,一扇门悄悄的要开,刑小玉从里面走出来,径直走到夏雨的面前。

  “喂,干嘛呢傻瓜?”

  “你是幸运的。”想着郭勇佳,再看看眼前神采飞扬的刑小玉,比较两个人,都是这个城市里的过客,可是刑小玉的境界就比郭勇佳好了很多,因为刑小玉有一个做县长的叔叔,而郭勇佳呢?什么都没有,没钱,没权,没势,甚至连个依靠的亲戚都没有,风雨飘摇时,只有自己擦试脸上的雨水和泪水。

  “怎么了?”刑小玉莫名其妙的看着夏雨,觉得他的话好突兀很奇怪,尴尬的笑着问道。

  “没什么。”夏雨搂着刑小玉的肩膀,像任何一对谈恋爱的情侣一般在街灯下走着,夏雨慢慢的说着今天听到的郭勇佳的故事,刑小玉的脸色便也凝重了起来。

  刑小玉本来也是个善良的姑娘,叹着息说道:“早知道这样,那天就不应该为难他的,更何况还是一个镇的。”

  因为情绪的低落,再加上昨天晚上刚刚被刑小玉拒绝,夏雨也没有再提出开个房间,将刑小玉送到宿舍的大楼。

  “夏雨,告诉你个好消息。”站在宿舍楼门口,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刑小玉咬着牙齿不好意思的说道。

  “什么好消息?”看着刑小玉害羞的样子,夏雨的内心一阵小小的骚动,难道那件事情已经放下了?

  夏雨的嘴一下子裂到耳朵根,一想到如果那件事没有隔在自己和刑小玉之间,两个人早就可以如胶似膝,好成一个人了,不过,现在也不太晚,不就隔了一个晚上嘛。

  “我爸明天回去了。”刑小玉娇滴滴的说道。

  “好事呀,真是好事呀!”夏雨在风中凌乱燥动了,激动的跳起来,后面那句刑小玉你高兴啥呀?我心里还有阴影着的呢的话,早就被忽略在风中忽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