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帝国总裁的丑妻>目录>

98 酒后误事

98 酒后误事

小说:帝国总裁的丑妻编辑:安潇潇字数:3028更新时间:2015-10-19 07:35:52

  

  ?

  “犯了错,还嘴硬,蓝七七你有没有心?难道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好吗,恩?”江霄云冷眯着眼眸,俊脸充满了失落和受伤。

  下一刻。

  撕……

  江霄云修长的手用力一拉,棉絮破碎的声音一霎在蓝七七耳畔响起,“江霄云,你混蛋!”

  蓝七七拼命抵抗,挣扎,“你住手!”

  “这是你应该做的,身为我江霄云的妻子,你当然应该履行妻子的义务。”完好的衣服落在江霄云掌心,顷刻成了一堆碎布。

  “江霄云,你混蛋!”看着眼前挥动的手臂,蓝七七低头便超江霄云的胳膊用力咬去。

  “蓝七七,你属狗的吗,恩?”已经是第二次被眼前的女人咬了,痛的江霄云脸部扭曲。

  “抱歉,我属于蛇的!还是毒蛇!”趁江霄云吃痛,蓝七七推开他,爬起身就跑。只是,蓝七七刚拉拢身上残缺不堪的衣衫,纤细的腰被身后的魔抓勒住,江霄云用力一甩,蓝七七啊的一声,再次被甩回了柔软的沙发里。

  “别想再跑,蓝七七,你是我的!”想到宫君凡,江霄云嫉妒地失去了理智。

  “我从来就不是你的,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是我!江霄云,你快松开我!”蓝七七拼命抗拒,可是男人和女人力气上相比,女人天生就是弱者,而且,此刻江霄云还喝了酒。

  “蓝七七,你是我的,我的!”

  “呜……放开我,江霄云,你混蛋……我恨你!”

  痛,好痛……

  呼喊的声音断断续续,蓝七七全身卷缩。

  “蓝七七,我说过不许欺瞒我,可是你呢,一次又一次把我当傻瓜耍,蓝七七,在你心里,我就那样不值得你信任,恩?还是你打算,等大家离婚后,你再投入你前未婚夫的怀抱?”江霄云很受伤,她只要说一句她已经不爱她的未婚夫他便不计较,可是,她却把他当傻瓜,偷偷和她前未婚夫来往,甚至,今天为了救宫君凡,蓝七七竟然拿枪对准了自己!

  “我没那么有心机,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欺骗你什么,我只是不想伤害一个无辜的人。”蓝七七哼了声,男人陌生而粗重的呼吸在耳侧索绕,蓝七七想死的心都有。

  “无辜的人?说的真好听,宫君凡都找上门来了,还无辜?难道要我看着他把你带走,才算我仁慈?”江霄云冷笑,有种恨不得捏碎宫君凡的冲动!

  在蓝七七没有失忆以前,那些日子都是宫君凡陪着蓝七七,快乐的、不快乐的、都陪伴了宫君凡,而且,还是从小到大,想到宫君凡和蓝七七在一起亲密的画面,江霄云便受不了,恨得宫君凡消失!

  “他一直在找自己的未婚妻,他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你只要把他赶出去就好,有必要杀人吗?再说,你会放我走吗?”蓝七七格外认真质问道江霄云,心里甚至还期待江霄云的回答。

  “放你走?做梦!就算合约到了期,我一样不会放你走!除非,我已经玩腻了你,你才可以从我的世界消失!”蓝七七闭上双眼,死死咬着下唇,果然,一年合约到期后,江霄云还是不会放她离开!

  “不守信用的家伙!无赖!混蛋!王八蛋!”蓝七七气的肺都快炸了。

  江霄云的行为,简直就是刷流氓!

  “哼,这就是你惹怒我的后果!”

  “江霄云,你放开我!”紧紧咬着唇,原本苍白的唇,渐渐渗出鲜红夺目的鲜血,红肿不堪。

  而江霄云却依然没有放过蓝七七的意思……

  蓝七七不停的呜咽,不知道过了多久,疼痛在消失,再也听不到粗重的呼吸声,蓝七七重重磕上眼眸,江霄云却一刻也不肯放松。

  “禽……兽……”承受不了漫长的掠夺,全身像是抽离了一样,没有半点力气,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像蚊子那般,蓝七七轻喊出一句‘禽兽’,一直僵硬的身体突然放软,猛地再次昏厥了过去。

  女人蝴蝶般卷翘的睫毛不再颤抖,江霄云低头,才发现,蓝七七竟然昏迷了!

  看着怀里脸色如纸一样白的女人,江霄云这才想起来蓝七七还发着高烧!

  该死!

  他竟然在蓝七七高烧不退的时候强行要了她!

  “蓝七七,你醒醒!”江霄云抱起此刻羸弱的蓝七七,拍了拍她惨白的脸,试图唤醒昏迷的她,可是,不管他怎么拍,蓝七七死磕着双眼,如一头受伤的小兽蜷缩着四肢。

  “该死,我都做了些什么?”搂着蓝七七,江霄云这才发现,蓝七七雪白的肌肤上布满於痕,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淤青是那样的显眼,仿佛在控诉江霄云刚才的所作所为。

  “我真是混蛋!”江霄云抱起衣衫不整长发凌乱的蓝七七走向床铺,将她放到床上,继而拿起电话,请了名女医生。

  “蓝七七,你好些了吗?”她的额头是那样的烫,江霄云一步也不敢离开,坐在床边不停蹭着她苍白的脸。

  “江霄云……你混蛋……禽兽……不许碰我……”喃喃噙语,蓝七七卷缩成了一团,停留在江霄云侵犯她的画面无法自拔。

  就连做梦,蓝七七都讨厌他的触碰……

  “你……”江霄云怄气死了,他好不容易放下身段来哄她,她却仿佛见了鬼似的!

  江霄云心情瞬间降到冰点,要是唤作以往,都是女人攀附他,可在她面前,他不是骄傲的江霄云,而是一个负气爱动怒的男人,变的一点也不想以前的江霄云!

  “呜呜呜……混蛋……”蓝七七吸了吸鼻子,发着高烧的她格外难受。

  “蓝七七,我到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顽强。是我顽固如铁,还是你坚硬不催。”江霄云握紧了拳头,征服的**在他内心流窜,就像遇到劲敌,想摧毁她,让她折服。

  “江少,是您受伤了吗?”江霄云刚想离开,请来的女医生便来了。

  她一进门,便看到江霄云坐在床前,心情格外烦躁。

  “是她。”江霄云拧着眉头,指了指床上昏迷的蓝七七。

  “她是那里不舒服?”蓝七七昏迷着,江霄云脸色又差,女医生不敢私自翻开被子,只好用问的形式打听。

  然,女医生这么一问,江霄云脸一瞬阴沉,冷冷应道,“自己诊断。”

  “……”女医这才掀起被子的一角,然,一掀开,却见床上的蓝七七肩上全是青痕,女医一下就明白怎么一回事。

  “少奶奶还在发烧,我先给她打一针,至于其他的伤……处理一下很快就会康复。”女医生绕过江霄云走到桌前,准备药水给蓝七七打针。

  不一会,医生抽好药水,拿着针再次回到床前,准备给蓝七七注射。

  然,刚打完药水,一阵疼痛从肩膀上蔓延开来,痛的蓝七七直拧眉头。

  “唔……痛……”努力尝试着睁开沉重的眼皮,恍惚中,卷翘修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

  “动作轻点,她很怕疼。”看着昏迷的蓝七七呼痛,江霄云眉头拧成了结。

  “江少,我已经在尽力。”女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为了不弄疼蓝七七,医生给她打针已经轻到不能再轻,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痛……别碰我!”针孔一扎到自己的肌肤,蓝七七便被痛醒,缓缓睁开了眼眸。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一名穿着护士服装的女人正在给自己打针,再往后,居然看到江霄云立在床前没有离开!

  联想到淤泥一幕幕,心揪了起来,挣扎道问着护士,“针打完了吗?”

  “打完了,但是,少奶奶身上还有‘其它’伤口要处理。”女医生即刻拔掉了针筒,将‘其它’两个字说的格外含蓄。

  “谢谢,我自己可以处理,你还是回去吧。”女医生所说的其它伤口,蓝七七一听便明白是指她身体四处的青痕,想到刚才一幕幕抹不去的画面,蓝七七抓起被子便把自己裹的结结实实做防护状,可是,刚挪动,撕裂般的疼痛牵引着蓝七七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由脚传达头部,发着高烧的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像是虚脱了一般难受,而且,此刻如拧着一张冷脸江霄云还在这,让医生怎么给她处理其它的伤?

  “她只会听我的话,你的话不算数!”蓝七七排斥,一直没有啃声的江霄云突然冷哼了一句。

  “给她检查,不用避什么嫌!”刚才失去理智,还喝了那么多酒,而蓝七七还因此而昏迷,江霄云说什么也要女医生给她全身检查。

  “别碰我,出去,都给我出去!”看着女医生靠近,蓝七七再也躺不住,抱住被子便下了床超浴室奔去,格外想洗个热水澡,驱除身体上的痛楚。

  只是,蓝七七脚刚着地,噗通一声,纤细的双腿竟一阵无力,噗通一声,竟跌倒在地,狼狈到不能再狼狈。

  “逞强!”江霄云走到床前,伸手连同被子一起抱起蓝七七,“黄医生,你还是回去,这里由我来处理,留下一些外伤的药给我就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