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乡艳小村医>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惩罚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惩罚

小说:乡艳小村医编辑:黄金左手字数:2498更新时间:2015-10-14 07:34:57

  

  放心吧,有我看着呢,她不会有事的!夏雨听到江晴的话,当下便点了点头道。

  你在这儿坐着,不要乱跑,我可是害怕你被别人占便宜,我去保护你小姨!夏雨摸了摸江晴那柔滑的俏脸,然后站起身来,朝着人群里面走去。

  我哥哥说了,他的房间里面还有一瓶珍藏的二年拉菲呢,不知道善小姐是否肯赏光?那个少年笑眯眯的问道。

  你确定是二年的拉菲,可是据我所知,市面上流通的那些所谓二年拉菲,十有九是假的,不知道张公子这酒是真是假啊?善采诗听到这张姓少年的话后,顿时眼前一亮。

  这木桐酒虽然不错,但是跟二年的拉菲比起来,却是差了不少。如果真的有二年的拉菲,那还真是不虚此行啊。

  更何况她可不认为这张贺有胆子敢碰自己,他应该早就打听清楚自己的来历,所以她才有恃无恐的。

  旁边的夏雨看到这善采诗那眼馋的样子后,顿时一阵无语,这个笨蛋女人,听到有好酒就走不动路了,算了不能不管。

  当下夏雨便走了过去,抓住善采诗的手轻声道:采诗小姨,你喝醉了,我扶你去休息一下!

  善小姐,如果不想去的话,那大家就不勉强了,这瓶二年拉菲可不好找啊,花了我哥好大的功夫才寻到的,错过了可就没有了!那个张姓少年看到夏雨横插一杠子后,顿时心里不悦,但是脸上却是依然笑意依旧。

  行,那我就去品品,带路吧!听到这张姓少年的话,善采诗却是再也忍受不了了,当下便挣脱开夏雨的手。

  善小姐这边请!那张姓少年看到事情很顺利,顿时心里高兴起来,当下便在前面引路。

  望着善采诗跟随着这少年离去,夏雨却也没有停顿,直接跟随着走了进去,只是走到了二楼的楼梯口时,那里却有人看着,不让人上去。

  这群混蛋,肯定没安好心!看到这品酒居然还找人看着楼梯,夏雨的心里便暗道不好,当下他从怀里取出来两枚银针,走到那两个护卫的身前,双手闪电般的刺出。

  直接刺在了这两人的手腕之上,他们两个的手腕顿时耷拉了下来,正要惊呼,夏雨却是已经将银针拔出来,直接刺在了这两个人的脖颈处,两人哼唧都没哼唧,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夏雨一手一个,直接将这两个人拖到了旁边的一个杂物间里面,还好这里没有什么人过来,要不然他这一番动作肯定会引起人的注意了。

  接着夏雨便找到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杯酒,托着这个酒盘便朝着楼上走去。

  楼上有几个房间,夏雨也不知道善采诗被带到哪个房间去了,只能挨个的试,但是试了好半天,却没有什么发现,最后只剩下一个最大的房间了。

  夏雨知道人肯定在这个房间里面呢,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趴在门口开始听了起来。

  善小姐,这酒怎么样啊?不错吧,你是不是感觉浑身燥热的慌啊?就在这个时候,夏雨却是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正是那魏申的声音。

  酒是二年的拉菲,但是你这个混蛋,居然在二年的拉菲里面下药,你这是在侮辱好酒啊,你给我滚开!善采诗的声音却是传来了,不过她的声音却是有气无力的,软绵绵的,让人听得心里犹如猫抓一般。

  滚开?哈哈,我要是滚开的话,你恐怕会被烧死的,所以,为了拯救你,我只好委屈自己了!就在这个时候,却是听到魏申那嚣张无比的声音,紧接着,一个衣服撕裂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里,夏雨没有再犹豫了,直接一脚狠狠的踹在门上,那门虽然看似豪华无比,但是却非常的不结实,直接被暴怒的夏雨给踹了个稀巴烂。

  夏雨进去后,直接来到了善采诗身前,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她的身上。

  此时的善采诗酥肩半露,性感的晚礼服也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将她那浑圆挺翘的臀部给露了出来,一条黑色的蕾丝小内裤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夏雨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又脱掉了一件上衣,盖住了她那袒露的大腿。

  做完这些后,夏雨才转过身来,双目冰冷的望着屋里面的两个人,一个正是之前的魏申,而另外一个居然是张贺。

  你是什么人?擅闯别人的房间,难道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嘛?张贺却是恶人先告状,直接给夏雨定了一个罪名。

  违法的是吧,很好,那你们告诉我,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等恶事!那按照法律来判的话,你们应该被判多少年呢?夏雨一脸冷漠的说道。

  听到夏雨的话,张贺顿时一阵语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望着夏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哼,你什么时候见大家做恶事了。大家好心请她喝酒,结果她却要自己撕开衣服勾引大家俩!要报警的话,应该大家报警才对。旁边的魏申却是一脸淡漠的说道。

  哈哈,好啊,既然如此,那就算是你们家里再强大,也救不了你们了!夏雨怒极反笑,当下快步的走到张贺和魏申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不许乱来,你要是敢乱来,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张贺看到夏雨快步走过来,顿时惊恐的说道。

  不想干什么,只是让你们以后想干什么时候,也不能干什么而已!夏雨看到这张贺一脸惊恐的表情,还有那魏申阴沉的脸,顿时笑了起来,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说完后,夏雨手指的银针却是飞快的刺出,直接刺在了他俩的腰间,随后有闪电般的收了回来,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而张贺和魏申两人却只是感觉到腰间猛然一麻,随后便没有其他反应了,不过他们俩却还是紧张的后退了两步。

  夏雨冷笑一声,将自己手指上夹着的针悄无声息的收了起来,然后来到善采诗身边。

  却是发现她此时正俏脸酡红,神智还算清醒,但是看得出来,她快要迷失自己了。

  小雨,送我到一个宾馆去!善采诗声音犹如蚊蝇一般的说道。

  好!听到善采诗的话,夏雨也没有多说,直接从旁边的床上将那一大块床单给扯了过来,然后将善采诗整个身子给包裹住,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做完这些后,夏雨便直接抱起善采诗,朝着外面走去,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张贺和魏申。

  该死的,他这是虚张声势,他根本不敢对大家做什么!张贺一脸通红的说道。

  王浩那个笨蛋去哪儿了啊?他的人不是在楼下看着的嘛?怎么会让人溜进来呢?魏申一脸阴沉的说道。

  他隐隐感觉到自己之前腰间的麻不是错觉,但只是一麻而已,根本没有其他的症状,这又有什么用呢。

  夏雨抱着善采诗那柔软的娇躯朝着下面走去,而酒会上的人看到这一幕后,却是愣住了。

  夏雨哥,我小姨她怎么了啊?江晴看到夏雨抱着善采诗走过来,当下便跑了过去问道。

  是啊,小弟弟,小诗诗怎么回事啊?安薇薇她们三个也赶了过来,一脸担忧的问道。

  没事儿,她只是被别人下了迷药,我到外面找个宾馆,让她睡一觉就好了!不过,我劝大家还是不要在这儿了,在这儿连人身保障都没有,随时都有危险!夏雨冷漠的说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