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帝国总裁的丑妻>目录>

324 扔下去喂食人鱼

324 扔下去喂食人鱼

小说:帝国总裁的丑妻编辑:安潇潇字数:3027更新时间:2015-10-19 07:37:00

  

  ?

  郝啸天双腿发软往后倒,被吓尿了裤子。

  “穆……穆少别拿我开玩笑,我怎么可以夺穆少所爱……”郝啸天猛咽了咽口水,这么大人还尿裤子,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郝少要是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郝少连未婚妻都可以送给我,只不过是两条食人鱼,送给郝少又有何不可?”穆子聪冷厉望着郝啸天,眼神透着一阵寒意。

  “这……”穆子聪今天的神色有些奇怪,郝啸天噗通一声跪在穆子聪面前,“穆少,您有什么话,您说,别吓唬我。”

  郝啸天隐隐感觉出来,穆子聪似乎有话要问自己,只是他猜不透,穆子聪想知道什么。

  “郝少,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穆子聪走到被吓的全身都在打抖的郝啸天面前,亲自将他扶了起来。

  “穆少,有什么事您说,我一定会按照您的指示去做。”不好的预感在心头流窜,郝啸天怎么也不肯起来,此刻他格外害怕眼前不动声色的穆子聪,他清楚,穆子聪要是想要他的命,他今天绝对走不出这间暗房。

  “是吗?”郝啸天不肯起,穆子聪也就没再扶,冷眼望着跪在地上的郝啸天,“我想知道一件事,你必须老老实实告诉我,不许有一句谎言,要是敢骗我,你的下场就会像角落里的乌梅一样疯疯癫癫被关在这里陪我的王子和公主。”

  “穆少您说,我哪敢骗穆少。”郝啸天再次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脸的畏惧。

  “我想知道完颜朵拉当年在大学赌博被解雇那件事,还有……她怎么会被赌场的小开……”玷污两字,不知道为什么穆子聪一直说不出口,一想到朵拉曾经被人欺负了两天两夜,穆子聪心被狠狠的灼痛,恨不得将那小开碎尸万段。

  穆子聪语毕,郝啸天一片震惊,迅速仰头,恐惧望着穆子聪。

  眼前的穆少这样的表情,他想知道什么?

  郝啸天一直观察着穆子聪的神情,心情忐忑。

  当年那件事是自己和乌梅一手策划,给朵拉吃了迷药推进小开的包间。

  那小开很喜欢朵拉,因此,才对她……

  可是谁知道事后,那小开居然那么无耻,把朵拉送给自己的手下,还好的是朵拉自己逃了出来,只不过,她还是被那小开给玷污了清白。

  “穆少,这件事十几年了,我已经没什么印象。”看的出来穆子聪似乎很关心完颜朵拉的事,郝啸天心想要是穆子聪知道当年的真像,真怕他会杀了自己。

  “是吗?那我不介意帮你恢复记忆。”穆子聪冷哼着,超身后的保镖挥了挥手,“来人,把郝少扔进鱼缸,公主和王子似乎很饿,正想进食。”

  穆子聪语毕,两名保镖顷刻走了出来,“遵命穆少。”

  保镖架住郝啸天便把他往鱼缸拉去……

  保镖力气很大,看着自己快被拉到鱼缸面前,郝啸天吓的大叫,“不要,穆少,我记起那件事了。”

  “记起来了,就快说,我家少爷可没什么耐心,小心大家把你直接扔缸里。”保镖哼了声。

  “穆少,当年我和乌梅完颜朵拉三个人是大学同学,那次是完颜朵拉硬拉我和乌梅去的赌场,她被小开玷污不关我的事,是她自己贪财喜欢上那个小开,心甘情愿和人家交好。”为了保命,郝啸天颠倒黑白。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十几年,知道的人除了当年的小开,也只有自己、乌梅、完颜朵拉三个人知道。现在乌梅神志不清被吓傻了,就算她知道真相也说不出来了,至于完颜朵拉,她很忌讳当年那件事,一直深深埋藏在心底,她更不会说出口,所以,现在就算他瞎说,穆子聪也没办法查到他说的是真是假。

  因此,郝啸天怀着侥幸的心理,想蒙混穆子聪。

  “是完颜朵拉主动拉你们去的赌场?怎么和乌梅说的不一样,你的未婚妻可是说是你带她们两去的。”听到郝啸天的说词,穆子聪眼眸冷眯,一下听出郝啸天和乌梅的说词矛盾。

  一个说是郝啸天带的头,一个说是完颜朵拉带的头,两人说词不一致,乌梅和郝啸天一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乌梅她乱说,这件事过去十几年,她大概记的不是很清楚,是完颜朵拉拉大家去的。”为了推卸责任,郝啸天再次重复了一遍是朵拉拉着她们去赌场。

  “哦?是吗?”穆子聪格外怀疑郝啸天的说词。

  “穆少,学校当年的档案有记载,是完颜朵拉前去赌博被解雇,这足以证明是她带的头。”郝啸天心里格外清楚,穆子聪想必已经去学校查过这件事,只是他一直找不到证据才来逼问自己,只要自己打死不承认,穆子聪一定找不出其他证据。

  “真是奇怪,她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赌博?还有,朵拉曾经和我说过,当年你是他的男朋友,有这事吗?”穆子聪走到郝啸天面前,冷厉的眼神一直盯着他,似乎想看穿郝啸天有没有在撒谎。

  郝啸天要是敢骗人,他便把他扔进鱼缸喂鱼,让他和乌梅有个伴。

  “穆……穆少……你不知道,当年完颜朵拉是个特长生,她会的东西可多。我和她是男女朋友没错,可是,我并不知道她好赌。”郝啸天有点恐惧应着穆子聪,不知道完颜朵拉和穆子聪说过多少以前有关他们在大学的事。

  “郝啸天,你还真会推卸责任。”穆子聪握紧了拳头,郝啸天从头到尾,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维护自己,却把所有责任推给了完颜朵拉。他说的话,听着便觉得没有半点真实性可言。这一刻,穆子聪格外的恼怒,再次超保镖挥手道,“把他给我扔下去,胡说八道,完颜朵拉在学校一心专研跆拳道,她怎么会去赌博?郝啸天,你还是个男人吗?把责任推给一个女人。”

  比较乌梅的说词,郝啸天说的,格外没有真实性。

  “是,穆少。”保镖应着,拖起穆子聪,摁了开关,便想把他往鱼缸里扔。

  这样的男人,向他了解真相,还不如直接把他喂鱼干脆。

  “穆……穆少……饶命……”看着满脸怒焰的穆子聪,郝啸天心里那个畏惧,真怕不留神自己便瞬间扔进食人鱼缸,恳求着穆子聪饶命。

  “我要听真话,要是再被我听出破绽,我会让你死的格外痛苦。别把本少当三岁小孩来哄,要相信我的智商在你之上,你欺骗不了我,所以,你还是乖乖交代当年的事。”穆子聪捏住郝啸天的下巴,锋利的眼神透着警告。郝啸天可以感觉的出来,穆子聪的眼眸透着死亡的忠告。

  “我……我说真话……”被逼到边缘,郝啸天只好老老实实交代道,“当年是我骗完颜朵拉和乌梅去的赌场,我一心想赚大钱,迷上了赌博,可谁知道,就算那晚我带了两个女神前去赌博转运,可是,赌桌上我还是输了,还欠下了巨款。就在我格外沮丧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小开眼神不断在打朵拉的主意,那会,我刚好欠他一百万债款,于是,就悄悄和他谈了笔买卖。那小开说只要把他女朋友朵拉借给他几天,陪他玩玩,他欠他的钱便可以一笔购销,那时,我还是个学生,欠那么多的钱,要是被父母知道,一定会打死我,我格外的害怕,就偷偷在朵拉的水里下了迷药把她送给了那个小开。事后,赌博这件事被学校知道了,我和乌梅便商量把这件事全推给出事的完颜朵拉,就这样,完颜朵拉被学校解雇了,后来她离开了学校转校到其它地方才平息这件事。”

  郝啸天跌倒在地上,一字一句称述着当年所有事的经过,这一次,他没有在撒谎。

  因为,他知道,再说谎,穆子聪一定会无情地把自己扔进鱼缸。

  原来,完颜朵拉当年被人玷污这件事是真的……

  乌梅没有说谎。

  听到郝啸天说的话,穆子聪痛苦的闭上了眼眸,格外想杀人。

  为了一百万,郝啸天竟然把完颜朵拉送给了赌场的小开,害完颜朵拉备受折磨!

  混蛋!

  紧握的拳头咯咯作响,穆子聪满脸都是杀气。

  郝啸天看着这样的穆子聪,拼命磕头,“穆少饶命,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孩子,年轻不懂事,我该死,我心里一直很悔恨那样对完颜朵拉,都是我的错,求穆少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

  “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会不会太迟了?”穆子聪冷哼,刚才,他可没有感觉到郝啸天有悔改的诚意!

  “穆少饶命,求你饶我一命。”郝啸天此刻只知道恳求,祈祷眼前的穆子聪大发慈悲放过自己一次。

  “太迟了,你对完颜朵拉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穆子聪冷眯着眼眸,“来人,把他和乌梅都给我扔下去喂鱼,我要让他们在这个世上消失。”

  “是,穆少!”保镖应着,拽起郝啸天便往鲨鱼缸里拽,预备把他扔进去给食人鱼当食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