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五十四章 温柔的女人

第五十四章 温柔的女人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606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20

  

  回到宾馆,夏雨的衣服全湿了,而刑小玉却一点事没有,这让刑小玉很感动,进了房间便推着夏雨去冲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

  夏雨耍赖着不肯洗,非要缠着刑小玉一起去,刑小玉被缠着没法,又见夏雨不停的打喷嚏,虽然害羞,也只好红着脸点点头。

  夏雨便屁颠屁颠的走进去,打开热水,放了满满一缸子水,里面便立即热雾飘了起来,让整个浴室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玉儿,快进来,水放好了。”

  夏雨把衣服脱了,光着身子站在巨大的浴缸旁边,不忍这一缸水让自己先糟塌了。

  叫了半天也没见人答应,夏雨便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刑小玉却还坐在床上,一副聚精会神看电视的模样。

  夏雨走过去,刑小玉撒开脚丫子,就开始躲起来,两个人捉着猫猫,终于夏雨一个满怀,捉住刑小玉。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刑小玉咯咯地笑叫着,两人的身体轻轻接触,身上就像着了火,那敏感地方就像有毛毛虫爬行一般。

  刑小玉的感觉,夏雨也同样有,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更强烈许多。

  “你个调皮蛋,看来不惩罚一下你,就不知道老公的威猛了。”

  夏雨捉着刑小玉走进浴室,看着满满一大池子水,夏雨就想起了村里那个湛蓝的池塘,池塘边洗衣服的妇女,她们低垂时的大奶子,还有那些月光下那些婆娘们跳入水游泳后站起来的样子。

  扑通,夏雨将刑小玉扔到了浴室里。

  水花溅起了高高的浪花,溅入了了夏雨的眼睛里,夏雨便幸福得流下了眼泪,这就是自己的婆娘,一个城里的好姑娘。

  刑小玉没想到夏雨居然将自己扔到了装满水的浴室里,甚至连自己的衣服也没有脱,吓得忙站起来,不过身上已经像落汤鸡一般,绿色的连衣裙紧紧的贴在身上,还在往下滴着水。

  “夏雨,你发什么神经?”刑小玉恼怒的责备着,却看到夏雨一脸的水,脸上净是神圣有感动幸福,就愣在那里,后面的责任也哽在喉咙间。

  “小玉,你真美!”夏雨说道,眼前刑小玉虽然窗着衣服,不过却比没穿衣服更性感。

  长长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个,脸上未施黛粉,却更贴出了刑小玉的瓜子脸和有如黑曜石一般璀璨的大眼睛,外面的湿衣服完全勾勒着刑小玉里面的BRA,凹凸有致转着圈,而紧身裙子里面的底裤,就那样张牙舞爪的画出那块神秘的三角地带。

  夏雨甩掉浴巾,赤条着膜拜着走进浴室,站在圣洁的刑小玉面前,用嘴,从刑小玉的脸上开始慢慢的吻了下去,一路下滑,隔着衣服,脖颈,丰胸,小腹,可爱的肚脐眼,最后跪在刑小玉面前,在那块神秘的三角地带吻了过去。

  刚开始刑小玉还有些局促不安,最后,终究融化在夏雨这深情之吻里,早已经在夏雨的怀里瘫软如泥。

  浴室里,上演着一次又一次冲峰搏杀,夏雨打开水笼头,刑小玉那如莺啘鸣的叫声便和那流水声完全融合。

  刑小玉躺在浴缸里求饶,夏雨这才最后狠狠地冲刺了几下,这才站起来,跨出浴缸,拿起刚刚扔在一边的浴巾,从腰际往下那里裹了两道,边扎边拿起另一个浴巾,递给刑小玉。

  刑小玉便接过浴巾,从胸口处裹起,浴巾便挂在那一片雪白胸前,刚好遮住屁股。刑小玉软软的走了出来,躺在床上,上面的半个雪白高挺的胸,下面纤长的腿,便露出来,分外妖娆。

  夏雨躺在刑小玉的旁边,将她的头揽在自己的胸前,用手慢慢的揉着刑小玉白嫩的大腿根,刚刚刑小玉趴在浴缸里,自己从后面的方式,确实是让刑小玉累着了。

  “小雨。”刑小玉吱唔着开口,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呀,跟我还吱吱呀呀啥子。”

  “那个,你以前的那个女人能不能满足你?”每次都是自己先进入巅峰,刑小玉有些担心自己不能满足夏雨。

  “傻瓜。”

  夏雨怎么不明白邢小玉心中的想法。

  吻了吻刑小玉的额头,这个善良的姑娘,那次在县医院的池塘边,那次的拥抱是她的第一次吧,“昨天是你的第一次,本来就是会伤害到这个地方的,”夏雨收回放在刑小玉腿上的手,伸出手在她没穿底裤的浴巾下面揉了揉,“所以今天会有些疼,以后会好些的,不过,我确实比其他男人那方面强。”

  “噢。”刑小玉点了点头,心底想着,难怪,自己怎么感觉都坚持不到一场呢?不过心里对不能完全满足夏雨便有了些歉意。

  “肚子饿吗?”

  两个人开着电视躺在床上,隔了一会儿,夏雨问刑小玉道,手下依然在刑小玉浴巾下面调试着调情大法。

  “我不饿,你呢?”

  “我当然饿啦,但是我身边有头可口的小羊羔,我等会吃。”

  “哼,我才不是羊羔呢。”邢小玉嘟了嘟嘴。

  “啊”

  突然地,邢小玉呻吟了一下,身体剧烈抖动起来。

  “你又湿了呢……”

  “你想要吗,小雨?”

  “……”

  巨大的床摇晃了起来,连头顶上的水晶灯都在摇晃,外面,雨声越来越紧,敲打着玻璃,叮咚叮咚,一声紧跟着一声。

  本来夏雨两个人想让餐厅送些晚餐过来,只是刑小玉的衣服被夏雨弄湿了,便不便让服务进宾馆。

  夏雨去餐厅打包了食物,然后打着雨伞走了出去,找到一家女衣店帮刑小玉买衣服。

  漂亮的老板问穿多大号,夏雨说,“165CM,98斤。”

  老板便拿出一套衣服出来,夏雨在衣服胸襟处用手量了量,然后又在腰这边用手量了量,裙子长度同样用手量了量,然后说道:“这一套胸有点小。”

  老板抿着嘴笑着重新换了一套。

  夏雨又认真的量了量,这才满意的掏钱拿着衣服,走到门口被后面的老板叫住,走过来递给夏雨一根量衣尺。

  要不是下雨的,夏雨真想好好坐下来好好感谢漂亮的女老板一下。

  一夜的雨,一夜无眠,到了凌晨,刑小玉感觉到自己就快要散架了一般,这才浑浑睡去,夏雨等刑小玉睡去,轻轻撩开刑小玉的下体,外面果然有些红肿,便将一些药粉涂抹在上面。

  做好这一切,夏雨留了一封纸条,上面只简单的写着:玉儿,等我娶你。纸条上面压着五千块钱,这是刑楠留给自己的,夏雨觉得刑小玉现在就是自己的老婆,所以有了钱就是应该给老婆的,这才心安的离开。

  悄悄的走,正如悄悄的来,夏雨来的时候没想到会在县城呆这么长时间,也不会想到这次来县城还会有这么一段美丽的爱情。

  夏雨赶到车站,打了票,坐上紧靠着玻璃的公交车上,闭上眼睛,将头倚在玻璃上。

  渐渐的车子里的人就多了起来,旁边声音也越来越高,有同来的嘤嘤的聊着天,也有碰巧在车子上遇到的高声的打着招呼。

  一车子的人倒是夏雨显得有些孤单。

  人坐满了,车子便朝着青云镇开去。

  一路上夏雨眼睛睁都没睁,甚至旁边坐着是男是女也不知道,因为夏雨实在是太累了,一晚上不睡觉,还一直不停的耕田开荒,确实是件很强的体力活儿。

  车子大概开了半个多小时,差不多快要青云镇了,一路上车子开开停停,前面不到青云镇的乘客已经下车了,车子里剩下的人越来越少。

  刚刚停下车,夏雨刚刚醒了又进入了迷糊状态,车子突然一个紧急刹车,夏雨的头撞到了旁边的车窗玻璃,撞得个满眼星星。

  “格老子的,又没有红绿灯,开个车还紧急刹车,搞什么啊,真搞不懂他的车牌是怎么拿到手的。”夏雨睁开眼睛就埋怨了起来。

  话刚落地,夏雨就发现了车子里不寻常的气氛。

  只见所有的人眼神全都往后面看去,夏雨便也扭过头,原来后座一个男人突然倒地了地上,紧闭着眼睛,动也不能动。

  “妈的个逼的,这贱人又上车,”司机怒气冲冲的从驾驶室里走出来,跑到最后面,脸上一副既生气又无奈的表情。

  “我看他刚才就不对劲,一脸兴奋的不时朝着刚刚坐在旁边的那个小姑娘,看了又看,邪恶写在脸上,那小姑娘倒也是个好脾气,一直忍着,直到刚刚下车。”

  “你作死你好好的去死,干嘛到我车子上面作死呀。”

  虽然车子上发生这样的意外事故不会对车子有什么影响,可这要是闹到派出所的,那车主还是要负责将旅客及时送到医院,负责要引起什么严重后果,那司机准保着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没好果子。

  “这个是前面二桥村的张岩,就是个大色狼,大家帮你做证,今天这个事情跟你们车子一点责任没有。”一个认出了躺在地上男人的村民不屑的说道。

  “作证也没有用的好不好?”虽然心里感谢对方的仗义行为,不过这社会就是这样,都是倾向弱势群体的,怎么着今天也要放点血。

  “都让开点,我来看看吧。”

  正在这边叽叽喳喳围成一圈,却没有上前的时候,一道用力慵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夏雨慢悠悠的站起来。

  众人都感激的让开一条道出来,虽然农村的人没那么匆忙,只不过在路上的时间久了,便也怀念家里的人。

  夏雨蹲下来,这个叫张岩的人是直接头磕到了车子,起了一个大包,脸上灰白。

  夏雨搭起对方的手,稍稍的把了一下脉,然后轻笑了下,从包里拿出一支银针,在他手上的心悸点穴位上轻轻扎了一下。

  意料之中,没一会儿,躺在地上的张岩就幽幽的吐了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奇怪的看看周围。

  “怎么了,都怎么了?你们这是干啥,都看着我干嘛?”张岩站起来,还是有些踉跄,但说话的气还是很足的。

  “没什么事,你小子这么容易勃起,天天不知道勃起多少回,差点就精尽人亡了。”

  夏雨笑着说,就算是自己这样,也不可能天天做那事,适量的运动有益身体,过了,对身体就有很大的伤害。

  “你小子想死就挺尸在你家床上乐死,别作贱在我车上,晦气。”司机室骂骂咧咧的走回到驾驶室。

  车子继续开了起来。

  “看什么?没看到男人打枪呀?”张岩不好意思的对着众人的眼神挥了挥。

  “天天打抢还是会死人的,小子,别乐极生悲了。”夏雨拍拍张岩的肩,笑笑着摇摇头,走回自己的座位,将头倚在窗户上继续闭上眼睛,完全不在意周围的投过来的敬仰的眼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