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355.com>少帅每天都在吃醋>目录>

第648章:全文大结局

第648章:全文大结局

小说:少帅每天都在吃醋编辑:八寻字数:7016更新时间:2019-01-04 07:32:21

  

  乐熙从尤墨染的办公室出来准备去救援会,有些新的资料需要登记处理。

  乐家的车等在外面,开车的是家里的司机老刘。

  乐熙捧着一大束玫瑰,白皙的脸颊似乎沾染了花瓣的清新,娇润鲜嫩,一双眼睛被玫瑰的颜色照亮,更显得泽泽生辉。

  坐上车,乐熙说了声:“刘伯,去新开路。”

  刘伯点了下头,缓缓的发动了车子。

  乐熙坐在后座上,心满意足的嗅着怀中的玫瑰花,都说女人爱玫瑰,也也免不了俗,特别这束花还是她最喜欢的男子所送。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乐延凯差点毁掉她的人生,却让她收获了爱情,她与尤墨染之间虽然才刚刚步上正轨,但她相信,只要他们再彼此努力一点,就可以改变所有的不可能。

  乐熙还沉浸在无边的幸福中,忽然发现车窗外的建筑有些陌生。

  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刘伯,我要去新开路,这是往城郊去的路吧?”

  刘伯坐在前面没有吭声,只是不动声色的加快了车速。

  “刘伯。”乐熙觉得不对劲,把头探过去,“刘伯,你走错路了。”

  刘伯戴着一顶礼帽,穿着灰色的上衣,此时听见乐熙的话,他才缓缓开口:“熙熙。”

  两个字犹如惊雷在乐熙的面前炸响。

  “刘伯”转过头,一双深邃的眼睛暗含锐利的光芒,在看到眼前的女孩时,化为一股狂热,“熙熙, 好久不见。”

  乐熙向后退去,抬手就要拽车门,结果发现车门什么时候被锁上了。

  她又惊又怕,不停的用手拍打车窗,希翼窗外可以有人发现她。

  “没用的,熙熙。”乐延凯发出森冷的笑声:“外面的人是看不见你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乐熙愤怒的瞪向他,“大家乐家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难道你还不肯罢手?不管父亲收养你的目的是什么,他对你有着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就凭这份恩情,你都不能恩将仇报。”

  乐延凯道:“我对乐家没兴趣,熙熙,我说过,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我想站在最高的地方娶到你,既然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但我还有你啊。”

  他是逃出了山城去投奔宋派,可是犹如丧家之犬的乐延凯对于宋派显然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们表面上假装接纳他,其实暗中却派人想将他除掉,乐延凯机警又命大,于千难万阻中逃脱了出来。

  山城不容他,宋派也不容他,乐延凯只能偷偷的再潜入山城。

  这些日子,他一直潜伏在黑暗中注视着乐熙的一举一动,终于等到了今天这个机会。

  他打死了开车的刘伯,然后自己装成刘伯的样子,而沉浸在那束玫瑰花中的乐熙并没有发现。

  “乐延凯。”乐熙勉强沉着下来,试图对他好言相劝,“宁派正在四处通缉你,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乐家可以不跟人计较你之前做过的事情,你不要一错再错。”

  乐延凯笑了笑:“熙熙,我会离开的,但是我要带着你一起离开,这一辈子,大家都不会分开。”

  “乐延凯,你别做梦了,我不会和你走。”

  “熙熙,这由不得你。”乐延凯将车拐进一个胡同继续往前开,乐熙试图阻止,但她根本不是乐延凯的对手,只能由着他将车越开越远,渐渐的驶离了市区。

  车子拐上一座山路,山路崎岖,一路颠簸不止。

  没多久,阴沉沉的天下起大雨,这让本就难走的道路更加的艰难。

  走到一处河沟,路被河水淹了,开不过去,乐延凯只能半路弃车,他打开车门将乐熙从车后拽出来,乐熙知道反抗也是无用功,只能被他牵着往山里走。

  乐延凯看到她还穿着裙子,于是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乐熙的头上,乐熙本不想接受他的施舍,但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体,于是没有拒绝。

  倒是乐延凯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很快就被水淋透了。

  山路泥泞难走,乐熙一度走不下去,乐延凯索性将她背了起来,直到前面看到一个小小的山崖,崖下面倒是有一块地方是干燥的。

  “先躲躲雨。”乐延凯将乐熙放下,还好她的头上披着他的衣服,倒没有淋得太湿,倒是他如同落汤鸡,十分的狼狈。

  乐熙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拉扯着身上的湿衣,她还不想和他闹得太僵。

  乐延凯这个人,她与他相处了十几年,最了解他的固执,他曾经被嘲笑字写得不好,于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他几乎是日夜不眠,最后他把自己放出来的时候,一手字铁勾银划,苍劲有力,连当时的书法大师看了都要称赞,只是那时大家都在关心他的字,只有乐熙在心疼他瘦了整整一圈。

  乐延凯就是这样的人,只要他想做到的事情,可以不惜一切,过程什么的都不重要,他只看结果。

  “等天亮了,大家再走。”夜晚的山路不好走,月光又暗,他不会冒这个险,“你饿不饿,我去找些吃的。”

  雨渐渐的小了起来,最后只剩下雨雾,山里笼罩着朦胧的雾气。

  乐熙不语,缩在山崖下面。

  乐延凯轻叹一声,拿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去找吃的了。

  而在山城城内,尤墨染正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忽然接到了乐市长的电话。

  “墨染,熙熙跟你在一起吗?”乐市长的声音很焦急。

  “没有,她下午的时候说去救援会了。”

  “救援会那边我也问过了,说她根本没有过去。”乐市长急道:“熙熙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很怕她会出事。”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派人去找。”

  尤墨染放下电话,浓眉拧在一起,脑海里浮现的是乐熙抱着那一大束蓝玫瑰高高兴兴离开的背影。

  “于良。”尤墨染大步走出办公室,外面候着的于良急忙现身。

  “发动大家所有的势力,天亮之前,一定要找到乐熙。”尤墨染补充:“是所有。”

  尤墨染在山城不但是头号富商,在山城的地下组织里,他也是龙头老大,当年叱咤风云的军火头子,他想要蔓延和隐藏自己的实力都是轻而易举。

  只要他的一句话,山城所有的地下组织都会为他倾巢出动。

  于良从尤墨染的表情就能看出事态的严重性,急忙召集了几个人往下布置。

  不久就有人来汇报,在三七胡同的臭水沟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而尸体的主人被证实是乐家的司机刘伯。

  三七胡同离尤家的企业很近,也就是说,那人一直在暗中盯着乐熙,在乐熙进入企业后,他杀了刘伯,并且伪装成刘伯的样子。

  这个人会是谁,尤墨染几乎已经能够想到了。

  乐延凯!

  “让人去查乐家的这台车,如果是乐延凯的话,他一定会想办法逃出山城,但是山城现在戒严,所有正规出口都有岗哨,他开着车绝对不敢走大路。”尤墨染按熄了手中的烟:“想要离开山城的山路有四条,你让人分头去找。”

  尤墨染也坐上了其中一台车,从四条路中选择了一条乐延凯最可能选 的路。

  山城今天下过雨,而雨水最容易淹没痕迹,特别是泥泞的山路,根本找不到汽车的痕迹。

  ~

  乐延凯还没有回来,乐熙往四周看了看,月光虽好,但是没有灯光的山上仍是一片漆黑,不时还有野兽的叫声传来,这个时候,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四处乱跑。

  想要逃跑的话,现在不是时候。

  身上的湿衣贴着皮肤又湿又潮,特别难受。

  乐熙蜷了蜷腿,正准备闭上眼睛沉着的思考一会儿,忽然听见不远处的树丛中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

  她警惕的睁开眼睛,以为是乐延凯回来了,结果面前的树丛一动不动。

  就在她以为只是风的时候,周围忽然响起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低吠声。

  乐熙就算没有真的见过,也多少听过它的传闻,那是……狼!

  乐熙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下意识的捡起身边的石块,就在她屏住呼吸的时候,她看到一只双眼冒着绿光的狼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乐熙的脑子一片空白,这只狼体型巨大,森白的牙齿在月光下泛着冷冷的光。

  乐熙吓得一动不敢动,脑子里努力在回忆着遇到狼的时候应该怎么应对,可是……那些方法似乎都没用。

  此时此刻,她无比希翼乐延凯能够赶快回来。

  那只狼已经发现乐熙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并不会产生多大威胁的人,他抬起脖子仰天嗷了一声,那声音犹如黑夜中的恶魔与死神的召唤,乐熙腿一软,可还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跑,总好过坐以待毙。

  就在她拔腿冲出去的时候,那只狼也扑了上来,事实证明,一只在黑暗中生活久了的猛兽,绝对要快过一个普通人。

  乐熙的小腿上一阵剧痛,整个人都向前栽倒。

  那只狼竟然硬生生的从她的小腿上撕下了一块皮肉。

  乐熙痛得冷汗直冒,神智几乎崩溃,可是残存的理智让她挣扎着要爬起来,但那只恶狼根本不给她挣扎的机会,张开大嘴朝着她的脖子咬去。

  砰!

  一声枪响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乐熙闭着眼睛,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紧接着便向一边滚落。

  “熙熙。”乐延凯大步跑过来,“对不起,大哥来晚了。”

  他急忙将她扶起来,焦急的询问:“怎么样了?”

  “腿。”乐熙疼得直吸气,伤口的位置火辣辣的疼着,疼痛钻心。

  乐延凯这才发现她的腿被狼咬到了,鲜血淋淋。

  乐延凯心头大惊,急忙脱下身上仅有的衬衫,用手撕成布条缠在她的腿上。

  乐熙一度疼得几乎晕死过去,残存的神志让她咬着牙关,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而下。

  鲜血很快染红了乐延凯的衬衫,迅速的渗了出来,他大惊失色,一双手甚至慌乱的抖个不停。

  乐熙是黄金血,她的血很金贵,如果一直这样流血不止,很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就算是勉强能够获救,失了这么多血,恐怕也活不成。

  乐延凯此时懊悔交加,拿起手中的枪就往自己的额头猛敲:“该死,都怪我,都怪我。”

  “身后……。”乐熙模糊的视线中,清楚的看到十几双幽绿的眼睛。

  刚才那只狼的嚎叫引来了同伴,现在他们被十几头猛兽包围了。

  乐延凯听到狼吠,急忙将乐熙护到身后,他的手里只有一把枪,刚才打猎的时候还用掉了两颗子弹,现在枪里只有两发子弹,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凶兽。

  “熙熙,看到你旁边那个岩缝了吗?你慢慢的往后退,然后躲到石缝里。”乐延凯缓缓挪动脚步,护着乐熙往后退。

  乐熙退到岩缝前才发现,这个缝隙是天然形成的,但是非常小,只能容下一个成年人,而在缝隙的四周长满了粗壮的树根。

  “快,躲进去。”乐延凯催促。

  “那你呢?”

  “我手里有枪,别怕,快。”乐延凯推了乐熙一下,乐熙只好钻进了岩缝里。

  乐延凯先是冲着头狼开了一枪,枪声的震慑下,狼群被逼得后退了一步。

  他趁着这个机会从旁边挪来了一块大石,然后堵住了岩缝的半个入口,然后将身体靠在石头上。

  “熙熙,你听我说。”乐延凯喘息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乐熙望着他挡在外面的背影,一股浓郁的悲伤掠上心头,她咬着唇,似乎忘记了腿上的疼痛。

  “熙熙,对不起,是我让你陷入这样的险境,如果你不能脱险,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安生。”乐延凯闭了闭眼睛,眼中一片湿润:“还记得你小时候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我背着你去医院,你趴在我的背上安慰我,大哥,不要哭,熙熙会没事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有大哥,只要大哥在,我什么都不怕。”

  乐延凯的眼泪落下来,眼中一片懊悔之色:“你那么信任我,可是我都做了什么?我的偏执到头来却害了你和我。熙熙,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爱的人,我真的只是想和你长相厮守,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而我竟然也稀里糊涂的一路错到底。”

  乐延凯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狼群在短暂的退却之后又猛扑了过来。

  乐熙听着外面传来狼群的嘶吼声,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乐延凯手里有枪,如果丢下她,他完全可以逃脱狼群的追捕,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保护她。

  他的背影在她的面前模糊不清,渐渐变成了小时候那个总是护在她的面前替她遮风挡雨的人。

  她捂着脸大声哭出来:“大哥,大哥。”

  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但是眼前这个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保全她的人,她已经恨不起来了,有的,只是浓浓的不舍与悲哀。

  ~

  尤墨染的车顺着一条山路一直前行,雨水冲刷掉了车轮的痕迹,但最后还是被他们找到了那辆车,就孤零零的停在一处水沟前。

  尤墨染跳下车,跑过去打开车门查看,车座上只留着一束蓝色的玫瑰,并没有乐熙和乐延凯的身影。

  这座山山路十八弯,他不确定他们到底在哪。

  众人打着手电一路向前寻找,走在最前面的尤墨染突然发现了一朵蓝色的玫瑰花瓣,又走了一段距离,花瓣再次出现。

  他惊喜的将花瓣拾起来,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乐熙给他留下的线索,只要寻着花瓣一直向前走,就可以找到她。

  她被乐延凯劫持,却趁着夜色悄悄的留下踪迹。

  “快。”众人拿着手电,举着火把,顺着山路快速行进。

  而在岩石的石缝里,乐熙的眼泪早已哭干,小腿更是痛得失去了知觉,在她的意识一点点模糊前,她看到的是乐延凯被群狼撕咬时,仍然紧紧握着那两棵树根的手,哪怕是已经断了气,他仍用他的身体替她筑起了一道城墙,就像小时候,只要有他在,她就是这世上的宝,温室的花。

  不知道过了多久,狼群忽然散开了,紧接着手电的光亮,火把的亮光点亮了小小的山头。

  乐熙感觉有人在搬动那块石头,一双温热而熟悉的手将她抱进了怀里。

  她知道他是谁,可她很快失去了知觉。

  尤墨染为了以防万一,每一队人马都配了个医生。

  他将乐熙一路抱下山,心情从来没有这样的慌张和沉重,他看到了她腿上的伤,伤口狰狞惨不忍睹,但让他害怕的不是伤口,而是她流了一地的血,以及那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脸。

  “病人失血过多,需要紧急输血,少主,大家必须去医院。”随行的医生先是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然后车子就往医院飞奔。

  尤墨染将乐熙抱在怀里,紧紧的攥紧了她瘦小的身子,她安安静静的没有了平时的生气,再也没了往日的喧闹。

  他开始想念她活蹦乱跳的日子,想念她的饼干,她的饭盒,她的一切一切。

  尤墨染将脸贴在她冰凉的脸上,轻轻的蹭着:“乐熙,一定要活下去,只要你活着,大家就成亲,我会让你成为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惶恐过,就像孩子将要失去心爱的宝贝,惶恐、不安、焦躁……

  是他发现的太晚,他对她的喜欢原来早已流入血液,深入骨髓,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可以将他的爱情重新点燃,让他干涸已久的心河重新泛滥,那么只有她。

  所以,乐熙,一定要活下去。

  活下来,让我好好的补偿你,活下来,大家在一起。

  深夜,山城还沉浸在一片万籁俱寂当中,同仁诊所的门就被敲响。

  沐晚快速的穿好衣服,经验告诉她,这么晚来敲门的一定是急诊。

  身边的男人也坐起来,有些心疼自己的老婆:“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多睡一会儿,我出去看看。”

  他的眼睛还在复明阶段,特别是在夜晚的时候,视力会明显下降。

  凌慎行不放心,到底还是和她一起出去了。

  “沐晚,救救乐熙。”尤墨染抱着乐熙冲进来,一脸的焦急慌乱之色,“她的腿被狼咬了,流了很多血,她是黄金血,血型特殊。”

  沐晚急忙让尤墨染将乐熙放到床上,先是给她清理了创口。

  “失血太多了,如果不马上输血……”沐晚顿了一下,“能最快找到的输血人是谁?”

  “她母亲。”尤墨染道:“她母亲也是黄金血。”

  沐晚摇头:“她母亲的身体我知道,内养不足又外感寒症,如果大量抽血,怕是比她还要危险。”

  乐熙这个女孩子,上次跪在她的面前求她救乐市长,如果用她母亲的血救了她,而她的母亲却因此损命,那她会内疚一辈子。

  “那怎么办?”尤墨染急了,“我现在就让人把山城有黄金血的人全抓过来,就算是杀掉几个,也要救活她。”

  沐晚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平时是沉着的聪明的,但是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这个女孩的生死安危,在他眼里,所有的一切都比不过她能活着,哪怕让他变成侩子手,哪怕被万人唾沫,也再所不惜。

  “墨染,其实你该庆幸。”沐晚给乐熙打了止血针,“现在看清你的心思还不晚。”

  她将一个册子递给尤墨染:“这是乐熙的救援会整理的册子,上面记录了所有黄金血成员的地址,当初乐熙跟大家签定的共盟合约里有明确的说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是要建立在平等而自愿的前提下,所以,你以最快的方式找到上面的人,但是,不能用强迫的方式,否则,你就是在破坏乐熙辛苦这么久制定的规则,她知道了,也不会感谢你,明白吗?”

  尤墨染在她的轻声慢语中也渐渐沉着下来,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一旁的凌慎行忽然开口:“我和你一起去。”

  尤墨染嗯了一声。

  两个男人离开后,沐晚开始准备手术用品和输血前的准备工作,病床上的女孩异常的苍白脆弱,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吹飞的叶子。

  “乐熙,你一定要坚持,尤墨染正在为你竭尽全力,你也要好好的活下来见证他的改变。他虽然是一只孤狼,可他也渴求着温暖,而他的家,只有你才能给。”沐晚轻轻握着她的手,“加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从尤墨染离开到现在只过了十分钟,第一个愿意输血的病人便到达了。

  来人是个年轻男子,他毫不犹豫的捋起袖子:“抽我的血,多少都可以。”

  这个男子正是当初卖给乐熙黑绝手枪的那个老板的儿子,乐熙为他输血救了他一命,两人也成了朋友。

  不久之后,第二个,第三个献血者到来了。

  “大家大家都是一样珍稀的血液,一人有难,八方支援。”

  “是啊,多亏了乐小姐把大家联合起来,给了大家强有力的后盾。”

  “只要大家联合到一起,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很快,一屋子献血者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抽血,沐晚和两个医生开始忙碌了起来。

  看着那些鲜红的血液,来自于形形色色的人,一点一滴的汇聚成了生命之泉,如同温暖的手轻轻抚过心头,一丝一丝的融入了一个陌生的身体,所有人的心意交汇在一起,形成了一条坚硬的绳索,与死神展开了一场生死拔河。

  尤墨染看着面前的一切,嘴角轻轻扬了起来,感动的同时更多的是庆幸,庆幸他没有错过她。

  一旁的凌慎行幽幽说道:“你没有看错人。”

  那个女孩,仅凭着一已之力就将这么多人凝聚在一起,没有人知道,她为了这个救援会付出了多少,而正因为她的坚持不懈才有了今天的众志成城。

  ~

  一年后的某天。

  乐熙像往常一样进入警察局,与平时不一样,办公室里竟然空空荡荡。

  她正琢磨着他们是不是集体去出外勤了,低下头便看到桌子上写着一张字条:向后看。

  她纳闷的回过头,就见捧着一束蓝色玫瑰的尤墨染站在她的身后。

  “你……”一个你字刚出口,面前这个身高马大的男人突然在她面前半跪了下来。

  “乐熙,嫁给我。”

  这是她一直一直喜欢着的男人,这是她只有在梦中才会实现的幻影。

  在那束玫瑰的映衬下,他的目光明亮而期待,又满含着深情。

  就在乐熙又惊又喜的时候,一群同事突然蜂涌而出,“乐熙,嫁了,嫁了。”

  “对啊,嫁了,嫁了。”

  乐熙笑嗔了众人一眼,又转向面前一脸虔诚的男人,轻轻的,而又坚定的伸出手。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心乐君熙,犹若墨染!

  PS:感谢宝宝们将近一年时间的坚持与陪伴,大家新书再见,爱你们的八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