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吞天武帝>目录>

第020章:孟青质问

第020章:孟青质问

小说:吞天武帝编辑:剑意墨江南字数:4012更新时间:2016-06-15 06:55:17

  

  实力突破,苏阳兴奋之余,同时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来自于孟青的危机。

  暂且不论孟奇的尸体到底是被谁拿走,他都必须尽快的提升实力。

  血魄境乃是武者基础,只有踏入蜕灵,才能算作是一名真正的武者。

  回到屋子,他将屋子打扫干净之后,便是直接盘坐床上,利用燃血灵液进入了修炼状态。

  武者修炼,天赋乃之一,唯有坚定的武道之心才能不断进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无法持之以恒,实力只会不进反退。

  作为一个下人身份的苏阳深知这个世界的残酷,从三年前妹妹被强行带走,他就彻底领悟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全自身,才能保护身边人。

  翌日,苏阳一直到正午才醒来。

  窗外,阳光炙烈,一道刺眼的光芒透过窗户照射在他的脸上。

  微微眯眼,他挪了挪身子,避开刺眼的阳光。

  沉神感受着体内,气血充盈,肌肉颤动之间无不是蕴含着裂石之力。

  “血魄二重,虽然昨日在无名拳法的淬炼下已经完全吸取了孟奇的气血,但是根基还有些不稳,今天看来还要去灵焰楼重力室淬炼一番才能彻底稳固。”

  苏阳低声呢喃着,然后下床舒展着四肢。

  半晌,他盘坐在地,打开那枚放着药材的须弥戒子,里面堆满了一个个的玉盒和玉瓶,足有数百之数。

  看到这一堆东西,苏阳面露呆滞之色。

  “这些家伙真当我是机器吗?这么多的药材,得炼到什么事日?”他苦笑叹道。

  他目光扫过,发现在玉盒之间还有两本古朴的书册,目露疑惑之色,将其拿了出来。

  《灵液药方》,《炼制心得-陆晋》

  看着这两本书册封皮上的字体,苏阳目露喜色。

  “灵液药方,竟然还有陆晋大师的炼制心得,有了这些炼制灵液我完全可以自行琢磨。”苏阳舔了舔嘴唇,迫不及待的翻开炼制心得,认真看了起来。

  上面写的全都是陆晋亲自炼制从一品灵液到三品灵液的心得以及炼制过程详细步骤,需要注意什么,详细无比。

  苏阳眼中涌动着明亮的光芒,心神完全沉浸其中,贪婪的汲取着灵焰者常识。

  砰砰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一阵敲门声将苏阳惊醒。

  他抬头微微皱眉,是谁会来找他?

  收起书册,他起身打开了门。

  门外一道熟悉的身影,让苏阳脸上露出一抹冷色。

  “马总管。”

  苏阳撇着马总管,淡淡的道:“有什么事吗?”

  苏阳的姿态,让马总管心头愠怒,但是想到上一次苏阳那吸食气血的恐怖武技,他就不寒而栗,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咽了口吐沫,马总管脸上迅速挂起浓郁的笑容道:“嘿嘿,苏阳,是香小姐找你,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小姐?”苏阳眉头微挑,他心头一挑,下意识就想到昨天的事情,面色微白。

  不会是昨天的事情吧?

  他心头忐忑。

  看到苏阳发愣的样子,马总管犹豫了一下,继续道:“苏阳,香小姐似乎有急事,你还是赶紧过去吧。”

  有急事?

  苏阳心头一紧,冲着马总管道:“我知道了。”

  砰!

  “妈的。”

  看着狠狠关上的门,马总管咬了咬牙,狠狠的骂了一句,转身就走。

  话他通知到了,剩下的就不归他管了,上次的事情他现在还心有余悸,仿佛阴影一般笼罩着他,他是不敢再找苏阳麻烦了。

  苏阳很快来到馨灵苑,心头一直悬着。

  站在院子门口,他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院子里面传来端木香淡淡的声音,苏阳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

  走进院子瞬间,他瞳孔骤然紧缩,一抹慌乱之色在眼中一闪而逝。

  端木香坐在石桌旁,旁边还有一道身影。

  赫然是孟青。

  孟青一双眸子阴厉的盯着苏阳,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讶与疑惑。

  “血魄二重?”

  感应到苏阳身上的气息变化,端木香心头一惊,美目中涌现一丝惊色。

  “小姐,孟少爷。”苏阳咬了咬牙,面不改色,冲着端木香微微躬身道。

  “孟公子,苏阳来了,有什么事情你就问吧。”端木香瞥了一眼孟青,然后深深的看着苏阳道:“苏阳,孟公子有事要问你,你若知道,就老实告诉孟公子。”

  该死,果然是因为孟奇。

  苏阳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捏了捏手掌,使自己沉着下来,迎上孟青阴厉的眸子,缓缓道:“苏阳一定知无不言。”

  “苏阳,昨日我让孟奇去找你,可是孟奇却一日未归。”孟青微眯着眼,森然盯着苏阳道:“你可知道孟奇去了什么地方?”

  苏阳面露愕然之色,不解道:“孟奇?孟少爷,苏阳昨日一直呆在家族中未曾出去,也并未看到有什么孟奇来找我。”

  孟青死死的盯着苏阳,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异样,可是却让他失望了,那愕然的表情,显然不似作假。

  难道孟奇没有去找这家伙?那他去了什么地方?

  孟青眉头一拧,目光凌厉,森然道:“是吗?孟奇可是我孟家孟端峰长老之子,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没办法向孟长老交待。”

  “你真的不知道吗?”

  苏阳苦笑道:“孟少爷,我真的不曾见过什么孟奇,昨日我一直呆在家族,小姐也可以作证。”

  他说着,忐忑不安的看向端木香。

  端木香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苏阳竟然会把她也扯出来。

  “不错,苏阳昨日一直在馨灵苑。”端木香美目流转,淡淡的瞥了一眼苏阳,在后者心惊胆战之中缓缓说道。

  孟青闻言,面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苏阳目露喜色,心头一松,看着孟青那难看之色,突然疑惑不解的道:“孟少爷,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下人,不知道孟少爷让孟奇少爷找我有何事?”

  端木香柳眉一挑,美目中闪过一抹异彩。

  她淡淡一笑,目光不由得看向孟青。

  在苏阳和端木香的注视之下,孟青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妈的,苏阳,不管孟奇消失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本少爷绝对不会放过你。

  心头怨恨骂了一句,他尴尬一笑道:“香小姐,这个,其实有点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

  苏阳顿时面露古怪之色,这家伙想到什么借口?

  “说不出口不如说出口听听。”端木香面无表情,凝视着孟青道。

  “呃,其实我是觉得苏阳不错,想让他来孟家的。”孟青咬了咬牙,面色发黑的道。

  在说出这句话时,他就悔恨了。

  他堂堂孟家大少爷,竟然为了一个下人而大动干戈,传出去丢人丢尽了。

  心中对苏阳的怨恨愈发浓郁。

  “苏阳,没想到你竟然能得到孟公子青睐,若是你想去孟家,我不会留你。”端木香目光转向苏阳,淡淡笑道。

  不知为何,苏阳有一种头骨的冰冷,端木香这句话仿佛带着无形的剑刃一般刺入他体。

  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他忙道:“小姐对苏阳有救命之恩,苏阳愿一直跟随小姐左右。”

  “小子,你,真是白痴,猪脑袋,妈的,本帝,本帝,气死本帝了。”

  阴阳武帝陡然暴怒的在他脑袋里咆哮。

  苏阳面色一滞,然后傻傻一笑。

  端木香绝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她抿嘴笑道:“孟公子,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吗?”

  孟青面色一滞,看着端木香露出一抹难以置信之色。

  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让他适可而止,也就是说此事不管与苏阳有没有关系,就此抹去。

  端木香竟然为了一个下人对他这样说话,难道自己堂堂孟家大少爷还比不上一个下人吗?

  他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心,然而却没有去触怒端木香的勇气,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香小姐,既然孟奇没有来找苏阳,那我就先走了。”

  “端峰长老可是只有孟奇一个儿子,唉,希翼孟奇安然无事。”孟青冲着苏阳咧嘴一笑,大步走出了院子。

  砰!

  院门关闭,苏阳长出了一口气,这一会时间,只感觉后背已然被冷汗打湿。

  不过还好,不管孟奇如何怀疑自己,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昨天,家族护卫统领端木江陵在家族外发现了孟奇的尸体。”端木香直视着苏阳,诡异的笑道。

  苏阳浑身一震,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难道被小姐察觉到了吗?

  不,不可能。

  苏阳心跳加速,咬着牙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疑惑道:“小姐为什么刚才没有告诉孟少爷?”

  “我为什么要告诉孟青呢?”端木香道。

  “呃。”苏阳一呆。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端木香又道:“这件事已经被我压下去了,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苏阳瞳孔一缩,心虚的看了一眼端木香,道:“是,小姐。”

  他迅速退了出去。

  “呼~~”

  刚出院子,他就大口的喘着粗气,面无血色,眼中尽是惊惧之色。

  小姐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真的发现是我了吗?

  “妈的,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猪,白痴。”阴阳武帝破口大骂。

  “本帝真想一巴掌拍死你,你就不能动点脑子吗?”

  苏阳面色难看,火气上涌,怒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端木香的话已经说的那么明显了,你还没听出来?她已经知道了是你杀了孟奇,但是她帮你压下来了,也就是说这件事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你可以放心了。”

  苏阳浑身一颤,愣了许久,突然苦笑起来。

  难怪端木香今天说话怎么这般怪异。

  自己还像一个小丑一样可笑。

  “还有,你没脑子吗?你竟然说愿意一直追随端木香,你难道忘了你的天赋,难道你想被一直束缚在端木家族吗?”阴阳武帝气的恨不得跳出来暴揍苏阳一顿。

  “我,我,我……”

  苏阳傻傻的瞪着双眼,想要反驳,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发觉从头到尾他的心理都被端木香揣测。

  心头第一次对端木香升起了一丝警惕与惊惧,他突然发现他心中自认为完美的端木香是那般的陌生。

  “哼,本帝实话告诉你吧,端木香恐怕已经发现了你身上一些端倪,这三年来她可是对你关注的很。”

  “大帝,那现在该怎么办?”苏阳苦涩的道。

  “能怎么办?该修炼修炼,该睡觉睡觉,你一个大男人还能被一句话憋死不成,以后不认账罢了,况且,端木香虽然心机颇深,对你倒是也没有什么恶意。”

  “嘿嘿,把端木香推倒,这一切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那样不是正中你说的那句话吗?一直追随,桀桀。”

  听着阴阳武帝那猥琐的奸笑,苏阳狠狠的咬了咬舌尖,转身望着眼前的院子,面色复杂。

  “小姐,抱歉,我是不会永远留在端木家族的。不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救命之恩,我永远都不会忘。”

  话音落下,他眼中升起坚定之色,转身蓦然离去。

  院子里,端木香目光带着罕见的骇然,死死的盯着放在石桌上的一面太玄刻印。

  这面太玄刻印上印着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赫然是苏阳曾在战武堂触过的那面太玄刻印。

  太玄刻印,乃是七玄武界测试天赋之用器具,坚韧无比,哪怕是神通境界武者也无法击碎。

  然而此刻却碎了。

  “苏阳,你身上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突然转变,三天从血魄一重达到血魄二重,还能击杀血魄四重的孟奇。”

  想到孟奇那恐怖的死状,端木香俏脸上竟是浮现出一抹心悸。

  “能使得太玄刻印破裂,又该是什么样的天赋?”

  端木香美目中闪烁着深深的疑惑,她深深的盯着太玄刻印许久,而后目光看向院子里的苓黄树。

  枝桠上淡黄色的花朵,微微飘摇。

  深深嗅了一口院子里飘荡的香气,端木香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一道瘦弱身影站在苓黄树下的样子。

  她手指微颤,心底蓦然做出了一个决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