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七十三章 君子不喝嗟来之奶

第七十三章 君子不喝嗟来之奶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235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30

  

  有这么一个瞬间,夏雨就将木雅的这个举止当作是对自己赤果果的挑衅,这个时候自己的手要不去弹一下晃在自己眼前充满了诱惑的大奶,夏雨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

  木雅挺了挺耸立的胸,对着夏雨灿烂而妩媚的笑,对着夏雨已经逼近的那张脸甚至还勾了勾手指。

  不行!夏雨的脸快要逼近木雅的胸时,猛然向后退了一大步,自嘲的笑着说道,君子不喝嗟来之奶。

  扑哧,两个女的都笑了起来。

  小鬼,人小鬼大。木雅刚刚勾着的手指轻轻点在夏雨的鼻梁上,笑着说道,要你今天真敢扒了姐姐的胸罩,姐姐就敢罨了你。

  夏雨暗暗拍拍胸口,还好刚刚自己到最后一刻克制住自己,否则,就算是木雅不会罨了自己,估计明天也会卷铺盖走人了,现在倒好,自己在木雅心目中的形象应该更伟岸了些吧。

  敢骗我?我等你哭着喊着脱光了衣服求我的一天。夏雨讪讪的笑着,外面的雨似乎下得更欢了。

  经过这一个小小的插曲,气氛倒也变得和谐了起来,木雅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无聊的伸了个懒腰,这农村虽好,各种好,只是有些太无聊了,就是描绘的色彩,只剩下单独的黑白色。

  好无聊。

  那大家现在回去吧。江晴看了看外面的雨,照这样下去,后面应该是没有病人再来吧,买点菜,做点好吃的。

  太早了,这才三点半,做好了饭最多一个小时,四点吃饭,五点钟就开始躺在床上,这无聊的生命哟。木雅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如果是在自己家里,就有网上了,逛逛论坛,听听音乐,找个影片看看,或者去聊天室找个人天南海北聊,实在不行,打个游戏还能消磨点时间。

  咦,不如大家打牌吧。木雅想起QQ上的欢乐斗地方,眼下正好在三个人,可以玩牌呀。

  好呀好呀。江晴也忙点头道,二女转过脸看着夏雨。

  打牌?我不怎么会呀。夏雨皱着眉头说道。

  不会没事,大家教你呀。江晴自告奋勇。

  来吧,玩玩而已。木雅妩媚的笑着说道。

  好吧,那就舍命陪美女们了。夏雨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夏雨打着伞冲出去,跑到刘翠花的超市,看到刘翠花正坐在柜台里面看雨,这个寂寞的女人。

  干嘛呢?夏雨悄悄的走到刘翠花的面前,突然叫了一下,把刘翠花吓了一跳,这才回头,看到是夏雨,便笑着说道,看下雨呢。

  这不是来了吗?夏雨诙谐的一笑,就将刘翠花绕了进去。

  这下雨还过来干嘛?刘翠花宛尔一笑,将眼神回过头,又幽幽的叹着气说道,不知道下雨天小兰在家做什么?

  哦,下雨没事做,买个牌打了玩玩。夏雨走近柜台,看到刘翠花的手放在玻璃上面,便伸出手覆在她手的上面,轻轻的摩挲着。

  刘翠花将手抽出来,杨大伟坐在里面看电视。

  夏雨便笑笑,取过刘翠花递过来的牌,走出去。

  刘翠花看着夏雨离开,年轻真好,健康真好,想像着夏雨跟江晴还有木雅一起打牌的情景,那两个女孩儿都跟刘兰花差不多大小吧,想着上次刘兰花看到自己过去的时候,透过自己身后失望而回眼神,刘翠花有些心疼。

  外面的雨一直下!

  夏雨拿着牌回到诊所,顺便将超市买来的瓜子小吃倒在桌子上面,三个人就围在一张桌子上面,将牌打开。

  江晴大概的说了一下打牌的规则,夏雨便很快的就掌握了要领,试了两把也就全会了,不过其中夏雨个故意放水,让两个女孩赢得个满脸开花,一脸洋洋自得的表情。

  输也反正也没有损失,还白捡了讨好的机会。

  这样玩一点也不刺激,电脑里要是赢了还有欢乐豆呢,一直赢一直赢,赢了好几把也没个乐子,木雅嘟着嘴,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看着夏雨笨拙的洗牌。

  那怎么玩?江晴一听来了劲,对着木雅挤眉弄眼,意思很明显,看夏雨应该打牌也不太灵光,不如两个人合起来,算计夏雨。

  可是玩什么呢?木雅也托起香腮,用那似江南女子的软喃细语,轻轻的说道。

  夏雨心底一乐,这两姑娘,还真当哥哥技不如人呢?看来今天不把她们输得脱光了衣服,下次就不知道哥哥姓什么了。

  还是不要玩了吧。反正每次都是我输。夏雨苦着脸,哭丧着说道。

  不行,这样玩一点意思都没有。江晴抓起夏雨的胳膊放在怀里晃了又晃,试着用美人计勾搭让夏雨上钩。

  就玩玩吧,别扫兴,难道还怕大家两个女的还把你吃了不成?木雅放下托着香腮的手,笑呤呤的看着夏雨。

  你们两个都这么喜欢刺激?不会是太重口味吧?夏雨一副怕怕的样子,眼睛亮闪闪的看着两女。

  绝对不重口味。江晴连忙摆手,就小玩玩。

  怎么玩?

  来钱吧。江晴说道。

  虽然没什么意思,不过好像是也只能玩这个了。木雅点了点头,附和着。

  钱?哥哥好不容易逮着你们两个,玩钱?那不是太亏了?太俗了,而且哥哥现在穷得只剩..下钱了,大不了下个月发工资的时候哥哥多发你们点工资就行了,再说,你们赢了钱也地儿用,咱这穷山僻壤的地方,举着钱也买不到东西呀。

  那也是,玩钱也什么意思,那玩什么呢?夏雨说什么就是什么,江晴附和着,眼睛期待的盯着夏雨,而一边木雅却没有说话,深遂般的眼睛的聚成一点,若有所思的看着夏雨。

  算了算了,还是不要玩了。夏雨欲擒故纵,胳膊在江晴的怀里蹭了蹭,江晴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故意忘记,仍然挽着夏雨的胳膊在自己的怀里。

  你说,到底想怎么玩?木雅挑衅的看着夏雨。

  脱衣,输的人脱衣服。夏雨大义凛然的说道。

  什么?两女同时叫起来,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摇头。

  这不明显欺负人嘛,这男的就喜欢脱衣,输了也是赢,那些暴露狂还追着女人后面掏那玩意儿呢,谁要看呀。

  就是,你们明知道我会输还要跟我赌,这不是欺负人嘛?要赌脱衣服,我就是输了也输得开心。夏雨委屈的说道。

  两女想了想,有半丝犹豫。

  夏雨你要是输了,我就帮你拍照,然后传到网上。木雅想了想,你要不敢玩就算了。说完木雅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手机放在桌子上面。

  不敢?哼,这世上还没有我夏雨不敢的事情!夏雨一拍胸脯一昂头,大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心里偷着乐,今天不让你们两个脱得只剩下底裤站在我面前,哥哥就不姓夏了。

  定下了赌注,夏雨潇洒的洗牌,神态自若,两眼不时的从两女的胸前睨过。

  木雅有些怀疑的看着夏雨,倒是江晴显得有些飘摇,不知道自己是希翼输不是希翼自己赢。

  说实话如果只有自己和夏雨两个人,自己倒也不在意在夏雨面前剥光了衣服,只是还有一个木雅在这里,如果自己真的输得脱光了衣服,那是不是有些尴尬?

  江晴又悄悄的看了木雅一眼,要是木雅输了呢?看着她一米七多的身高,那像模特一般凹凸有致的身材,这样的身材脱光了放在夏雨面前,那夏雨的眼里以后还有自己的位置了吗?

  现在江晴倒也还是希翼最后只有夏雨一个人输了, 让自己如此纠结的赌注,江晴有些悔恨,不应该下这么在的赌注的。

  俗话说,没有规距不成方圆,我先声明,这个游戏是大家三个成年人定下的赌注,愿睹服输,到时候谁都不能像个孩子一样耍赖,谁要是到时输了不肯脱衣服,我就把她的衣服全剥光了,现在你们两个要是害怕的话,还有机会。夏雨将牌慎重的放在桌子上,说道。

  此时江晴和木雅都有要退出的打牌,却又实在丢不了那人,只能硬着头发,怀着侥幸心理。

  第一把牌夏雨先叫了地主,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做了牌,顺得不得了,连大小王全在手里,还有四个二,很快木雅和江晴第一牌就败下了。

  两个人协商结果,只要一个人脱掉衣服就行,江晴先脱掉了套在外面的毛衣。

  第二牌木雅自已觉得摸了把好牌,还连连对江晴使眼神,可终究没能敌过夏雨凌烈的攻势,惨输一局,没有办法,江晴也将外面的卫衣脱掉。

  连输两局,两女大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刚刚那傻不啦叽不会打牌的夏雨难道都是装出来的?

  眼看外面天色已渐渐黑下来,夏雨也不想演戏了,干脆一鼓作气,连赢几把,江晴和木雅就剩下裹胸,露出腰肢雪白一段站在夏雨面前。

  夏雨那个恨呀,这女人真烦,怎么左一层又一层没完了呢?

  天已经黑了,不玩了。两女好不容易合力赢了一回,夏雨正要脱掉外套,木雅忙说道。

  不玩了不玩了,下次再玩。江晴将手里的牌扔到了桌子中间,站了起来。

  夏雨看着眼前两个美人儿,江晴看来穿的是白色的BRA,外面罩的也是白色的裹胸,之前那里自己曾攀登过,虽然依然留连,不过相比较旁边的木雅,夏雨的欲望更加的强烈。

  木雅的在大红色带子搭在肩上,裹胸下的丰满呼之欲出,中间一条深深的沟壑,两边雪白白嫩的一片,看来木雅与身材极比相称的大乳还是货真价实没有一点水分的,浑圆的前胸将上半身撑成了汽球般,触上去的感觉一定棒极了。

  不玩了?结束了?就这样到手的肥肉就放弃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