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八十二章 生命无贵贱

第八十二章 生命无贵贱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3115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33

  

  这是一个馅井!

  王凯笑眯眯的举着纸和笔在夏雨眼前顿了顿,脸上的笑容依然儒雅,完全不像个二十几岁少年该有的老成。

  王凯,你太卑鄙了。木雅突然冲过来,想要夺过王凯举在手上的那张白纸,大家不需要做任何的承诺!

  可以,那就请两位现在就离开锁子村,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与你们无关。王凯冷着一张。

  不要,夏医生大毛的爸含着热泪看着夏雨,却又无语哽咽,夏雨已经尽全力了。

  看看木雅怒视着王凯的眼神,再看看大毛父母一脸的哀伤,夏雨毫不犹豫的拿过王凯手里的纸,刷刷的签下了生死令。

  自己的女人,自己的病人,这都是夏雨的软肋。

  明知道王凯摆了自己一刀,明面上看,王凯是将这个事情与自己撇得干干净净,这也是从官之人的中庸之道,明哲保身,可实际上,这一场瘟疫到现在也没有查到源头,那么控制和发展都是难以想像的,稍一环节不注意都会造成洪水般不可遏制的灾难,那个时候自己就是万死不覆了。

  小雨,不要!木雅再次伸出手想要掠夺那张纸条,王凯早已经将纸塞到公文包里。

  夏雨医生,希翼你能顺利完医。王凯看着旁边要过来的木雅,那张艳丽妩媚的脸,总要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着爬上我的床!

  夏医生,谢谢你。等王凯走后,大毛的爸爸歉意的对夏雨说道,王村长也是没办法,听说他到大家村里来也不过是过场,他县里有人的。

  夏雨摆了摆手,自己当然知道结局意味着什么,只是,想到大毛,特别是木雅,作为男人,总会有英雄救美的胸怀。

  几个人坐在楼下客厅里,一片沉默,突然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大毛爸爸连忙过去开门,却是村里的秦半闲。

  刚刚王村长到我家来说,我奶奶的病是瘟疫,你们家大毛也是这毛病?秦半闲一推开门见到大毛爸就立即焦急的问道。

  秦兄弟,进来说吧。大毛爸将秦半闲迎进来,神态有些沮丧。

  秦半闲见了屋,这才看到屋子中间的夏雨和木雅,倒抽一口气,半天都没说话。

  这个女孩,就是村子里说的那个帮大毛治病的美女吗?太漂亮了!

  这个是莲花村的夏医生和木雅医生。大毛爸看到秦半闲的表情也知道他惊艳的眼神是因为看到木雅,其实之前大毛爸在第一次看到木雅时也是一样的心情,每个男人怕是第一眼看到木雅都会有被电动的感觉吧,只是通过这么几天的接触,大毛爸明白了一个真理,仙女也食人们烟火的。

  王村长跟你怎么说的?夏雨知道王凯拿着自己那张生死签不会就这么算的,只是没想到对方的动作这么快,他人走了才不过十分钟。

  王村长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把村里三个病人赶紧送到这里,不然传染了,就不得了。秦半闲听出夏雨口里的冷淡,有些知道自己似乎被王凯当成炮灰弹了,忙上前极尽真诚的笑着说,只是在夏雨看来,却是特别虚伪和造作。

  夏雨想拒绝,只是,想起如果自己拒绝的话,王凯会怎么做?明天是不是就会遣散自己和木雅出村?应该不会这么简单,或者,将煽动村里所有的人,将自己和木雅活烧了吧?

  嗯,送过来吧。夏雨淡淡的点了点头。

  那夏医生,我去去就回。秦半闲忙堆着奉承的笑走出去。

  从大毛家出来,外面漆黑一片,更加漆黑的是秦半闲的心,看着掩淹在黑暗中宁静的村庄,秦半闲感觉到随着黑暗一起,似乎还有一种更可怕的怪物,随时都有可以吞噬掉整个村庄。

  秦半闲举着电筒,黑暗中微弱的光走在坑洼不平的乡间的小路,很一种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将三家都通知到。

  秦半闲,你别忙走,我跟我说清楚了,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为什么她生病了要村里负责,还要集中到大毛家里去?

  这个我不知道啦,是王村长让我通知的,你去了那里不就知道了吗?敲开最后一家门,秦半闲是落荒而逃。

  其余两家将病人搀扶着到了大毛家的时候已经快一点钟了,两个人病情都差不多,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袄还是身体发寒,发着高烧,嘴角似乎也控制不住,不断的溢出白沫。

  把他们扶到二楼吧。夏雨对着家人说道。

  也抬到大毛那个房间吗?大毛爸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两个人是刚染上瘟疫的病人,可自己的儿子再坚持三天应该就没事了,这样会不会交叉感染?

  楼上还有别的房间吗?夏雨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忙看向大毛爸。

  有有,不过,有些简陋,没有床。

  没事没事,农村人,打个地铺就好了,麻烦你了大毛爸。乡亲们毕竟大都还是憨厚的,觉得拖着病人过来,实在是打扰了。

  大毛妈早就上了楼,拿出家里的被褥,忙着摊在地上打地铺。

  几个人忙乎着将两个病人扶到楼上,夏雨便让木雅帮两个人检查了体温,打上点滴。

  正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第三家的人扶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进来,进门就大声的嚷嚷起来,秦半闲,你快出来说个清楚。

  秦半闲本来在楼上帮着安排两个病人的床,这会儿听到楼下赵五的声音,突然打个了寒颤,忙又整个笑容对旁边的夏雨说道,夏医生,我下去看看。

  秦半闲,你跟我交代个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回事?为什么要把病人集中到这里,还不要家里人护理?没一会儿就听到下面吵吵的声音,对方的声音又粗又高。

  这个是村长交代的,王村长帮大家村里做好事都不行的?秦半闲压抑着声音轻声的说明道。

  王村长做好事?少来骗三岁孩子了,就他?平时有个事找他都是忙不迭的推卸责任,还有这好事会主动帮大家这些人家里看病?

  赵五,这个问题你可以明天问王村长,反正他是这样交代的,有医生帮你爸治病,又不要你的钱,你要不想,你把你爸再扶回去。秦半闲生气的说道,自己没拿半毛钱好处,还要受这气。

  麻勒个比的,秦半闲你找死呀,一会儿让扶过来一会儿让扶回去,这地儿老子还不想呆了呢,有一条,你跟我把王村长找来,给我说个..清楚,为什么村子里突然这么多人都得同个病?上个星期七奶奶和小姑奶奶都是这样,现在我爸又这样,是不是被人下毒了?老子今天就要一个交代。

  没人下毒,听到外面闹得不可一交,夏雨走了出来,你应该知道真相。

  什么真相?赵五看着突然出现的夏雨,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莲花村的夏雨。

  噢~夏医生,我早听说过了你,不过这个事情现在跟你没关系,你别扯进来。赵五对夏雨说道,我知道你是好人,主要的是王凯那王蛋太不是个东西。

  我也不想扯进来,可是现在却不得不卷进来了。夏雨淡淡的说道,倒是把赵五说得一愣一愣的,这是在演影片吗?台词倒是很熟悉的感觉。

  谁逼你的吗?赵五好奇的看着夏雨。

  其实,这是一场瘟疫,后果,会很严重。

  啊?赵五听到瘟疫两个字,浑身顿时麻了一下,难怪七奶奶得了这个病,那么快就走了路。

  夏雨点了点头。

  能治好吗?

  不知道。

  啊?赵五觉得自己只会说啊了。

  那个,我知道你是个好医生,只是,这个事情太复杂了,你让王凯那王羔子自己去解决。

  夏雨心里一阵感动,看来虽然自己为了木雅为了大毛做了一件傻事,毕竟群众的眼睛学是雪亮的,知道谁是谁非。

  这个赵五表面上咋咋呼呼,其实还是很有正义感的。

  不行,我已经签了保证给王村长了,而且再有三天,大毛应该能治好。

  那大毛能治好,是不是其他人也都能治好?赵五满怀期盼的眼睛看着夏雨。

  我只签了三天的时间。夏雨老实的说道,不想以后再牵扯什么矛盾出来。

  三天?三天能将我爹治好吗?

  不行的。夏雨说道。

  那就不行!要不,你把所有的病人都治好,要不,你就都不要治了。并不是赵五强求,只是,这事关每个人的性命攸关,更甚至于是一个家庭的幸福。

  赵五兄弟,你,你能眼睁睁看着你侄子就快要爬上岸也不拉一把,还要再踢一脚吗?大毛爹上前拉着对方的手,流着眼泪说道。

  当然不能。赵五说得斩钉截铁,大毛爸听完脸上稍微一懈,只是我更不能让我爸做你家大毛的垫脚石吧,噢,放弃我爸,就为了治你家大毛?生命面前无贵贱,人人平等。

  大毛爸脸又瞬间失去了光华,只是对方说得一点不错,自己无力争辩。

  怎么办?不知何时,木雅安排好楼上的病人,走到夏雨的身边,皱着透气的眉头问道。

  那个王村长人怎么样?夏雨低声的附耳问木雅。

  那个披着羊皮的狼, 一肚子的坏水。木雅恨恨的说道,想着刚刚还逼着夏雨签那份生死签就来气。

  夏雨点了点头,心中有了底,对于坏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般,不要给对方留一点余地,更何况还是得罪自己女人的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